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9章 不经意的风景

第六十九章 不经意的风景

骄阳当空,晒得路边的大黄狗都无精打采,趴在树荫底下吐着舌头。陆景右手搭个凉棚,眯着眼睛看了下远处的路牌。

这里是梅北路,四环之外,已经算是京城的郊区,再过几年才能发展起来。陆景下了公交车,向前走了五分钟,找了半响,还没有找到方老师说的地址。

昨天晚上,陆景就接到了方老师的电话,邀请他今天到家里来吃饭,顺便谈一谈英语培训的事情。

陆景自然是欣然同意。这几天在等着大哥劝说老头子退休的结果,他也没有心思去做自己的事情,正好休息一下,到了八月份又要忙起来。

制约他发展的资金问题不会一下子就能解决,任何生意都有一个发展壮大的过程。景和才在江州运作一个多月,能有目前这幅模样已经算不错。

进入手机行业所需的资金问题,他心里已经有一个初步的方案。

早上给关宁打了个电话,给她说了今天要去方老师家做客,没法约她出来玩。关宁在电话里笑着说,不要紧,正好她今天约了阮晨逛街。

两人闲了一会才挂了电话。陆景知道关宁其实对商业上的事情不感兴趣,邀请她一起过来,也只是让她无聊得坐着,挺没意思的。

“汪,汪,汪!”趴在巷子口槐树下眯着眼睛打瞌睡的黄狗突然一骨碌翻身坐起来,汪汪叫着。

“叫什么呀,东东,你连我都不认识了?”穿着粉灰色短袖宽松T恤的张漓打着一把水蓝色太阳伞,出现在巷子口,娇喝几声。

那条叫做东东的黄狗,呜咽了两声,摇摇尾巴,又趴了下来。

陆景走过去笑道,“我说怎么找不到,原来在这里。”张漓穿着黑色打底裤,漂漂亮亮。

破旧的瓦房分布在巷子两边,路上随处可见垃圾,好在铺了白色石砖,到不怕下雨天弄得全身是泥巴。

“陆景,昨天叶姨很不高兴,不打算投资方姨的事情了,你把事情给弄得一团糟,得把这件事管到底。哎,你真有把握把英语培训做好?”

张漓灵秀的眸子注视着陆景,里面透出希翼的光芒,虽说心里觉得陆景有些可恶,但是她认可陆景的能力。

陆景点头笑道:“那当然。你那位叶姨什么来头?我看她名片上写着恒跃集团副总。”

两人说着话向巷子中走去。一群放了暑假的小孩热闹的跑过。

“她是做电子商贸的。家在苏江省建业市。因为生意的关系经常跑交州那边,和我妈认识了。关系挺好的。”

“阿姨是做什么生意的?”陆景问道,这个问题他老早就想问了,一直没找到好的开口机会。方老师只说张漓的母亲在交州发了一笔财,没说做什么。

“我妈做服装生意的。在交州市内有两家门面店。”张漓淡淡的说道。

“哦?”陆景有些诧异,问道:“你留学的事情,上次王芳说钱不够中介给停办,既然阿姨是做生意的,怎么会…”

张漓看了陆景一眼,才解释道:“于毅的那笔钱绰绰有余,我妈也没想着留资金。后来出了事,账户都被冻结。刚好那段时间我妈的资金被货压住了,账面上抽不出资金。

中介那边停了几天,然后于毅的事越闹越大,我留学的一些手续也就没办下来。”

她始终不肯叫于毅爸爸,对这个男人,她心里面是有一股怨气的。虽然当年是妈妈主动选择离开,但是看到妈妈这些年独自一人的辛苦,她如何能不怨为了前途抛妻弃女的于毅。

陆景点了点头,没有再问具体的情况。

一路说着话,沿着进巷子的大路走了十五分钟,拐了几个弯,张漓推开了一件陈旧的四合院大门。陆景看到方老师正背对着大门口,穿着黑桃色的短袖针织衫,弯腰在院子角落处的水龙头那里淘米。

陆景微微有些愣神。这副充满生活气息的画面对他有些冲击。

“方姨,陆景来了。”张漓喊道。

“方老师好!”

方老师拿着淘米的铝盆,直起身,回过头笑道:“哦,陆景来了,进屋坐吧,我在做饭,吃饭的时候我们再聊。”

“行!”陆景笑着应道,心里想:“方老师住在这儿的环境比起四中来,也差得太远了。”

院子里是水泥地,打扫得干干净净。进了屋是三进两出的屋子,宽敞明亮,电器也一应俱全。就是感觉有些空荡荡的。陆景心里琢磨了一下,怕是家具太少的原因。

陆景有些好奇,摆手示意张漓不用倒水,走到院子里问道:“方老师,你怎么搬到这儿来了?”

