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章 一起经商怎么样?

第十五章 一起经商怎么样?

坐在出租车内,关宁有些担忧的道:“陆景,我在夜总会卖啤酒的事,你不会说出去吧?”陆景摇头,“不会,每个人都有点自己的秘密。你住哪里,要不要让王灿送你先回去,我送方老师去第二人民医院。”

关宁想了想,“我租住在四中老师家里,送我回四中就行了。”陆景指着关宁身上的啤酒妹制服,“找个地方先换衣服吧。”

关宁皱眉道:“走得太急了,把衣服丢在夜总会了。”王灿从前面的副驾驶座上扭头道:“要不要我再陪你回去拿?”

“算了,不值什么。我可不愿意再回那里。反正现在快十二点了,学校里也没什么人,我直接回去。”

王灿道:“不顺路,这样吧,先送陆景去医院,我们再回去。”陆景点头。

出租车拐上了去第二人民医院的大路,在空旷的夜色中如飞一般行驶。

…..

白色的墙壁,白色的格调,刺鼻的福尔马林水的味道,陆景抱怨着医院难闻的味道,在缴费窗**了钱,拿着缴费单上了二楼。

值班医生给方琴洗了胃,然后说要观察一段时间,今晚上最好就住在医院。陆景又忙活了半个小时,总算是搞定。

看着安稳的睡在病**穿着雪白病服的方琴,她的眉头依旧皱着。眼皮下的眼珠子不断的滑动,很明显是在做梦。

看她面容惊惶,脸色苍白,恐怕不是什么好梦。陆景叹了口气,他也不知道李政到底有没有说谎。不过看情况应该是假的,如果方老师是自愿去陪他,就没有必要用药剂这样的手段。那太低级了,所谓潜规则,就是要让人心甘情愿嘛。而且结合前世的印象来看,方老师不像是为了钱出卖身体的女人。

拍了拍她的手背,陆景真心希望这个负责任的老师不要向前世那样走上一条不归之路。世上没有什么迈不过去的坎。

好人要有好报!

陆景走出医院,吐出一口闷气,抬头看向灿烂的夜空,繁星点点。此刻的星空还没有像日后被雾霭遮掩。一颗一颗的星星,犹如点缀的珍品挂在淡色的苍穹之上。

今晚最大的收获就是打探出于毅与西月区建设银行分行关系密切,这一点需要给大哥说说。陆景相信前世里中纪委调查组调查过于毅的社会关系网,但是为什么没有查出那200万的一点蛛丝马迹,这一点实在令人费解。

今晚李政认出了自己,想来他会给于毅报告,但是他们已经是开弓没有回头箭,除非能在短时间内筹集到足够的钱填上他们的亏空。不过这件事是打击大哥的利器,幕后针对大哥的黑手不会留出时间让这两个人彻底洗清自己的干系。

这么说来,幕后黑手说不定会提前发动。

陆景心里一动,招手拦住了一辆的士,向四中而去。

….

“陆景,陆景”窗户外的喊声让陆景从浅浅的睡梦里醒来,只听声音就知道是王灿。他住在C11栋的一楼102房间,卧室的阳台正对着楼外的水泥路。窗外的花坛里除了松树,还有叶子厚厚的芭蕉树。

陆景翻身爬起来,拉开蓝色的绸子窗帘,打开窗户,“别喊了,我醒了,我说今天不是星期天吗,你跑来干嘛?”

上午十点的阳光透了进来,将陆景的寝室照得通明,随着的还有两道目光,一男一女。

“嘘---!”窗户外的王灿用力的吹了一个口哨,站在他身边的关宁脸色变得微红。她看到了陆景**的上半身,那结实的一条条肌肉充满了力量的美感,宛如西方的人体雕塑。

“靠!走光了。”陆景看到了一头披肩长发,梳得整整齐齐的关宁。她绝美无暇的面容上红霞微透,正偷偷的打量他的身体。

陆景拉上了窗帘,迅速的穿好衣服出了寝室。三人一起向校外走去,王灿笑哈哈的拍着他的肩膀,小声道:“故意的吧,又卖弄你那几块腹肌了。”

陆景将他的头稍稍推远,“我怎么知道你们要来,你们俩怎么一起过来了?”语气的重音落在“一起”上面

“我们都是有手机的人,约个时间还不方便?”

关宁将发梢往后撩一撩,仿佛没有听到两人的话一般,微笑道:“我请你们吃饭,昨晚谢谢你们。”

陆景笑了笑,“请吃饭就算了,请我们喝杯奶茶吧,我一会有事。”王灿愕然的看着陆景,这完全不是陆景的风格啊,“靠,真的假的?关校花你都不给面子?”

