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2章 审问和救人

第十二章 审问和救人

他从沙发拿起西服,将方老师上半身**的娇躯裹住,又将已经脱至膝盖处的西裤帮她提起。扶她斜坐到沙发上。这种催情迷幻的药物应该对身体伤害不大,一会送到医院洗胃就可以解决。绝非武侠小说里面写的,需要某些人献身相救。

那边打蒙的李政回过神来,“你们是什么人,我要见杨文广,他妈的敢阴我,信不信我实名举报你。”

“哟呵,挺嚣张的嘛。”王灿走过去,踹了李政几脚,“爷爷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叫王灿,有种来找我。”

李政连忙双手遮住头,大腿上剧烈的疼痛让他不敢再嘴硬,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他懂,““别打了,别打了。”

陆景走过来,冷冷看着李政。在来堵李政的时候,他准备和李政好好谈谈,暴力并不是第一选择,但看到包厢里面的情况,不由得火冒三丈,下手便毫不留情。

陆景深吸了一口气,理了理思路,说道:“李政,于毅贪污的钱放在哪里了?”

不管于毅是通过什么办法把挪用的公款据为己有,不管他是否和赌场有经济来往,他的钱最终是要拿来用的。无非就是放在自己以及亲属名下。如果他有情人的话,放在情人手中也是一个极为不错的选择。

陆景希望能问出那笔巨款的下落。

灯光昏暗的包厢里,李政浮肿的脸显得极为恐怖,外面喧闹的声音偶尔能传进安静的213包厢。他紧闭着嘴巴不说话,他是于毅的秘书,于毅倒了,他的政治前途也就完了。这不知道那里来的两个小青年,居然想问这样的问题,真是好笑。他肯定不会说的。

“靠,快说啊!”王灿又踹了李政一脚,疼得李政直龇牙,“我是国家干部,你们的行为已经构成滥用私刑的违法犯罪事实。“

陆景恨恨的抽他一耳光,骂道:“呸,你也知道违法,你刚才在干什么,不是违法的勾当?贪污腐败不违法?”

“她是自愿的,我们用点药更有情趣,你管的着吗?不要乱扣帽子。”李政半坐在地上,眼神越发的冷静。他已经从暴力打击中慢慢恢复过来,思维开始运转,“贪污腐败,于处长怎么可能贪污腐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们是谁派来的?”

陆景怒极反笑,“呵呵,那好,我报警。看看到底怎么样?王灿,手机给我。”

李政脸色变了变,想不到这小青年这么棘手,居然敢报警。他倒不是担心东窗事发,那些事情这些小青年怎么可能查得出来,他担心的是包厢里的桃色新闻传出去。桃色新闻对他这个级别的干部还是很有杀伤力的。

“怎么,你们街面上的混子不怕进局子?嘿嘿,我认识区局的鲁局长,你报警吧,看看一会谁吃亏。”李政心里冷笑,大不了以后多给鲁局长点好处,这点桃色新闻想来他还是压得住吧!

陆景踢了李政一脚,他一时间气昏了头,像李政这样体制内的小人物,如果是警察来了,他反倒不怕,还会胆气十足的摆摆架子,说他认识谁谁。还不如直接像社会上的混混殴打他来得直接。

“不说是吧?**下半身就别想站起来。”说着,又踢了李政几下。

王灿也跟着踢了几脚,两人都打得很有分寸,虽然很疼,但不至于让李政受到内伤。

“别打,别打了,我说,我说。”李政挨了十几脚,再也撑不住了,他感觉全身上下的骨头都要被这两个凶狠的青年打断,“我说完了要放我走。”

“好!”陆景肯定的点头。

“第一,于处长是一个清廉的干部,据我所知他没有贪污腐败的行为。退一步讲,就算于处长贪污,我怎么可能知道他的钱放在哪儿呢?你们有本事可以取查他的银行账户嘛!”

