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章 掩埋的往事

第十八章 掩埋的往事

“噢,方老师!”陆景打开门,见一身蓝色长袖V领衬衣,黑色西裤的方琴容颜憔悴的站在门口。

那晚方琴虽然说被下了催情迷*药,但陆景他们冲进去的时候,她的意识还在,知道事情的大致经过。

陆景将方琴让进了屋子里,方琴丰腴的长腿并拢坐在沙发上,接过陆景倒过的凉开水,轻声道:“谢谢你,陆景。”

陆景笑了一下,周六那晚也是因缘际会吧,本来是想逮李政问消息的。

“诺,这是医院的费用。”方琴将手里一直拿着的牛皮纸信封递给陆景。

陆景将信封随意的放在透明的玻璃茶几上,“方老师,李政和你认识?”这是陆景这两天想到的一个问题,李政提到借钱给方琴,两人想必是认识的吧?

方琴凄婉的笑了一下,将额前垂落的发丝挽到耳后,有股哀莫大于心死的味道,沉默了一会,说道:“他是张漓的男朋友,那是去年的时候吧,他送张漓来看我和余元超,那是第一次见面。后来他和余元超一直有来往。”

见陆景有些不解,方琴将手中的一次性塑料水杯放到茶几上,“余元超是我的丈夫,前晚我被他出卖了。”她说的很平静,陆景却能从中听出一股子决然的味道,她心中应该是下定了离婚的决心。

陆景点点头,安慰道:“方老师,我刚收到消息,李政已经被纪委的人带走了,涉嫌贪污腐败,挪用公款,听说数目挺大的,我看他没个十年八年是出不来的。”

方琴明显愣了一下,这两天内心的痛苦仿佛找到了一个宣泄的口子,令她十分的快意。她恨恨的道:“好,抓的好,那个衣冠禽兽。”说着,她高兴的想要站起来,冷不防右脚撞到玻璃茶几上,“呀!”一声痛呼,又跌坐在沙发。

“哦-,没事吧,方老师”

“没事。”

方琴皱眉弯腰揉着膝盖处,胸前双峰沉甸甸的在衬衣上压出一道弧线。白皙的肌肤从脖子处向下,旖旎的风光被蓝色衬衣的第一粒纽扣遮住,其中的峰峦沟壑可以想象。

陆景摸了摸鼻子,道:“这次案子闹得很大,李政的上司于毅也被纪委的人带走。我的一个亲人和这案子也有点牵连,方老师,余元超平常有没有和你说说李政的事,我想或许能找到些有用的线索。”

“啊?于毅也被带走了?”

“恩!”

方琴的表情有些木木的,黑色的眸子变的飘忽而又茫然,仿佛在回忆什么,又仿佛在感叹什么,令陆景无法得知她娇美白皙的脸蛋下面细腻心思的变化。

屋子里很安静,方琴的手搁在自己的膝盖上,无意识的揉着,她的心思完全不再这上面,过了好久,她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坐正身体,对陆景道:“你说女人是不是越美丽就越容易吃苦头。”见陆景不说话,她叹道:“张漓是于毅的女儿。”

“啊--!”陆景惊得跳了起来,他完全是条件反射,这则消息就像是在他的耳边放了一个大爆竹,震得他双眼发黑,大脑短路,呆立在当场。血从脖子处的动脉瞬间狂涌进了脑袋,使他思维近乎要停止了运转。仿佛是厚厚的乌云中透出了一道光,陆景在瞬间抓住了一丝脉络,他狂喜的上前握住方琴的手,颤抖着问道“是真的吗?是真的吗?”

方琴不理解为什么陆景听到这个消息如此大的反应,手上传来巨大的力道让她的双手筋骨微微作痛,她皱眉道,“你捏疼我了,陆景。”

陆景这时才稍稍的清醒,连忙松开双手,坐回到沙发上,“对不起,我失态了,这是一个极为有用的消息。请讲下去,讲下去,方老师。”

方琴抬起头看向站立着的陆景,“你的反应太奇怪了,陆景。哎,反正是些陈年旧事,要是真的对你有用,告诉你也没什么。都过去十几年了。”

“你知道张漓是叫我方姨的,我和她的母亲张欣是一个村子里出来的远房亲戚。张欣年轻时上山下乡当知青的时候认识了同时在乡下插队的于毅。两人在乡下结婚生了一个女儿。后来知青返城,于毅考回了京城里面,而张漓她母亲怕拖累他,和他离了婚,带着女儿回了老家。张漓她母亲前些年在岭南那边做生意发了财,日子慢慢好过了一些,去年吧,重新和于毅联系上了,不过于毅已经结婚生子,仕途顺利,儿子都十九岁了,她黯然回了岭南。”

“张漓知道这件事吗?”

“她应该不知道。她那时候还小,对她父亲的印象很模糊。”

联系到上次见面时张漓口中的话语,陆景有六成的把握,那不知去向的200万是于毅用来给女儿留学美国用的。只要去查一查,张漓以及她母亲相关的账户一定能查出些东西来。

陆景眼睛里闪动着喜悦的光芒,双手握拳,这实在是个意外之喜,他本来已经放弃去探寻那200万的下落,不想事情峰回路转,竟然在方琴的口中听到了一桩陈年旧事,令他看到了一丝破局的希望。

方琴面容平静,轻轻的喝着水,她这两天请了病假,一直在家休息。刚才是看到陆景回家,才特意将医疗费给送了下来。

对于丈夫的背叛,被侵犯的惊怒,恐惧让她这两天内心里饱受煎熬与折磨。

或许这内心所受的创伤只能希望时间来慢慢的平复。

客厅里忽然变得很安静。陆景在想着后面的步骤,方琴则想着自己的心思。教学楼中响起第一遍上课的铃声,打断了两人在屋内的沉思,方琴站起身道:“陆景,你上课去吧,老师回家了。”

陆景笑道:“现在哪有心思上课。方老师,谢谢你告诉我这件往事。这对我的帮助很大,过几天等事情定下来,我请你吃饭。”

方琴摇了摇头,“算了吧,这是很久以前的往事,不要变得大家都知道就好。”

“恩。”陆景将方琴送出门口,看着她依旧美丽但容颜憔悴的面庞,认真的道:“方老师,如果你有什么困难可以和我说说,或许我能帮到你。”

方琴笑了一下,没有放在心上,点头向楼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