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30章 查账

第三十章 查账

鸿华集团说是集团,实际上只是一个年营业额千万的公司。他们的主营业务是代理和经销各种家用电器。集团旗下在京城市内有十几家店面,用于销售集团所代理的各种家电品牌。

他们的总部设在南业区白沙大道12号的鸿华大厦,一栋十层高的办公楼,第一层就是一个叫鸿华家电的商场。

第十层的总经理办公室内,总经理谭志刚正在和一个朋友通电话,这两天他在湖东区的三家商场突然被相关部门频繁光顾,令他觉得有些奇怪,不得不找一些朋友疏通关系。

“谭总,谭总,不好了。”穿着办公室职业套装的女秘书小谢慌慌张张,不敲门就跑进来。

谭志刚瞪她一眼,伸出右手指着她不许她说话。小谢连忙站在原地捂住嘴巴。谭志刚对电话里笑说道:“好,好,您忙,咱们晚上一起坐一坐。行,行,再见!”

挂了电话,他眉头皱起来,语气严厉的道:“慌慌张张,成什么体统?什么事?”

秘书小谢小腿肚子有些打摆,清秀的俏脸发白,说话打着哆嗦,“是,是,税务局人来了,说要查咱们公司,正在上楼。”

谭志刚浓密的眉毛跳了一下,旋即又放下心来,他和南业区工商局的童局长关系密切,他应该在税务局有关系,到时候说局话应该不是问题。等待会税务的人上来,再了解是怎么回事,万事好商量。

见小谢低着头,胸前的丰满将白色衬衣撑了起来,有种要裂开的趋势,以前倒是没有发现这一点。

他今年四十三岁,正是年富力强,精力充沛的年纪,家里的黄脸婆早就让他提不起任何兴趣。

他咳嗽了一声,“好了,小谢,你先出去吧,我知道这件事了。”

身穿浅蓝色的制服,头戴藏蓝色大檐帽,地税局的三名男科员出现在鸿华大厦的十楼时,整个办公室的人都惊讶的看着他们。为首的一名汉子,脸色平静的带头向办公室深处走去,根据惯例公司老板的办公室都在里面。这种场面他见得多了,丝毫不在意。

“呵呵,三位,请坐,请坐!”谭志刚爽朗的笑着招呼道,又吩咐道:“小谢,上茶。”

为首的汉子很严肃的道:“谭志刚先生是吧,我是区地税局稽查一科的张明,我们接到举报鸿华集团存在偷税漏税的情况,现在找你公司核实情况,请你公司配合。”

谭志刚笑呵呵的道:“没问题,没问题。”这年头谁不偷税漏税,他心里笃定的很,“我打个电话?”

张明打个手势,示意他自便。他们三人落座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喝水。“今天的任务是邓科长交代下来的,自己只要找出偷税的证据,就算完成任务。”张明一边打量着谭志刚装修得精美的办公室,一边接过青涩的小秘书递过来的茶水。

谭志刚拨通了董局长的电话,站在窗边小声说着情况。

“老谭,好好的和税务局的同志们沟通,态度要谦虚,行,我帮你问问。”

谭志刚挂了电话,让小谢带张明等人去财务科查账。他自己坐在宽敞明亮的办公室沉思,刚才为首的张明已经说了,是接到举报。别是最近得罪了什么人吧?还是说公司里面出了内鬼?

过了一会,手机铃声响起,谭志刚忙不迭的接了,董局长的大嗓门声音从电话里透出,“这事有点麻烦啊,老谭。你最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

“没有啊!”谭志刚忙说。

“呵呵,要多找找自己的原因。查就查嘛,我相信你是经得起考验的。好了,先这样。”

谭志刚听着手机里“嘟嘟”的忙音,董胖子这是把他推了。他愤怒的将手机摔了,“草!每年那么多钱,就是喂狗也知道叫一声。”

谭志刚的脸色变得铁青,生了一会闷气,拿起抽屉里的电话本开始翻着电话,希望能找到解决办法。

…….

