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35章 生日宴会

第三十五章 生日宴会

张漓有些诧异的看一眼陆景,不知道别人的夫妻矛盾他怎么帮忙,就算亲近如她,在方姨个人家庭问题上也不好多说什么,“再说吧。”

“这样,我把我的电话给你,如果方老师需要帮忙,一定要给我打电话。”陆景打个手势,“我去那边店里借一下纸和笔。”

张漓好奇的打量了一下陆景,脸庞有些稚嫩,但实在很难看出他实际上只是一名高中生,“你这人一直是这么热心吗?”说着从手袋里拿出一直黑色中性笔和便签纸,“给。”

陆景笑了一下,接过纸和笔,将毛毛熊递给张漓让她帮忙拿一下,在便签纸上飞快的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

他当然不是一直这么热心,他只是希望方老师这样的好老师,好人有好报,不要轻易的走向死亡的道路,世间的坎总是有办法迈过去的。

要不是方老师说出那段掩埋的往事,大哥这次在于毅案中肯定不会毫发无损。陆景心中多少是有些感激的。

“这个毛毛熊好重,你送给谁的?”张漓将毛毛熊递给陆景,将电话号码放到手袋里,随口问道。

“送给一个妹妹的,她今天过生日。”

“哦,回头见!”张漓提着手袋,快步的走了。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从小店出来喊住陆景,或许是为了让他知道,自己的留学梦被他打碎了。

可是….

张漓内心里矛盾的让她难受,忍不住想要质问他,可是话到了嘴巴又变成了叹息。感情上恨陆景搅黄了她的留学之路,理智又告诉她不应该这样。

也不是一无所获,至少她终于知道她的父亲是谁。她心里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回头见!”陆景看着优雅的背影远处,张漓那种矛盾复杂的心态,他略微能感受到,她迷人的眼睛里,不时闪过一丝对他的不满就是明证。

希望以后能有机会为她做点什么,弥补一下吧。陆景叹了口气,拨打了王灿的电话。

…..

汇海大酒店位于湖东区的紫竹大道北段,靠山面水,环境清幽雅静。这座五星级的酒店一共14层,在改革开放初期由香港黄家掌控的黄远集团承建,最初的功能主要是用于外宾接待,政府会议等任务。随着京城市里五星级酒店以及有实力的酒店增多,汇海大酒店逐步的对外开放,承接各种酒宴,以及商务活动。

三楼的大包厢里,十几个青年男女在热闹的说笑着。陆景坐在吸烟室里一个人默默的抽烟。他们这个年龄段里面,大院里的孩子一共有十二个。现在还在京城读书的就只有他,王灿,刘小山,张军,夏庆平,明秀,夏思雨,何媛。

在小孩子的时候,大家天天在一块玩,感情很好,可是长大了之后,那些真诚的友谊反而会失去,开始出现各种各样的矛盾,问题,裂痕。

他们这十二个孩子自然的按照家庭所属的势力划分为三派,他和王灿是一派,刘小山,张军是一派,其余的孩子都是一派。

前世里面王灿和夏思雨最终没能走到一起,不能说其中没有这方面的因素。

“嗨,陆景!”夏庆平走了进来,从桌上拿起陆景的烟盒抽出一支烟,拍了下陆景的肩膀,笑道:“怎么一个人躲在这儿抽烟?”

夏庆平比陆景大两岁,长的浓眉大眼,英气勃勃,正在华夏军事大学读大二,是他们这些孩子的头。他爷爷是他们那一派的头面人物,私底下与学院派的一个旗标人物关系不错。大院里这个圈子之所以还有凝聚力,就是因为夏庆平他们人数是占绝大多数。

陆景微微笑了一下,看着窗外的秀美的风景,“这里风景挺好的。”说着,他指着外面竹林深处的一座小亭。

“嗨,果然有文艺青年的派头。你倒是变得越来越像陆爷爷了。”夏庆平称呼老头子为爷爷。因为老头子和夏庆平的爷爷是同一辈的人物。陆景实际上比大院的孩子普遍辈分要高一辈,但是各论各的,否则麻烦的很。

陆景笑了笑,没有说话,深深的吸着烟,心里感叹着少年时代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他记得有一回夏庆平带他们去倒卖废铁换冰棍吃,那种温馨的场面大概不会再出现了。

“你和刘小山怎么回事,闹得这么僵。要不要我帮你们说和说和?”夏庆平笑着问道。

陆景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他出于什么样的心思。虽说他是夏思雨的亲哥哥,但陆景内心深处的警惕并没有放松。

在老头子去世后的那些年,他和大哥发现遍地都是敌人。江南系在首长去世后没多久就遭到党内各派系力量的打压,实力一步步缩水。而等到老头子去世后,交好的叔伯们影响力被削弱,有的退下去了,有的去世。那些年他和大哥举步维艰。

