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34章 方老师的近况

第三十四章 方老师的近况

春和路东段是京城市这边有名的小饰品市场,一大片清末民初的建筑,色彩与形状完全不同的院墙、屋顶、门廊、瓦檐、廊柱及窗户上的浮雕花饰。

小饰品的摊子就这么随意的摆在门口,摆在瓦檐下面,还有的在院子里,各色各样装扮的老板招呼着前来买东西的人群。不光是京城本地人,还有有些外国人夹杂在其中。

陆景穿个白色的T恤,灰白色的休闲裤,和王灿两个人走得满头大汗。

“挑好没有,我说。”陆景抱个白色的毛毛熊跟在王灿后面,他们俩在挑选给小雨的生日礼物。陆景一进市场就随手抱了一个一米来高的毛毛熊算是完成任务,王灿还在精挑细选,挑了快两个小时,还没有他中意的。

“不是很中意啊!”王灿额头上流着汗珠,叼着支烟,吹出一口烟雾,眯着眼睛看下午的太阳光。

“你牛!”陆景无语的揉着自己的脸,指着前面的一家冷饮店,“我去那儿等你。累死我了。”

“一起去。”王灿也累得不行,把烟丢了,摘下眼镜揉眼睛。冷饮店四四方方,不是很大,十几个座位早就坐满了人,带着红色鸭舌太阳帽,橘黄色长袖T恤衫的女服务员甜甜的问道:“要喝点什么,两位先生?”

“两瓶矿泉水!”陆景递过钱去,却听得后面有人发笑,“跑这儿喝矿泉水,真是好笑。”

这家冷饮店主营的是咖啡和奶茶,平均消费比较贵。喝一块五毛钱一瓶的矿泉水有些异类。

陆景不理那笑声,人在缺少水的时候,矿泉水比饮料解渴一些。他把冰矿泉水递了一瓶给王灿,拧开矿泉水瓶,一手拿着毛毛熊,一手拿着水瓶猛灌一气。他这个形象有点怪异,引得身后又是一声轻笑。

王灿眼神不善的看过去,见一个皮肤白皙细嫩,脸上带着精致的眼镜,右脸处有些青春痘,扎着马尾辫,中等身高,穿着仙草黄格子长袖衬衣,蓝色修身牛仔裤的女子神色不屑的看着他和陆景。

“我们喝什么水,关你什么事,吃饱了撑着是怎么的?”王灿不爽的说道。

刚好里面有两个空位,一对青年情侣离开。陆景拦住了对那女子冷笑不满要走上前去说道说道的王灿,对眼睛女道:“有人的素质和外貌成正比,以嘲讽他人为乐更是能衬托出她有多么的奇葩!”说着,对王灿道:“那儿位置空出来,咱们过去坐吧。”

“哼,你才奇葩。要喝矿泉水出门左拐500米,那儿有个批发店。保管你喝够。”眼镜女冷哼一声。

“靠,那小娘皮就是欠抽。”坐下来的王灿犹自忿忿不平,“你说,咱们喝个水碍着她什么事。”

陆景笑道:“别理她,她自我感觉太好了,你又不能真上去抽她一耳光。不然我拦着你干什么。”

“也是,靠,打女人有理也变成没理了。”王灿喝着水,问道:“东边这儿没什么合适的礼物,一会我们去西边看看,找下有没有翡翠手镯。”

春和路西段是古玩市场的集中地,里面侃爷能人都有,鱼龙混杂。

“大手笔!”陆景笑着竖起大拇指,前世里王灿和夏思雨两个就有些暧昧的情愫,只是两人各自迫于家庭的压力没有在一起。不过他实在想不出来,王灿这小子怎么现在就开始对人家十五岁的小姑娘起心思,这有点邪恶吧。

他记得前世那会儿,小雨十五岁的礼物是由王灿代他买得。他现在也忘了自己那会儿忙什么去了。

“去你的,百十来快钱的东西算什么大手笔。”王灿喝了一大口水,问道:“你的公司开的怎么样?”

“装修还没搞好。第一个员工还没影,本来昨天的面试推到了明天。那人说要考虑考虑。代理权也没有拿到,我还在给诺基亚中国区总裁周复生发邮件,讨论代理的事情,希望能有回复吧。”

王灿翻个白眼,“用的着那么麻烦吗?找人引荐一下不就完了,拿个代理而已。我发现你最近做事挺糊涂的,老是选择复杂的方法,要把问题简单化。”

陆景微微一笑,“你不懂。”现在复杂是为了将来简便,若是他表现出来的能力只是依靠父兄的余荫倒腾几下,他以后在父兄面前,在那些交好的叔伯面前说话分量将会大打折扣。

这对他以后的发展会非常不利,一旦给人打上能力不足的标签想要再洗脱就会变得很困难。

“算了,不说这个。经商那玩意儿我也不懂。对了,谣言的事处理得怎么样啊?待会晚上你小心明秀那丫头质问你,说不定李菲菲会去。”

