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0章 大哥陆江

第二十章 大哥陆江

黄昏的余晖从西至东,将湖东路上几十年树龄的梧桐树影子拉得长长,仲春的燕子山上郁郁葱葱,有鸟语花香的感觉。四中的校门口在下午放学之后一如既往的繁忙,各个小吃店的生意也慢慢的火爆起来,一座难求。

陆景穿着一件青色休闲裤,白色衬衣,运动鞋,斜背着黑色的单肩包从人流满满的枫叶大道上慢慢悠悠的走到校门口。

一辆蓝色的的士缓缓的停在他面前,副驾驶位的车窗徐徐落下,刘兵从里面露出头来,笑着招呼道:“上车吧,陆景。”

“刘哥!”陆景点点头,拉开车门,坐进车里。

“咦,哥,你怎么来了?我还以为你会在吃饭的地方等我。”陆景上车就见到大哥陆江正微笑着看着他。

大哥陆江今年二十九岁,长相清秀,深得罗女士的遗传,身上一股浓浓的书卷气,说话语气温和,气质儒雅。

陆江看着自己幼弟坐上车,笑道:“今天想去那儿吃,我请客。”

“随便,找个地方说事。”

“那就近吧,后海那边有一家江南菜做得挺好的,我们去那里吃。”

“行!”

刘兵对的士司机说道:“后海路上的江南鱼乡饭店。”到了陆司长这个层次去吃饭不会再去追求每顿要好酒好菜,要的是清淡,合口味的家常小菜。

江南鱼乡饭店的环境很雅致,泥巴墙,竹子门,古香古色的门匾上写着繁体的“江南鱼乡”四个字。孱孱流过的小溪让每一个进门走过小拱桥的人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起江南的水乡。那种记忆中故乡的味道。

“刘兵,怎么样,还吃得习惯吧?”陆江指着乌光油亮层酱褐色,交叉叠空似宝塔形,松脆香酥的江南脆鳝笑呵呵的问道。

刘兵是湘南人,极喜欢吃辣,笑道:“江南菜清鲜秀雅,玲珑靓丽,就像江南水乡秀丽的风景让人难以忘怀,我是上瘾了。”

陆江就笑着点头,对陆景道:“小景,你多吃点。”陆景大快朵颐,边吃边点头道:“我知道,你不用担心我。”

穿着红色制服的俏丽服务员依次的将点好的菜品送上来。咸肉春笋,锅仔鲜中鲜,蜜豆云耳炒鲜百合,鱼头香浓汤。

陆景问道:“大哥,于毅的案子怎么样?”陆江打个手势,笑道:“你吃慢一点,菜不够再点。于毅已经交代了,纪委的同志正在进行最后的核实。今天下午,纪委请我过去问了几个问题。我们司里的账面上亏空了200多万。”

刘兵默默的吃菜,一直不怎么说话,听到这个消息心里翻起了巨浪。司里面的资金一直是由于处长保管的,但是要用钱,调动,必须要主管的陆副司长签字。莫非…

想到这儿,他都不敢想下去了。如果陆司长出了问题,作为秘书他的政治生涯也到头了。

陆江点起一颗烟,吸了几口,“小景,看来你的推测还是有道理啊,有人是想要把我卷进去。不过,手法有点低劣。”

陆景心中一喜,把筷子放下,抽出纸巾擦擦嘴,眼睛看了一眼刘兵,事关重大,他不希望多出一个人知道。

刘兵心里有些苦涩,看来这个公子哥还是不信任自己,站起来道:“我去买包烟。”说着,离开了包间。

陆江有些疑惑的看着陆景,不知道自己这个幼弟暗示刘兵离开是什么意思,刘兵是他到部委后选用的秘书,跟着他快有一年了,绝对信得过。

陆景挠头,“哥,不是我信不过刘兵,事关重大,少一个人知道就少一分风险。我知道那亏空的200万的大致去向。”

“什么?”陆江微微动容,他本来已经做好了背一个处分的准备,不想从弟弟这儿听到这么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这事不能开玩笑的,小景,你真知道?”

“哥,你别不信我。纪委找你谈话,那他们到底有没有彻底查过于毅的资料。他们凭什么就认定那200万和你有关系?刘卫家肯定起了不好的作用。他在这次调查组里担任了职务吧?”

陆江摆了摆手,“刘卫家是调查组的副组长。于毅出了问题,我作为分管他的领导,被要求协助调查也是应该的。”

“哥,于毅有个女儿叫张漓,是他在当知青的时候生下的,前几天张漓说她要去美国留学,现在去美国留学费用是多少?我怀疑那亏空的200万就是于毅预留出来给女儿读书用。”

“你怎么知道的?”陆江淡淡的问道。

“张漓是我的英语老师的侄女,我的英语老师和她妈妈是一个村子里出来的,知道这段往事。留学的事是那天我亲耳听到张漓说的,错不了。”

陆江默默的抽着烟,没有再说话。陆江看得心急,但也知道大哥在衡量到底怎么利用这个消息来扳回对他不利的局面。因为不管怎么说,他手底下的干部出了这么大的问题,他首先是脱不了干系。

现在的局面对大哥肯定是不利的。

过了好一会,陆江将烟灭了,拿过自己的公文包,笑道:“今晚本来是想给你一个惊喜,没想到是你先给了我一个惊喜。呵呵,诺,拿着。”

大哥手上拿着的是一款诺基亚蓝色外壳直板手机,陆景接过来笑道:“好东西。”

相比于后世的经典设计,这款诺基亚9000communicator手机有点类似于一个小型的电视机遥控器上装了一个天线。这是一款英文机,不知道销量怎么样。

现在还不是日后的互联网时代,可以知道查询到销售的排名。这会儿如果不是手机行业内的人士,是很难知道具体的排行榜数据。

“占哥儿送的,他的贸易公司最近走了一笔大单,找代理商拿了一批手机犒赏内部员工,给了我几支。号码,话费都是办好的,可以直接用。”

占哥儿的大名叫占正方,是老头子一个已经牺牲的老部下的儿子,从小和大哥一起长大,他从美国哈佛大学留学回来后,开了一家对外的贸易公司,身价应该有几百万了。陆景见过他几次。前世里,他的结局很不好,在汹涌的政治风暴中,大哥没有能保住他。

“哥,你准备怎么对付刘卫家。”陆景将手机揣进裤兜里,吃了一口咸肉春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