大哥用了十五年的时间披荆斩棘,历尽艰辛,才浮出水面。但那时江南派系内接班人选已定,上层建筑物是人非。大哥无力回天,在多方力量的狙击之下,黯然退场。

“再说吧!”陆景把手中的烟灭了,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心想有必要劝老头子尽快退下来。

一方面是希望老头子好好调养身体;另一方面,在老政委去世后,老头子将成为各派系的首要目标,日子会非常难过。

军中的山头一般情况下与政坛的派系牵扯不会很深,但老头子是老政委的嫡系,牵扯得太深。各方力量达成微妙的共识,共同削弱他的影响力。

大哥日后的遭遇与这些事情是一脉相承。太多的人不希望他浮出水面,否则以大哥的能力,哪里需要用得上十五年,十年时间足以将他在部委时的失误弥补过来。

层出不穷的政治对手,看似偶然实则是必然。

夏庆平这一脉日后态度并不是中立,明里暗里也起了一些不好的作用。

夏庆平就笑着摇头,“你们呐,都钻牛角尖。李菲菲就在外面,不要怪我说话太直接,陆景,你和刘小山两个,她那一个都看不上。你们何必…”

陆景笑了一下没有接话,走到窗户边将窗户打得大开,透一透屋里的烟气。

他和刘小山的矛盾要追溯到长辈那里去,还有大哥那个层面。根本就没有和解的可能。

而明面上他和刘小山的矛盾,是因为在初中的时候,明知道他和李菲菲定了娃娃亲,刘小山还在学校明目张胆的追求李菲菲。导致两人关系恶化。

“哎-,开饭了,庆平哥,你赶紧出来帮忙招呼吧!”一个梳着马尾辫的女孩在门口,用左手敲着吸烟室的门说道。

“一起吧,陆景!”夏庆平招呼道。今晚的陆景给他一种怪怪的感觉,有种淡淡的疏离感,难道是两个月没见的感觉?

“好啊!”陆景微笑着走了过来。那马尾辫少女恶狠狠的盯着陆景,讥笑道:“陆二少,你躲在这里多久了?可是你躲得过去吗?”

陆景看着马尾辫少女脸上因为讥笑而堆起的肥肉,就感觉非常的像一个包子,“你该减肥了,明秀!”

明秀气得想要踢他一脚,又想要在庆平哥面前保持淑女的形象,跺了跺脚,转身就走,“陆景,你混蛋,你给我等着。”

她最讨厌别人说她胖,虽然她确实有点胖。

“小女孩,不要和她一般见识。”夏庆平打个手势笑道。陆景眯着眼睛,微微的笑着,“是吗?十八岁不算小了吧。”

明秀每次见面都会对他冷嘲热讽,陆景在前世里面还很可笑的觉得男人就不应该和女人计较,现在他就不会那么二逼了。敢惹他,就要有付出代价的准备。

他是陆景,陆二少,不是街头上谁都可以踢一脚的垃圾桶。

夏庆平脸上露出奇怪的神色,没有说什么,当先向客厅走去。

今天订得这个包间,有点类似于套房,有卫生间,吸烟室,棋牌室,客厅里还有电视。

墙壁上挂着几个精致的画框,窗户处是厚实的暗红窗帘。

客厅里摆放了两张大桌,大家正在入席。年青人之间也不讲论资排辈,都是随意的和相熟的人坐着,方便聊天和说笑。

陆景随意的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在这里所有人中,只有王灿和他最谈得来,但是今天王灿肯定会坐到夏思雨旁边去,陆景懒得去打扰他献殷勤。

服务员如流水一般的上着菜品,显然是早有准备。“安静,在开吃之前,有请我们的小寿星,夏思雨同学讲话。”一个长相清雅,长发披肩的美少女站起来拍着手说道。

陆景认得,这是大嫂的一个表妹,赵清芷。她今年十六岁,就读于京城市一中,与夏思雨同为一中的高一年级的学生。她们两是一中有名的两朵金花,追求者很多。

夏思雨是标准的瓜子脸,继承了父母优良的基因,小巧的鼻梁秀直,樱桃小嘴,红唇娇艳,精致的五官立体感极佳,令人过目难忘。

她穿着一件白色的公主裙,曲线玲珑,娇笑着站起来,“今天是我的生日,非常感谢我小时候的玩伴们的到来,感谢我的同学,感谢我的朋友们来给我庆贺生日。下面,开吃了。”

“啪!啪!啪!”夏庆平带头鼓掌,包间里一片叫好声,然后纷纷拿起筷子开动起来。汇海大酒店的木瓜沙拉和香炸鲈鱼都很有是一绝。陆景慢慢的吃着鲈鱼,将鱼刺一根根的剔出,然后吃掉,他吃得极为细致,仿佛是享受难得的美味。

事实上他是太过于无聊,无事可做,就像荷塘月色里面写道的,“热闹是他们的,与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