“照片底片在刘小山手上,可能会有点小麻烦。猪毛谭已经保证谣言在四中这边会平息。不用去管它,现在只是一件小事情而已。没影的事就是吹上天,它还是假的。”陆景很清楚,自己又不是什么娱乐明星,一阵热议的风过去,大家就会遗忘,学习成绩才是四中永远的主题。何况谣言中有很多不尽不实,经不起推敲的地方,只要猪毛谭出面否认,就算有照片流到四中这边来,这件事终究只是几分钟的热度,炒不起来。至于英华国际那边,陆景懒得去管,刘小山就算把照片搞得他们学校里面人手一张,四中这边也不可能去考虑开除他的问题。最多他陆景在英华国际的名声算是臭掉了。

说着话,这时店外走进来一个靓丽的女孩走了进来,俏脸微圆,双目犹如一汪清水,她耳朵上带着两粒圆珠状的水晶耳环,衬得肌肤胜雪。一身雪白的泡泡袖长袖翻领衬衣,浅细的纯色花纹显得格外优雅。蓝色的及膝修身方裙用浅窄的皮带系着,穿着高跟鞋的一双美腿笔直而立,嫩白如玉。

陆景见面前门边的王灿表情发愣,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芒,就知道这小子看到美女了,转过头去,正好看到打扮时髦的张漓手提一个优雅的黑白条纹手袋,走进小店中。

张漓看到陆景,明显愣了一下,神情复杂的看了他一眼,坐在眼镜女面前,小声说起话来。

“靠,这么漂亮的女孩怎么跟那个恶俗的眼镜女是一伙的。”王灿嘀咕道。陆景笑道:“我认识,要不要给你介绍一下?”

“行了吧,美女你都认识,可惜美女不认识你啊!”王灿打趣道,“走吧,去淘个镯子。下午四点了,五点钟一定要买好,然后打的去汇海大酒店。”

“走吧!”陆景把最后一口水喝完,将瓶子放到小方桌上,抱着毛毛熊和王灿一起走出了小店。

太阳斜挂在天边,将不宽的街道两边的房子拖出老长的影子。

“陆景!”走不两步,身后传来女子的呼声,正是张漓和眼镜女。王灿惊讶的回头,说道:“靠,你还真认识呀。我自己去买东西,一会电话联系。”

“行,回头联系。”陆景打个手势,站在原地,等她们走过来。

“喂,我觉得你抱个毛毛熊的样子好傻呀。”眼镜女很不客气的讥讽道。陆景无视她,皱着眉头看向张漓。张漓轻声道:“这是我的同学,王芳。”说话的时候,街面上过来一群行人,三人退到了路边一角屋檐下的阴凉处。

张漓有些惆怅的看着天空,叹了口气说道:“中介那边出了问题,我的签证没有办下来。”

陆景有些吃惊,问道:“你不是已经拿到了大学的通知书吗?”

“哼,钱不够,中介的人停办了。”王芳冷哼道,她看陆景很不顺眼。她是张漓的好姐妹,张漓想出国读书的事儿她知道。

陆景知道原因了,看来是于毅案子的影响,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国家的钱贪污之后给个人留学用肯定是不对,但张漓的个人命运就这样被他改变了。他心里有种恍惚的感觉,就好像自己的手在空中一拨,一个不相干的人的命运就发生了变化。

陆景看向强作笑颜的张漓,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交汇。张漓看他的眼神很复杂,看情形,也知道些关于他的事情。两人尴尬的移开目光。

气氛一时间有些凝固。王芳觉得有些闷,就道:“张漓,我先走了,你说的事,我帮你问问啊。”

“谢谢你啊!“张漓脸上浮出一个感激的笑容。

眼镜女王芳远去,两人之间的气氛越发的尴尬。春和路的讨价还价声音忽然变得很遥远,陆景和张漓共同的站在一角阴影里,各自看着远方的天空。

陆景沉默了一会,问道:“有没有觉得我特别可恨?”张漓微微点头,然后又摇头,轻轻的说道:“我爸的事情我知道了,不怪你。方姨都跟我说了你的事。你的亲人没有什么事吧?”

于毅案已经尘埃落定,一批相关的人都受到了党纪的处罚,触犯法律的都已经移交司法机关处理。最终的结果肯定要等上一段时间。

陆景摇摇头,“没事。你留学的事还能办成吗?”

“不知道,试一下吧,毕竟努力了那么久,现在放弃太可惜了。”张漓的笑容很苦涩,她为了考托福花费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复习英语。还有2个月,她就要从大学毕业了,但她并不想去学校分配的单位。

陆景觉得有必要找个共同的话题,否则两人间的气氛还会更尴尬,“方老师最近好吗?好久没见她了,听说她请了长假。”

“方姨在办离婚的手续,她丈夫余元超不愿意离婚,要方姨给他十万块钱才肯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方姨刚才来卖家里一对祖传的青花瓷瓶,西边的古玩行最高的只肯出六万。”

陆景皱眉道:“余元超太无耻了点吧,他离婚怎么还要女人出钱给他。”

张漓神情疲倦,伸手将额前的头发捋到耳后,“大概是欠了赌场的钱吧。要是离了婚,他连吃饭都是问题。他前些日子因为赌博的事情被厂里开除了。”

“这样啊,需要我帮忙吗?”陆景有些担忧,他有点明白为什么方老师会在今年的夏天出事,有这么一个输光了的赌徒丈夫,家里出什么事都是有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