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1章 看不见得巨浪

第二十一章 看不见得巨浪

陆江笑着虚点一下陆景,“你呀,说话不要太直白,都是干工作嘛。”陆景嘿嘿的笑着。大哥与刘卫家心结是在他主政辽东省主政北阳市结下的,当时,刘卫家随同中央的一个巡视组下辽东,回到京城后向其领导汇报时,给北阳市的评价很差。这一点让大哥十分恼火,有什么结论不能当面说,不能在报告上说,非要煽风点火?这说明什么?他刘卫家在调查组里面的意见不占上风嘛,只能搞些下作手段。

“我会和监察部的张部长谈谈。这件事对我不会有什么影响。”大哥用肯定的语气说道。

陆景点了点头,张部长这个人官声很正,不是那种派系色彩比较浓厚的干部,相信他会秉公处理。

“最近复习的怎么样,期中考试有没有把握?”大哥微笑着喝着茶看向陆景。

陆景挠头,“哥,学习没什么意思,我不太喜欢。我想要经商。”说着,他从书包里拿出一叠厚厚的信纸,正是他这几天写的商业计划书。

“经商?呵呵,老头子可是打算让你进军队的。你那年表现的很好嘛,沈叔叔一直在夸你。”陆江拿过信纸翻动着,没一会,他脸上的微笑慢慢的消失,继而神情变得凝重。这是一份关于数字手机的商业计划书,概括性的叙述了手机行业的发展方向和市场前景,并提出了组建高科技产业园,进行自主研发手机的理念,从而形成完整的产业链,获取巨大的利润。

作为曾经主政一方的人物,陆江当然能判断出这份商业计划书的价值,如果陆景所说的完全能实现,或者说就算只实现百分之六十,对于整个国家的电子产业而言,都是一个巨大的进步。至少,让手机进入到千家万户,让普通人都能用上手机的这个口号,十分对他的胃口。

匆匆的翻完,陆景将十几页信纸郑重的放到自己的公文包中,“我拿回去仔细看看,很不错,小景,有进步。你要经商的事,你可以先和妈说一声,日后爸那里也好过关嘛。我看妈会支持你的。”

陆景知道,大哥这么说是大致上同意他走经商这条路,最终可能还要看老头子的意思,不过,大哥已经给支招了,只要先做通罗女士的思想工作,问题应该不大。

“那行,大哥,我就当你支持我了,回头妈问起来,你可要帮我。”

“人生的路要自己走,但是呢,长辈的意见咱们也要听听。等于毅的案子定了,我会和爸好好谈谈的。”

….

打开圆筒式蓝白色保温瓶的瓶盖,诱人的香味飘了出来,红得鲜艳的朝天椒整齐的排在保温瓶里第一层的菜盒里,刘兵取出菜盒,下面则是爱人小娟炒好的农家小炒肉,满满的有大半瓶,绿色的辣椒,炒得油亮的瘦肉,香气四溢。就着食堂里打来的白米饭,刘兵一口一口的慢慢吃着。

“呀,刘秘书又加餐了,可真是羡慕你啊,家和万事兴呐。”秘书二处的副处长吴仁立笑眯眯的走过来说道,他手里端着机关食堂制式的铁饭盘。

刘兵笑了笑,吴仁立这个人是秘书处里面的老人,水深得很。吴仁立微笑着道:“刘秘书年纪轻轻,前途无量啊,有空咱们一起坐坐?”

刘兵点点头,笑道:“好啊,有空坐坐。”今天司里研究加强监管,杜绝腐败,坚决配合中纪委查出贪污腐败分子的会议上,风向突然转变,被于毅案弄得很被动的陆司长忽然占了上风。就中午吃饭这会儿,这几天颇受冷落的他似乎又变得炙手可热起来。

吴仁立笑了笑,端着盘子走到一边坐下吃饭,和人谈笑。

吃着饭,刘兵心里在思索最近的变化,于毅在被双规之后,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招供他贪污腐败的犯罪事实,司里账面上也迅速被查出亏空了200万。当天下午,陆司长就被纪委调查组叫过去协助调查。

这两天司里的风向很不对劲,流言四起。他甚至有种在惊涛骇浪的黄河里驾驶小舟行驶的感觉。一道道暗流,排空的巨浪都向小船涌来,险象环生。

有人说陆副司长的分工在今天上午举行的会议上会被调整,他在司里影响力将会被削弱。甚至有人认为如果陆副司长和于毅牵扯得比较深得深,黯然去职也不是不可能,于毅和陆副司长走得近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而此案据说已经引起曾国务委员的注意,他下的批示已经到了司里,从严从重处理也不是不可能。

当然各种流言里,最主流的看法是认为陆副司长很有可能会被挂起来,调出司里担任正厅级巡视员一职。

理由有两点,第一,陆副司长前途远大,他不可能直接和钱有什么瓜葛,但最少一个失察的处分是跑不了,你手下出了这样的贪污腐败分子,作为主管领导是要负领导责任的。而张司长一向不待见陆副司长,两人在推行最低保障制度上的分歧很大。所以如果有这样好机会,陆副司长的分工肯定是会被调整,极有可能是不再分管司里的任何工作。

第二,陆司长背景深厚,能从地方调入国务院部委机关,这本身就说明了问题。要知道虽说司里副司长的级别是副厅级,但陆司长可是正儿八经的正厅级干部,是属于高配。再加上一些只言片语的传言,不可全信,也不能不信。所以陆副司长是有能力调出最低保障司的。正好现在民政部里准备派几个巡视组下西北,华中两地巡视,这将是一个很好的过渡职务。

今天是周五,在司里召开研究如何配合中纪委查出贪污腐败分子的会议上,作为记录员,刘兵也列席了会议。会议开始没多久,张司长突然表扬了陆副司长在最低保障制度上所做得努力,赞同他推行的最低保障制度,并提议可以上报部里面,进一步扩大试点范围,让与会的几名副司长大为吃惊。会议上的风向忽然一变。谁也不知道张司长的态度怎么突然出现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以刘兵自己的推测,导致张司长态度发生变化的原因无非就只有一个,那就是陆司长已经从于毅案中将自己摘出来了。

他想极有可能就是陆司长的弟弟陆景找到什么关键性的东西,让纪委调查组得以查到200万的去向,从而洗脱了陆司长的嫌疑。

那晚陆景让他回避的情形令他印象深刻,一度心里还很不舒服,不过现在看来,如果那晚他要说的事情是洗脱陆司长在于毅案中的嫌疑的关键性证据,要自己回避那是无可厚非的。

虽说在共和国官场里秘书的政治生命是和领导绑定的,但秘书出卖领导的事儿也时有发生。

人心隔肚皮的呀!谁能预料人心,捆绑在一起的唯有利益而已。

刘兵梳理着自己的思路,吃完香甜的米饭和可口的菜肴,洗刷了餐具,才心情大好的重新回到办公室上班。

不管怎么说,陆司长的行情看涨,他是受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