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7章 再见方琴

第六十七章 再见方琴

维也纳餐厅是京城市有名的西餐厅,这里提供欧洲各国的食物,包括意大利的翡冷翠牛排,海鲜意大利面,各种口味的冰激凌,德国的小牛肉香肠,杏仁饼,杏仁蛋糕,啤酒,法国大餐,正宗的西班牙海鲜饭等等。

湖蓝色的圆领短袖雪纺衫穿在关宁身上有着一股夏日的清新,白色的七分裤把腿臀包得紧紧,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她柔顺的秀发自然的散落在肩头,看得陆景想伸手摸一把。关宁笑着和陆景说起德州避暑山庄的事情,见陆景又用灼灼的目光盯着自己,忍不住在桌子底下轻踢他一脚,“陆景,我和你说话呢。”

陆景笑着用木勺子舀着冰激凌放到口中,冰激凌入口即化,冰凉舒爽的感觉顺着喉咙向下,十分惬意,“我在听啊。”

关宁娇嗔的白他一眼。

两人坐在靠窗边的座位上,从洁白透明的窗户可见远处穿梭的车流。结实的橘黄色木桌,还白色基调的软皮长凳,坐在这样的环境中令人很愉快,更关键的是秀色可餐。

“你第一志愿和第二志愿都是填的京城市的大学?估分没有?”陆景问道。

京城市采取的是提前填志愿的方式。在六月份的时候,关宁她们的志愿就必须要填好。

“是啊。没有估分,等分数下来就知道了。我一般能考班上前十名左右。应该问题不大。”关宁用手指将一缕秀发撩到自己而后,喝着杯中的冰咖啡。

“呵呵,那我等着你请我吃饭了。”陆景笑道。

关宁眼睛扫了一下四周,靠在长凳的靠背上,轻笑道:“这里我可请不起。我爸还控制着我的零花钱呢。你刚才说你在江州的公司有分红?”

陆景点头,“和我的一个哥哥在一起合作,他四我六。”

关宁的眼睛眨了眨,眸子里全是笑意,“陆景,你懂的真多。”

陆景揉了揉眉心,说道:“是不是觉得我有点无所不能?”

“没有哇,就觉得你能力好强呀。”关宁笑兮兮的说道,“你以后是不是会成为那些财经节目里的常客,成功的商业人士,对吗?”

陆景摇头,“成功的商业人物一般都隐居在幕后,不会去接受采访。我以后打算做这个。”说着,陆景从衣兜里拿出手机,“要把手机的个头变得更小,屏幕变得更大。”

关宁小巧精致的头颅点了点,“哦,我相信你会成功的。”

陆景笑了笑,问题还多着呢,关宁的信心比他足,就笑道:“你大学里打算读什么专业?”

“会计专业。我爸建议我学这个专业,出来能很轻松的找到工作。”关宁喝着咖啡说道。

“呵呵,关叔叔现在资产也有几十万啊,你安心做个富家女算了。”

关宁摇头,抿嘴笑道:“不行的,像上次那样我爸公司出了问题,我们家的情况又悬了呢。我希望自己能工作,养活自己。”

陆景打个手势,叫了来服务生,点了几道特色菜品,就把菜单递给关宁,“想吃什么,自己点啊。”

关宁点了一份西班牙海鲜炒饭,点了一支意式冰激凌。两人一边吃饭,一边闲聊。

陆景与关宁闲聊着,因昨天下午被老头子训斥了一顿而糟糕的心情好了许多。

所谓解语花,大概就是关宁这样吧!

吃过午饭后,陆景看下表,“才两点半,一起去那边喝杯咖啡再回去吧?”

“行啊,是不是到了四点还有下午茶。”关宁笑孜孜问道。

陆景笑道:“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一起吃晚饭也行。”说笑着,两人出了维也纳西餐厅,走过转角时,一声惊呼从侧面传来,“咦,陆景!”

陆景扭头看去,竟是好久不见的方琴,她看上去气色不错,深蓝色的连衣裙将她丰腴的身材显露出来,胸前双峰高耸,短发上别着几枚小巧的发卡。

陆景看到她时,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方老师,好巧啊!”陆景笑着打招呼,然后笑着对方琴身边站着张漓点点头。张漓穿着杏色的中长连衣裙,裙子杏色底黑边,腰身处收得窄窄,愈发显得她腰直胸耸。她脖子上带着一串玛瑙项链,肌肤如玉。**在裙子外的光滑白嫩小腿,颇为诱人。她站在那里再一次完美的诠释了亭亭玉立这个词。

张漓的右边又是一位少妇,约莫二十五六岁,额前留着整齐的刘海,耳垂上带着圆圆的翡翠耳环,眼睛大而媚,琼鼻秀直,鹅蛋脸型,长得很有古典韵味。她穿着一件花色短袖修身衬衫,白色紧身裤,蛮腰纤细,双腿笔直而修长。她的身高比张漓略矮,但并不影响她的美丽。

关宁微笑着和方琴打了个招呼,“方老师好。”陆景介绍道:“这是我的朋友,关宁,她也是四中的学生。”

“恩,你好!”方琴笑道:“不用害怕我知道你们两个关系,呵呵,我已经辞职离开四中了。你也准备去咖啡厅?”

