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39章 湖边的风景

第三十九章 湖边的风景

陆景离开了海嘉大厦,看看手腕上银白色的卡西欧手表,才不过是十一点十五分。现在回四中那里也没什么事。他决定去中关村电子一条街看看。

高楼大厦的街面上此起彼伏的喧闹声,各种劲爆音乐的嘈杂声,人来人往。陆景双手擦在裤兜里,慢慢悠悠的晃着,不时进店面里面问价,消磨时光。现在中关村电子一条街只是一个笼统的叫法,这里已经发展成大规模的电脑城模样。

陆景在一楼里看了一会电子元器件,感觉没什么意思,就上了二楼看电脑。此时的电脑都是球面的显示屏,里面采用的是平面直角显像管。

硕大的显示屏,显得又笨又重,实际上的显示效果并不好,目前来说,陆景还没有使用电脑的打算,用惯了液晶显示屏和便捷的笔记本电脑,他对老式的台式机没有兴趣。

“老板,你便宜一点,怎么会要这么贵?”

“小姑娘,电脑现在就是这个价,便宜不了。我给你的就是最实惠的价格。”

一番讨价还价声吸引了陆景的注意,他转过走道看去,就见穿着白色蕾丝边长袖衬衣,淡蓝色牛仔裤的丁灵正在和一个胖子老板说话。丁灵正急得脸上发红,但是不管她怎么说,老板就是咬死了5888元的价格不松口。

“要不了那么多吧?你这是什么牌子的内存,捷讯?听都没听过,熊猫的显示器要2500?三星这就这个价。显卡有没有?什么主板?cpu是那家的,主频多少?硬盘多大的,转速多少?”

陆景走过去,一连串的问题将老板问得一愣一愣的,这显然是一个懂电脑的人。胖子老板笑了一下,脸上的肥肉堆起,“小哥,我看一下,我看一下。”

他卖电脑整机只记得大致参数,像cpu是那家厂商的,硬盘转速这两个参数他是真记不住。

“呀?陆景!”丁灵惊喜叫出声来,用手捂着嘴巴,一幅难以相信的样子。

白衬衣将她发育完好的胸部勾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平常梳的马尾辫早就打开,用发卡将长发固定的披在肩头,让她看起来人比花娇。

陆景摸着鼻子笑道,“不用这么惊讶吧,搞的我像火星人出现在地球上一样。”

“噗嗤--!”丁灵忍不住笑出声来,轻声道:“是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呢。”

“哎-,小哥,找到了,IBM的cpu,硬盘是2G的。”

陆景点了点头,对丁灵道:“你要买电脑?”

“是呀,过年攒了一点压岁钱,打算买台电脑在家里用。”

陆景就摇头,这时候windows95操作系统里面,连一款好玩的游戏都没有,买电脑家用?那纯粹是浪费,除非是从事计算机相关的行业。个人电脑还远没到需要普及的时候。

“你是不是觉得不好啊,可是冰姐说挺好玩的。”

“你是说董冰?”陆景倒是知道丁灵和董冰走得很近,两人关系一直都很好,“那她拿电脑玩什么?”

“打字游戏啊,练习英文单词。”丁灵无辜的眨了眨大眼睛,眸子里水波盈盈。

看到陆景发笑,丁灵嘟起嘴道:“哎-,你这人,笑什么?”说着,她对胖子老板道:“老板,那我先不买了。”

“别,别,小姑娘,我便宜卖,我便宜卖,4888。怎么样,你问问这位小哥,绝对超值价,童叟无欺。”

陆景看着丁灵嘟起的红唇,娇艳欲滴,有种凑上去咬一口的冲动。丁灵面容清秀无比,皮肤白皙,身材凸凹有致,发育得十分良好。说话轻声细语,一看便知有着良好的家教。

“那买个学习机就可以了,买电脑有些浪费”陆景打个手势,原地转了一圈,指着角落处的一个拳头标志的商标说道,“小霸王学习机就很好啊。”

