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章 永极夜总会(下)

第十一章 永极夜总会(下)

瘦弱的余元超拉着妻子雪白柔嫩的小手,不断的哄她道:“就喝一杯酒,一杯酒。难道你想眼睁睁的看着我被人打断四肢丢在马路上像狗一样吗?”

“琴儿,求你了,结婚三年以来,我从来没求你做过什么,这次不过是陪人喝杯酒而已,他答应只要你陪她喝一杯酒,他就借我20万,不要利息的,这比我去借高利贷尝换赌场的钱不好多了。”

方琴穿着牛仔蓝小清新风格的长袖打底衫,修身的服饰将她丰腴成熟的身体曲线修饰的极好。下面穿着的宽松黑色西裤。两瓣浑圆的臀部曲线隐约可见。

在丈夫的哀求下,她不得不来到这家夜总会陪丈夫口中的能人喝一杯酒,只为他能够借20万给丈夫还掉赌债。

“你必须要保证,以后再也不赌博,好好的上班,否则我不会去的。”

“我发誓!”余元超举着手,信誓旦旦的道,“以后决不去赌场赌钱,好好做事。如有违背,天打五雷轰。”

“行了。”

来夜总会之前的对话又一次的出现在方琴的耳边。看着急匆匆拉着她的手的丈夫,她心里犹豫着要不要相信他的话。以前他也是这样发誓赌咒,可最终还没是戒掉好赌的毛病。

本来余元超在市里一家国有企业上班,待遇不错,再加上她是四中的老师,小日子本来可以过得很红火,可是自从丈夫染上赌瘾之后,家里就再也没有添过一件家具,计划了好久要在家里装修上地板一事自然也泡了汤。

方琴在心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如果余元超再不改,她必须得好好的考虑自己的婚姻了。

一股喧闹的声浪涌了过来,还有各种混合的味道。方琴粥了皱眉头,掩住了自己的鼻子。

余元超走在前面,熟门熟路的对服务生道:“二楼,213号房间,是订好的。”

“好的,这边请,先生。”服务生在前面带路。

二楼的213房间里空无一人,开了不亮的黄色灯,房间里有黑暗变成了昏暗,勉强可以看清楚物体。可以看到暗墨色的茶几上摆了一支红酒。

“坐吧。他一会就来。”余元超招呼妻子坐下,熟练的倒了2杯红酒,看着妻子漂亮的脸蛋,突然有点后悔答应李政。

“咚”“咚”“咚”

包厢的门被推开,李政西装革履,拿了一个高脚玻璃杯走了进来,“呵呵,看着像你们夫妇,等人?”

余元超看着李政表演,见他打眼神过来,示意自己配合。只得无奈的站起来道:“是。你这是?”

李政冲满脸尴尬之色的方琴点点头,对余元超“我在隔壁喝酒,刚好出来上卫生间,看着像你们,来,在这儿碰到不容易,咱们喝一个。”

方琴无奈的拿起红酒,三人举杯示意,喝了一口。李政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凑到余元超耳边小声道:“去吧,隔壁212,我点了2个学生妹。那20万我离开的时候会帮你还给赌场。”

余元超脸有些红,不知道是心里不舒服,还是酒里的药劲上来了。

“我去上个卫生间,你们聊。”说完,他就自顾的离开。方琴喊道:“哎--!”可是余元超根本就不理她,推开门出去了。

“坐啊,方老师,热不热?”李政热情的说着,顺手将自己的西服外套丢在沙发上。

方琴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忐忑不安的坐下,心里希望丈夫上完厕所快点回来。

白里透红的肌肤仿佛能掐出水来,高耸的乳峰将打底衫撑出一道诱惑的弧线。李政越看越喜欢,长久以来的夙愿终于得偿,挨着方琴坐下,“包间里这么热,把衣服脱了啊,要不要我帮你脱。”

方琴见李政越说越不像话,挪开身体,斥责道:“李政,你太放肆了,你不怕我告诉张漓吗?”

“哈哈,哈哈!”李政仿佛听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告诉她又怎么样,我们不过是男女朋友,她管不了我的事。嘿嘿,方琴,从第一眼看到你,我就喜欢上你了。我每天夜里都在想你。”

“住口!”方琴猛的将他伸过来的手打开,站了起来,不过脚有点发软,一个踉跄跑向门口。她终于明白出问题了,丈夫将她出卖了。

李政见她要跑,跨过茶几,伸手去抓她。

…..

“跟我来,有事。”陆景花了半天时间才挤到王灿身边。王灿正被一位乳沟深邃的妹子勾的火热,不情不愿的跟着陆景挤出人群。

“有什么事?”

“在这儿打架,你敢不敢?”陆景很认真的说。王灿呲之以鼻,“靠,有什么不敢的。说,要找谁的麻烦?”

“跟我来就是。”陆景带头向二楼走去。方琴刚进夜总会,他就认出来了。没过一会,就看到李政从212包厢进了213包厢。原来他早就在212包厢里面。

而同方琴一起进来,一直牵着她的手的那个男子,有八成的概率是她的丈夫。她丈夫出来后直接进了212包厢。这里面怎么感觉有点蹊跷。

陆景猜不透213包厢里面有什么人,在做什么,觉得叫上王灿保险一些。

陆景推了推,213包厢的门反锁住了。他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谁啊?”

“杨少给你们送了一瓶红酒过来。”陆景装作服务生来送酒。整个夜总会能叫杨少的就只有这里老板的儿子,杨文广。陆景是知道这一点的。

李政暗骂一句,“这时候送什么红酒,打扰我的好事。”他是在帮忙处理于锋的赌债时和杨文广接触过,两人有着些许的交情,送一瓶红酒是很正常的行为,他没有丝毫的怀疑。

“好吧,你等一会儿。”李政看着药效已经发作,双眼变迷离,躺在地毯上轻轻扭动的方琴,依依不舍的在她那双傲人的乳峰上捏了一把。

李政一打开门,就被一股巨力推了进来,“干什么?”他立刻意识到不好。

果然,一名高大的青年看到躺在地上的,衣衫不整的方琴,大喊一句,“动手!”

他的眼窝上就挨了一个小平头重重一拳。

陆景看到的情形让他火冒三丈,看到地上衣衫不整的方琴,傻子都知道李政在干什么,见王灿将李政架住,走过去,飞起一脚踹在他的大腿上,跟着就是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

“嗬--!”李政像一只虾米般弯腰蹲了下去,剧烈的痛感让他感觉肠子都要断掉,一时间完全蒙了,无法思考。

“靠,陆景,别打死人了。”看着陆景怒气冲冲,下手毫不留情,王灿不得不提醒他一句,顺手将门关上,免得外面的人看到里面的事情。

陆景拎住李政的脖子,“啪”“啪”“啪”抬手就是三个耳光。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出手的力量自然大了几分。李政的脸立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变得十分难看,嘴角有血丝溢出。

王灿瞟了眼地上不断扭动,明显出了问题的女人,一对白生生的乳峰**在空气中,让他的眼睛跳了一下,扭开头去,道:“陆景,先收拾残局。这小子跑不了。”

陆景将李政摔在地上,走到茶几边看到杯子里残余的红酒,皱眉道:“下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