维也纳西餐厅在万华大商场的八楼,出来之后,左转就是一家上岛咖啡,陆景正好是准备和关宁一起去坐一会。

“是啊!”陆景笑道,他不担心和女孩在一块会被老师当做早恋抓住,扭头看关宁一眼,见她的耳根处有些发红。

张漓微笑道:“不介意的话,我们一起吧!”那位古典美女诧异的看了眼张漓,没有说什么。

陆景耸耸肩,“好啊!”他倒是不介意张漓她们打扰他和关宁的二人时光。暑假的时间还有一大把呢。

看了一眼靓丽的张漓,陆景心里想道:“不知道她留学的事情有没有转机。看她悠闲的神态,有六成的可能已经黄了。否则的话,她应该忙着出国事宜才对。”

几人一起走向前面的上岛咖啡。

四位美女走在一起,让路过的路人频频回头。关宁的清纯,张漓的靓丽,方琴的美艳,以及那位古典美女的优雅,犹如百花争艳。

陆景心里暗自比了一下:“以容貌气质而言,关宁和那位古典美女最佳,张漓次之,方老师又次之。”

一名女子掐着她丈夫的腰,推着他走,“还看,眼睛珠子都出来了。”

几女落座,咖啡厅内不少人都看了过来,不过坐在这里喝咖啡的人素质比较高,看了一眼,就没有再看。

陆景照例要了一杯卡布基诺,关宁和他要了一样的咖啡。陆景在她耳边道:“是不是想要清水的?”关宁抿嘴笑着点头,她有点渴了。

陆景要服务生拿了一杯清水过来。张漓嘴角露出一个轻轻的笑容,介绍道:“这位是我叶姨。”

叶姨矜持的笑着点点头,说道:“你叫陆景吧,我知道你。”陆景微笑着点点头。心里想:“大概,张漓给她说过那些事情。”

张漓对陆景的感觉有些复杂,出国的事儿已经彻底黄了。她心里对陆景有一股怨气,但又知道实在不应该怪他。这种矛盾的心理令她看到陆景就想生气,但又不会真的去骂他一顿。

今天邀请陆景一起喝咖啡,纯粹是想让他难受一会,故意破坏他和他女朋友的约会。

以她对陆景的观察,陆景十有八九会答应一起喝咖啡。期望和美女发生点什么,是男人的天性。陆景不会例外,虽然他还只是个小男生。

以叶姨的容貌气质,不愁他不答应。

结果不出她所料。

张漓道:“方姨离婚了,昨天刚办的手续。”陆景讶然道:“余元超答应了?”

方琴淡然的笑了笑,“他无非是为了钱,我凑齐了十万,他就签字了。”关宁有些疑惑的听着几人的对话,很明显,陆景和方老师的关系绝非简单的师生关系。而那位圆脸美女则总是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看着陆景。

她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呀?关宁的心里嘀咕着。

陆景点点头,直言不讳的道:“哦,那倒是好事。方老师,你刚才说你辞职,以后有什么打算吗?要不要我帮忙?”

他心里头惦记着欠方老师一个人情。要不是方老师说出那段掩埋的往事,大哥就不会在刘卫家的阴谋中毫发无损了。

方琴笑了一下,“正在思考。小漓和叶小姐都希望我能去交州。”她对陆景很信任,这些事情也没有什么好隐瞒。

张漓道:“方姨,我妈那儿你不肯去,叶姨那边可是有很多工作岗位,你可以挑着选呀,况且去了交州,我可以天天来看你啊。”

叶姨优雅的喝着咖啡,娇嫩的无名指上带着一枚戒指,看款式价值不菲,她微笑道:“方老师,小漓说没错,恒跃集团里面,中层管理职位你都可以考虑考虑。”

方琴摇摇头,“谢谢你的好意,叶小姐,我只会教英语,那些管理上的事情,我恐怕做不来。我希望还是能找一个教书的工作吧。”

气氛一时间有些沉默。

教师是有行政编制的,没有关系方老师想再教书,只能是到那些私立学校里面应聘。但是现在国内的私立学校比较少,优秀的教师资源比较多,所以她想要应聘上恐怕还是有一定的难度。

陆景用手指轻敲着自己的大腿,想了想,说道:“方老师,你有没有考虑自己办个学校?”

“办学校?”方琴问道:“我一个人怎么能办一个学校呢?肯定不行的。”

叶姨拿起咖啡杯优雅的喝了一口。张漓皱眉道:“办学校要场地,资金,老师,更重要的是生源,还有教育部的许可,这些怎么办得下来?”

陆景呵呵的笑起来,“我说的学校,不是让方老师去办一个像四中这样的学校,就像是开补习班一样。现在不是暑假吗,开个英语补习班肯定有市场。但是补习班也要分高中低三级嘛,不是所有人的英语水平都是一样的,比如我这个水平肯定是只能参加初级班。”

方琴听得笑起来。她是陆景的英语老师,自然知道他英语什么水平。

“所以呢,开补习班不能只开一个班。要搞一个学校式的补习。”

张漓反驳道:“现在是暑假没错,但是一旦开学,还有谁回来补习呢?”

陆景竖起自己的食指,很自信的道:“大学生。大学生有时间参加补习,初中生周末也有时间。现在出国是一种潮流,特别是我们京城市的大学里面,有些学校里面三分之一的大学生最终都会选择出国,但是托福,雅思的高分不是那么好拿的,这就是商机。我相信方老师的水平,教教这方面的英语没有任何问题。”

这一次连张漓都点了点头,她的托福考试就让方姨辅导的,在能力上方姨完全没有问题。

陆景说的兴起,思路有些开阔,继续道:“很多人想要申请国外的大学,然后就会去找中介机构,其实培训学校也可以承担相应的功能。学生在这儿补习这么久,在心里上有着亲近的优势嘛,只要再承诺没有办下来就退还全部费用,他们不都得试一试啊。”

教育产业化,这在十年之后不知道要养活多少人,多少所谓的专家,多少中介,多少培训机构。

既然方老师还想教书,为什么不走这条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