陆景眯着眼睛,冷冷的笑着,“李科长,作为于处长的秘书,领导的秘密你一点都不知道,是不是太小看我们的智商了?”

李政心里打了个哆嗦,此刻他才意识到这两个人是有备而来,将自己的底细探的清楚,这一次不爆点料要蒙混过关怕是有点困难,但这两个人究竟是谁?从衣着上李政判断不出来这两人的身份。

正想着,他又被那个带着眼镜的小平头踢了一脚,听得那小平头骂道:“靠,敢骗我们,胆子不小啊!”

看着那高个青年冷酷的笑容,李政额头有点冒汗,讪笑道:“等等,我想一想,想一想。”

陆景摸出烟点上,“于毅与这家夜总会的老板关系密切,这家夜总会的后台你应该知道吧?”

“湖东区公安局局长鲁万。”李政回答得很干脆。事不关己,他没必要守口如瓶。

“于锋开着杨文广的车子是怎么回事?”

“杨文广最近在结交于锋,将自己的车借给于锋没什么奇怪的。”

“哦?可我听说,于锋开那车的时间不短了吧?”

李政开着居高临下的那双黑色眸子,里面仿佛有着能看透一切的光芒,他咳嗽了一下,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掩饰自己的尬尴,“车是于锋的,只是挂在杨文广名下而已。”

“于锋的钱从那里来的?”

“呃-!”李政迟疑了一下,旋即低下头沉默了。

“靠,又嘴硬了,欠抽啊!”王灿骂了一句,要动手。陆景将他拦住,李政这个态度无疑就是默认了于毅贪污的事实。或许其他人会认为于毅有其他的来钱渠道,但陆景知道来龙去脉,知道这钱肯定是贪污的民政司最低保障金。

他继续问道:“于毅有没有情妇?”

“没有,我没有听说过于处长有情妇。他和他妻子感情很好。”

陆景深深的看了一眼李政,发现他目光没有躲闪,眼睛珠子没有乱转,不像说谎的样子。前世里于毅确实没有查出情妇等问题,这其实也是一个疑点,但凡贪污腐败案,那个没有被查出有几个情妇的?

“于处长这半年来有去过国外旅游吗?”

处级官员出国都是有报备,李政犹豫了一瞬,就说道“三个月前去过一次香港。”

陆景眼睛亮了一下,“于处长和市里的那家银行行长关系最好?”于毅就算是通过赌场转移钱财,钱也得先从银行里面出来,没有内部人士帮忙,那有那么容易。

李政抿了抿嘴唇,一言不发,脑子里正在飞速的急转。

陆景微微冷笑着将烟灭了,问到现在,他有信心李政一会会说出来的,只要开了口,就不怕他不说。用手指了指歪倒在沙发上的方琴,“这是怎么回事?”

李政抬头道:“我说过,自愿的,我借点钱给她,她自愿陪我一晚上。”

这时,王灿拉了一下还要再说话的陆景,“陆景,得赶紧把那女的送医院,别让药给迷糊涂了。”沙发上,本来还在不由自主扭动的方琴此刻已经躺在沙发一动不动。

陆景想想也是,这类药物后遗症虽然不会很大,但越早送医院越好。

“最后一个问题,就是刚才的问题。于毅和市里那家银行的关系最好?说完就放你走。”

“西月区的建设银行分行。”李政低下头。这些个问题,单独起来根本就不是什么重要的问题,与他吃顿饭就能打听出来。但合在一起,再加上那高个青年的第一句就是“贪污的钱”,目的可想而知。但他实在有些被打怕了,不过就凭他这几句话想查于处长是不可能的,他久在官场混,这一点还是知道的。

陆景满意的点头,打个手势,“我们先走!”他上前扶起方琴。方琴两腿虚浮无力,根本就站不住,无奈之下,陆景只得将她打横抱起。

就在这时,包厢的门突然打开,一个啤酒妹打扮的女子飞快的闪了进来,顺手关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