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0章 心火难消

第六十章 心火难消

王灿眯着眼睛道:“陆景!”他的模样看起来很狼狈,脸上有巴掌印,眼角青了一块。他本是近视眼,丢了眼镜后看东西都看不清楚。

“没事了,我在这儿。”陆景走到他们身前,护住他们,眼睛冷冷的一扫,发现对方也就四五个人。衬衣男还要再说话,后面走过来的李子君飞起一脚,踹在他肚子上,把他踹到在地。她这一脚极为突然,人刚到,一脚就下来了。

那四个青年胆怯的想要跑,陆景和周俊华,还有夏庆平都抢上几步,三下五除二把那几个青年打到在地,拎了过来,丢在场中间。

“呜呜--”夏思雨抱着明秀哭起来。陆景丢了一支烟给王灿,“没事吧?”

王灿铁青着脸,“还好!我要这几个杂碎好看。玛德,敢动小雨。”刚才要不是他拼命护住小雨,小雨还会被他们占便宜。

陆景拍了拍他的肩膀,“没问题。”他十分理解王灿的心情,任谁见到自己的女人被调戏,心里都不会好受。

刘小山和张军跟过来保安交涉着,夏庆平恼怒的走过来,指着王灿的鼻子骂道:“王灿,你搞什么,带我妹妹下来玩,连她都护不住。”

“我--!”王灿无从辩解。

陆景冷冷的道:“夏庆平,不要借题发挥。护不护得住,你看着!”

说着,喊道:“李子君,去把乐队轰散,太吵了,说话不方便。”说完,走到超哥面前,“是你说出来混要有觉悟,对吧?”

一脚踩在他的手指头上。

“啊---!”超哥发出一声惨叫,声音盖过了酒吧一切声音。骤然间,酒吧里声音也消失了。李子君已经让乐队停止了演唱。

酒吧里的人都知道,经常在场子里混的超哥踢到铁板了。

“王灿,刚才有谁动手?一起来,把手脚都打断。医药费我出!”说着,陆景脚碾着,超哥的叫声恍如涉死的野兽。陆景看到地上出现斑斑的血迹,才放过他那只手,把那个刚才打晕死过去的小青年的人中捏了下,就丢在地上,那小青年呻吟了一声。

陆景毫不犹豫的一脚踩在他手上,又是一声惨叫。看到他如此凶悍的表现,那几个小青年都吓得直抖。

夏庆平脸色铁青,眼睛冒着凶光,走上拎起那个超哥,大力的抽着他的耳光。

啪!啪!啪!啪!啪!

超哥的嘴里牙齿都被打落,血流了出来。眼冒金星,耳朵里出现嗡嗡的声音。

王灿沉着脸不说话,不知道从那里找来两个木棍子,丢一个给陆景。

嘭!嘭!嘭!嘭!

干净利落,五人的手脚全部砸断。

夏庆平怒气未平,恨恨的踢了超哥几脚。他妹妹在家里像宝贝一样,今天给这几个瘪三欺负,他如何能不怒,连带着心里对王灿很不爽。

李子君神色兴奋,周俊华神色莫名。何媛和明秀安慰着夏思雨。

“没事了,没事。”

夏思雨泪眼婆娑的抽泣着。

陆景点起一支烟,问王灿,“要不要送到局子里面关几天。好好的收拾一顿。”王灿把烟头烫在超哥的脸上。

兹---!

皮肉的焦臭味立刻出现在空气里。超哥眼睛里露出恐惧的神色,下面有股难闻的臭味。他失禁了。

夏庆平心里一口恶气难消,但是现在打人都没有出气的感觉。这个几个小混混太弱。陆景和王灿两个做事也够绝,直接打断四肢,他想下手都找不到更好的地方。

王灿摇头,沉声道:“算了。我们又不能亲自动手把人打死,一人两只手,两只脚,这个气出得可以了。”

陆景默默的点头。

酒吧的经理室个戴眼镜的中年人,梳着偏分头,走过来赔笑道:“几位,几位,你们的恩怨是不是出去处理。我这儿还要做生意。”

陆景不理他,点起一支烟抽着。

王灿丢了木棒,走到夏思雨面前,“小雨,对不起,刚才没能保护好你。”

夏思雨扑倒王灿的怀里,呜呜的哭着,用手捂住他的嘴巴,不让他继续说。刚才是小混混在跳舞的时候突袭占了她的便宜,后面王灿已经把她护住了,不怪他。

夏庆平的脸上有点难看。他不喜欢王灿这个人,现在陆景打人打的不留余地,他也不太好继续用这件事借题发挥,让王灿远离自己的妹妹。

李子君兴奋的拍了一下周俊华的肩膀,“有人欺负我的话,你敢不敢这样?”