“哦,我再想想吧。”丁灵沮丧的摇摇头,她本来是打算买电脑的,被陆景一说,顿时没了兴趣。

两人说着话,往电脑城外走,密集的人流迎面而来。陆景轻轻的揽住丁灵,避免那些别有用意的人占她便宜。

丁灵的秀美早引得路人们不时的向她行注目礼。回头率很高。

阳光照在丁灵的身上。她的脸上仿佛涂抹了一道神圣的光彩,陆景顺着她白皙的颈脖向下看到胸前肉色文胸的轮廓。饱满的乳锋还有小半未被包进去,透过稀薄的衬衣,能依稀看到腻白的肌肤。

“喂,你是不是该放开我了。”丁灵羞涩的低下头,轻轻的踩了陆景一脚,那侵略性十足的目光,让她的心跳加速。

陆景摸摸鼻子,放开了宛若含羞草般的丁灵,她耳根处能看到淡淡的红霞。陆景有种做坏事的感觉。

陆景看了下时间,已经十二点过三分了。丁灵抬起头,双眼如琉璃般空灵,明亮的眼睛里闪着晨露般朦胧的光华,“喂,陆景,你觉得我怎么样?”

虽然只是蚊子般嗡嗡的声音,但陆景还是听清楚了。麻着胆子说完这句话的丁灵,娇羞的捂着脸,背过身去,留给陆景一个无限美好的背影。她穿着牛仔裤,腿臀绷得紧紧的,小臀丰翘、两腿修长,已有女人的模样

陆景忽然觉得自己在前世是不是错过了一道靓丽的风景,他轻轻的握住丁灵白嫩的小手,“我请你吃午饭,下午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

燕子湖在午后阳光的照耀之下,尽情的展示着自己的迷人魅力。水波粼粼,光线的折射所带来的弯曲之感,似乎湖底的水草随风舞动,湖水清澈的如同翡色的琉璃一般碧绿通透,让人着迷。

微风吹拂着湖面,水波不兴。陆景轻拍着木质的栏杆,回头看丁灵,“漂亮吗?”

丁灵小巧的头颅微微点着,有些兴奋的道:“好美!”陆景笑了一下,一脚踩在栏杆上,霍的一下轻巧的翻了过去。

这是离湖面更近的一块凸出的台子上,有点像一个延伸的小码头式布局。

“过来!”陆景笑道,“一会可以坐在那里将脚放到水里,很凉快。”木质的小木台距离水面不过五十公分。

丁灵咬着嘴唇,水灵灵的大眼睛瞄着陆景。陆景伸出自己的手,“我帮你。”

木栏杆并不高,陆景稍稍的用力,丁灵就站了上去,接着,陆景将她抱了下来。

闻着陆景身上的淡淡的烟草味,丁灵的心犹如小鹿般乱撞,脸上飞起两朵红霞。

陆景走到木台边沿,脱了鞋袜,随意的坐下,将脚放到湖水里面。丁灵也脱下鞋子,挨在不远处坐着,学着他的样子,双脚慢慢悠悠,毫无规则,惬意的在水里划着。微凉的湖水包裹着丁灵晶莹饱满的脚趾头,有着难以言喻的美丽。

“没回家吃午饭不要紧吧?”陆景笑问道。丁灵家就住在民大里面,距离中关村不远。

丁灵的笑容很甜美,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没事,我让冰姐给我打掩护。”她两年与陆景说过的话,加起来还没有刚才今天的一半多,心里有些开心。

陆景伸个懒腰,看向远方,“你以后准备去那里上大学?”

