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章 百味园

第九章 百味园

陆景笑指着前面,“我回四中,不是很远。”其实今天,他也有些诧异,记忆中,董冰做事简洁明快,为人大气,还从来没见她发飙的一面。原来也是大小姐脾气。

陆景估计如果现在是**时代,董冰马上就要成为一名人了。

董冰笑兮兮道:“好吧。今天的事要谢谢你帮我解围。”

“适逢其会。我相信你自己也可以解决。”陆景笑着摆摆手,摸出烟点燃。

董冰莞尔一笑,道:“恩-,再见!”说完,驾驶着跑车离去。

玛莎拉蒂的跑车性能极佳,董冰驶离闹市区后,开始加速,一路上风驰电掣。

她觉的陆景这人很不简单,以前虽然听说他有些背景,但没有什么具体的概念,今天算是见识到了。砸完车,还可以要别人道歉。说跳湖游泳,就必须跳湖游泳。

看他抽烟的派头,还有阴森的笑容,给人一种很古怪的感觉。以前在与英华国际学校联谊的酒会上见到他,还以为他是靠着在英华国际读书的朋友混进去的。

现在看来绝非如此。

董冰的柳叶眉皱了起来,如果真是这样,得早点打消丁灵那妮子的念头,两人太不合适了。

…..

陆景看着绝尘而去的红色跑车,终于反应过来为什么有种怪怪的感觉。前世里他也总是开着跑车去大学里面,看到美女就停下来道:“美女,要我送你一程吗?”

陆景哑然失笑,想来董冰并没有这个意思。

走回到四中门口,在小卖部打了一个电话后,他向小卖部左侧不远处的一家烧烤店走去,准备在那里吃晚饭。

“靠,陆景,你小子怎么才来,我都快饿死了。”一个带着眼镜,梳着小平头的青年坐在圆木桌边上冲陆景招手,正在吃着肉串,大呼小叫,“老板,快点,再上十串猪肉串。”

陆景看着好友熟悉的面孔变得年轻,心里感叹,坐下来亲热的给他一拳,“还没到五点半,你就大呼小叫,中午没吃饭呐。”说着,拿起开瓶器打开了一瓶啤酒,到在一次性塑料杯子里,痛快的大喝一口,对炭炉边三十多岁围着白围裙不断忙碌的男老板道:“老板,再加两根烤肠,一串鸡心,三串土豆,三串韭菜,一个茄子,两串藕片。”

“好嘞,马上来!”老板应了一声,今天周六,只有住读的学生在校,他店里面只有两张桌子坐了人。上菜速度是可以保证的。

这带着眼镜的平头青年是陆景的死党,王灿。两人打小在一个军区大院里长大,光着屁股玩到大,感情深厚。陆景在人生读档之前,被监视居住的时候,王灿不避嫌疑,特意来到他的别墅和他喝了个通宵,一直宽慰他,不会有事的。

那时,王家的势力根本不足以抗衡那些强大的力量,而王灿本人也只是个小军官,对陆景的事无能为力。

上高中的时候,陆景转学到了四中,而王灿还就读于四中斜对面的英华国际学校,和大院里的那些一起长大的伙伴在一起读书。其他人的感情慢慢淡了,唯有王灿时不时和自己聚聚。

周六晚上若没有事,两人都会来四中隔壁这家叫做百味园的烧烤店吃晚饭。这里就是他俩的一个据点。

“靠,不知道了吧。今天晚上燕子山有好戏,早点吃完早点过去看。”王灿咬着肉串含糊不清的说道。一手拿着土豆串在白瓷碟子里蘸着醋和蒜蓉。

陆景用筷子夹着炸的金黄的花生米送入口中,摸出烟,丢了一支给王灿,“什么事?”

“嗬--,特供小熊猫啊,我觉得我要叫你景哥了。靠,你老头子的烟你都敢拿。”王灿拿着香烟陶醉的闻了一会儿,拿出火机点上了,深深的吸了一口,“我爷爷那几条烟都被我爸他们分光了,我是一口汤都捞不到。郁闷。”

陆景拿起一串老板刚送来烤得油香四溢,外焦里嫩的猪肉串,慢慢咬着,无所谓的道:“有什么不敢的,我老头子又不抽烟,顺他几包烟又不是什么大事。”

“差距啊!”王灿夸张的大叫一声,举起倒满啤酒的杯子,“来,哥俩走一个。”

陆景与他轰然对饮。

王灿放下酒杯,“知道我们学校的苏威吧?”

