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8章 非着名纨绔子弟

第二十八章 非着名纨绔子弟

唐悦今年二十五岁,脸上微白,有些酒色过度的迹象,眉毛浓密,眼睛狭长,嘴唇很薄,与小姑的长相有七分相似,瘦瘦的个字,穿着范思哲的衬衣和休闲裤,配上他玩世不恭的表情,一股纨绔子弟的味道自然而然的散发出来。

“你来得蛮早的。”陆景笑呵呵的右手握拳敲了一下他的肩膀,“这是我的朋友王灿。”说着,指着唐悦对王灿笑道:“这位是京城市非著名纨绔子弟,唐家大少,唐公子。”

“你小子,有你这么损人的吗?”唐悦笑着拿烟递给王灿,“别听他瞎说,叫我唐悦就行,我就是混日子。”

王灿笑着接了烟,他自然听过唐悦的名号,他父亲和母亲都没有在政坛上发展,他实则是靠了陆家的权势才在京城混得风生水起。

坐在沙发上的罗华叫道:“陆景,你怎么才来,打麻将三缺一,无聊死了。”

“让二姐夫上嘛。”陆景神情自若的丢了一支烟给罗华,对坐在沙发尽头的二表姐罗薇和二姐夫谷辉打了个招呼,又将王灿介绍给大家认识了一番。

姨妈家就二表姐在京城工作,大表姐和三表哥都在苏江省。

罗华道:“麻将桌上夫妻搭档是大黑店,我怎么敢上。”他凑到陆景身边,就着火点燃了烟。

二表姐罗薇道:“罗华,我什么时候坑过你?熟归熟,我一样告你诽谤啊。”二姐夫谷辉在一旁呵呵笑着。他和二表姐都在一家效益不错的国企里面上班,96年这会儿,国企的收入比机关事业单位的收入要高得多。两人的小日子过得挺好的。

坐了没一会表哥罗宏和表嫂王映一起推门进来。大家笑闹了一回,就让服务员上菜。

罗宏端起酒杯道:“咱们表兄几个有段时间没聚了,干杯!”

“干杯!”众人纷纷举杯。

席间自然是天南地北的海侃,少不了又恭喜了表哥一番。吃过饭后,众人纷纷散去。

晚风吹得刚走出酒店的陆景酒意微醒,4月21日,京城市已经进入深夜时分,温度有些低,路上的行人很少。

王灿在吃饭的时候就接过电话,“查清楚了,鸿华集团老总的儿子。”

“鸿华集团?”陆景皱眉,这个名字听都没有听过,脑子里一点印象都没有?

天上几个星辰淡而无光的从云层里露出,月亮也时隐时现,似乎预示着今天下午的放晴只是偶尔为之,明天又是一个阴天。

唐悦拦下了一辆出租车,招呼陆景和王灿上车,对的士司机道:“三里屯。”的哥会意的笑着开车。

九六、九七年,是三里屯酒吧街兴盛一时的时期,不过酒吧里很少有诚心诚意听音乐喝酒的客人,要找十元钱一瓶酒的酒吧就要费一番工夫。

唐悦熟门熟路的带着陆景和王灿沿着巷子走了一会,进了一家名为粉红佳人的酒吧。叮咚的老式轻音乐慢慢的演奏着,酒吧里光线昏暗,没有想象中的喧闹,反倒有些咖啡馆的宁静。

三人选了一个桌位坐下,唐悦去吧台买了一打海威啤酒让服务生搬了过来。

“怎么样,这家英式酒吧氛围不错吧,谈事情最好了。”唐悦笑着将一瓶酒递给陆景。

刚才吃过饭散了的时候,陆景把唐悦拉住,说有事情商量。唐悦就把他们带到这里来了。王灿好奇的打量着四周,兴奋的捅了捅陆景的腰,小声道:“看,左手方向45度,穿淡紫色衬衫的那个女人,真美!”

陆景看了过去,那女子侧影对着这边,穿着淡紫色的窄荷叶边褶皱领襟衬衫,袖管卷了半截,露出洁白晶莹地小臂,脖子修长优雅,肌肤光润如玉,面容有着落寞的精美,或许酒吧里的男士更注意她胸前那给严实包在衬衫里的那一对饱满挺立地乳峰,有着性感而优雅的魅力。

无疑,她是这个酒吧里最精致美丽的女人。

陆景点了点头,冲王灿竖起大拇指,表示同意他的看法,唐悦低声笑道:“不能只看表面,这女人咱们惹不起。你们没看她坐在那儿有一会了,一个搭讪的人都没有?”

王灿眼睛珠子转动了一下,看向唐悦。唐悦道:“嘿嘿,说她的身份,与陆景还有点关系。李慕清,肃州李副书记的女儿。”

“不是很熟啊。”陆景喝着酒说道,肃州地处西北,他去都没有去过。李副书记的名字倒是听过,貌似是李老的堂兄的一个后代,政治生命一直没有什么大的起色。大哥升任鲁东省常务副省长的时候,他已经退居二线了。

“呵呵,她是李菲菲远房的堂姐。”见王灿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唐悦笑道:“你们没在圈子里混,自然不清楚她的事迹。她暴打了一顿家里给她安排的相亲对象,还宣称自己喜欢女人。”

“牛逼!“陆景实在找不到词语来表达自己的感受,九六年就敢宣传自己是蕾丝边的女人,实在太与众不同了。

“那后来怎么样?”王灿一脸八卦的问道。

“没怎么样,不了了之。她才二十四岁,她家也不催她结婚。大学城里的那个Cafe105就是她开的。不过据说李老不太喜欢她。”

“哦--!”王灿感叹了一声,三人拿起酒瓶轻碰了一下。

陆景对唐悦道:“不说这个了,我想要找鸿华集团的麻烦,有没有什么办法?”