“我妈让我上民大,我不想去。我想去燕京大学的未名湖畔读书。”

丁灵的成绩考燕大是有可能的,他不走后门,是百分之一百没有希望。

“你呢?”丁灵清脆的声音在午后的时候听起来犹如一弯清泉。

“去江州大学吧!”按照历史的惯性,陆景觉得大哥还是有很大概率会去江州任职,当然不会是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副市长,至少是个副书记吧。印象中,今年的江州官场比较动荡,有几个位置会空出来。

“那我也去!”丁灵脱口而去,双脚在水中无规律的画着圈。

陆景看着清秀的丁灵自然而然的说出这句话,心里竟微微有些感动。他想到了前世里飞机模型里那涌着淡淡情愫的句子。

丁灵问道:“陆景,你和方老师是怎么回事呀,能说给我听听吗?”陆景看向天边,伸出右手在空中挥了一下,“如果我说方老师被人下药了,我是救她出去,你信不信。”

“当然信啦,难道我还信猪毛谭吗?”丁灵微微笑了一下,笑容很纯真。

时间在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中飞快溜走。

“走吧!水有些凉了!”陆景站起来,伸手去拉丁灵。两人提着鞋袜走在木板上。过栏杆时,陆景将丁灵抱了过来,感受着丁灵俏臀的弹性,陆景勉强压住心里想要捏一把的冲动。

丁灵的脸红彤彤的,更添几分娇媚。

“陆景,马上就要开始选文理班了,听说我们班要被分拆,到时候你选文科,还是理科?”

陆景耸耸肩,无所谓的道:“文科吧,我反正是混日子,文科好混一点。“

丁灵贝齿轻轻的咬着湿润的红唇,道:“那我也选文科。你说我们还会是同班同学吗?”

陆景笑道:“你不是理科成绩好一些吗?”两人边说边沿着湖东路向四中走去,微风将两人的头发吹动着。

“我考江州大学没问题。”丁灵自信的说道,眼睛里有亮光闪动。

陆景笑了下,“再考虑一下吧,不是要逼着我陪你选理科吧。”

丁灵娇羞的低下头,心里觉得有甜蜜味道在五腹六脏中乱窜,秀丽的湖光景色都变得生动起来,仿若一个五光十色的仙境。她希望这条路永远都走不完才好。

“陪我站一会吧,现在去教室太早了。”陆景靠着手扶在木栏杆上,看向已经微微有些斜下去的太阳。丁灵站在他身边,看阳光将他的侧脸照的熠熠生辉,突然间感受到他心里的一丝落寞。

陆景摸出一支烟,想了想,又放了回去,扭头看着丁灵,“如果你想劝你父亲退休,你会怎么做?”

“我爸是民大的教授,离退休还早哇。呃-,要是我的话,我会直接告诉他。”

“可是他并不会听你的,直接告诉他是没有什么效果的。”

丁灵黑白分明的眸子看着陆景,灿然笑道:“那你给你爸说你的理由,不管怎么说,他不会怪你的,对吗?如果是事实的话,他肯定有自己的判断呀,我觉得父子之间可以坦诚的沟通啊。”

陆景苦笑,自己人微言轻,老头子肯听自己的判断才有鬼。大哥去说或许还有几分希望。

两人静静的看着夕阳慢慢的从燕子山处落下。

“走吧,吃晚饭了。”陆景从裤兜里拿出纸巾,递给丁灵,让她将脚擦干净,把鞋子穿上。事实上,他倒是想帮丁灵,那双晶莹剔透质感十足的小脚让他有股握在手中把玩的冲动。

“晚饭我去食堂里吃”丁灵扶着陆景的手臂,穿好鞋子轻轻的道。她可不想让学校的同学看到她和陆景在一块儿吃饭,传到她爸妈耳朵里就惨了。

在九六年学校里面早恋是很严重的事情,足以让学校通知家长。

“好啊。”陆景笑了笑,知道丁灵的意思。她真是一个单纯的少女,让人不忍心去伤害她。她对自己的情愫多半只是青春期的冲动,两人接触久了或许这种感觉反而会慢慢的消失吧。

两人在枫叶大道的路口分开。见陆景高大的身影没入朦胧的夜色中,消失不见。丁灵开心的微笑起来,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向食堂。脑子里想起冰姐的话,“小灵,陆景不适合你。不就是救了你一次吗,你这死心眼的丫头。他背景深厚,以后肯定是家里包办婚姻。他给不了你未来。你早点放弃吧!”

“以后的事谁知道呢?”想起陆景下午看自己灼灼的目光,丁灵拍了拍自己发热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