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7章 较量开始

第十七章 较量开始

“我哥知道吗?”陆景沉声问道,该来的终于来了,时间比前世提前了两天。

“恩-,已经给陆司长报告过。”

陆景与刘兵聊了几句,结束了与他的通话,拨通了大哥那边的一个座机号码。电话是一个小女孩接的,过了一会,大哥的声音才从里面传出来,“小景,是我。从刘兵那儿拿的号码吧。”

“恩,哥,他们动手了。他们的最终目的还是破坏你在石桥镇推行的低保制度。”

“呵呵”大哥在电话里笑起来,“小景,要沉住气,这件事不要轻易的下结论。我会关注的。”

大哥沉稳的态度与温和的语气让陆景心中的阴霭慢慢消失,身心放松下来。虽然不知道大哥的政治牌要怎么打,相信应付这次危机绝对是没有问题的。

“在学校里面好好学习,你们期中考试要考了吧,这一次可不要拿个倒数第一啊!不然开家长会我坐在里面就难受了。”大哥在电话里语气轻松的嘱咐道。

陆景挠头,怎么都把他当小孩呢,他现在哪里有心思学习呀,“哥,等你回来聊吧,我有点自己的想法。”

“好吧,明天晚上,明天晚上有时间吧?”

陆景惊喜的道:“明天,哥,你明天就回来?”

“恩-,事情处理好了,自然要回去。”电话里传来说话的声音,就听得大哥说道:“行吧,先这样,回去再聊。”

“好!”陆景挂了电话,若有所思的向隔壁的一家卖炒饭的小店走去。

大哥能提前回京城,无疑是在向某些人表明他对石桥镇的掌控力,是隐晦的警告,不要在试点镇上搞风搞雨。但蓄谋已久的刘卫家肯定是不会甘心罢手的。

大哥既然敢提前回来,证明他对留在石桥镇的布置是有信心的。这么说来,这次风波安然度过的可能性是80%,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那200万的去向。

陆景这时候也不想再去纠结这个事情,毕竟有些事不是他能控制的,他已经尽了自己的努力去猜测,寻找。瑕疵不是想剔除就能剔除。如果大哥日后在进步时,被人用这个拿来说事,只能再想其他的办法进行应对。

现在,在施展他的商业抱负之前,除了需要克服资金的难题之外,他首先还必须要说服大哥和老头子同意他去经商。

一般情况下,像他这样的家庭,家里会对他人生的路会有一个大致方向上的安排。不是说没有家里的支持就不能去经商,也不是说非得按照家里的安排去走以后的路,但是如果能取得家里的支持或者谅解,绝对事半功倍。最少每次回家是不用被七大妈、八大姨苦口婆心,语重心长的教育吧!

“哎-,陆景,等一下!”身后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陆景回头看去,见穿着校服的林蓉正快步越过几个慢步谈笑的男生走过来。她本身有些胖,再加上宽大的青蓝色校服更显得有些臃肿。

“刚到你们班上找你没找到,有人看到你往校外来了。”林蓉的圆脸有些微汗,正是急步走路后的表现。

陆景在一颗梧桐树下停下脚步,淡淡的看着她,他与林蓉谈不上有什么交情,不知道她有什么事情。

“下周末我们学生会会在蓝锦酒店与英华国际的同学一起举办联谊舞会,邀请你参加。”

陆景点点头,“我知道了,看情况吧!”这个联谊舞会他跟着王灿去过几次,没什么意思,一堆小屁孩学着大人们搞社交活动。难道跳跳舞,喝喝红酒,就能说明自己是个入流的人物吗?记忆中,他是为了见李菲菲才跑去的,但根本就没见到李菲菲。据陆景现在的推测,应该是李菲菲知道他来了,就离开了吧。

林蓉看得出陆景有些敷衍,笑了一下,“好吧,到时候你要有兴趣参加可以来找我。”

“行,到时候再说吧。”陆景和林蓉打个招呼,转身向人满为患的卖炒饭小店走去。

林蓉看着陆景的背影,神色有些不满。要不是董冰提议,学生会主席李闻道赞成,以她对陆景恶劣的印象才不会专门过来邀请陆景。以前在四中与英华国际的联谊酒会也见过陆景,不过他根本就不出众,当时她们几个人都推测他是跟着英华国际读书的朋友混进去的。

联想到最近四中里陆景和他的英语老师方琴有染的传言,林蓉摇头笑了一下,转身走回四中里面,一路上不时的和相识的人打着招呼。

如果陆景真的如董冰所说的背景深厚,那高三(二)班的猪毛谭要当心了。有人的地方,就有圈子。猪毛谭虽然有资格参加联谊舞会,但是以他的能力和家庭背景,根本就不在四中最顶尖的圈子内。这种秘闻想来他是不知道的。

林蓉将双手插到衣兜里,从寂静的小路走向食堂。最近猪毛谭炮制了两条流言。第一条就是高三(四)班的关宁在永极夜总会做小姐,第二条是高二(七)班陆景与英语老师方琴有私情。

这两条传闻有鼻子有眼,听说,有部分人还看到了照片。但她是不怎么信的。

一路上走到食堂二楼,一名穿着耦合绿色的外套,青色长裤,梳着一个发髻,身材高挑,神清骨秀的女生招手道:“这边,林蓉!快点呀,就等你了。”

“晚婷!”林蓉愉快的笑起来,陆景带给她的那点不愉快被抛之脑后。

…..

陆景吃过午饭和一个高个儿,瘦瘦的男生一起走向校内。高个儿男生穿着白色T恤,咖啡色休闲裤,脚下一双阿迪达斯的休闲鞋,一边走一边说道:“陆景,你一定要来啊,听说董校花会来现场助威。咱们七班能不能踢赢十班就看你了。你可要让我在她面前露一次脸。到时候我把进球献给她。”

陆景笑了一下,张涛说的校内的足球循环赛,因期中考试休战一周,下周中又会重燃战火。陆景的足球技术不见得怎么好,但是他体力好,身体好,有速度,有力量,是班上防守型后腰的不二人选。

“再说吧,没事我一定去。”

张涛笑道:“那可不行,今天你得给我一个准话啊。”说话间就到了枫叶大道的分叉路口,陆景下午根本就没打算再去上课,挥了挥手,“再看吧!回头见!”

“你这家伙。”身为体育委员,兼任班队组织核心,队长的张涛嘀咕了一句,心里开始寻思着要是陆景不来,找谁可以打这个位置。想来想去,似乎没有人比他更合适。

陆景将运动鞋踢掉,屋子里十分阴静,光线从客厅窗户外的墙壁上折射进来,并不强烈,似乎还带着绿色爬山虎的清凉。他倒在沙发上,一会准备好好睡个午觉,这几天他一直就没有好好休息过。现在正式的较量开始,他反到有一种彻底放松的感觉。当然,大哥淡定自若,举重若轻的态度给了他很大的信心。

“咚”,“咚”,“咚”

有人在敲房间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