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5章 大事小事

第二十五章 大事小事

一连两天,陆景在晚上都听到了凄凉的二胡演奏声,每次演奏时间不少于一个小时,看来演奏者心里的是极为郁闷的。

陆景心里一直疑惑着是谁在拉二胡,此前从来就没有听过。在他的记忆中也没有出现过,看来历史已经在悄然改变。

占哥儿提供的资金已经打到了陆景的银行卡上,他这几天一直在忙着跑部门盖章,虽说有王灿小叔打招呼,一路绿灯,但是有些手续是免不了的,他必须得一个一个的跑。

王灿在陪他跑了一天之后,就大叫好累,很没义气的将他丢下。

这到还没什么,令陆景无比头疼的是期中考试成绩出来了,老头子和罗女士分别打电话过问他考得怎么样。一辈子没有再父母面前撒过谎的陆景只能如实相告,接下来的暴风骤雨几乎可以预料。陆景已经被告知这周日中午必须回家,届时大哥,大嫂也会来。

看架势,陆景就知道是与以前一样的三堂会审。不管老头子和罗女士如何的宠他,在学习成绩上对他的要求一直很高,可惜陆景从来都是让两老失望的。

这一次,也不例外。

4.18日,于毅案基本明朗化,共计贪污100万人民币,挪用公款500万人民币,追回400万,有100万用于在香港为其女儿张漓购买的学业保险金。于毅以及他的秘书李政已经被双开,移交司法机关处理。在曾书记的批示下,从严从重的判罚是不可避免的。

大哥没有受到牵连,反而在17日就下了石桥镇,处理巨额亏空所暴漏出来的问题。

伙同于毅共同贪污的西月区建行分行周副行长已经被批捕。他在于毅屡次贪污得手中起了关键作用。

伙同于毅贪污的最低保障司的相关人员,中原省齐城市的一些干部都受到处理。

另案处理的杨永极聚众赌博案在市局湖东区分局罗副局长的主持下取得突破性进展。杨永极,杨文广,以及其赌博集团的主要成员将会以涉嫌聚众赌博,涉黑等一系列罪名被起诉。永极夜总会被查封,将会在一个月后由市里以拍卖的形式卖出去。

4.20日专程从石桥镇赶回来的大哥来到定海四中参加家长会,这对他而言无疑是一次不愉快的经历。但是出于对弟弟的责任感,他不得不来,总不能让老头子来参加家长会吧!

夜里下了一场雨,陆景听着雨打在窗外芭蕉叶上的声音昏昏入睡,他这几天累坏了,跑部门盖章可没有那么容易,一叠叠材料,一个个部门公章,让人累得想崩溃。占哥儿估计是出于锻炼陆景的目的,有意识的放手不管。现在还是孤家寡人一个的陆景亲力亲为,算是体会了一把战斗在第一线的痛苦。

“嘟,嘟,嘟。”手机的铃声将陆景惊醒,“喂,王灿,什么事?我还在睡觉啊。”

“靠,大哥,你现在还能睡得着,关于你的谣言在我们学校已经满天飞,我都知道了。”

“什么谣言?”陆景迷迷糊糊的问道。

“就你和你们那个老师啊,永极夜总会那天晚上,你不是把她抱出来了吗,被人拍照片了,靠,肯定是那天拦路的那个鸟人做的。”

“拍的清晰吗?”

“拍的是侧面角度,很清晰,能看清楚是你,你那位英语老师也能看清楚。”

“你在哪儿看到的?”

“靠,你忘了,昨晚是你们四中和我们英华国际的联谊舞会,张军那小子拿照片给李菲菲看,还问我最近关于你的谣言是不是真的,靠,你不知道当时刘小山有多么得意。靠,要是你在的话,我们不把那小子打得连他妈都认不出来,他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陆景咳嗽了一声,“我没那么暴力吧,王小灿同学?咱们讲究以德服人,是吧?”

“靠,你小子还贫,形势危急呀!”

“哎,我中午就要被我老头子三堂会审,那才是形势危急。这是小事情。”陆景想到中午的场景,头皮有点发麻,不管他有多少理由,必须得等老头子气消了才能开口。

“不是吧,你期中考试又挂了?哈哈。”

“不说了”陆景脸皮微红,王灿虽然也经常逃课,成绩却比他要好得多,应付考试还是没问题的,“谣言止于智者,这种小事,咱们晚上再说。”

“行,晚上见面说,靠,昨天晚上把我给气死了。”王灿愤愤不平的挂了电话。

陆景琢磨了一下,照片不管是谁拍的,和猪毛谭肯定脱了干系。到时候直接找他麻烦就行。

至于李菲菲看到照片的感受,陆景不想去管。陆景的人生重新读档后,对李菲菲这段苦涩的单恋在他看来是莫名的,令人惆怅的,值得回味的,但是绝对不会再去重复一遍。

爱情不能去乞求,那有什么意思?

老头子很早就教育过他,“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既然李菲菲对他不感冒,他又何必自己凑上去呢?顺其自然,关系慢慢的淡掉才是最佳选择。

天空阴沉沉的,雨丝不时的从空中飘下,陆景穿着件黑色夹克,背着书包,无精打采的回到锦园别墅里的5号别墅。

“小景,你没带雨伞呀?赶紧擦一下,免得感冒。”大嫂胡莹在客厅摆放水果,见陆景进来,头发上湿漉漉的,拿了干毛巾递给他。

“哦,谢谢!”陆景客气了一声,拿着毛巾擦着头发,“大哥来了吗?”

“在楼上书房里和爸说话。”

陆景心里哀叹了一声,把书包丢在自己房间后,溜到了厨房里。老妈罗女士正在炒茄子,大嫂在一旁切生姜。罗女士见陆景进来,叹道:“你这孩子,整天瞎玩,怎么又考这么一点分数?我现在出去见人都面上无光。”

陆景讪笑着挠头,“妈,这个,能力和学习成绩无关。”

罗女士挥舞着锅铲,翻动着锅里的菜,“唉,随你去吧,你爸那儿可没我这么好说话。卫家的大丫头还有没有印象?我本来打算给你说和的,可是你,唉,太不争气了,我都没好意思和卫大姐开口。”

陆景连连摆手,苦着脸道:“妈,我才十八岁,你就忙着给我相亲啊。这事我自己来,您别管了行不行?”

罗女士将锅里炒熟的菜倒入白色的瓷盘中,“老陆身体不好,我现在就对你的婚事放心不下。”

听着母亲话里唏嘘的感叹,隐隐的担忧,陆景想起前世里母亲泣血,在老头子死后一个月就去世的情景,心里堵得厉害,鼻子发酸,母亲恐怕现在潜意识里就有如果老头子去世,追随老头子而去的念头。

陆景道:“妈,你放心,你儿子是最出色的,不会让你失望。”

罗女士用手指点了一下陆景的头,“你这小鬼什么时候让我放心过。去找老陆吧,讨好我也没用,这次你老妈说话不管用咯。”

“去吧,小景,离吃饭还有一会。”大嫂将手里的姜丝倒进锅里,“滋—”的油炸声响起,不大的厨房里飘起生姜的香味。

陆景点头,出了厨房,向二楼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