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7章 亲戚不少

第二十七章 亲戚不少

吃过中饭,收拾餐具完毕后,大哥和大嫂准备离开,陆景偷偷顺了老头子的一条烟,背着书包一起出了锦园别墅。

大嫂啧啧有声的道:“没想到爸还挺开明的,小景要从商,他竟然同意了。要是我爸那老古董脾气绝对不会同意我哥和我弟经商。”

大哥笑道:“你要看了小景的计划书也会同意的,他对手机行业的分析很精辟,有些地方谈得很透彻,我看实现的可能性很大。”岳父是长辈,他倒不好评价。

大嫂的父亲是副国级的领导,今年65岁,是贺系的旗标人物之一。

三个人沿宁水街的人行路慢慢的走着,小雨在吃午饭的时候就停了,路边的银杏树叶子散发着清鲜的气息。下午三点的太阳不烈,有股子懒洋洋的味道,所谓“春天不是读书天”大概是指的这股慵懒的气息吧。

“哦,对了,小景,晚上罗宏请咱们表兄几个吃饭,这样庆功性质的聚会我就不去了,你去和他们坐坐。”

陆景眼睛一亮,“表哥的位置有变化了?”

“暂时没有,区局的鲁万和两个副局长要下去,他目前暂时全面主持湖东区的工作。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会升一小格,当个常务副局长。”陆江牵着妻子的手,淡淡的说道。

胡莹美丽的大眼睛眨呀眨,她最迷陆江这一点,不管多大的事情,说出来轻描淡写。一个个的人名,注定了的命运,很有些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气质。

陆景笑道:“这是好事要庆祝。”

陆江笑了笑,没有说话。

“哥,你的位置呢?这次总要有个说法吧?”

陆江笑道:“你当组织部是咱们家开的呀?等等看。”陆景挠挠头。

陆江拦住了一辆出租车,“小景,回学校吧,我和你大嫂去紫竹大道那边逛逛。”

陆景识趣的不当电灯泡,跳上出租车,向四中的方向离去。听老妈的话风,当年好像是大嫂倒追大哥。

想到这儿,陆景笑了笑,他知道刚才大哥笑的意思,表哥罗宏有点高调了。但陆景不以为意,以陆家此刻的实力,断不会出现表哥因为请表兄们吃个饭,几乎快要到手的常务副局长的帽子就会飞掉。他毕竟是立了功,不提拔是有人要说话的。

陆景看着车窗外飞驰倒退的建筑,拿出电话拨给表哥罗宏。

“表哥,恭喜恭喜啊,今晚都有谁来?”要说起亲戚来,陆景家亲戚有不少。老头子是独苗一个,还是遗腹子。但是他有个堂妹在京城里工作,陆景的小姑陆苏,她一直和老头子走动,是华北电力建设集团副总,小姑父唐学民是京城市委党校的讲师。

老妈罗女士有一个哥哥,一个妹妹。大舅罗银河是京城市农业局的副局长,姨妈罗秀文在苏江省生活,姨父是当地一家厂子的厂长。

大舅家有两个表哥,最出色自然是大表哥罗宏,二表哥罗华还在燕大读大学。姨妈家有两个表姐,一个表哥。

小姑家有一个表哥,一个表姐。表姐唐彤相当有个性,声称为了逃避小姑的压迫,报考了江南大学,已经是大三的学生。

再在加上舅舅家的亲戚,小姑家的亲戚,姨妈家的亲戚,算起来也不少,隔的太久,陆景大部分人都记不住相貌和名字了。

“呵呵,不多,都是家里人,你表嫂,加上罗华,还有姑姑家的二表姐两口子,小姑家的唐悦。”

陆景就笑,要说他们这一辈里面最纨绔的人属谁?非唐悦莫属。他虽说不是京城里面一流的公子哥,但是二流的公子哥里面,他是能排上字号的。

“行,我哥说他不来了。”陆景想到早上王灿给他打电话说谣言的事,心里一动,说道:“我带个朋友过去怎么样?”

“嘿嘿,江哥那儿我有心里准备,他现在要低调。带朋友行啊,男的,女的。呵呵。”

“你认识,王灿。”

“哦,王书记的儿子。好,晚上七点在蓝锦酒店三楼302包间。”

“行,我一准到。”

…..

“陆景,如果这次不把刘小山好好的整治一次,难消我心头之恨,靠,靠。距离上次我们把他打成熊猫眼已经过去了半年吧,我看他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一路上王灿喋喋不休,就像喷水枪一般不断的吐糟,当然威力没有后世那些神级吐糟那么强大。

“不是张军撩拨你的吗?”陆景递了一只烟给他。

“靠,什么叫撩拨?我又不是蟋蟀。没有刘小山的默许,他敢?害得我在李菲菲面前丢了一个大面子。”王灿翻个白眼,将烟点燃,两人就这么沿着发着黄晕的路灯,走向蓝锦酒店。

陆景呵呵笑着,“男人嘛,去夜总会消磨下时光有什么。不要太在意李菲菲的看法。”

王灿好奇的看了眼陆景,摇摇头,实在不敢相信这样的话出自陆景的口中,又想起那晚他在百味园说的话,安慰道:“陆景,不要太着急,我觉得你还有机会,虽说李菲菲过几个月要去美国留学,至少她还没有明确的拒绝你啊。”

陆景淡淡的笑了一下,道:“不说这个。谣言的事,具体怎么回事?你听到的是什么样的?”

“一共两条吧。第一条就是你和你们英语老师,两个人关系亲密,有图为证。第二条,是你们四中的关校花表面清纯,暗地里却在夜总会做小姐,同样是有图为证。陆景,你到底怎么想的,帮不帮关宁?”

“你和她关系不是还可以吗?”

“算了吧你,你那天眼睛色迷迷的盯着她的屁股看,当我没发现呐。一看就是对关宁有企图。”

陆景摆摆手,不和王灿去争论这个问题,“源头在猪毛谭身上,不管照片是不是他拍的,出现这两条谣言他脱不了干系。谣言在你们学校传得飞,我看刘小山和张军肯定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我和刘小山的恩怨另算,先把猪毛谭搞定。有没有他家里的相关资料?老虎不发威他真当我是病猫。”

陆景和猪毛谭的几次冲突以他前世里的惯用做法,自然是拳头说话。倒是对猪毛谭家世不甚了解。

“等等,我打个电话。”王灿笑着摸出手机,拨了一个号,说了两句就挂了,“等着,盛浩说马上就能查出来。”

说笑着,两人进了蓝锦酒店,正好是饭点,一楼大厅里面十分热闹,坐得满满的,推杯换盏的声音络绎不绝,显然是生意极好。

在红色旗袍漂亮女服务生的引导下,陆景推开302房间的门,正在沙发上谈笑的唐悦站起来笑道:“呀,陆景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