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章 门口的故事

第十四章 门口的故事

杨文广打个哈哈,笑道:“哈哈,原来是罗局长的表弟和我看上了同一个女人,好说嘛,都是一家人。小光,刚才你是那只手动了这位小姐?”

光头男脸色发苦,认命的道:“两只手。”

“好,自己打断这两只手向陆少赔罪。”

陆景懒的看他们苦肉计表演,挥手道:“行了,我不计较。让你的人散开,我要出去。”过不了几天这里就要关门,他懒得很这些人计较。

杨文广用**处事手法是存了心要试试这青年到底是真还是假,见他退让,一时间踌躇起来。要说这永极夜总会里漂亮的女人不少,但是还没有哪一个比得上屋子里的这个啤酒妹。他有点舍不得。李科长说不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不愿意找这两个青年讨回场子,但这并不等同于这两个青年就一定是副局长的关系。

关宁看到杨文广狼一样贪婪的眼光又落在她身上,不由的抱紧了陆景的手臂,平息下来的呼吸又变得急促,心提到了嗓子眼。她现在只能寄希望于陆景能念在同为校友的份上,将她带出这里。

杨文广拿出一只手机,笑道:“这样,陆少能不能给罗局长打个电话?”

陆景挑了下眉毛,伸手打算接过电话。

杨文广手中的手机突兀的响起来。杨文广收回手,接通手机,他老头子的声音从电话飚出来,“你玩疯了头啊,想要看到我死吗?工商局副局长的侄儿你都敢为难,你当你老子是什么领导吗?让213包间里的客人离开,你立刻给我滚到三楼来。”

深悉自家老头子说话习惯的杨文广立刻背上冒汗,老头子已经完全暴走,正在盛怒中。他收了电话,打个手势,身后一众小弟立刻退出了包厢。

杨文广给陆景赔笑道:“今天得罪了。这里消费全部免单。”说完转身就走。

关宁见陆景能压住场子,大着胆子道:“陆景,我的工钱他还没有结算。”她不是傻子,知道这里再也不能来了,但是之前在这里做了几个晚上的啤酒妹的工钱必要要拿到。

陆景心里觉得好笑,关宁还真有点要钱不要命的派头,给王灿打了个手势。他抱起了已经满脸绯红,失去知觉的方琴。

王灿会意的点头,“杨少,把这位小姐的工钱给结算一下吧。”杨文广闻言停下来,脸上堆满了笑容,“应该的,应该的。小张,这位小姐来了几天?”

络腮胡子道:“六天的时间。”

杨文广摸出钱包,数出三千块,递给王灿,“多余的算给这位小姐压惊的,多有得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王灿收了钱,笑着拍拍他的肩膀,“看不出来,你蛮会做人的嘛。很有前途啊!”

杨文广被王灿阴阳怪气的调子弄得有点狼狈,快速的走了。不是他杨文广不够硬气,前段时间,他才给京城的一个公子哥整治过,所以一听他老头子的话,顿时觉得腰都弯了。

“给!”王灿将钱给了关宁,一行人向夜总会的门外走去。正在一楼大厅里面玩的男女们看到陆景抱着一个女人,都在拼命的吹口哨,起哄。这才几点啊,就好得如胶似膝,要去宾馆开房。

“陆景,你很不错啊。学生玩老师,有情调啊,够刺激啊!”还没走出到大门口,一行四人被一个梳着莫西干头型的青年拦住。

关宁向陆景身后躲了躲。

陆景冷冷的道:“我数三声,猪毛谭,你要敢不让开,后果自负。”酒吧里的灯光忽明忽暗的闪烁着,让陆景的脸色看起来阴沉沉的。莫西干青年就是在四中读高三的谭明,他喜欢在头发上打摩丝,弄得头发根根竖起,就像就像野猪毛一般,然后搞一些十分怪异的头型,所以人称猪毛谭。

