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5章 进展和警告

第九十五章 进展和警告

姜燕收了笑容,点点头。陆景快步走向僻静的楼梯口,“田秘书。”

“陆少,上午龚副局长双规一个小时后,在确凿的证据面前陆续交代了他违规违纪的事情。莫中衡牵扯到其中一桩成年旧案。三年前他指使龚副局长借用手中的权利,反复罚款,将位于南业区白沙大道134号的八家私营业主的服装店折腾至亏损,那些店主最后不得不低价将店面转让给新虹百货。

莫中衡已经被控制起来。”

陆景左手握拳在空中用力的挥舞了一下,微笑道:“田秘书,我知道了。下面…”

昨天晚上和田秘书、张处长吃饭时,陆景虽然给的是龚副局长的材料,但是着重点了点莫中衡的名字,看来是起到效果了。

“呵呵,依法处理嘛!有新的情况再联系。”田秘书笑着挂了电话。他要给袁市长汇报最新的情况。

关宁见陆景挥舞着拳头,等他挂了电话走过来时,笑孜孜的道:“什么事情让你兴奋成这样?”她几乎就没有看到陆景失态过,他似乎从来都是胸有成竹,什么困难都难不倒他的样子。这般兴奋,一定是很好的消息,让关宁忍不住想问一声。

要不是姜燕在面前,陆景铁定会抱着关宁亲一口。“有人觉得我好欺负,结果把自己搭进去了。”

陆景心里对龚副局长颇为不屑,他被双规一个小时就交代,足见不是个人物。

见关宁晶莹的美眸还有些疑惑,陆景凑到她耳边道:“官面上的事情。”

关宁被他的呼吸弄得耳垂发痒,浑身有些难受,又要听他说话,只能由得陆景占便宜。耳根红了一片。

姜燕咯咯轻笑着,心里赞道:“果真是金童玉女。”陆景对她笑道:“张漓在里面吧?一起进去坐会。”

姜燕点头,笑道:“张小姐应该还在里面整理试卷。”说着,在前面带路。

路过报名处的时候,她指着那个高大,有些黑的青年对陆景道:“小黄工作能力不错。小黄,过来一下。”

小黄对报名处咨询的几个阿姨笑着说了几声“对不起”,然后走到姜燕身边,“姜姐。”

姜燕道:“这是我们陆总。”虽然不知道第一名英语的股权分配情况,但是很明显陆景对第一名英语有很大的影响力,让小黄在陆总面前露个脸,也算是回报他这几天辛苦的工作。

小黄有些拘谨的笑道:“陆总好!”陆景笑着伸出手与他握手,“好好干!咱们这个英语培训大有前途。”

“我会的。”小黄黑黑的脸上有了些兴奋的神色。

关宁笑兮兮的看陆景老气横秋的说话,眼睛笑得如同月牙儿。他十八岁的年纪鼓励人家二十多岁的大学生好好干,实在有些怪怪的感觉。

姜燕领着陆景进了第一名英语租凭的办公室。办公司不大,大约十几个空格座位的样子,里面是一间办公室。

一路上第一名英语招聘的几个暑期实习生都颇为诧异的看着走进来的一男一女。两人看起来都很年轻,男孩到没有什么特别,女孩却是一袭白色连衣裙,容貌绝佳,清丽绝伦。

几个男生眼睛都看直了。

姜燕介绍道:“他们主要负责课堂资料的收发,复印等工作,还有就是挑选题库。大部分都是英语专业的学生。应付高中英语和初中英语在水平上没有什么问题。”

这些暑期实习生有大部分是她招聘进来的,这时候需要为陆景介绍一番。要知道,她的工资还是是由景和这边发放。

办公室内白炽灯照的如同白昼。这间办公室越十几个平米,白天也需要开着灯。放着一张办公桌,几张椅子,显然平常也是用来做会议室用。

低头整理试卷的张漓抬头看到姜燕带着陆景和关宁突然走进来,颇为诧异,“咦,陆景,你怎么过来了?你不是说最近很忙吗?”说着,看到陆景牵着关宁的手,露出个讽刺的笑容,“原来是忙着陪女朋友啊!”

陆景心里愕然。这段时间与张漓通话比较多,她似乎对自己的怨气都消了,那天偷看她的事情,也没见她计较。心里还说这是个好现象。

没想到一见面就被她嘲讽了。

“你们坐吧。”张漓站起来去倒水,她穿着粉灰色短袖宽松T恤,白色的五分紧身裤,亭亭玉立,小腿肌肤如玉,芊芊玉足在灰白色的凉鞋里十分迷人。

“上午才忙完的。”陆景解释了一句,心里有些发痒,那天窥见张漓胸前雪白丰挺时,她就是穿的这件T恤。

张漓到了两杯水,一杯给关宁,一杯给姜燕,对陆景道:“要喝水自己动手。”

陆景摸着鼻子苦笑,正要说话,手机铃声响起来。他接了电话。

“陆景,是你在查莫中衡吧?你一个小屁孩敢搀和官场的事情?别把你们家的那点家底给败光了。嘿嘿,把自己搭进去就好玩了。”

陆景皱着眉头,不客气的道:“刘松,你喝酒喝糊涂了吧?你确定是在和我说话。”

刘松在电话里道:“怎么,你有意见?我警告你,眼睛招子放亮一点,这里是京城,不是江南。你想要肆意妄为还欠点火候。”

陆景不屑的道:“神经病!”说着,就挂了电话。

刘松的意思是京城是豫北派系的地头,不是江南。那又怎么样?政治的游戏规则又不是“划地头,比大小”。

莫少锋见刘松挂了电话,问道:“怎么样?”刘松怒气冲冲的道:“那小子把电话挂了,麻痹的,他嚣张的很。你放心,我这就给我二叔打电话。保管你堂兄没问题。”