“苏威?”陆景脑子里浮现出一个帅气的男子形象,他的父亲后来的位置很高,对大哥并不认可。大哥的事,很难说到底有没有他的影子。

王灿指了指东面,“鲁东省省长的儿子,他老子很得上面一些人的看中,这段时间上升势头很猛,我二舅在那边可惨了。

你肯定见过那个骚包的家伙,才来了半个月,整天开着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在校园里晃。麻痹的,老子真是想砸了它”

陆景想起来昨天见过那辆红色法拉利,那青年还从自己瞪眼,顿时恍然大悟,怪不得当时看着觉得有些眼熟,“我见过,那辆车确实很骚包,有同感啊!”

“哈哈!”两人笑着干一杯。王灿接着道:“你们学校的猪毛谭和我们学校的陈坚争一个女生,就是你们四中三大校花之一的关宁。他们俩请了苏威做公证人,约定今晚在燕子山上带人单挑。山那边二中的人都知道。今天晚上肯定很热闹。”

陆景一愣,前世里燕子山打架的事情陆景当然有印象,听说猪毛谭和陈坚当晚都带了近百人上山。虽然在苏威的说合下没有打起来,整件事却在学生中闹得沸沸扬扬。关宁的名声变得越来越响,大学城那边都有耳闻。

而关宁的一生恐怕就是红颜薄命的最好诠释。她高三的时候,也就是今年高考落榜,接着听说她父亲的公司破产被人整天在家里催债,过的很不如意。后来她攀上了某个大人物,过了几年灯红酒绿奢华的生活,但在三十二岁的时候横死在黄海市一间豪华的公寓里。最后定的结论是“自杀”。对于这样一个结论,陆景是绝对不信的,一个三十二岁的女人,正在生命最美好的时期,怎么会采取这样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一生,其中疑点重重。

疑点?陆景的脑子突然闪过一道光,他知道于毅的秘书李政今晚会出现在哪里了

陆景心情大好的笑道:“这两个人真是幼稚!呃,那刘小山呢,他不是一向自以为是英华国际的扛把子吗?”

1996年1月份在香港上映的《古惑仔》正在通过盗版碟的方式风靡校园。扛把子一词也被学生们跟风拿来使用。

王灿右手在空中用力的一挥,“切--!他!他老刘家嫡孙一大堆,怎么能和苏威一个独苗比。用一句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来概括,他已经退出了英华国际学校的历史舞台。”

“太扯了!”陆景愉快的笑了起来,端着酒杯喝酒。

喝酒时讲究的是时间,地点,人物,讲究所谓的“四美具,二难并”。与王灿一起喝酒,陆景十分的放松和舒服,酒到杯干。大口吃肉,大杯喝酒,两人吃得浑身冒汗,不亦乐乎。

王灿一拍脑袋想起一件事来,问道:“喂,陆景,你和李菲菲怎么样了?”

陆景的右手在空中停了一会,将一串鸡心送入嘴中,吃了一会,才平静的道:“没怎么样,就那样吧。”

王灿就摇头,“早让你来我们学校,你偏偏要去四中。否则怎么会让人钻了空子。我和你说,最近刘小山和她走得很近,已经答应在期中舞会上成为他的舞伴。你要小心,不要家里的红旗让人给拔了。”

“呵呵”陆景用纸巾抹了抹嘴角,拍了拍王灿的肩膀,“娃娃亲的事儿,不要太当真,只是长辈们的一句笑谈而已。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我和李菲菲是两条平行线,没有交集是正常的。”

“咣当--!”王灿手中的筷子掉在了地上,嘴巴张得大大的,半天合不拢。这番话从陆景嘴里说出来真他妈的不可思议。陆景这小子心里有多喜欢李菲菲,作为死党他还不清楚吗?

好一会,才费力的道:“哥们,没发烧吧?”

“你才发烧!”陆景翻个白眼,将王灿想要放到他额头上的手挡了回去。他知道李菲菲以后的路,丝毫不担心她会和刘小山在一起。自视甚高的李菲菲看不上纨绔子弟的自己,理所当然也不会看上同为纨绔子弟的刘小山。

陆景去四中读书,是大哥的主意。

私立的贵族学校毛病很多,里面划圈子,比家境,容易养成特权意识等等,对青少年的成长很不利。大哥意识到这一点之后,趁着他初中毕业参军一年后回来读高中择校的机会,将他转到了定海四中。

“算了不说这个”王灿怕刺激到陆景,将最后一个肉串吃下,笑道“晚上去不去燕子山?我估摸着定海这一片的纨绔子弟都会去。咱们纨绔子弟的盛会啊!这可是打响你陆二少名号的好机会。”

陆景把烟灭了,哂笑道:“太幼稚了,不想去。喜欢就喜欢,各用手段,单挑算什么?”顿了下,陆景继续道:“晚上我们去永极夜总会。”

王灿愣了一下,他当然知道永极夜总会的名头,冲陆景嘿嘿一笑,吹了一个欢快的口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