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0章 永极夜总会(上)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十章 永极夜总会(上)

夜里漫天的星星灿烂,湖东路上的路灯早就打开,黄色的灯光将满是梧桐树的人行道照得朦胧而又充满美感。

出了百味园,微风吹得只穿了单衣的陆景有些冷,“等我一会,我去那边小卖部打个电话。”

王灿拉住陆家,得意的道:“靠,去什么小卖部?哥们给你看一新物件。”说着,他从裤兜里掏出一个咖啡色直板手机来,“怎么样?不错吧!用这个打。”

“不错嘛,提前进入小康社会了。”陆家笑着接过手机,走到梧桐树下拨了一个号码。

湖东路上路灯的灯光被梧桐树的枝叶遮住,陆景的脸在黑夜里晦涩不明。

“表哥,怎么样,查出是谁的车吗?”于锋的车牌,陆景只看了一遍就记住了。

陆景口中的表哥是大舅的儿子,罗宏。现任京城市湖东区公安局副局长,分管治安方面的工作。

“恩,小景,那车子的车主叫杨文广,是永极夜总会老板杨永极的儿子。杨永极是定海这一片涉黑的人物,上面有人罩着的。你要是有事,不要逞能,要立刻给我打电话。”

果然如此。陆景心里升起一股明悟。在于毅案查处后公布的资料显示,于毅一共贪污100万人民币,其中有20万是用于支付其子于锋在永极夜总会三层地下赌场的负债。挪用公款500万,追回300万。

永极夜总会的老板杨永极涉嫌聚众赌博,敲诈勒索,不正当经营等罪名被公安部门通缉,一直没有被抓捕归案。

永极夜总会被查封,其法人代表何艳被判处3年有期徒刑。

现在看来,于毅与杨永极的关系很密切,否则于锋开着杨文广的皇冠车怎么解释。但是以他一个小小的处长肯定是罩不住永极夜总会的,应该还有幕后人物。

“表哥,我有一个朋友说杨永极最近表现得不太正常,老是神神叨叨的,而且在准备现金。他怕是在准备跑路。”

“跑路?小景,你朋友的消息可靠吗?”罗宏在电话里的语气有些兴奋,他深信局里是有人和杨永极有牵扯的,使得几次精心部署的行动都没能抓到永极夜总会赌场的把柄,但正因为是这样就越显得不正常。

如果杨永极准备跑路的话,一定是有些事要遮不住了,一旦牵扯到某些人,他的位置就可以向上走一走。

陆景笑道:“呵呵,表哥,不管可靠不可靠,你这段时间找个人盯住杨永极呗。万一是真的呢?”

罗宏哈哈笑道:“要是真的,表哥请你吃大餐。”显然陆景的话让他心动了。虽然陆景表现得一向不靠谱,不懂事,但正如他说的,万一是真的呢?

陆景口中的朋友自然是子虚乌有,前世里面永极夜总会的后台根本就没有暴露出来。但以陆景的推测,湖东区公安局里面肯定有人照应。是以就顺口和表哥提了一句。想必他现在肯定很有动力盯住杨永极。只要杨永极没跑掉,在案子爆发后,表哥估计能升一步吧。

“打完了?嘿嘿,听说永极夜总会里美女不少啊,怎么今天想着去哪里?打算要钓个美女告别你的处男时代啊?”王灿接过手机,笑说道。

“我是去那儿找人,办正事。”陆景笑着摇头,他们两个说到底离真正的纨绔还有很远的距离,真要认真说起来,也就是“瞎玩”而已。

刚才在喝酒的时候,陆景脑子灵光一闪,记起了李政在交代的材料中提及,他曾在4月6日的晚上在永极夜总会消费了20万块。20万块的数目在当时也算得上一笔大的数目,而且李政想必是永极夜总会的熟客,是不可能被讹诈的,一晚上花掉二十万,这里面怕是有些故事吧。

必须在他被双规前和他谈谈。

王灿哈哈一笑,将手机揣进兜里,“泡妞也是正经事,陆景同志。”他看得出来陆景有心事。有些事陆景不说透,他不需要非得问个清楚明白,但如果有什么要他帮忙的,自然是没二话。

….

永极夜总会在定海这边的名气很大,一楼大厅是舞池和酒吧散座。二楼则是ktv包厢,据闻里面的服务员身体条件都很好,素质很高。三楼是豪华赌场,平常人都不知道,因为没有熟客带着走后门的楼梯,是进不去的。

霓虹灯下的金子招牌闪闪发光,在夜色里极为醒目,震天响的音乐声透过厚实的玻璃门传到大街上,显示着里面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一辆“捷豹”从王灿身边开过,驶入幽深的地下停车场。

“靠,这么多好车。”王灿看着门口处沿街的停车场感叹道。光是这个沿街的停车场就停了不少好车,更不要说刚才那辆捷豹去的地下停车场。

陆景与王灿走入永极夜总会内,喧闹的声音立刻充斥着他的耳膜。五光十色的灯光毫无规律的旋转,光线暧昧。中央灯光昏暗的舞池里,不少男女正在胡乱的扭着。

一名穿着草绿迷彩服的服务生过来恭敬的问道:“先生,几位?”陆景眼睛扫视了一圈,嘴里淡淡的道:“两位,在一楼给我找一个好位置。”

“先生,这边请。”服务生将陆景和王灿带到了一个靠墙角的位置,这个地方地势比其他位置要高一些,可以一眼看到大厅里所有的情况。

陆景点了半打海威啤酒,付钱之后将服务生打发走了。

“陆景,那个妞不错。”尽管舞厅声音很大,王灿还是兴致勃勃的在陆景耳边大吼,对看到的女人评头论足。

陆景笑着拍拍他的肩膀,摇着玻璃杯中的啤酒,慢慢喝着。他在找李政的身影。夜里的生活总是很晚才开始的,现在不过七点半,李政应该还没来吧。

舞厅里的歌曲换成了《你就像冬天的一把火》,一帮男女在舞池里面犹如群魔乱舞,不时有尖叫声。里面衣着暴露的女子不在少数,看到那雪白的乳沟,扭动的腰肢,丰莹的翘臀,不少人的男性荷尔蒙急速分泌,发生些揩油占便宜的事实在太正常了。

“靠,你自己坐着,我下去玩。有事过来喊我。”王灿喝了一会酒,就不管陆景,去舞池中跳舞去了。

陆景喝着啤酒,眼睛来回巡梭,从一个又一个的人影身上飘过。最后重点关注二楼包厢的走廊,以及夜总会的入口处。

能不能遇到李政,陆景没有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