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2章 内心的期望

第五十二章 内心的期望

陆江诧异的看了陆景一眼,有些担忧的问道:“是不是小谭发现爸的身体有变差的迹象?”

陆景摇头,“暂时没有,但是老头子那样的工作强度,我还是很担心,你知道老头子工作起来不要命的。哥,我们要劝一劝爸。江南系又不是只有他一个人。郭爷爷和舒爷爷都在位置上嘛。下面还有宋叔叔,何伯伯,杨书记,卢书记,齐委员。”

“他那个层面怎么可能说退就退,又不是儿戏。”大哥吸了几口烟,问道:“你的公司怎么样?我听占哥儿说,你又在和人捣鼓一个超市?”

“公司差不多进入正轨了吧,昨天财务给我的邮件里面说,预计六月份的盈利会有二十多万吧。超市是和同学的一个父亲在合作,还有王灿和唐悦,以及冯逸风。”

“冯逸风?鲁东冯副省长的儿子?”

陆景点头,“恩,听王灿说才从法国留学回来的。”大哥就点头不再提这个话头,“一个月二十万的盈利,做的不错。爸知道肯定会高兴得想要喝酒。”

陆景道:“具体盈利还没有到账,没有和老头子说。”

大哥点头,“这是对的,只有实打实的成绩才能报功嘛。和人合作搞超市,不要占人家便宜,要大度,咱们家不缺钱,不能为小利把咋们家的名声给败坏了。”

陆景点头,“我知道,我是技术入股拿15%。王灿和唐悦他们是帮忙疏通关系,所以各拿了8%的股份。冯逸风是拿真金白银换股份。”

大哥就笑,虚点了点陆景,“你还技术入股?是不是又写了个什么计划书,忽悠人家出钱。”

陆景笑着拿起咖啡色茶几上的白瓷茶杯喝了一口碧螺春,“也不算忽悠,我亲自坐镇指挥,保管第一个月就盈利。”

“恩,要是项目做死了,该赔给人家的钱一定要赔,不能打马虎眼,当然要是做成功了,你是不是该请我吃饭呐?”

陆景笑着抽出一支烟点燃,“没问题。我赞助你和嫂子去维也纳西餐厅吃法国大餐。我就不去当灯泡了。”

大哥微笑道:“你说这个,我想起来了,唐悦前段时间说你为了一个女孩折腾了一个商人一通。你打算什么时候带她来见我。我给你把把关。前两天妈又念叨着给你介绍卫家大丫头。其实要我说呢,卫家那丫头容貌品性都是上佳。”

陆景就挠头,今天中午吃饭,罗女士还念叨这个事,被陆景极其坚决的堵了回去。

“哥,都什么年代了,还搞包办婚姻呐,这是开历史倒车。”

“呵呵,看来你不是对人家女孩子不满意,是对介绍手法不满意啊。”大哥愉快的笑起来,过了一会,他站起来打开窗户,让屋子里的烟味透了出去,用很肯定的语气说道:“你放心吧,我的婚姻可以是政治婚姻,你的不用。”

陆景见大哥神色一暗,知道大哥想起了他的伤心往事,劝道:“哥,这年头婚姻就是张废纸,对谁好还不是你自己说了算啊。”

“你呀,小小年纪思想不对头。”大哥笑道,“还有,说话太直白。”

陆景靠在沙发上仰头翻个白眼,“你是我哥,我干嘛说话不直白呀。我又不搞政治。难不成你回头就把我卖给大嫂啊。”

大哥笑了笑,摆摆手,表示不谈这个话题。他和妻子是有感情的,只是有些人,有些事放不下。

“哥,你的位置是不是也要动一下。最低保障制度已经有了结论,你也可以放心的离开了。”

“恩,还要再过一段时间。苏江省和楚北省都有位置,再等等看。”

陆景的心脏狂跳了一下,吞了口唾沫,不知道怎么开口。他是希望大哥能去楚北省江州市,那里有他十五年的生活经验,有他熟悉的朋友,敌人,大事件。凭借他的先知先觉完全可以助大哥在短时间内青云直上。

大哥看了陆景一眼,仿佛看穿了他的想法,笑道:“楚北省多方博弈,师书记老而弥坚,一个顶俩。苏江省风平浪静,是江南系和秦系的根据地。你说说你的想法。”

陆景笑着摇头,“我一开口,你肯定要说我,‘你当组织部是我们家开的吗?’,是不是?不过呢,无限风光在险峰啊!”