唐悦笑着喝口酒,“找麻烦,我最擅长了,怎么,那个什么鸿华集团惹到你了?”

“准确的说是鸿华集团老总的儿子惹到我了。”陆景打个手势,“他儿子谭明在学校编造关于我的谣言,不给他教训,他是不知道厉害。”

“嘿嘿,放心,交给我来办。这种事我最拿手。”唐悦拿出手机晃了晃,“我出去打电话。先问问鸿华集团的底,你等我一会就行。”

陆景笑着点头。相信作为在京城里面混的公子哥,查一查鸿华集团是那路神仙应该没有问题。

陆景拿着啤酒扭头四处看了一圈。光线昏暗的酒吧里,绝大部分的女性顾客年纪都很轻,穿着单薄的衣衫,都有着姣好的曲线,领襟露出性感纤细的琐骨与胸前地乳沟

王灿又捅了陆景一把,低声哀叹道:“陆景,我觉得我十八年白活了,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这么好的地方。整天傻兮兮的去盛世俱乐部锻炼身体。天呐!”

盛世俱乐部是一家集休闲运动为一体的商务会所,在湖东区这边名气很大。常常有些名流出入其中。王灿手里倒是有一张那里的会员卡,是从他在京城市任工商局常务副局长的小叔那儿拿的。陆景以前跟他一起去过,那里陪练的网球妹十分漂亮,穿着蓝条白底的网球裙**出浑圆雪白大腿,奔跑在人工的绿色草皮上,胸前饱满的双峰如大白兔般上下跳跃,简直让人魂不守舍。

陆景笑拍他的肩膀,调侃道:“春心萌动了,王灿同学。要不要我帮你出夜资,你领一个回去。”王灿翻个白眼,不理陆景,扭着头看美女。

唐悦脚步轻快的从外面走进来,坐下来笑道:“查清楚了,做家电生意的,卖VCD,冰箱,彩电那些玩意的,在京城市有十几家店。咱们湖东区这边就有三家,嘿嘿,这下撞枪口上了。二哥不是刚好要升常务吗?咱们工商、税务、卫生、治安轮番出动。”

陆景他们这一辈之间叙年齿的话,大哥是老大,表哥罗宏是老二。所以唐悦叫他二哥。

“行,你负责安排行动。明天开始。”陆景拿起酒瓶和唐悦碰了一下。

王灿道:“我说陆景,你这整人也太大费周章了吧。底细都查清楚了,明天上学直接去楼上把那个什么猪毛谭拎出来揍一顿,看他还敢不敢造谣,到时候让他把照片的事说清楚,谅他也翻不起什么浪来。要不要我过去帮忙?”

“不是这么说,要是他当面点头背后造谣,或者照片底片不在他手上呢?”

“那就往死里打。见一次打一次。”王灿打了个酒嗝,瞪着眼说道。

陆景右手打个手势,“我是说打个比方啊,假设你手里有刘小山的把柄,他打你一顿,你会不会给他。”

“嘿嘿,那他是做梦,等我脱了身,不用那把柄整他,我就把我的姓倒过来写。”

“你的姓倒过来写还是‘王’好不好?”陆景没好气的笑道,把手中的啤酒瓶放到桌上,“所以,打人并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猪毛谭在四中跟我冲突了几次,我现在看到他就烦,这次是一劳永逸,要他心存敬畏。

当然要是照片底片在刘小山手中,这事可能还真有点棘手。这次谣言能在你们学校传得那么快,他和张军起的作用不小。不过我和他之间的恩怨也不多这一笔,早晚要见真章。嘿嘿,相信过几天他应该会老实点,不会上跳下窜。”

“哦,你有什么手段治他?咱们除了打他一顿也没啥好办法,反正揍他他也没脸回家说去。”

“刘小山这么嚣张无非就是他爷爷有三个儿子,个个都占着好位置。你说要是动一个,会不会让他老实点?”

“吓,太夸张了吧!”王灿不怎么信,刘小山虽说人很混账,但毫无疑问,他大伯,父亲,小叔都是能力很出色的人物。他大伯是军中的高官,父亲是东部沿海某省的三把手,小叔则是部委的新星,根本就没陆景说的那么容易。

“我看刘小山未必会老实。”

“到时候看呗,不老实再说。”陆景点燃一支烟,事情捅大了,最坏的结果就是转学。

唐悦笑举起酒瓶分别于两人碰了一下,“混圈子的都要讲规矩,我看你也不用太担心。见招拆招呗。刚才二哥单独敬你一杯酒,又不说原因,里面有什么说道?”

陆景笑着摇头,“没什么,凑巧被我言中了一件事,对表哥有帮助。喝酒吧!”

喝酒看美女无疑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三人消磨到十二点,才离开粉红佳人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