天阴沉着,空气里有些闷,一幅大雨来临的前兆。四五级的风把教室外的塔松吹得哗哗乱响。语文老师周祈带着斯文的眼镜,一手拿着书,一手比划着手势,正在声情并茂的讲解古文。

坐在最后一排的陆景心不在焉,随意的翻着崭新的课本,想着自己发出的邮件能否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

“喂,陆景,怎么现在又在传你和方老师搞不正当关系啊,真的假的?”余志成胖乎乎的脸蛋出现在陆景的视线里。

他的消息似乎总是落后四中核心圈子几步。

“这种消息你也信?你倒是说下,方老师会看中我那一点?”陆景把橘黄色封皮的语文课本合上,笑着反问。

余志成的小眼睛眯了一下,摇头晃脑的道:“哦,也是啊,有道理。”陆景拍了下他的肩膀,“过几天这种消息就没有市场了。”

昨天晚上,陆景接到了表哥唐悦的电话,税务局已经查出鸿华集团偷税漏税的情况属实,按照规定开出50万人民币的罚单。他已经接到了鸿华集团老总唐志刚辗转托人的说和电话,要求他通融通融。他已经把话风透了出去,想必谭志刚会明白事情的根源所在。

陆景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余志成在角落里低声闲聊。上周他没有去参加班上的足球赛,七班1:4惨败给十班。据说体育委员张涛从场上下来,脸黑得像锅底一样。顶替陆景出任后腰的杨良被他骂个半死。

“叮-------!”下课铃声响了,起立说完“老师再见”之后,陆景招呼道:“走,余胖子,去校外抽支烟去。”

与余志成相处的越久,陆景倒是觉得他蛮有趣的,天南地北的和他神侃,聊得很痛快。

“行!”两人才出了教室门口,陆景就看到梳着鸡公头的猪毛谭垂头丧气的等在走廊里。

“陆景,你不守规矩。”猪毛谭见陆景出来,走了过来,气愤的说道。他昨晚被他爸狠狠的抽了一顿,现在屁股和背上还火辣辣的。

出了活动的学生们听到猪毛谭的大嗓门,都好奇的看了过来。

陆景笑的有点冷,“继续。声音再大点。去校广播电台的播音室上五楼右拐。”

猪毛谭脸上红一块,白一块,想好的质问话语不知道该怎么说。

“说完了?说完了就滚蛋。别挡着我的路。”陆景毫不客气的把他推到一边。

跟在陆景身后的余志成看到两眼冒光,真是牛逼,号称四中第一恶少的猪毛谭就这样被陆景像赶苍蝇一样的推开了。

“行,算你狠,我认栽,你说怎么办吧。”猪毛谭绕到了陆景前面,把路拦住。

陆景不屑的笑道:“你以为小孩子过家家呐,搞不清状况。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你--”猪毛谭觉得自己全身要炸开了,脸涨得通红,“你欺人太甚。我们之间的事,为什么要捅到大人那个层面去。”

陆景伸出右手食指在猪毛谭的胸口戳了一下,“我数三声,你要还挡在我面前,我保证接下来的三个月你会在医院过的欲仙欲死。”

猪毛谭脸上骇然的退后一步,陆景的身手他是知道的,“等会,最后一句话,我爸今晚上想请你吃饭。”

陆景扭头对余志成笑道:“真搞笑,他爸请我吃饭,我就一定要去吗?”说着,不理睬站到了一边的猪毛谭,与余志成一起走下楼。

猪毛谭见陆景没有答应,想起上午老头子在电话里下得死命令,只得追在后面,说道:“陆景杀人不过头点地,你要怎么样?”

“陆景,一人做事一人当,你有本事冲我来,折腾我爸算什么本事。”

“陆景,你到底想怎么样,给个准话,我接着。”

“陆景,不要逼我骂你啊。”

一楼走道里有不少高一年级的学生正在外面聊天说话,听到这话有不少人都低声笑了起来。

猪毛谭追着陆景身后,说道:“好吧,陆景,我服输,我以后见到你绕路走。怎么样,你还要我怎么样,你到是说句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