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9章 照片扩散

第二十九章 照片扩散

连续的两天阴雨天气之后,终于迎来了一个晴天。透过梧桐树梢,太阳就像贴在青碧如洗的天空之上。清新的空气里还散发着雨水的味道。

陆景坐在薇薇奶茶店门前的圆桌上写着自己的东西。湖东路在上课期间一直很安静。陆景发现他在这里的思路比教室还要开阔。或许风景优美,寂静的环境里更容易让人沉思。

他的代理商生涯开局不利。

不出意料,诺基亚公司销售部副经理在电话里告诉陆景,今年诺基亚手机的代理权已经被各级代理商拿到,所以很抱歉,非常感谢你的来电云云。

而据陆景自己的了解,事实上各级代理与厂商签订的合同不可能是一年一签的,也不可能是同一日期的,那位副经理说的或许是实情,但是有些话还是没有说透彻。

若是有实力,有名气的代理商打来电话,这位副经理必定会约个时间谈一谈,当前的代理权被拿去,但是以后的代理权可以谈啊。

代理权必须要谈下来,否则他所有的计划都是空中楼阁。公司必须先生存下来,再谈其他。

陆景心里琢磨着是不是可以找人帮他引荐一下诺基亚中国区的总裁周复生,但是如果找人引荐的话,无疑需要大哥或者占哥儿帮忙,这肯定会给自己减分,实不是他想看到的。

假设能见到周复生,他拿什么东西去打动一位优秀的职业经理人呢?

这又是一个费思量的问题,必须要考虑清楚。

按照一般的惯例,像他现在实力还很弱小,资金量也不足的情况下,眼光应该降低一些。地区总代理下面的一级代理或者二级代理将是他最好的选择。

但是,这样短时间内所获得利润就会少很多,他不愿意。在全球数字化浪潮的大幕已经开启的情况下,越早介入数字电子产品越好。否则等到相关专利被人申请完后,他只能做产业链下游的产品。

资金是制约他进入手机行业的关键。任何一个行业都有资金进入门槛。资金不够,强行的上手机项目,只会将他还没有起步的公司给拖死。

他要是懂期货,或者相关的金融衍生工具,资金上就不会这么窘迫。九七年就有一场席卷东南亚的金融风暴,国际炒家们从中获利多少自是不必说了。

问题就在于陆景他不会。不要以为期货是随便什么人都会玩,这实则是一个误区。因为期货市场瞬息万变,而它又是采用保证金制度,一个不慎,进入点位没有选好,几个波动,就有可能被强行平仓而破产。个中细节,不是专业人士绝不可能驾驭得了。

陆景知道市场的走势,但是他需要与人合作才能在这场金融风暴中捞到好处。难点在于,第一,没有人会相信一个十八岁孩子对股市的预测。九六年的时候亚洲四小龙发展迅速,市场欣欣向荣,经济形势一片大好。他的观点实在很难得到主流观念的认可。那些手握雄厚资金的人物自不会对他感兴趣。

第二,他自己手上没有足够多的资金。他手上这点资金去找专业的金融人士要求人家按他的要求操作,估计人家都不会搭理他。资金量太小,人家看不上。

所以他还是需要先把代理事业做起来,弄到一笔资金。最理想的结果自然是拿到诺基亚手机的地区代理权。

陆景看了一眼四中里面枫叶大道慢慢多起来的人流,收好稿纸,往教室里走去。现在是上午九点四十分,正是下课时间。一路上走过来,看到不少学生来门口的小卖部买东西。

“呃-,陆景,总算是找到你了。”一脸急迫之色的李闻道迎面走来,英俊的眉头紧锁,“再找不到你,我都打算给你打电话了。”

“什么事?”陆景给李闻道拉到一条小路上水杉树底下说话。

李闻道忧心忡忡的道:“陆景,你和方琴老师谣言的事你打算怎么处理?教导处的张主任已经找我了解情况,听说这几天方琴老师不堪压力,请了长假。现在说什么的都有。”

陆景的眼神变得有些冷,“怎么,我们学校里的学生和老师都知道了?”

李闻道看着眼神冷酷的陆景,竟然感觉有些压力,勉强笑了一下,“那到也没有,只是我看有这个趋势。关键是谭明手上那几张照片太有说服力,他们班上和我们班上大部分人都看到过。学生会里也有不少人在周六晚上的联谊舞会上看到过照片。”

“猪毛谭最近胆子挺大的嘛,敢在四中传我的照片,嘿嘿!”陆景笑了起来,眼睛微微的眯着。他倒是没想到四中这边也有人看到照片,前几天听李闻道的话风还只是谣言在传而已。本来还以为是刘小山,张军两个拿了照片在李菲菲面前搬弄是非,把照片在联谊舞会上给传开了。现在看来对形势估计有误。猪毛谭拿着照片在四中这边传,会大幅增加了谣言的可信度,这样谣言的杀伤力足以把他逼得转校。猪毛谭对自己的怨气看来很深啊!

李闻道感觉陆景笑得怪怪的,有点冷,“你准备怎么办?”

陆景拍了拍李闻道的肩膀,“谣言之所以是谣言,因为它是假的。我认为过几天它就会消失。你觉得呢?”

“行,我相信你能处理好。”李闻道想了想说道:“陆景,关宁的事能不能麻烦你一起处理下,谭明手上好像有几张关宁的照片。”

方老师是不是迫于谣言的压力请假他不知道,但是关宁已经迫于压力几天没来上课了。期间关宁有给他打过电话,询问学校里的情况,但是别看他是学生会主席,实际上对猪毛谭没有什么约束力。这件事,他只能借力打力。

好在猪毛谭出了昏招,竟然跑去惹陆景,实在是与找死无疑。

陆景意外的看了李闻道一眼,没想到他是关宁的爱慕者。李闻道仿佛没有看到陆景的眼神,微笑道,“我就当你答应了。”说着,挥手告辞。

陆景笑着叹了口气,关宁的问题很复杂,李闻道在日后能力也算不错的,但是他还是不可能为关宁撑起一片天空。

陆景打算在四中将高三读完,如果他与方老师有染的传闻在四中闹得人皆尽知,恐怕转校读书将会是唯一的选择。

陆景摸出电话打给表哥唐悦,三天已经过去,鸿华集团还没有服软,该加点力度了。他要在短时间内看到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