见陆景挂了电话,关宁将手中的水杯递给他,然后自己去饮水机那儿倒了一杯。张漓说道:“关宁,你不要对他太好,他这人得寸进尺,而且色得很。”

关宁抿嘴笑道:“我知道的。”

姜燕咯咯的掩嘴笑起来。

陆景摸着鼻子道:“张漓,你没必要这样黑我吧?好歹我帮了你不少忙呢。”

“那是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呢。”张漓皱着娇俏的鼻子说道。她从办公桌上拿了几页试卷递给姜燕,“你拿出去复印下,一会方姨下课时要用。”

“哦,好的。”姜燕只得拿了试卷走出办公室,不能听到里面的八卦让她心里大叫可惜。

张漓靠在办公桌上,一手微撑着桌沿,一手去撩额前的碎发,翘臀被桌子边压出一道痕迹,两条长腿交叉着,“陆景,你上次说的考试成绩不提升就退款,咱们怎么操作?今天已经21号,28号第一期的培训班就要结束了。”

陆景沉吟了一下。这个东西还真的有很多猫腻,英语学习也讲究实效性,比如这个月学习了,不巩固,说不定过两天就忘了。那考试考差了算谁的责任呢?

陆景想了想,说道:“暑期班用咱们自己的试卷吧。如果是开学后的班级以学校的实测为准,但是这又牵扯到一个问题,我们必须要把班级更进一步的细化才能做到更有针对性。光是一个高级班和一个低级班恐怕不能很好的帮助学生应对学校的考试。这需要方老师在授课的时候自己把握好知识点,然后讲给学生听。”

现在第一名英语分为低级班和高级班。低级班主要是初中的学生,而高级班主要是高二以及高一年级的学生。这其实也间接了划定了要培训的知识点范围。

张漓想了想,说道:“好吧,我会和方姨商量的。我们已经请了丁老师过来帮忙。

还有,你有时间过来看一下,可别什么都不管啊。这件事情不做成功,你不许不管我们。

方姨的身家、前途可是全压在这上面,这段时间她很拼命。我看得都心疼。”

陆景点点头,“这段时间有些忙了,哦,对了,你们住在梅北二村

那里是不是太远了,要不要考虑搬到市区来住?”

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前世里让方老师香消玉殒的事件一直没有发生。但是陆景能肯定余元超绝对不会死心,等他的钱输光之后,一定会打方老师的主意。

要让张伟盯紧点才好。

张漓摇了摇头,“过段时间再看吧。”她的神情有些柔弱,刚才凶陆景的那股气势似乎全然不见。

关宁美目里波光流转,走到桌子边与张漓并肩站着说话,问培训班的事情。

陆景喝着水,偶尔插句话,怡然自得的偷偷欣赏着两人的美腿。张漓的腿较之关宁要丰腴一些。但关宁的身材纤细,一双美腿显得圆润笔直,更增窈窕的美感。而张漓的美腿则弹力四溢,有一股青春的活力。美腿被白色的紧身裤包裹着,性感异常,令陆景的目光不时的从她腿根处滑过。

聊一会儿天,等到五点半下课。半个月后再次看到方老师,她似乎瘦了许多。不过精神不错,没有那种凄苦忧伤的神色。

陆景打个手势笑道:“方老师,你要注意休息,不用太累着自己了。等第一名规模上去了,自然就能有盈利。”

方琴明艳的脸蛋上露出一个笑容,“谢谢。我会的。我要对学生负责,不能让他们交了钱,却学不到什么东西。”

再一次看到陆景,听着他关心的话语,她心里有些暖暖的。

新聘请的丁老师不在,陆景请关宁、张漓,方老师去维也纳西餐厅里吃晚饭。饭后送张漓和方老师回家后,在屋子略坐了一会,陆景送关宁回家。

漫天的繁星点点,直挂在暮色的苍窘之上。陆景拥着关宁在北海公园僻静的小路上散步。晚风吹得关宁裙摆飞扬,陆景不时的吻着她敏感的耳垂,弄得她娇软无力。

一处桂花树影下,陆景亲昵的抱着关宁,柔情蜜意的爱吻着。关宁娇嗔着将陆景的怪手从胸前打落,红着脸道:“张漓姐说你色死了,真的没有说错呢。”

陆景锲而不舍的又攀上峰峦,隔着薄薄的蕾丝裙和胸衣感受那惊人的弹性,“这才多大一会啊,你就喊她张漓姐。”

“女孩子的友情你不懂呀!”关宁放弃了抵抗,腾出右手将陆景的脸给扭过去,不让他亲自己,“我知道张漓姐为什么讨厌你了,你把她出国留学的事儿给搅黄了对不对?”

陆景的手从关宁裙子下滑了进去,顺着大腿向上摸,“张漓把这事都和你说了啊。”

关宁脸红得滴血,架住陆景的胳膊,不许他动,“大坏蛋,那里不可以。”

感受着她大腿处温软滑腻的肌肤,陆景只觉的销魂荡魄。

“陆景,方老师的处境好艰难呢,第一名英语的培训班能办成功吗?”

“当然能。”陆景手指头勾了一下。

关宁觉得身体里仿佛有一股电流在走,让她有说不出的酥麻感。接着,感受到小腹被一根硬硬的东西顶着,想着那天在海嘉大厦里,自己还傻乎乎的摸了一把,关宁就大发娇嗔的在陆景腰间掐着,“不许想坏事。我生气了!”

陆景无奈的把手退出来,心里哀叹,“情火难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