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31章 处理谣言

第三十一章 处理谣言

陆景停下来,对余志成笑道:“我看他八成是傻了,尽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绕路走,在他高考完之前,我能不能碰到他还两说呢。”余志成嘿嘿笑了一下,没有说话。那天他把烟拿回家给他老头一看,他老头就说陆景这人简单不了。尼玛,特供烟啊,高中生抽特供烟,这说明什么?

现在此刻见到猪毛谭如此的低声下气,更是印证了他老头的推论。

陆景看了眼阴沉沉的天空,眯着眼睛笑了笑,指着教学楼外的一处花坛,对走近来的猪毛谭说,“去那儿说吧。”

猪毛谭就像犯错的小学生站在陆景面前,心里恨得牙齿直痒,脸上却不敢有丝毫不耐的表现。

“照片是谁拍的?”

“小胡拍的。”猪毛谭不自然的扭头避开了陆景冷冷的眼神。

“底片呢?”

“在英华国际刘小山手上。”

陆景皱了下眉头,“关于我和方老师的谣言,还有关宁当小姐的谣言,是你传出来的吧?”

“是!”

“你胆子很大啊,敢这样明目张胆的在学校编造谣言污蔑我,还敢到处传照片?我看你改行发传单得了。”陆景讽刺道。

“我没想这样。上周六晚上聚会的时候,张军他说要给你个难忘的教训,让我配合他。”

“你TM真是猪脑,他让你吃屎,你去不去?看来你心里对我的怨气很大啊。就这么想我离开四中?”

猪毛谭脸涨得像猪肝一样,不敢回口。他拍照片是因为很不爽陆景,但是大肆的在学校传照片这事他是听了张军的蛊惑。

“张军和刘小山是一伙的。忠告你一句,我们之间的事儿,你掺合不起。把你手上的照片都给我。这两条谣言我听的烦,我不希望明天在四中里面还能听到这样的谣言。没有问题吧?”

猪毛谭想起昨晚被他爸抽的惨样,咬牙道:“行,照片我一会下中午放学时拿给你,我会在班上公开承认是我造谣。那今天晚上…”当初拍照片,造谣言的时候,他哪里知道陆景的能量这么大,听老头子的意思,陆景要自己家的生意关门,也就几句话的事。但是,现在后悔也没用了。

“改天吧,先看看你做事的效果。”见猪毛谭还要说什么,陆景摆手道:“照我说的去做。”

打发完猪毛谭,两人拐过教学楼转角的花坛,顺着枫叶大道向校外走去。余志成冲陆景竖了下大拇指,“你牛。我还没见过猪毛谭在谁面前这么听话。”

陆景笑了笑,没有答话。当纨绔子弟并不是他的梦想,但是事情总要解决,他还不想这么快就离开四中。

“你们两个干什么去?”枫叶大道上,迎面就看到班主任邵秋兰带着精致的眼镜走来。她穿着件白色的短袖T恤,套在外面咖啡色长袖针织衫纽扣敞开着,靠近心口处别着一枚白色的别针,蓝色的修身铅笔牛仔裤把她匀称双腿的线条很好的勾勒出来。

“买资料!“

“上厕所!“

陆景说的是“买资料“,余志成慌了神,直接说出蒙骗老师的惯用伎俩,”上厕所!“

四中的教学安排里面,两节课中间的休息是二十分钟。陆景说买资料,时间上没有问题。

邵秋兰打量了两人一会,抬手看看表,“一会上课不要迟到。陆景,你中午放学后来一下我办公室。”

“哦。”陆景摸了摸鼻子,看样子是自己连续逃课的行为引起了班主任的不满,要找他谈话了。

看着邵秋兰窈窕的背影远去,余志成摸摸自己的额头,“妈的,吓死我了。”又道:”邵老虎真漂亮!“

陆景笑了一下,邵老师号称四中老师里的一枝花,身材容貌肯定是上佳。也难怪余志成被吓个半死还能注意到。她后来好像嫁了个有钱的丈夫,貌似过得很不错。

四中里学生抽烟,很多人喜欢躲到厕所里去抽,陆景没有那种自虐的爱好。大白天的他也不好意思在校园里抽烟,被教务处的张主任逮着又会被教育一番。所以就跑到校外来了。

陆景抽着烟,拨通了表哥唐悦的电话,“唐悦,我觉得那50万的罚款,鸿华集团必须要交。要给他一个教训。后面再怎么动作,咱们再看。”