方琴明艳的脸蛋上浮出一丝笑意,拿着铝盆走进来,“这儿挺好的,进来看看。不比四中学校的房子差。”

陆景跟着进了厨房。方老师在煤炉子蒸上饭,又开始切菜,说道:“四中的房子是学校分的,我离开后,学校就收回去了。这间房子是我托徐步云的妈妈帮我找的。他是我的学生,在四中读高一,你怕是没有见过。他妈妈是梅北二村的村委会主任,这里民风好,左邻右舍很和气,我一个人住在这里也不怕。”

“哦。”陆景心里动了一下,徐步云?他日后是学院派耀眼的政治新星,四中学生中仕途第一人。他原来住在这里。

陆景走动着看了一下,说道:“方老师,张漓也住这儿?”

方琴甩了下掉到额前的碎发,说道:“呵呵,她大四毕业了,本来说出国读书的,现在去不了,工作也没着落,就在这儿陪我。她妈妈想着她回交州帮忙,她想把我也拉上。”

陆景认真的道:“方老师,你不用离开京城。我昨天的话可不是吹牛,办英语培训前景很好的。”

方琴笑了一下,笑容里有太多的忧伤,“我知道。不然昨天叶小姐也不会心动。但是我只会教书,其它的东西都不会。能不能做好还两说呢,你一会要详细的给我说说具体怎么做,争取要拿出一个详细的方案来。现在是七月底了,暑假已经快过了一半,老师可是等着米下锅呢。”

陆景有些发愣,不说话。刚才方老师那个平淡的笑容里有着对生活艰辛的感触,他心里有些难受。

方老师就像一朵刚刚盛开的海棠花,却被生活的风雨打得七零八落,以至于每天要为生计发愁。

或许,真实的生活就是这么残酷,它不会因为你的善良,你的美丽给予任何的优待,只是冷酷无情的执行丛林法则。

就是如同《红与黑》里面写到的,“真实,残酷的真实。”

陆景不记得前世里,方老师吞服安眠药自杀的具体时间,只记得是夏天的时候,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她的前夫余元超脱不了干系。一个赌鬼为了钱做出卖老婆的事,实在稀松平常。说不定还做出了更离谱的事情,才导致方老师自杀。

看来要打个电话给罗宏,给湖东路派出所张伟打个招呼,帮忙盯一下余元超。刚才进来的路上张漓提到余元超喜欢在永极夜总会赌钱,永极夜总会虽然封了,杨永极等人也都被抓,但是下面小虾米都还在。余元超要是赌瘾难戒,还是会和那些人打交道。而那些混子,赌钱的青皮,都是混湖东这一片,有什么动作难以逃脱张伟的视线。

想到这儿,陆景的心里又是一动,邵秋兰说的张伟,是不是就是这个派出所所长张伟呢?他是四中教务处张主任的儿子?

“呀--!”那边屋子传来张漓的一声惊呼惊醒了陆景的沉思。见方老师放下手中的菜刀,陆景道:“方老师,我去看看。”

说着,走出厨房,顺着声音找到张漓。她正在洗手间里坐在一个小板凳上洗衣服。洗衣盆里肥皂泡飘得满满。

“怎么了?”陆景眼光挪开,打量了一下洗手间。位置不小,但是摆满了洗浴的东西,剩下的空间也就有限了。

“肥皂水弄到眼睛里了,好难受。”张漓双手湿漉漉的,闭着眼睛说道,“帮我弄点水来,我洗下眼睛。我自己不好洗。”

陆景打开左手边的洗漱台上的水龙头,用右手舀了一捧清水,左手扶住张漓的螓首,让她微微侧着身,“睁开眼睛,我用水冲一下。”

张漓感到清凉的水滴落在脸颊上,顺着眼窝流过眼睛,忙睁开了眼睛,好一会眼睛里才舒服了,摆了摆头,让陆景的手放开。示意可以了。

陆景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赶紧退了出来。

“嘭!”张漓将卫生间的门关上,低声骂道:“小坏蛋。”

吃午饭的时候,张漓还狠狠的瞪了陆景一眼,看那意思估计在心里暗骂陆景是色-狼。

陆景苦笑了一下,慢慢的吃着香喷喷的米饭。

一个适中的四方桌上摆了五个菜,丝瓜蛋汤,韭菜炒蛋,青椒肉丝,蒜蓉小白菜,酸辣豆角。

这种家常小菜最能体现厨师的手艺。方琴指着菜品,笑道:“怎么样,合不合你的口味?”

陆景点头,夹了筷子青椒肉丝,说道:“蛮好吃的。家常菜吃得舒服,比外面大鱼大肉强。”

“就怕你不习惯。”方琴笑呵呵的道。

三个边吃边聊。张漓不断的诘难陆景,似乎想要出口气。不过陆景对教育产业是下过一番功夫去研究的,到那个阶段该做什么,他心里很清楚,张漓难不到他。

“其实呢,最难就难在开头,在名气还没有打响的时候。那个时候没有家长信任你。不过,方老师,你打一打四中的牌子,我看周校长不会怪你。”

四中是京城市内的重点中学,如果是里面的英语老师出来开英语培训班,对学生家长而言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费用呢,我们不能收低了,反而要高出市场价格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