大哥被逗的哈哈大笑,不再说这个问题。

兄弟两抽着烟,在书房里天南地北的神侃,说着小时候的往事,说着那些爸、妈的趣事,说读书时的旧事。

等大嫂胡莹来开门时,闻着书房里的烟味直皱眉头,眉毛蹙在一起可以夹死一只螃蟹,“你们兄弟俩呐,这是干嘛,被烟熏啊。太不健康,真亏你们受得了。”说着,她把门打得大开,又把已经关上的窗户推开,将两人赶到了客厅里面。

陆景坐了一会,就告辞了,临走时说道:“哥,老头子的事,你考虑一下我的意见。”

大哥点点头,“我知道了。”把陆景送到了院门口,拍了拍他的手臂,笑道:“你长大了。回去路上小心一些。”

夜里月色的清辉之下,陆景看着大哥清秀的脸庞上挂着温和的笑容,眼睛神光内敛,整个人如一颗挺拔的苍柏,英姿勃发。他突然觉得当年周公瑾的风采也不过如此。

大哥的路终于偏离了历史的轨道,即将翻开新的一篇,未来有着无限种美好的可能。他心神激荡,顿时有种今夕是何年的感触,心中逸兴遄飞,学着古人般拱手,转身飘然离去,口中高唱着,“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唱到这里,前世那些年的岁月如同电影的画面掠过他的脑海,陆景声音变的伤感,泪水抑制不住的从眼睛里夺眶而出。回忆往昔种种,令他泪流满面。

陆江听着逐渐远去悲伤感怀的歌声,“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他郑重的回了一礼,突然有些明白幼弟内心深处对他的期望。主席这首词上半阙的最后一句是“问苍茫大地,谁住沉浮?”

….

王灿的表哥冯逸风投资十五万人民币,唐悦投资五万,将陆景让出来的15%的股份分掉。这样一来,超市的股权结构变成余建军占54%,陆景占15%,唐悦的股份增加至11.75%,冯逸风占11.25%,王灿占8%。

陆景分别给大伙通报了一声这个情况。冯逸风希望能一起吃个饭和合作伙伴见个面,陆景想了想就定在28号晚上。他自己则是坐镇怡家超市,开始超市开业前的准备工作。

余建军负责统筹处理全局,处理些水电,装修,税务,工商,前期广告投放等相关的业务。余华伟主要负责与厂商谈价格事宜。陆景看了他们前段时间的谈的成果,又给开了一份更加详细的货物单子。超市在一开始肯定是要主营日用百货,零食等,并不是一开始就大肆的铺开摊子,那样的结果是各种商品都有一点,但是没有不够好,不够全,起不到效果。

采购这一块的业务,货比三家才能找到真正物美价廉的商品,细心,认真负责就可以。

余华伟是余建军本家的侄儿,二十二岁,长得有些瘦,初中毕业就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说话很得体,方方面面的社会门道都一定的了解。

他负责采购,陆景也没什么不放心的。

陆景的任务是招聘员工,负责员工培训,流程的制定。

上午第一个前来面试的求职者走进办公室时,陆景正在和余志成聊着学校的小道消息,“两位小哥,我是过来求职的。”

穿着灰白色宽松运动服的一个光头壮汉,用一种温柔的语气说话,陆景在瞬间就起了鸡皮疙瘩,有种老虎在学猫叫的感觉。

办公室放了两张桌子,一张桌子上放着电话用来接受应聘者的电话问询,一张是宽大的暗红色实木大书桌,空荡荡的,只有一个烟灰缸,陆景靠在一把木椅子上一边抽烟,一边和半个屁股坐在办公桌上的余志成聊天。

余志成见来求职者,从办公桌的椅子上站起来,说道:“不说了,开始干活。”说着,他坐到了放电话的办公桌边坐下。他今天的任务就是充当一个合格的接线员。

陆景对光头壮汉笑了笑,灭了烟,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站起来,伸出手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陆景,是今天的面试官。请问你带简历了吗?”

壮汉握住陆景的手摇了摇,“你好,你好。我没有简历。”说完,他脸上浮出不好意思的神色。

陆景感到有些奇怪,哪有面试不带简历的,虽然他没有在报纸的招聘广告上强调,但这是常识啊。

“呃,请坐,那么简单的自我介绍一下,说说你的经历和你自己的特长。”陆景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黑色中性笔在A4的白纸上,眼睛平视着对方。

“我叫高大壮,九四年从部队转业回来,之前在工地上扛活,我们老板欠大家的工钱跑路了。我在报纸上看到你们超市要招人的消息,我来看看你们要不要人?

我是特种兵,能吃苦,体力活都能干。”

“特种兵?怪不得进门时有种看老虎的感觉。”陆景眉毛扬了一下,打量着高大壮,他的身上已经完全看不出军人的精气神,有得只是生活的风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