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6章 压力

第九十六章 压力

“张胜利,谁给你的权利可以擅自调查干部的?你还有没有点组织纪律性?”

一名五十多岁的官员疾言厉色的训斥着市纪委二处的张处长。张处长梗着脖子道:“我收到实名举报为什么不能查,这是我的工作范围。”

“那为什么不汇报?你给我汇报过吗?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上级,我还能不能领导你?”韦副书记愤怒的拍着桌子骂道。

张处长气势弱了不少,上级要是不能领导下级,传出去是要有人负政治责任的。

“我给李书记汇报过。”

韦书记脸色铁青,他真是想上去抽这龟儿子两巴掌。李书记跟他是对头,在纪委里面早就被边缘化,张胜利居然去跟他汇报。这是明显的玩心眼。

现在多想无益,处理好事情才是关键。韦书记深吸了口气,“案子的处理结果呢?”

“龚副局长对他的违规违纪行为全部交代清楚,同时人事局的莫局长也牵扯到其中。案子的文件已经交到李书记那里了。”

韦书记冷笑道:“哼,你张胜利做事情手脚很快嘛!”说着,挥挥手,“你可以出去了。”

张处长退了出来,摸着脑门上的汗,这一次算是把韦书记得罪死了,以后的日子要难过了,希望老领导心里能记着自己的功劳。

韦书记摩挲着自己的头皮,又连喝了两杯茶水,心里的烦躁慢慢消去,既然案情已定,他自然不会冒着政治风险去遮掩什么,但是这件事到莫中衡这儿必须停下来,也不准再去查莫中衡的其他事情。

他拿起电话,连续打了几个电话。然后夹着公文包,走向纪委书记洪书记的办公室,这次不给李书记上点眼药,那真是白混了这么多年的官场。

至于张胜利,他有得是小鞋给他穿。

明亮大气的办公室里,袁副市长笑呵呵的从红木大桌子后面走出来,与王明虎握手后,将王明虎让到了办公室左侧的黑色的真皮沙发上,“明虎局长来了。小田,把柜子下面我的那罐茶叶拿出来。”

田秘书笑着应了一声,去柜子边蹲下来拿茶叶。

王明虎敬了袁市长一支烟,笑道:“早听说袁市长这里藏着好茶叶,今天我要好好尝尝才行。”

袁市长是地道的江南系干部,从皖东省一步一步走出来。虽然是分管的副市长,但是此前王家一直是中立态度,王明虎和他的关系不远不近。

今天登门是王明虎深思熟虑的结果。

袁市长接过烟,就着他的火点上,笑着拍了下他的手背,“明虎局长,你这是笑话我平常待客不周啊。呵呵。”

两人寒暄了几句。田秘书在泡好茶后退出了办公室,两人都是老烟枪,坐在沙发上吞云吐雾起来。

王明虎简单的汇报了一下工商局的日常工作,然后说道:“工商局内最近有种奇怪的声音,要求工商局为京城市经济做出了贡献的企业保驾护航而不是鸡蛋里挑骨头。但是,为京城市经济做出了贡献的企业就没有问题吗?这种逻辑要不得,人不时都会得个头疼感冒,企业就不会?惩前毖后,才能治病救人。连查都不让查,那还怎么对症下药。

希望袁市长有时间能去工商局指导我们的工作。”

袁市长笑了笑,“纪委那边查出来人事局的莫中衡局长涉及干扰正常的商业秩序,通过非法手段打压商户,为自己家的企业新虹百货牟利。明虎局长是什么看法?”

王明虎脑子里略微一转,就有些明白了。袁市长只是一个排名靠后的副市长,负责民族宗教、商务、工商行政管理、侨务方面工作。他怎么知道纪委里面的事情,看来这里面有他的影子。陆家二小子倒也聪明,知道从纪委那边入手。看来他是打了两张牌出来。

王明虎慢慢的道:“这么说,新虹百货的问题小不了。我也在调查新虹百货负责人莫文辉涉嫌商业贿赂,不正当竞争的案子。”

袁市长笑着点点头,从桌子上拿起眼镜,“有新虹百货违规相关的材料吗?”

“有。”王明虎连忙从随身带的公文包拿出一叠厚厚的材料。袁市长接过来,初略的读了一边。然后道:“明虎局长的工作很仔细,很扎实,我还有详细的研究一下。目前局里有些不同的声音我们要理解。这样吧,明天上午我抽空去一趟。该做的工作,你不要放松,不然我要批评你。”

王明虎笑着点头,“我明白。”袁市长的态度无疑支持他的,要他对新虹百货继续查下去,查出东西来。

等明天袁市长去工商局转一圈后,想来朱局长手下那帮人就会安静下来吧。

八月底离入秋的日子还早,不过晚上比起前些日子要凉爽许多。陆景从来没有想到过大名鼎鼎的大唐雨景居然在湖东区的紫竹大道北段,距离汇海大酒店不远,临近西月区的地方。

陆景驾驶着皇冠,从紫竹大道拐入侧面的一条马路,高大的法国梧桐遮挡着月光,在路上点出一道道斑驳的光点,很有些岁月痕迹的味道。可以看出来,这些梧桐树的树冠都是经过精心修剪的。

王灿在副驾驶上抽着烟:“陆景,你啥时候学会开车的?”陆景笑道:“你不担心接下来的谈判,反倒是关心这些细微末节?”

