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38章 第一位员工

第三十八章 第一位员工

杜卫成坐在林荫道的长木椅子上,阳光明媚,风吹得他将深棕色外套的拉链拉上,手里拿着自己的简历,嘴里念念有词,不断的推敲着自我介绍的内容。

“景少,你好,我叫杜卫成,90年毕业于华夏对外经贸大学工商管理专业,现在是供职于京城市贸易控股有限公司。我在大学里任校学生会的办公部的副部长三年,曾多次组织与策划大型晚会,演讲报告等活动,具备筹备大型事务的经验。

我性格乐观,向上,善于沟通,工作细心,细致。喜欢将工作做到尽善尽美。

我的英语能力突出,能流利的用口语与外国人交流,多次在演讲比赛中获奖。

希望能得到一个展现自我的平台,我将自己最大的努力将事情做好。谢谢!”

推敲一会,杜卫成觉得差不多,该说的优点都说了,缺点也一笔带过,到时候再看临场发挥。

看看表链处还有些磨损的老式机械表,时间显示:十点二十五分,离约定的时候还有五分钟。他站起来,拍了拍黑色裤子上的灰尘,整理了一下衣服领子,才拿着两页纸的简历,深吸一口气,昂首挺胸,大步流星的走向两百米开外的海嘉大厦。

会见的地点是海嘉大厦一楼的名典咖啡厅。

一路上杜卫成脑子里不由自主的想起那天晚上好友许文杰的话语,“听我一句劝,卫成。你在京城市贸易控股有限公司就是一个普通国企员工,没有前途。你得罪了你们领导,你再有才华也不会得到重要,这就是体制。

再一个,你们厂的效益不好吧?你不为你自己考虑,你也要为冰玉考虑啊。这两年她吃了多少苦!

树挪死,人挪活。景少的意思,我看他需要的人有点类似于总经理助理,待遇低不了。至少你是他新公司的第一个员工,再怎么说都是元老。

当然,风险就是景少能不能把公司做下去。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不会欠你薪水的。我们大老板关系和他密切着,他那样身份的人丢不起这人。

我要不是这份工作待遇还可以,做得也舒心,绝对愿意赌一把。”

杜卫成又想起了妻子孔冰玉凄婉哀怨的笑容,当年多少人求而不得的校花,相信他的才华,相信他杜卫成能撑起一片天空,毅然的选择了跟着他在京城闯荡,然后结婚。但是毕业四年过去了,当时才华出众的自己,现在只是个一文不名的国企员工,在单位里还要看那个肥蠢如猪的领导脸色过日子。

结婚两年来,他欠妻子的实在太多。

深思熟虑之后,杜卫成决定来参加这次面试,他希望能获得这份工作机会,来改变自己的命运和家里惨淡的经济情况。

…..

卡布基诺的香气飘散在空气里,陆景用小巧的陶瓷调羹慢慢的搅动着咖啡,他喝咖啡喜欢放点糖,虽说卡布基诺里面只有三分之一是浓缩咖啡,但他还是觉得有些苦。

他已经看过了杜卫成的简历,看来他在毕业四年后并没有做出什么成绩,所以简历上避而不谈。

现在的大学生都是包分配工作,也就是说他在一家国企里干了4年还是一个普通员工。这份成绩单是有点寒酸的,目前而言,除了一笔好字之外,陆景还没有看出他的才华在那里。

坐在陆景对面的杜卫成见对面青年神情淡淡的翻来覆去的看着两页纸的简历,心里忐忑不安,极为紧张。

“这样吧,你说下你自己的最擅长干什么?”陆景放下简历,决定直截了当的问问,毕竟现在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才大多都在国企和机关里面。再一个,国企里面有讲资历,搞关系的毛病他也知道。

“我擅长协调大场面中各个部门之间的关系,管理人是我擅长的。我学的就是工商管理。”

陆景喝了口咖啡,继续听着。书上的东西,在实际运用中是有差别的。

见陆景不置可否,杜卫成咬着牙下定决心,说道:“景少,我说再多都是纸上谈兵,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试试,不行,你再把我开除。”

陆景来了些兴趣,翻放下咖啡杯,笑道:“也不能说开除就开除,我们要签正式的合同嘛。”

在改革开放浪潮中能发家致富的人,性子里多少有股狠劲,或者说孤掷一注的勇气。这是一个充满机遇和挑战的时代,机会是留给勇敢者的。

杜卫成这个表态让他有了些好感。

其实,面试官有时候并非那么不可琢磨,一个凸显你个人特质的小细节就能赢得面试官的赞赏。特别是像陆景这样只面试一次的情况,打动他就赢得了机会。

陆景沉吟了一会,开口道:“公司的办公室还有一个星期就可以投入使用了,我需要招聘一些员工。你帮我在报纸上发一个招聘广告,然后将面试时间定在一周后。”

“啊--?”杜卫成还有点反应不过,他对公司的情况不是很了解,大部分都是听许文杰说的。陆景继续道:“你看是让装修公司先将公司里装修好一个单间,用来给你办公。还是在大厦里面再租一间现成的办公室。这个你自己决定。”

杜卫成心里一喜,意识到他这是通过了,心里一直紧绷着的弦松了下来,忙点头道:“好的,好的。”

陆景喝着咖啡,留一点时间给他消化消息。过了好一会,拿着笔在小纸片上写了自己的手机号码,递给了杜卫成,“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你的薪水,我暂定是2500块钱一个月。回头你去银行开一个账户,再打电话给我,我转给你。另外,公司的开销,我转一万给你,用于前期的筹备工作。”

“你不怕我拿了钱跑了?”杜卫成惊讶的看着陆景,坦然的问道。

陆景笑了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说道:“公司能做成什么样,做多大,我心里有一个通盘的计划,但实施起来还是有诸多困难。不管怎么说,先把人员的架子搭起来,你在公司里能做到那一步,要看你的表现。许文杰向我推荐了你,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他决定给这个看起来还有些书生意气的杜卫成一个机会。

一家公司的高级主管要么是要有过硬的履历,证明过自己的能力,要么是从内部提拔。所以陆景说,杜卫成未来在公司能做到哪一步要看他自己的能力。陆景不可能凭借着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就认为杜卫成是一名合格的高级管理人员,这只是为杜卫成打开了一扇门,给他一个机会,他能走多远,要看他自己。

杜卫成感觉热血涌上脑袋,勉强压着激动,右手轻轻的握拳,十分坚定的道:“我会好好做事的。”上一次,令他感到激动的时候,还是时任校学生会主席的许文杰提名他一个大一的新生担任校学生会办公部副部长的职务。

接着,陆景又和杜卫成谈谈了需要招聘的人手,以及公司的业务方向。杜卫成拿着笔,就在信纸写就的简历背面一一记了下来。

谈了一会,陆景擦了擦嘴巴,起身同杜卫成握手,“你是我招聘的第一位员工,希望咱们合作愉快!”

杜卫成用力的握住陆景的手,摇了摇,“我会努力的。”他觉得今天的面试有些做梦般的感觉。他争取一下之后,景少就同意了下来。

是轻拿轻放,还是举重若轻?

希望这是一次正确的选择,能改变他的生活状况。希望景少能够如许文杰口中那般靠谱,而不是富家子弟玩票性质的。

杜卫成目送陆景打的离去,心里叹了口气,然后抛弃了一切其他的想法,走上海嘉大厦的八楼。他想看一看新公司的办公场所,厂里的工作明天周一上班就辞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