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1章 十分钟搞定的投资

第五十一章 十分钟搞定的投资

陆景出了门,看到黄紫琪坐在一个靠背转椅子上,高耸的胸部将裸粉的衬衣撑出一道美妙的弧线。她一边喝水,一边把椅子转着圈,观察整个三楼的情况。

“黄紫琪,设计还要多久能完成?”

黄紫琪用笔顶着饱满光洁如玉的额头,沉思了一会,“明天我能完成稿图,施工的话,你们看着办呗,一般情况下七天就能完成。”

陆景点点头,七天时间足够招聘一批人手,并培训一次。培训这事要和占哥儿打个招呼,他的电器专卖店已经开张,在员工的素质培养上,应该有点心得了吧。

看着黄紫琪魅力十足的玉容,陆景笑道:“把你手机号留给我吧!”

黄紫琪眼睛眨了眨,嘴角露出一丝古怪的微笑,“陆同学,你要我手机号干吗?想追我呀?”

陆景厚着脸皮道,“我琢磨着以后还有很多室内设计的地方要请你设计,有个电话联系方便一些。”

黄紫琪笑着点头,从椅子上跳起来,“好吧,看在人民币的份上,给你个接近姐姐的机会。”说着,她回过身去拿旁边椅子上放着的咖啡色的手袋,微微弯腰在手袋里翻了一下,拿出了一支白色的爱立信手机。

陆景看着那结实浑圆的臀部微微翘起,非常性感,情不自禁的摸摸鼻子。心想,“要是流鼻血就糗大了。这具十八岁的身体可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

“好看吗?”陆景下意识的点头,旋即反应过来,黄紫琪正略带鄙夷的笑看着他,“小小年纪就这么色。你手机号码多少?”

陆景说了自己的号码,黄紫琪拨通了电话,“喏,把号码记好呢,吃饭什么的就不要找姐姐了,室内装修设计可以找姐姐。”

“行,大把的人民币向你招手呢。”陆景笑了笑,从电梯下到一楼,径直离去。

办公室里,余建军喝了口茶水,见陆景离开,才笑着对余志成道:“陆少这个人是个可以合作的对象。到了他们这个层次,看得不是能力,底下有的是做事的人,看的是做事情够不够大气。”

余志成憨厚的笑了笑:“爸,那你真的打算再投十万?”

“再看吧,要是没有人接手那15%的股份,只有咱们接了。”

…..

庆贺刘卫家被贬谪,陆景和占哥儿两个人喝了两箱啤酒,喝得有点微醺直至半夜十二点,陆景才回到四中,迷迷糊糊的睡着。

第二天一早,手机铃声将陆景惊醒,“陆景,我表哥想见见你,中午有时间吧?”

陆景脑子还有些发蒙,“同学,你表哥一大堆我哪里都认识,是哪位啊?”

“二舅家的表哥,冯逸风,他昨晚才到京城,请我们几个表兄喝酒,听我说在捣鼓超市的事,他有点兴趣投资,想和你聊聊。你不是正好差钱吗?”

陆景揉了下自己的太阳穴,“十点钟在薇薇奶茶见吧,我中午要回家吃饭。”昨晚唐悦打电话给他说愿意投五万块。资金大约还差十五万。

“靠,十点?冯逸风能不能从**爬起来还两说呢,他昨晚说要感受下京城人民的热情,天知道鬼混到几点了。”

“你打电话问一声吧,不行就改天。我中午和我妈说好了要回家吃饭。”

“行吧。受不了你,都十八岁了,回家吃饭又不是大事。”王灿无力的吐糟。说着挂了电话。

陆景望着天花板,心说:“谁说回家吃饭不是大事,对我而言,这比挣钱的事大。”

前世里,父亲和母亲相继去世,每每只能对着相框里的照片寄托哀思,这让他如何能不珍惜与父母吃饭的机会。要不是父母都希望自己能够独立生活,他还真的想搬回去和父母住在一起。

想起在江南水乡里度过的儿时时光,那绝对是自己这辈子最值得珍藏的回忆之一。那段时光在脑子里永远不会褪色。父亲含笑的看自己长大,母亲把自己像小花猫一样的脸用清水擦干净,小桥流水,青石板街面上悠长又带着韵味的叫卖声,篱笆墙和黄狗,咕噜咕噜的斑鸠从稻田里飞起,与大哥一起堆雪人,烧了邻居家的草垛。

陆景从**跳了起来,恨不得马上回家。洗漱过后,拿出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罗女士在电话里笑着:“你早点回来啊,给你做了好吃的。”

“妈,什么好吃的啊。我约了人十点谈事情,我争取十分钟谈完,然后就打车回来。”

“呵呵,做事要稳重一点,十分钟能谈好?”