王灿嘿嘿一笑:“有什么好谈的,我看莫心蓝那女人最多也就做个姿势而已,否则,她也不会把谈判的地点放在大唐雨景。”

陆景失笑道:“那放在那里?四中门口的薇薇奶茶店?”两人说笑着,突然后面由一辆军绿色的悍马及其彪悍的从侧面超车而过,车速很快。

王灿骂道:“靠,他就不怕撞死。开这么快,赶着投胎啊!”说着,又问道:“陆景,你为什么会答应过来喝杯茶,我们现在不是占着上风吗?我小叔给我说他已经拿到了关键性证据。我看莫文辉这次不进去坐吃几年的牢饭是不可能的。”

前面挂着大唐雨景牌子的庭院依然在目。宽大的铁门,黄色的高墙,三层乳白色的洋房隐于葳蕤的绿树之后,这些都保持着旧有风格;灯光打在墙檐之上,将民国时遗存下来的那种历史苍桑也衬映得纤毫毕露。

从外表上看,这真的不像闻名遐迩的京城第一俱乐部。

陆景将车开了进去,笑道:“两个原因,第一,我想着听一听莫心蓝的出价,探探她的底。反正我们俩都心知肚明,这件事不会到这里为止。

第二,晚上闲着也是闲着,过来见识一番也不错。就当是打发无聊的时间。

这里环境挺好的。莫心蓝会挑地方啊。”

王灿无语的翻个白眼,“你最近不是和关校花打得火热吗,晚上怎么会无聊。”

陆景摸摸鼻子,那晚用指头销魂的一勾之后,关宁现在晚上都在家里拉二胡,宁可和他煲电话粥,也不出来了。

王灿坐在车里打量了一下,赞道:“好地方,果然是费了心思。”乳白色的洋楼不过是大唐雨景的接待处,绿树深处别有洞天。一些美轮美奂的建筑在夜色中若隐若现。

庭院里干净整洁,面积极大,乳白色的小楼前名车荟萃。保时捷,玛莎拉蒂,法拉利,奔驰,宝马,凯迪拉克宛如世界顶级名车展,他这辆皇冠停在这里就像天鹅群里来了一只丑小鸭。

陆景施施然的把车停在院子里面的空地上。

气派的玻璃门前穿着红制服的服务生诧异地打量着从皇冠里走出的陆景和王灿,心里嘟囔道:“从哪来的土老帽?不知道丢人么?”

不过两人进俱乐部时服务员还是谦恭的开门问好。

金碧辉煌大理石地面光可鉴人,两人刚刚走进来,一个穿着蓝色短袖旗袍的美女婷婷袅袅的迎了上来,笑意盈盈的说了声先生好,又问问道:“先生是第一次来?”

她长的眉眼如画,画着精致的淡状,肌肤白腻,盘着云髻,蓝色旗袍上绣着一只孔雀开屏的图样,美丽动人。

这样万里挑一的美女大厅里还有七八名,都是这儿的侍应生

陆景微微点头。

女侍应笑容很灿烂,说道:“那请问先生是准备办理会员呢,还是偶尔来休闲娱乐?”

王灿好奇的问道:“会员卡怎么办,休闲娱乐又是怎么算?”女侍应优雅的笑着,露出八颗洁白的牙齿,“如果是办会员卡,需要有一名白银等级以上的会员介绍,才能办理。如果是休闲娱乐呢,我们这里的需要收取一些费用。需要我为您介绍收费项目吗?”

陆景对王灿笑道:“改天我们俩也办个俱乐部吧,只有我们俩介绍才让人进去,否则我们狂收费。保管大赚。”

说着,对那个女侍应道:“你去告诉莫心蓝,就说我来了,让她出来迎接一下。她坐在里面算什么待客之道。”

女侍应有些为难,不情不愿的道:“先生,我们有规定的,我无法联系到莫小姐。”

王灿笑道:“行了,不要为难人家美女了。”接着对女侍应道:“美女,不知道能不能拿到你的电话号码。晚上我请你吃宵夜。”

女侍应有些发愣,她不是没有被泡过,但是如此直接的被泡,有点不太适应。

第一次见面就约晚上吃宵夜,是要“滚床单”还是吃东西?

陆景真想大笑几声,不过环境有点不太合适,忍住笑,走向服务台,拍了拍台面,对抬着头诧异看着他的红色旗袍美女服务员道:“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立刻通知莫心蓝,我陆景来了。如果五分钟之内还没有看到人影,后果自负。”

红色旗袍美女服务员见过嚣张跋扈的公子哥,但是没有见过在大唐雨景里面说“后果自负”这样嚣张的人物。

她愣了一下,还是甜甜笑道:“请稍等,先生!”说着,拿起手边的电话拨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