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9章 小时候的玩伴

第五十九章 小时候的玩伴

陆景微笑道:“是有段时间了。”说着,两人握了下手,陆景开了一瓶啤酒,拿起来和周俊华碰了一下。

“想起咱们一起参军的日子就像在昨天。你为什么今年不进华夏军事大学?呵呵,那样咱们倒是有个伴,我还惦记着和你再比个高下。”

陆景笑了笑,“有机会再说吧,我现在对军校的生活不是很感兴趣。”他和周俊华在军校里面有过间接的较量,成绩不分伯仲。

“可惜了。”周俊华叹了口气,接着道:“你跟秀秀是怎么回事?夏庆平看你的眼神不太对啊。”

他才回京城,对陆景在蓝锦酒店打架的事略有耳闻。

“闹掰了。不说这个,喝酒!”陆景和周俊华碰了一下酒瓶,不想多谈。

或许,夏庆平把这件事当做了对他圈子地位的挑衅。夏庆平和明秀的关系比较近,周俊华和他们的关系也很近,他们在大的格局上都是一起的。

谁对谁错,各人都有自己的看法,多说无益。

递了一支烟给周俊华,陆景摸出烟点上,看着不远处,他们几个正玩的不亦乐乎。心想,“我现在算是被排斥圈子外了。不过这种圈子待着也没有什么意思。”

“王灿呢?”

“和小雨在下面跳舞。”周俊华左手夹着烟,右手指着一楼中间一群舞动的人。陆景皱了皱眉头。

“皱什么眉头呀?周俊华,不给我介绍下这位帅哥。”原本在和刘小山猜骰子的美女走了过来。

她有着一张方脸,短发的发型剪得颇为得体,配上她的面孔,有着明艳,大方的风情。穿着宽松的墨色裤子,上面是一件短袖白色蕾丝T恤。

周俊华笑着介绍道:“这是我小时候的玩伴陆景,这位是我的同学,李子君。”李子君大大的眼睛斜了周俊华一眼,“只是同学吗?”

周俊华做了一个头疼的表情,摆摆手,怕这位姑奶奶说出什么劲爆的话来。

“哦,原来你就是陆景。我知道你,他们都叫你陆二少啊。你们两个不要抽烟,抽烟对身体不好。”李子君完全是自来熟,坐了下来,自己拿着一瓶啤酒打开,喝了一口,权当解渴。

“军校挺好的,你为什么不愿意上?周俊华还可惜你不来华夏军事大学读书呢。”李子君皱眉挥手赶着烟雾。

陆景见她是真讨厌烟味,就把烟灭了,笑道:“不想去军校吃苦了。我对于以后的路有自己的规划,希望日子过得舒服些,不要紧张,紧凑的快节奏生活,不要重复,单调的生活。最好是能像江南水乡那般,日子如潺潺的流水,舒缓而又有新意。”

“咳。”周俊华咳嗽一声,笑道:“你这个想法是好的,但是怕难得实现。”

李子君道:“什么好想法,说白了就是混吃等死的人生呗,只是加了股文绉绉的酸气。真没有上进心了,我不喜欢这样的生活。”

陆景哑然失笑,没想到李子君表达观点这么直接。

“听说你前几天十秒钟就把京城的一个公子哥打的像沙包一样,咱们比划比划。看谁厉害。”李子君挑衅的看着陆景。周俊华耸耸肩,对陆景示意自己也拿她没有办法。

“我对打架没有什么兴趣。我没有兴趣的事,一般都不会去做。看到对面那个国字脸没有,他身手不错,你可以找他。”

周俊华就笑着拍陆景的肩膀,“你也不用这么坑刘小山吧。子君的身手我都比不过,刘小山肯定不行。”

李子君得意的昂首挺胸的笑起来。陆景笑着摇头。只看周俊华和李子君两人说话的神情,陆景就能判断出来,两个人之间有点什么。

李子君大眼睛看了一眼陆景,脸上得意的神色还没有消失,说道:“你们坐吧,我去那边玩。陆景,你这人没什么意思,不好玩。我不喜欢你。”

说完,站起来走了。周俊华有些尴尬,“子君的性子就这样,直来直去的,没什么坏心思。”

陆景淡淡的笑了笑,问周俊华,“这是那家的大小姐?”李子君身上有着强烈的自信,没有一定的地位是不可能说话这么硬气。而且这样直来直去的脾气能长这么大没有碰过壁,更能说明家里权势不小。

周俊华摇着头苦笑道:“交州军区某野战军李军长的女儿。这次和我一起到华夏军事大学读大一。我爸妈很喜欢她。”

陆景笑着点头,“看出来了。以后结婚的时候通知我一声。”

周俊华呵呵的笑了下,喝着酒,“还早呢。那天你把刘松也打了?”

陆景道:“顺手而已。”

“你们之间的误会越来越深了。我请你们喝酒看着都受罪。”周俊华眼睛从刘小山身上滑过,摇了摇头,说道:“要不要找个机会化解一下。我可以做个中人。”

陆景拿出烟点上,说道:“不用,有些事化解不了。”周俊华仿佛明白了什么,点点头,不说话。

“呀---!”舞池中间突然传来一声尖叫,接着是一阵推搡,和叫喊声,夹在摇滚声中,异常的刺耳。

“下面打架了。”周俊华站起来看了过去,脸上变了色,“是小雨。”

“什么?”陆景把烟丢在桌子上,霍的站起来,大步流星的向下走。“快,下去。小雨被人欺负了”周俊华喊了一声,一伙人急冲冲的下楼。

一个挡在路上的白色短裙女子被陆景一把推开,他没有时间请人让路。王灿和小雨在底下被欺负了,他得快点过去。

白色短裙女骂道:“你麻痹有病啊!”刚说完,又被后面一群人给推开。白色短裙女见有几个人高马大的青年,骂人的话到了嘴边又缩了回来。

舞池中间,一个流里流气的青年叼着烟,衬衣敞开,十分嚣张的说道。他身后几个小青年轰然叫好,将两人围在中间。

“就是,小娘皮脾气很大嘛。”

“超哥看中你,那是你的荣幸。”

“超哥威武!”

几个小青年一边说,一边动手。王灿挨了几下,护住夏思雨,不让那些青年再碰到她。他眼角一片青色,眼镜早就不知道没到哪儿去了。

夏思雨气得跺脚,用手指着他们道:“你们都给我等着。”她就想向外走,她哥他们都在上面,回来不教训死这帮青年,她就不叫夏思雨。

“那里去啊?哥哥在这儿呢!”一名男青年拦住他的去路。

“让开!”陆景把看热闹的一个男子挤开,向中间走去。那男子眼睛一瞪,要说话,正好后面周俊华他们跟着走来,夏庆平一巴掌把他推开,恶狠狠的道:“不想死,就滚远点。”

“让开!”陆景嘴里喊着,在摇滚音乐下,声音不大,不过好在这家酒吧的舞厅位置并不大,他很快就挤了过去。

陆景二话不说,一拳打在堵住夏思雨的青年脖子上。那青年双眼一黑,软软的倒了下去。

“啊,死人了。”围观的人群都傻了,开始就人向外走,场面就空了不少。仍然有人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向这边看来。这些人都是出来玩的老鸟,什么火爆的情况没有见过,自然不怕。酒吧里面的保安也发现这里在闹事,对着呼机大声说话。

“你是谁,干什么?”为首的衬衣男见小白一下就被打倒在地,心里发寒,暴喝道。夏思雨见陆景过来,惊喜的喊道:“陆景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