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7章 大唐雨景里的谈判

第九十七章 大唐雨景里的谈判

莫心蓝穿着黑色真丝连衣短裙,短裙正面是鱼鳞式的花纹,鸦色的秀发披在她圆润的肩头衬得她肤如凝脂,尽显她优雅的名媛气质。

她笑吟吟的从乳白色洋楼后面走了出来,身边跟着她的助理马晴,“陆少,好大的脾气。非要心蓝亲自迎接才肯进来小坐吗?”说话间,笑意盈盈,顾盼生辉。虽说话里的意思不客气,但是配上她此刻的表情,动作,更像是一个小女人的娇嗔,不会令人起任何的反感,反倒更添她的魅力。

从她此时的表现来看,绝对人没有猜到她身后的莫家正在和陆景角力。

陆景心里感叹道:“奥斯卡影后和她一比真是个渣渣啊。一流演员从政,二流演员经商,三流演员才是去演电影。”

大厅里面不少等着看陆景笑话的人都大失所望,没想到这个穿的休闲装的家伙竟然真的让大唐雨景的主人亲自出来迎接。

他是什么来头。

大厅里面谁不知道大唐雨景是卫老的孙子,京城四大公子的卫东阳捧起来的,莫非这人的来头比卫公子还大?

有几个女侍应眼睛放着光芒。方才对王灿搭讪随便应付的蓝色旗袍美女,语气间不自觉的柔和了不少。

陆景打个手势对莫心蓝道:“你这里门高楼深,我自己进去怕迷了路。”

莫心蓝走近,香气袭人,娇俏的白他一眼,说道:“说的好像我要坑你似的。”说着,看了一眼正在和女侍应说话的王灿,问道:“那是王局长的侄儿吧?”

陆景点头,“恩,你约我过来谈谈,现在说吧。”莫心蓝浅笑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去后面的来凤阁里面喝杯茶,慢慢聊吧。”说着,转身在前面带路。

王灿走过来与陆景一起跟在她身后向小洋楼后面走去。一路上雕梁画栋,建筑与山体相依融为一体,走过几处亭阁楼台,坐电梯直抵半山腰处的一处有着唐时建筑的风格的建筑群。

在汉语的释义中,“凤”是男子的代称。而在近代以来的日常生活中,多数人会以为这个字是指女子。实则不然。

木质的阁楼看起来很有些古代的韵味,但是走入后,则是现代富丽堂皇的装饰布局。客厅里各种现代化家具一应俱全。

屋中偏右的棕色沙发上坐着一名白色西装男,相貌英俊,带着眼镜,文质彬彬,正在喝茶。

他见莫心蓝几人走进来,只是懒洋洋的看了一眼,淡淡的道:“陆二少,你架子好大啊,要心蓝亲自出接你才肯进来。”

陆景根本就懒得理他,打量了一下屋子,对王灿笑道:“怎么样,果然名不虚传,盛世和这里一比着实差了几个档次。”

王灿点头,“确实是这样的。”

马晴不满的道:“陆少,大唐雨景和盛世俱乐部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和他比,是让大唐雨景蒙羞。”

“呵呵,小姑娘挺有集体荣誉感的嘛!”陆景打量了她一眼,老气横秋的说道,气的马晴跺脚。

莫心蓝严厉的看了一眼马晴,将陆景和王灿让到了沙发上,介绍那位白西装男,“这位是白家大少,白昆。”

白昆扫了陆景一眼,不屑的笑道:“陆二少的名声很大,我听说很久了,见了面发现不过如此。真是闻名不如见面,见面不如闻名。”

王灿瞪着他,怒道:“你什么意思?别以为说几句古文就可以装逼。‘引用’谁不会?我看你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白昆冷笑一声,把茶杯放下,打量着王灿。

陆景眯着眼睛笑了笑,递了一支烟给王灿,自己也点起一支烟,淡淡的道:“闲的话就不要多说了,开门见山吧!”

马晴不悦的看着两人吞云吐雾,心里恨声暗骂:“两个土鳖,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

莫心蓝脸上的笑意自进门后就淡去,这时轻声道:“好。我就想问问你,你到底想要怎么样?中衡哥牵扯到案子里面去了,他的职位已经被暂停,你还不放过文辉吗?”

莫中衡的案子虽然在纪委内部已经卡住了,没有向下查,但是他的位置肯定是保不住的。在确凿的证据面前,没有人会担政治风险去保他。他的结局区别只在于是双开,还是要追究刑事责任。从目前的形势来看,轻拿轻放的概率很大。

而莫文辉涉嫌商业贿赂,商业违规,已被告知不许离开京城。

陆景失笑道:“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吧?是谁闲得无聊给怡家超市开了一张100万的罚单?怡家那个规模哪里凑得出100万的现金。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白昆不悦的道:“陆景,你是不是高兴得太早了?莫文辉的事情还没有定论,结果怎么样还要再看看吧?”

