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章 流言四起

第十九章 流言四起

突入其来的消息让陆景兴奋得睡不着,索性就端了一把黄漆木头靠背椅坐到两米长的阳台上抽烟。听着叮铃铃的上课铃声,他在想如何将这件事说出去是比较合理的。

首先于毅案正在调查中,事情的走向还不明朗。大哥肯定是不知道刘卫家会采取什么样的手段将脏水泼到他身上去。现在贸然的和大哥说,于毅那查不到的200万小金库有极大的可能在他女儿那儿,大哥肯定是不会怎么信的。因为陆景无法解释,事情都没有查清楚,你怎么知道亏空了200万?

淡淡的烟雾从陆景手中的香烟处升起,尼古丁的刺激让他的大脑异常活跃。强烈的阳光照在阳台上,几件凉着的单衣给阳台上留出一点清凉的阴影。

告诉大哥这件事的最佳时机应该是在于毅招供之后,也就是大哥在被纪委请去协助调查前后最为合适。

陆景高兴得打了一个响指,将还剩四分之一的香烟掐灭,不知道表哥罗宏那边进行的怎么样了,按理说于毅被双规,夜总会那边应该会得到消息,就是不知道杨永极会在何时跑路。

突然一阵凄凉的二胡独奏声音将陆景的思路打断。陆景疑惑的抬起头来,看向前面的宿舍楼,不知道那个老师上课时间在家拉二胡。

老头子极为喜欢《黄河大合唱》,他拿起二胡也能拉上一小段,小时候陆景没少听,是以陆景一耳朵就听出来,这声音是二胡的声音。

这首曲子陆景听不出来是什么曲子,但其中的悲愤,凄凉,痛苦的情绪,随着剧烈的演奏声,仿佛是宣泄般的融入在空气中,甚至能听出一丝绝望的气息,感染力很强。

陆景又掏出一支烟来,默默的点上,曾几何时,他也曾绝望过,那种滋味他永远也不会忘记,但幸好他拥有了有一次重来的机会。这弥足珍贵的机会,他一定会好好把握。

….

夜里的校园很安静,正在上晚自习的教室里更是只有沙沙的钢笔书写声和书页翻动的声音,陆景坐在教室最后的角落里面奋笔疾书。久违的学习氛围,让他的思路大开,他正在写一份商业计划书,要想说服大哥同意自己经商,手上总得有一些东西。拥有着超前记忆的他,在描述手机行业的前景时信心满满,勾勒出日后手机产业布局的蓝图。这些东西,不需要写得多么的深奥,凡是经历数字手机浪潮的二十一世纪死宅都能写出一点东西来。

“喂-,陆景,听说高三(四)班的关宁在永极夜总会做小姐,真的假的?”下课铃声刚响,余志成就一脸八卦的凑过来。

陆景将手中的钢笔放下,“你听谁说的?”关宁在永极夜总会做啤酒妹也就猪毛谭那帮人知道,难道是那帮人说出来的?不过想想猪毛谭的一些恶劣的事迹也没什么奇怪的。可是这谣言也传得太离谱了吧,做小姐和做啤酒妹不是一回事吧。

“大家都这么说,我听朱章他们说的。真的假的?听说你当时在场。”

“行了,谣言就是谣言,你管那么多干吗?”陆景没好气的笑着拍了拍余志成的肩膀,“有空琢磨下自己的事情。”

余志成脸上露出失望的神情,他以为陆景知道点什么内幕消息,校花当小姐,如此劲爆的新闻他能不关心吗?

“对了,我爸说有空请你吃饭。”

“你爸?”陆景觉得有些好笑,余志成他爸不是做烟酒生意的吗,请自己这个学生出饭干什么,“到时候再说吧!”

“好吧,你记着有这回事就行。”余志成笑呵呵的道。

随着下课的铃声,安静的教室像一池安静的水潭突然间有了活力,学生们都有的得起身活动下手脚,有人走出教室,有的在和前后的同学聊天。

余志成见陆景开始收拾书包,惊讶道:“不是吧,陆景,又逃课啊,晚自习还有一节啊。邵老虎今天下午还来问你上课没有。”

“出去吹下风,有点闷了。”关宁做啤酒妹的事他并不想和余志成说清楚,对于高中生而言,以现在96年的观点,就算是做啤酒妹也是一件难以接受的事情。

澄清流言这种事还是要治源头。不过,他并不打算去管这件事。

“陆景,有人找你。”教室的前门那儿,一个马尾辫的小美女走进来用清朗的声音喊了一句,又走了出去。

陆景将自己的书包背在身上,走到教室外。一个身材修长,长相十分俊秀的男生正在和刚才那个小美女笑着说话,见陆景出来,连忙道:“改天再聊啊,童佳容,我找陆景有点事。”

“行啊,改天聊。”瓜子脸的小美女笑得十分开心,转身进了教室。

“陆景,我是四中学生会主席,高三(四)班的李闻道。”李闻道伸出手,陆景心说,“果然呐,听说学生会里搞得向体制内一样,官腔十足,居然还要握手。”

笑着同李闻道握了下手,“有事?边走边说吧,我去校门口打电话。”

李闻道苦笑了一下,“我一会还要回楼上上自习。我长话短说吧,刚才听林蓉说你似乎不太想去参加下周六晚上的联谊舞会,我特意过来邀请你参加。”

陆景挑了下眉头,从衣兜里摸出烟来,点上,背靠在栏杆上看着灯火通明的教学大楼。

“所谓的舞会也不过是个形式,只是找个机会大家一起聚聚。咱们四中和英华国际都有很多优秀的学生,你可以和他们认识认识,交流交流,对大家以后的发展都是有益处的。”

陆景笑了笑,李闻道说得很对,四中和英华国际里面是有几个能力出众的同学,还有一些背景深厚的学生,对于普通的同学来说,结交一下,日后至少可以少奋斗几年的时间。

但对于陆景来说,他需要的是立刻能帮助他的人才,这是他所迫切需要的,而当前在四中和英华国际还找不到这样的人才。至于“背景深厚众”,他本身也是其中一员,里面的几个圈子的一些人物他都是认识的。

“再看吧,有时间我会去的。”陆景敷衍着,抽了一口烟,赶紧将烟灭了。走廊上有许多同学在活动,大模大样的在走廊上抽烟有些不太礼貌。今天毕竟是正式上课时间,人很多。他是一时间习惯了,摸出烟就点上。

李闻道点点头,也不勉强,笑道:“行。就你的时间吧。”说着,沉吟了一下,道:“最近有不少流言,我建议你关注下。不管是真是假,最好能和散布谣言的人谈一谈,毕竟流言满天飞,对你,对学校的影响都不好。”

陆景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这是他今天第二次听到流言这个事,四中里面流言的内容和他有关?

“行,我知道了。”挥手与李闻道道别,他准备去打电话给表哥罗宏,问问他那边的进展如何。

李闻道叹了口气,那天见到陆景从红旗车上下来的时候,他就意识自己的失误,学生会居然没有吸纳陆景,这对学生会的工作来说是一个极大的失误。现在要补救,至少在自己今年七月高考完时,要把陆景拉到学生会里面来。这对四中学生会扩大影响力,开展工作都是极为有利的事情,至于陆景有些坏的名声,那不是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