猪毛谭是四中有名的纨绔子弟,和陆景很发生过几次冲突,都处在下风。

猪毛谭笑呵呵的道:“让,我怎么敢不让。陆二少,请!”说着,他如同侍者般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今天晚上在燕子山上没有和陈坚打起来,被苏威说合了。他正好到永极夜总会来消遣一下,出出火气,不想才进来没一会,就看到陆景抱着一个女人出来。他的跟班认出那是高二(七)班的英语老师,学校里有名的美艳少妇,方琴。

关宁就觉得一向凶神恶煞的猪毛谭很搞笑。有点天龙八部里面的四大恶人中的岳老三当服务员的喜感。

王灿骂道:“**的有神经病啊。没事出来挡什么道。”大大咧咧的跟着陆景走出了夜总会大门。

猪毛谭对落在后面的关宁眨眨眼睛,绿豆大小的眼睛冒着绿光,差点没把关宁恶心到。她连忙跟在陆景身后出去。

猪毛谭眯着眼笑问身后的一个男子,“怎么样,都拍到了吧。”

“拍到了,绝对清晰。谭少放心,绝对没问题。”

“麻痹的关宁,在学校里装清纯,原来在这里当婊子,草。”猪毛谭骂道:“早知道,我他妈还在学校里费什么劲,直接过来玩就是了。”

他对一个跟班道:“回去好好传播一下咱们今晚看到的事情。”

“是,谭少!”

…..

昏暗的包厢里,女人的娇喘令人血脉贲张,刘小山伏在女人**的身体上狂暴的冲刺,今晚燕子山上,陈坚与猪毛谭请苏威做公证,将他的面子扫得精光。苏威这段时间将他压得太厉害了。一口火气难下,晚上就来到永极夜总会里宣泄下火气。永极夜总会里的服务是定海这片质量最好的。

“叮----,叮---!”手机铃声不依不饶的想着,刘小山不爽的骂了一句,拍了拍那女人的屁股,示意她不要出声,皱眉拿起电话,“什么事,张军?”

“哈哈,小山,你猜我看到了什么?一个小时前,陆景抱着他们四中的女老师出了永极夜总会,当时谭明手下有人拍了照片,非常清晰。大新闻啊!真TM劲爆。”

刘小山的眉头舒展开,脸上有了一丝笑意,“是吗?是好消息。”如果是在一个月以前,他听到这件事怕是会欣喜若狂。这件事用来搞臭陆景完全没问题,至少在李菲菲面前,陆景将会没有资格去追求她了。

但现在喜悦的心情却是要打个折扣。

刘小山想起那天给堂哥刘松打电话时的情景。

“上面的风向最近有些微妙的变化,陆家所在的派系日子不好过。陆景的大哥用不了多久就会下台,小山,要耐心等等。陆家兄弟俩蹦跶不了多久。”

对于位列京城四大公子的堂哥,他一向是很信服的。堂哥说的话,十有八九是真的。

对于一个即将扫进历史垃圾堆的人,搞臭他的名声意思不是很大。

“喂,小山,怎么说?李菲菲哪儿咱们…”张军在电话里没有把话说完。

刘小山捏着电话,“恩,你看着办吧。”反正陆景的好日子不会长久,让张军用照片这事给他一个教训好了。

刘小山挂了电话,将手机丢到沙发上,继续享受身下女人美妙的身体。

那边包厢里,猪毛谭眼睁睁的看着张军收线,急切的道:“怎么样?”他拿了照片在包厢里炫耀,张军说刘小山会感兴趣,他便有些心急。他急于修复与刘小山的关系,刘小山的家庭不是他所能招惹得起。做公证这事,真不能怪他。是苏威听说了,一口应承下来的。否则他怎么会打架要人做公证,他又不是猪脑。

张军笑呵呵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干得不错,照片你洗几张给我。”他与刘小山关系密切,自然知道刘小山的意思,这事需要和李菲菲说说。陆景那小子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