周俊华苦笑道:“大姐,这几个小混混怎么可能欺负得了你,哎,陆景变了好多,下手有点狠呐。”

刘小山摇头,对张军说道:“麻痹的,还真是陆景的风格,不过今天晚上解气。”

张军道:“看他怎么善后吧。”刘小山点头,说道:“以后对付陆景只能智取,不能硬拼,我看他是迷恋武力上瘾了。嘿嘿,迟早要吃亏。”

陆景抽了半支烟,丢在超哥的身上,摸出电话打给唐悦,说了几句。然后对中年经理道:“这事儿,我和这位超哥私了,你不要报警。等十分钟。我会处理干净。”

中年经理点头,“是,是,你说了算。”过了五分钟,唐悦就带着几个人出现在可可西里酒吧,他本来就在三里屯这边酒吧里泡妞,接了陆景的电话带着几个跟着他混的帮闲,就直接过来了,看到场面狼藉,笑道:“陆景,今天又是玩那一出?”

陆景笑道:“帮朋友出气,这位超哥的狗爪子乱碰,我帮他们清醒一下。把他们送到医院吧,我记得市第一医院的骨科不错,我出医药费。”说着拿出钱包,随意的拿出一叠钱递给唐悦的一个跟班,“一会在医院里用,医药费回头来我这儿拿。”

唐悦冲跟班点点头,“拿着呗,多的你们自己拿着吃个宵夜,不能让你们白忙活。”又对陆景摇头,“你呀,做事还是心太软,要我现在就把这几个混混丢到河里面去洗个澡再说。”说完打个手势,他带来一个帮闲,走到一边打了个电话。过了一会来了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将五个人青年抬走,送到医院。

唐悦见王灿正抱着一个美丽的小女孩,穿着绿色连衣裙,五官十分标致,肌肤细腻,身材姣好,十足的美人胚子。冲他笑了笑,带着人走了。其他人,他不熟悉,也不打招呼。

王灿仿佛才清醒过来,不好意思的放开夏思雨。周俊华笑道:“走吧,换个地方,这里太晦气。”

几人走到酒吧外,酒吧里喧闹的音乐又响起来。陆景抬头看着星空,月华如水,巷子里两边的酒吧生意火爆,巷子中人来人往,不过比起酒吧里浑浊的空气,还是要令人舒爽许多。

刘小山和张军告辞道:“周俊华,改天再请你聚聚,今晚我们俩先走了。”

周俊华笑着和他们告别,今天这么闹了一场,大家都没了兴头。明秀和何媛也准备回去,夏庆平准备送她们俩,问夏思雨道:“小雨,跟不跟我一起回去?”

夏思雨摇头,“不,我要王灿送我。”夏庆平就皱眉,“王灿,你能不能保护我妹妹?要是再有下次,别怪我不客气。”他心里头的火还没消,但是换做他来处理,也就把人打一顿。草菅人命的事,他们这个圈里没有一个人能做的出来。

真正的世家子弟,家教都是极其严格,不敢给家里惹麻烦。反倒是下面的人做事很大胆,肆无忌惮。

王灿对未来的大舅哥也不敢放狠话,沉着的说道:“能!”夏庆平看着两人手都牵到一块,眉头就皱得厉害,以小雨那脾气,他肯定是劝不来的,得找个机会和妈说一下。

他叹了口气,带着何媛和明秀从巷子里离开了。

“就剩咱们几个了。”李子君无聊的踢了踢脚,她是极喜欢热闹的一个人,提议道:“咱们换个地方再喝?现在回去多没意思。”

周俊华问陆景,“怎么样,有没有好的地方推荐。”

陆景笑道:“行啊,走,我带你们去个地方。比这儿安静。”

李子君高兴拍手的道:“陆景,我现在看你顺眼多了,我收回我刚才的话。”

陆景笑了笑,带着几人向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