从目前局面上看,莫家有所损伤,但是无关大局。并且,他在市政府里面有关系,不是一个工商局就可以拿捏得住的。

所以白昆说话很硬气。

陆景挑了挑眉头,眯着眼睛冷笑道:“白昆,你注意点你说话的语气。你们白家在上面连一个够资格的人物都没有,你在我面前拿捏什么腔调?”

“你--”白昆脸色不豫,陆景这句话戳到了他心头的痛处。白家崛起的时间不够长,在一些世家子弟面前的确底气不足。

陆景斜了他一眼,继续与王灿两人吞云吐雾,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莫心蓝淡淡的道:“陆景,文辉的事与新虹百货是息息相关的。新虹百货不是莫家一个人的,它的股东还有白家,董家。我不希望看到文辉有什么事情,你说出你的条件吧!”

陆景微笑着点点烟灰,听着莫心蓝软中带硬的话,淡然自若的说道:“我知道。不过,国家的法律法规不是儿戏。莫文辉要是真的有犯法犯罪的行为,我想大概没有人能保得住他吧。”

白昆双目锐利的盯着陆景,冷笑道:“你可以这样认为,但是我警告你,玩得太大,对你,对你的朋友都不是好事。”

王灿扶着自己的眼镜,轻笑一声,“白昆,不要总是说大话。我就坐在这里,你能把我怎么样?你以为你那个什么狗屁四大公子的名头很值钱啊吗?谁都要卖你面子?

真是天真,收起你那套公子哥的做法。你要搞不清楚状况,早点回家洗洗睡了吧。”

莫心蓝制止了要发飙的白昆,说道:“陆景。我再说一遍,我不希望看到文辉出事。

我知道你手上的生意很缺钱,我出2000万,希望你放过文辉。”

王灿抽着烟,暗自有些咂舌,他要是现在能搞到2000万,不说娶小雨没有问题,但是至少小雨18岁后和她继续交往肯定没有问题。

陆景笑着摇头,吐出一个烟圈,“放过之后呢?莫文辉没事,新虹百货也没事。然后接下来你们又继续折腾我?你这个开价真是没有诚意,是把我当叫花子打发。”

莫心蓝身子微微前倾,双峰越发迷人,美眸盯着陆景,很认真的道:“我保证以后不会找怡家超市的麻烦。如果你不满意价格,我可以提高至3000万。”

莫文辉是家里培养出来的管理人才,就这么折进去了有些可惜。

陆景笑了笑,是的,他的生意是很缺钱,但是钱并不足以让他放弃这次削弱莫家实力的好机会。

他和莫家迟早要对上,大概莫心蓝此刻还没有意识到,陆家真正的重手是打压莫培明。

女人在搞政治上面,天生优势不足。武媚娘多少年出不了一个。

“有些事情不是钱能解决的。莫文辉上次让市粮油公司停止给怡家供货,你不会认为我一点想法都没有吧?我怎么着也要出口气吧!”

莫心蓝一口细密的小银牙差点咬碎。没想到,陆景刚才还一副讨价还价的样子,现在又说钱不能解决。

白昆冷哼一声道:“你的意思是,要追究到底?哼!不要自视太高,陆景。你们家现在的情况想必你是清楚的吧?”

陆景抽着烟,淡淡的道:“我家里什么情况不劳两位超心。做错事情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他根本就没有收手的意思,今天过来不过是探探莫心蓝的态度。要踩人就要彻底的踩死,踩得他不能翻身。打蛇不死反被咬的例子太多。

这一次,最低目标是要把新虹百货打掉,让莫家在经济上承受一次大的损失。

莫心蓝的蹙眉道:“如果你坚持要查文辉,那么我们今天没有什么可谈的。”

陆景点点头,站起来道:“好,今天就这样。”说着,与王灿一起离开了。

莫心蓝看着陆景态度强硬的走了,实在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笃定。不是盛传他父亲要退休了吗?

心里暗自思量现在的情况:“莫中衡对家里的帮助主要是体现在应付一些小事情上面,他官面的身份很有效果。但是他丢官,并不足以让莫家伤到元气。莫文辉是个不错的管理人才,有他在,自己在京城的经营大唐雨景要轻松很多。”

想到这儿,莫心蓝将眼角的一缕柔软发丝捋到如玉柔腻地耳廊之后,对白昆道:“白少,这次文辉的事情要靠你运作了。”

白昆喝着茶,宽慰她道:“我知道。新虹每年的效益是很不错的。心蓝,不要太担心,文辉的事,我看他们两个只是虚张声势,要是真有把握,今天晚上他们就不会过来谈判。刚才陆景嚣张的态度你也看到了,以他这样的性格他如果有把握,怎么会跑过来和我们聊天。”

莫心蓝皱眉道:“可是3千万的开价他要是还不满足,那未免胃口太大了。”

白昆微笑道:“陆景此前表现如同草包,纨绔子弟一个。他做事多离谱都有可能。这件事由不得他,我明天去拜访林市长。文辉的事情绝不会有问题的。”

莫心蓝点点头,道谢道:“这次要多谢白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