“你小子是异性没人性了,是吧?”陆景作势要踹他。关宁微笑着摆手,“没关系,我请你们去薇薇奶茶喝奶茶好了。”

薇薇奶茶就是四中门外最好喝的一家奶茶店。四中的学生基本都会在这里消费。

陆景见关宁的情绪似乎有些低落,笑着打个手势,“这几天有些事情要处理,改天好吧?”

关宁点了点头,“方老师没事吧?”

“恩-,没什么大碍。”陆景一觉睡到现在,不知道方琴出院了没有。不管哪个女人遭遇到那种事情,受到的刺激肯定很大,据陆景的观察,这其中还有极大的可能和她的丈夫有些关联。这样一来,只怕方老师的心情会更糟糕。

薇薇奶茶的店面不大,一个穿着豆绿色修身圆领长袖T恤,灰白色圆筒裤,约莫二十四五岁的老板娘在里面调着奶茶,看上去颇有几分姿色。三人要了三杯珍珠奶茶,坐到店外的圆桌边闲聊。

湖东路在上午显得异常的静谧,高大的梧桐树让阳光只能偶尔的从树叶的间隙里漏出,倒让圆桌上的遮阳伞失去了作用。

关宁穿了一件长袖白色格子衬衣,带着一个咖啡色的领结,柔顺的秀发自然的垂落在胸前,水蓝的牛仔裤将她修长均称的美腿紧紧的包裹住。双手捧着奶茶杯的关宁气质清纯秀丽,十分迷人,有一种在某个旅游胜地宁静的小巷子里偶遇一位绝色姑娘的惊艳之感。

三人随便闲聊着学校里的话题,学生么,永远都不会缺少话题的,哪套试题太难,谁谁暗恋谁,那个老师讲课有趣,学校的那个制度十分不合理,去那儿读大学,诸如此类。

陆景打量着正在微微笑着,秀气的抿嘴吸着奶茶,听王灿吹嘘的关宁,不得不承认她的美丽有股魅惑众生的感觉。

自古红颜多薄命!陆景暗自摇了摇头,十八岁的关宁就如此出色,可以想象她日后将会何等的美丽,没有强有力的保护,命途多舛几乎是可以预见的。

“你们聊,王灿,手机借我用一下。”陆景打断了正在吹嘘的王灿,引得他翻了个白眼,八成肚里暗骂自己拆他的台。

关宁的嘴角勾出一个美丽的弧度,让路过一个的一个男生看傻了眼。王灿也瞪大着眼睛,递给陆景的手机差点把陆景面前的奶茶给戳翻。

陆景接过手机,笑着冲关宁点点头,起身走到一个僻静处,拨通了一个电话。

王灿兴致勃勃的在美女面前展示着自己优秀的一面,关宁静静倾听的姿态无疑让他像打了兴奋剂一般,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没一会,就见陆景脸色不愉的走过来。

“西月区建设银行分行是最低保障司的对口银行,最低保障司的存款一直放在那家银行里。妈的,我们被耍了,于毅能和那银行不熟吗?”陆景忍不住暴了粗口,一屁股坐到木藤椅子上。

“风度,陆景同学!”王灿不满的敲敲桌子,等他听陆景说完,立刻跳起来大叫道:“靠,居然敢耍我们,老子看他是活腻歪了。走,找他去。”

见陆景摆手坐着不动,他不爽的坐回到椅子中,他也是说得气话。

陆景手指有节奏的慢慢敲着园木桌,陷入了沉思中。现在去找李政是不现实的,昨晚已经是打草惊蛇,今天要还能逮住他那怎么可能,再说谁知道他在哪儿?

本来以为顺藤摸瓜,能找到那200万的下落。现在看来情况又变复杂了,不过这也解释了中纪委的调查组为什么没能通过西月区建设银行分行查到那200万的行踪。因为钱本身就是最低保障司存放在西月区建设银行分行的,进出的手续肯定是全部正规,合格。

查无可查,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我有点事,先走了,回头见啊!”关宁站了起来,晃了晃手上的黑色小手包。

王灿见关宁要走,站起来道:“好啊,有空联系。”

陆景没有起身的意思,微微的点头,他的思绪还放在那200万身上。关宁微微笑了一下,转身离去。

“你有事吧?有什么要我帮忙的你尽管开口。”

陆景叹了口气,拍了拍王灿的肩膀,“我会的。过几天就能见分晓,你以后什么打算?”

王灿将手枕在头后,靠在木藤椅子上,“瞎混呗,能干什么,我爷爷希望我大学去读军校。”

“跟我一起经商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