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6章 真正的原因

第二十六章 真正的原因

屋子里有淡淡的烟味,老头子神色平静的坐在椅子上,大哥则是笑坐在茶几边的沙发上,“小景来了,坐吧,正说你的事儿。”

陆景就知道,老头子刚才八成又抽烟了。大哥在给他打掩护呢。

“爸,大哥。”

陆景拿起青花瓷茶壶倒了一杯清新怡人的大红袍,坐到大哥侧面的沙发上。

老头子点点头,对大哥道:“你继续!”陆景注意到老头子的眼睛里面神采不错,这通常是他心情不错的表现,心里觉得有些奇怪。

陆江笑道:“我是赞同的小景经商的,他有这个志向就让他去做吧。况且那份计划书我看过了,是可行的。”说着,他对陆景道:“昨天我和占哥儿通过电话了,他说你的公司的注册手续已经完成了,叫什么名字?”

“景和电子股份有限公司。”陆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爸,这些手续都是小景自己跑下来的,我特意和占哥儿说过不准帮忙,要看看小景做事的能力。现在看来,能吃苦,有点做事的样子。”

老头子不置可否的轻微点了下头,大口的喝着茶水,好一会才出声,“不准打着我和你大哥的招牌到处糊弄人,不准占公家的便宜,要自觉的遵守国家的法律法规,不准搞乱七八糟的名堂,能不能做到?”

“能!”陆景倒没想过这么容易就过关,实在与想象中的天差地别,他顿时有种瞬间从地狱来到天堂的不真实感。

老头子点头,喝着茶水,不再说话。陆景还有些恍惚,实在没想到老头子居然轻拿轻放,就这样让自己过关了,貌似他连考试考差了都不打算追究,来之前准备的说辞全都用不上。

陆江笑了笑,取出烟点上。老头子只是希望小弟能有些出息,不要瞎玩,做什么倒是其次,所以说服工作还算顺利。至于考试成绩,既然已经决定让他走经商这条路,就没必要多说什么,由小弟去吧。

老头子将茶杯放下,陆景连忙起身给他添茶,老头子道:“做事要戒骄戒躁,踏踏实实,练好内功,不要急功近利,好高骛远。要做到上什么山唱什么歌,有什么枪打什么仗。”

对老头子的提点,陆景一一点头答应,他心里还盘算着如何劝老头子退休,全力调养身体的事,不知道这算不算一种另类的好高骛远。毕竟在进书房之前,他还面临着老头子追究他考试不力的麻烦。

老头子说了陆景几句,又问大儿子陆江,“你的事情处理得怎么样?”

陆江笑道:“还行。张司长建议扩大试点是把我架在火上烤,我看最低保障制度问题还很多,不能急,要一一解决。于毅那件案子跟我没什么关系,是有些人殚精竭虑,推波助澜,想制造麻烦。”

老头子默不作声的喝着水。

“爸,首长的身体…”

“现在好多了。”老头子放下茶杯说道,“我昨天去看过老政委,已经可以下地走动。”

陆江松了口气,豫北派系的领袖登顶后,影响力与日俱增。刘家老爷子与那位强力人物走得很近,最近表现得很活跃。与老头子在工作上的磕磕碰碰似乎这段时间也逐步多了起来。

陆景自是知道老头子口中的老政委指的是谁。党内的元老,拥有无上的权威,是江南系的精神领袖。只要老政委还健在,一些事情就会变的很简单,有些人在对付江南系时就会感觉束手束脚,但是根据陆景的记忆,老人家的身体似乎渐渐的快要不行了,在明年的4月份就会逝世。

陆景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他现在极度怀疑大哥的事情是党内其他力量在老人家身体不行时对江南派系的一次试探性的打压,毕竟大哥现在是派系内的新星,其才能早在主政一方时就得到了体现,派系内只有少数几个人可以比拟。

打压大哥这样的目标既不会引发大规模的对抗,又可以削弱派系的后备力量,是投石问路的好棋。

陆景想了想,有些担忧的劝道:“哥,我认为现在推行最低保障制度风险太高,尤其是现在国家财政还不是很富裕的时候,在监管体系,财务审计体系都还不太成熟的时候,强行推行只会是好心办坏事。我建议你停下来。”

陆江摆摆手,吸了口烟,“还在研讨中吧,目前是暴露了一些问题,但是这个制度,我相信还是个好制度。做事情不可能等条件都完备了才去做,是一边做一边完善”见陆景要说话,微笑道:“当然,已经在石桥镇推行了大半年,行与不行,以后怎么走,也是时候做一个初步的结论了。”

陆景摸了下裤兜,下意识的想要抽烟,听大哥话的意思,似乎有把最保障制度限制在石桥镇的意思。

老头子目光如炬,瞪了陆景一眼。陆景吓得连忙将手缩了回来,转移话题,“哥,刘卫家现在怎么样?”

“还要再等等看。有风声出来,说他主动提出来,想去中原省任职。”陆江吸着烟,淡淡的说道。

“吃饭了,你们爷三个。”罗女士在客厅里喊道。

老头子慢慢的站了起来,“吃饭喽。”陆景上前扶住老头子,三人出了书房。

罗女士的手艺自然是没话说,烧得香喷喷的香煎鱼,清淡的小炒茄子,大盘的宫保鸡丁,翠绿嫩黄的韭菜炒蛋,青椒肉丝,莲藕百合排骨汤。

吃饭的时候,自然是说陆景的话题,老头子表态同意陆景经商引得罗女士一阵惊讶,说道:“老陆,小景还是个孩子,他能不能成?要我看,他还是像占哥儿那样好好读书,去国外读了大学回来再经商不迟。再说,不是说好了去部队锻炼吗?”

陆景想经商的打算还没有来得及给罗女士说,是以她现在是第一次听到。

老头子笑道:“你自己问他能不能行。小景,给罗师长说说你的想法。”罗女士是在副师级的位置上退休的,老头子经常在家戏称她是罗师长。按陆景的理解,“师、长”两个字,更多的怕是表达这么多年里对罗女士生活上照顾他,在精神上支持他的一种难言的敬意

陆景咽下口中的饭菜,喝了一口茶水,才信心十足的说道:“妈,我对部队的生活不感兴趣。我的路和占哥儿不同,现在时间宝贵,全球数字化浪潮一浪高过一浪,不抢占先机,等到5年后再进入数字手机行业,就会是截然不同的结果。妈,我不是给你说过,你儿子是最优秀的,相信我!”

罗女士见陆景侃侃而谈,还冒出几个新词来,慈祥的笑了笑:“好吧,你这小鬼本事不行,吹牛皮的水平倒是越来越高。我不管你了。”

“大言不惭!”老头子笑呵呵的批评了一句。

陆景挠挠脑袋,怎么都当他开玩笑呢,他是认真的。

一桌子人都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