陆景拍着胸口道,“当然能。”

和罗女士说着自己的近况,在江州做的事情,笑着闲聊了许久,直到罗女士说,“哎呀,汤差点坏了,不和你这小鬼瞎聊了。”陆景才挂了电话。心里想着这段时间要多回家陪陪爸妈才是。

冯逸风大约一米七五的样子,穿着蓝色衬衣,白色休闲裤,一派成功人士的打扮。陆景和他还是第一次见面。

冯逸风打量了陆景一会,感觉他有种与年纪不符的老成气质,顶着两个黑眼圈笑道:“昨晚玩的有点晚,今天形象不好,有点失礼了。”

陆景给王灿和他分别递了一支烟,点燃香烟,笑着摆手,“我昨天也喝酒到很晚,冯哥对我捣鼓的这个超市有兴趣?”

冯逸风很认真的点点头,弹了弹烟灰,“我在法国呆了几年,王灿说的那些观点啊和法国的大超市家乐福运营模式非常像,听他说,这都是你的主意,所以我打算和你聊一聊。”顿了顿,他又说道:“历史总是有着惊人的相似,国外商业上的一些模式很有借鉴意义。我觉得你这个点子选得非常不错,很有钱途。”

陆景笑了笑,摇了摇香芋味的椰果奶茶,吸了一口,才说道:“长话短说吧,我一会要回家。坦率的讲,我认为国外超市那一套可以完全的复制到国内来,当然这是指的服务模式,采购和运输模式需要因地制宜。但目前在京城而言,环境是差不多的。

做好超市的关键,第一,人员的服务,第二,价格的优势,第三,货物的质量,第四,店面的地段,第五,成本的控制。

至于这五点我能不能做好?一下子肯定不可能都做好,要在实践中慢慢摸索,我现在能保证的是什么呢?”陆景屈起自己的指头,“店面的地段,这是可以看得到的,人员的服务,我可以保证没有问题。价格优势我能保证,货物的质量,我只能说尽最大的努力,成本方面需要实际过程中去看,那是后面职业经理人的事,我现在不管。”

说完,陆景就看着冯逸风,“愿不愿意投,投多少,就看冯哥自己的判断。”

冯逸风点着烟,呵呵的笑着,等一支烟抽完,他手指在桌子上重重的点了一下,笑道:“我决定投三十万,这是我全部的积蓄,以后吃肉还是喝粥就看你了。”

陆景微微一笑,“按理说有投资我不应该拒绝,但是留出来的份额只有大约十五万的空缺。先给我十五万的资金吧。现在超市还没有开张,销售数据还没有出来。等有盈利了,超市肯定还要扩大规模,到时候追加投资,股权上我们几个人再协调。”

冯逸风点了点桌子,站起来,伸出手:“好,你这个处理方法不错。预祝咱们合作愉快。”

陆景握住冯逸风的手,自信的道:“合作愉快。”

王灿看着陆景和冯逸风谈话简洁明了,逻辑清晰,处事滴水不漏,几分钟就谈好几十万的投资,一时间感觉自己的好友最近变化真的很大,难道是以前他的才能没有显露出来?

…..

大哥的书房内烟雾缭绕,陆景坐在沙发上轻轻的喝着水,听大哥说话,“最低保障制度我已经做了结论,不适宜推广,需要继续在石桥镇试验下去,积累经验,解决出现的各种各样的问题。小景,你说做点事就这么难?”

这种镇一级试点性质的制度改革,由别人做出结论和由自己做出结论,完全是两个相反的政治结局。前世里最低保障司得出“不宜推广”的结论,让大哥政治生涯黯淡,仕途崎岖坎坷。而现在大哥自己下了“不宜推广”的结论,却是把这个事情做了一个了结,从里面抽身出来,顿时就有着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的感觉。这个制度改革大哥虽然没有成功,但是对他的仕途而言已经难以造成大的危险。

个中细节微妙之处,非局中人难以体会。

大哥靠在沙发里,郁闷的抽着烟,他心里还是想着做点事,将手里的香烟在茶几的烟灰缸上点了点,“爸,妈身体都还好吧?”

陆景今天午饭和晚饭都是在家里吃的,从家里出来,就来了大哥这里,“都还好,爸工作上最近不顺心,和刘老头怄气。”大哥笑了笑说道:“正常。这次把部委里面一个靠近他的副部长拿了下去,他不上火才奇怪。”

陆景这才意识到刘卫家的调整不是单方面,还涉及到一系列的人事变化,果然是于无声处听惊雷,这里面必然蕴含着一系列的斗争和妥协。占哥儿的消息渠道还是有些雾里看花的感觉。

“哥,爸的身体我看还是要调养,不能天天动肝火,我建议老头子退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