唐悦在电话里笑道:“呵呵,那是。罚单都开出来了,不能当儿戏。我们给他开罚单是给他面子,换个人咱们直接封店。”

陆景心里暗笑唐悦的纨绔思维,与他笑说了几句闲话,才结束通话。

上午最后两节课是英语课,由于方琴老师请了长假,学校调了高二年级英语课组长曹文元代课。曹文元长的白白净净,带着眼镜,说话时不时蹦出几个英文单词,口语流利,讲起课来很富有感染力。

陆景没有听课,而是琢磨着自己的事情,不断的写着一些东西。他还没有收到周复生的回邮,决定再写一封邮件谈谈针对诺基亚目前销量的问题,如何去解决。

明年十月邮电部就会颁发了3张手机行业准入证给联信,华移,建业熊猫三家公司,其中联信和华移两家国有企业因为没有足够的技术积累,使用贴牌生产的方法来生产整机。他们从国外拿到芯片组件,在岭南省香山市一带完成组装,贴上自己的牌子,摇身一变就成了国产手机,然后进入市场销售,攫取利润。

实际上手机里面的东西基本上都是由国外厂商提供,他们只是负责贴上了自己的牌子而已。

陆景倒是知道“贴牌生产”可以规避手机行业准入证制度。他只需要获得联信、华移。建业熊猫三家中任意一家的品牌使用授权,然后自行组织生产组装,最后贴上获得授权厂商的牌子,就可以进入市场销售。在前世的历史中,就是联信首先使用这种模式来对抗华移的市场扩张。

想要拿到一家公司的授权,他要面临的问题还有不少。

放学的铃声将陆景从沉思中惊醒。他收拾了下稿纸放到书包里。猪毛谭在教室外等了有一会,等一群去吃饭的男生连冲带跑的蜂拥而出之后,才见陆景出来,他将手中一叠照片交给了陆景,“我手上的照片都在这里,我保证现在四中里面再没有一张那晚的照片。以后如果出现一定是英华国际刘小山那里流出来的。与我无关。”

陆景似笑非笑的拍了拍猪毛谭的右脸,“与你无关?你推脱的倒是很轻松啊,要不是你指使人拍的照片,怎么会有这么多事?这事的源头就在你这儿。”

“那以后刘小山要传你的照片我能怎么办?我都已经和小胡他们统一口径,我说的是假话,照片是找人做出来的,以后不许再提这事。这阵风最多过几天就过去了。你还想让我怎么样啊?”

猪毛谭内心暗暗发誓,他以后一定离陆景远点,见他就绕道。他老头子说了,如果不能让陆景满意,答应不再追究这件事。以后就别想再从他那儿拿一分钱。这不是要了他的命吗?他用钱的地方多着。

更别提老头子气愤之下会不会再打他一顿。猪毛谭感觉背上火辣辣的,他是真心不想再被老头子抽了。

还有,关宁好像和他关系密切,赶紧得和刘叔叔打个电话,把那些针对她父亲的手段给撤掉。

“说得好像我欺负你似的,别忘了这事是谁先挑动的。谣言差点要逼得我转学,你还在这儿装可怜,你这演技也真够可以的。”

猪毛谭嘴唇喏喏两下,终究没有再说。

陆景把照片拿在手里翻了两下,拍得确实很清晰。将照片装到书包里,想了想,说道,“这两条谣言的事,你要负责到底。任何人问你,你都要口径一致。我要是再听到有乱七八糟的谣言,我会和你爸好好谈谈的。”

“你--”猪毛谭有点不忿,看着陆景转身离去,他没有胆量再上去理论,双手在头发上**了一气,发泄式的大叫一声,把一个从教室拿着饭盒出来的马尾辫小美女给吓了一跳。

学校里面大部分人关心的话题是学习成绩,不是桃色新闻。陆景知道只要等这一阵风过去,四中又会像微风吹过的湖面,慢慢的恢复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