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6章 门槛与消息

第十六章 门槛与消息

1996年那会儿,辞职下海已经不是什么新闻大事。但中国几千年的官本位思想,商人是没有社会地位的。流行的说法是:一流的人才从政,二流的人才经商,三流的人才打工。王灿听到陆景的话,有些失神,“你老头子同意?我以为你也会进军队发展。”

“不知道,应该没问题吧。”陆景心里估计老头子同意与否的概率是五五开

王灿挠头道:“周俊华还记得吗?咱们一个院子里出来的,前几天给我打电话,说他要来京城读华夏军事大学。我看他是打算在军队里面发展了。”

“记得,他不是在交州读高二吗?”周俊华的父亲要晚老头子他们一辈,他在交州军区听说干得很出色。整个大院里面就周俊华和陆景两个人选择在初中毕业后参军一年。陆景与他的关系说不上多么融洽,只能说还过得去。前世里,他们一家与陆家渐行渐远,转投到豫北派系的阵营中。不过这样不能怪他们,毕竟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船要沉了,下船也没有什么可以指责的。

“嗨,你那是什么时候的老黄历。他在高中表现优异,被提前录取了。9月份就会过来报到。”

陆景笑了笑,“那是好事。我是懒得再去军队吃苦头了。考虑下我的建议,最好能在先注册个公司,我的事儿,最迟这个月底就会见分晓。”

“你认真的?”

陆景站起来升个懒腰,“当然,发财的计划一大把,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干。到时候豪车美女任你挑。”

“算了吧。”王灿扶了扶自己的眼镜,“注册公司的事我找我小叔过问一下,最多一个星期就可以走完手续。你要真想干啊,先想想注册资本怎么解决吧?”

根据国家在1988年公布的工商行政管理局令,注册一家法人企业的最低金额是不少于3万元。而如果涉及到以批发业务为主的商业性公司的注册资金更是高达50万元。

这是目前陆景所面临的第一道门槛,资金问题。

所以不能怪他的死党王灿不信任他。他一个高中生是不可能拿出3万元的。1996年3万元的购买力相当强劲,相比于时下工薪阶层平均月入不足2000元,可以说是笔巨款。

陆景笑了笑,他知道自己的一贯表现很难令人信服,拍了拍王灿的肩膀,“好吧,到时候再说,现在先吃饭去。”

“靠,刚才有美女请我们吃饭,你要装模作样。”

陆景笑道,“美女固然赏心悦目,但一起吃饭不够轻松自在。”关宁请客吃饭明显是带着目的的,陆景虽然不反感,但现在却没什么心情应付她。再说昨晚的事情也是出于同为校友的情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美女被地痞毁了,对吧?

“靠,靠,靠”王灿从椅子上跳起来,连说三个口头禅,表达自己对陆景的鄙视。

“不用那么激动吧?不是说了改天嘛。”

“算了,懒得说你。哦,对了,月底小雨过生日,你准备买什么礼物?”

陆景的脑子里不由自主的浮起一个扎着两条辫子,一身学生裙的清纯少女形象,大院里面所有人的小妹妹,夏思雨。小雨在大院里很有人缘,大家都很喜欢她这个小妹妹。算起来,这个小妹妹已经快15岁了吧。

陆景摇头,“没想好,到时候再看吧!”说着,两人并肩过了马路,向百味园走去。

……

“…乌鸟私情,愿乞终养。臣之辛苦,非独蜀之人士及二州牧伯所见明知,皇天后土实所共鉴…”

清朗的女孩声音,抑扬顿挫的背诵着千古传诵的名篇《陈情表》。四月上午的阳光将清辉撒落在教室里,让安静的教室平添了几分绚丽的色彩。这是周一上午最后的一节语文课。余胖子偷偷的传了一个字条过来,“诺,给你的,陆景。”

陆景的座位又换了,被掉到了教室的最后一排,靠近后门的位置。此刻他正愁眉不展,手里的钢笔无意识的在洁白的信纸上混乱的画着。不熟悉他的人会以为他在为即将进行的期中考试担忧。

但实际上,他想得还是于毅案中的疑点。能做得事,他目前已经都做了,唯一需要的就是保持密切关注,等待结果。政治风波有时候需要一个酝酿和发酵的过程。急不得,同时也放松不得,要随时做好应对的准备。

那不知去向的200万,让整件事就像是一块洁白无暇的美玉上多了一道裂痕,令陆景感到十分别扭。

“什么事?”陆景接过叠得精巧四四方方的紫色信笺,上面似乎还带着淡雅的香气。

“前面传过来的,看看不就知道了。”余胖子贼笑了一下,看向教室中间那个美丽的背影。

陆景拆开来,一行娟秀的字体映入眼帘,“我相信你,陆景。”末尾附了一个“丁”字。

陆景摸摸鼻子,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丁灵传这么一张字条过来是为什么。他小声问余胖子道:“最近有什么关于我的流言?”

“关于你的流言?有。”余胖子笑得有点鬼,“目前四中里最火的流言是你追校花杨晚婷被拒绝了。让她的拥磊们很快意。很多人说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被拒绝了是活该。”

“下一条。”陆景摆摆手。余胖子愕然道:“没有下一条啊。啊--,你不会还做了什么劲爆的事吧?”

陆景哭笑不得,不再理余胖子。正在朗诵的马尾辫女孩坐了下来,赢得一片掌声,说起来,四中里面还是有不少粉嫩可口的小美女,不过他此刻全部的心思都用在了于毅案上,没有心思欣赏美女。

“叮----!”伴随着下课铃声,大家等语文老师周祈离开后,都飞快向教室外冲。黑压压的人头,像飞蛾扑火般的涌向食堂。这是定海四中的一大特色,吃饭不叫吃饭,叫抢饭。学生们都是冲向食堂的,早到的人可以早点排队吃完饭,然后回教室学习。那些晚一点的同学只能排着长队,慢慢等着。运气不好的排在最后,只能吃些剩菜残羹了。

陆景在青蓝校服为主的人流里慢慢的走着,他的方向不是食堂,而是校门口的小卖部。他与大哥的秘书刘兵约好,每天通一次电话。昨天就是从刘兵那里知道西月区的建设银行分行是最低保障司的对口银行。

空气里湿润的水分,还有那微弱的清风时刻提醒着人们,此时正是仲春之际。一路从枫叶大道上走过,三三两两笑谈的同学,老师,让整个校园在经历了上课时的寂静之后变得生机勃勃。

这才是青春的色彩啊!陆景强忍着抽烟的冲动,就像行走在一幅生动的画卷里面,令他略带疲劳,压抑的心情慢慢的纾解。

陆景打了刘兵的call机,然后靠在小卖部外面的梧桐树下抽烟,等着他回电话。校门口处,不少推着自行车的走读生谈笑风生的走了出来,然后各自分开回家吃午饭。陆景吐着烟圈,感觉自己难以真正的再回到十八岁时的心境。那时的他就像是脱缰的野马,横冲直撞,大错不犯,小错不断,没心没肺的整天瞎玩。

现在还有很多需要思考和需要做得事情等着他。

“陆景,今天上午,于处长在他的办公室被中纪委的人带走了,他的秘书李政也被带走。”刘兵在电话里的声音难掩震惊,他怎么也没想到一向官声甚佳的于处长会出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