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0章 罢课事件

第一百三十章 罢课事件

洁白的棉被盖在两人的身上。整理过后,关宁舒服的趴在陆景的怀里。肌肤相亲的感觉让人总是忍不住想做点旁的事情。陆景一手从关宁光滑的脊背摸到她的翘臀上,感受那份丰翘肉实,一手撩开她鸦色的秀发,吻着她娇艳的红唇。

关宁偶尔回应着,娇羞无力的伏着,青丝半遮着她绯红的脸蛋。陆景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陆景把关宁轻轻的放下来,够着身子去捞丢在地上的外套。

“陆景,快点把关宁送回来,辅导员查房。关宁的电话打不通。”电话里叶仪有些焦急的说道。

“你们辅导员是谁啊?”陆景坐回到**,把关宁搂在怀里。关宁的手包应该是落在奔驰车里了。正是浓情蜜意的时候,他怎么可能送关宁回宿舍。

“宋雨绮。”

“我知道了,你就说关宁有急事请假回家了,后面的事情我会处理。”陆景说着挂了电话。他明天会和金助理打个招呼,学生请假只是小事情。

关宁嘴角含着浅笑,手摸着陆景的脸颊,心里有种很安静的感觉,“你这个坏蛋,害的我要被她们笑话了。”女学生夜不归宿,多半会让人想到那方面去。更何况今晚她宿舍的三个女孩子看着她被陆景接走。

陆景把她抱着紧了点,感受着她胸口处淑乳的弹软,笑说道:“不会的,正好请一天假,过了周末就是三天,她们问你,你咬着抵赖就好。”

“你以为我和你一样脸皮厚呀!”关宁撒娇着勾住陆景的脖子。两人相拥入睡。

早晨微寒的冷风中,陆景开车去南阳街买了鸡丝粥,小混沌,豆皮,豆腐脑,汤圆。回来抱着关宁喂她吃早餐。她身体娇嫩,休息到星期天的晚上才稍微好一点。晚上两个人依偎在别墅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新闻。关宁对新闻没什么兴趣,只是对陆景的怀抱极为依恋,心里发愁明天见了室友怎么抵赖。

突然间感觉到陆景在她大腿上流连的坏手停下来,她抬头去看新闻。

“再来关注江州师范一附中学生罢课事件后续发展最新情况,一中校长张校长表示学生在周日一天的休假之后情绪已经恢复,明天一中会照常上课。校方将会秉承着自愿原则,不强制要求住宿学生购买被褥。同时,校方会保证严把采购质量关,绝不会再出现陈文菊同学那样的事件。

此前一中高一女生陈文菊因使用校方的被褥,全身出现皮肤过敏,拒绝购买校方的被褥,被强制休学,引发全校学生罢课。陈文菊同学目前已经被批准回到一中上课。”

陆景眼睛瞪得大大的,嗓子眼有些发干,这真是他娘的见鬼,明明三年之后才发生的事情,为什么现在发生了?在记忆中,这件罢课事件会成为郁系和本地派系在市公安局的角力点。后来正好5.13案的肇事司机在南方某市被抓住,江州政坛震荡。新来的胡市长联合郁系,把本地派系在公安局的力量扫除一空。

金虎保安公司就是在这一次的角力中被打掉。金虎保安的老总罗青良帮方华天顶了所有的罪名。

“怎么了,陆景?”关宁用小巧的头颅去顶他的下巴。

陆景把她抱上来一点,贴着她香嫩的脸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这件事除了陈文菊这个人不对以外,所有的事情与前世里面一模一样。那么后续的发展预计也应该差不多。这对大哥来说,是不是个机会呢?

“一中罢课这件事太奇怪了,不应该发生。我打个电话问问谢泽华。”

“哦。”关宁有些疑惑陆景的话,不过她没有多问,站起来,去给两人泡咖啡。别墅里有手磨咖啡机,咖啡豆,泡出来的咖啡浓香四溢。她正在尝试着学习手磨咖啡。她发现陆景挺爱喝咖啡的。

陆景把电视调成静音,拿起电话打给谢泽华,他前些时候和黄致远喝酒聊天,知道谢泽华的女儿谢清歌在江州师范一附中读书。她作为本校的学生应该知道详情?

“景少?哦,这件事是吴市长的小儿子吴胜林挑头的,他鼓动着歌儿,还有几个学生一起罢课。一中的张校长打算给领头闹事的学生记大过处分,其余的人不追究。事情已经平息下去了。我给陆市长汇报过。”

“吴市长?”陆景有些疑惑,江州市政府里面的几个副市长并没有姓吴的。

“是吴智强副市长,他是我仕途上的领路人,三年前就退下了。”谢泽华在电话里解释道。

陆景点头,说道:“好的,我知道了。”挂了电话,陆景沉思着。如果事情平息下去了,后面的事根本就不会发生了。这件事对大哥来说,也就不是什么机会了。

“不要皱着眉头,会老得很快的呢。”关宁把咖啡放到茶几上,跪在沙发上,扶着陆景肩膀,伸手去抹平陆景的眉毛。看到陆景发愁,她心里有些心痛的感觉。

看着她眼睛里依恋,爱慕的眼神,闻着她清幽的香气,陆景把关宁拉进怀里来,“不要担心,我很快就会想到解决办法的。”

在她香腻的脸蛋上亲了一口,抱着她梦幻的娇躯,陆景有些蠢蠢欲动,那晚他没有尽兴,一直想着再来一次。可惜关宁对那事不热衷,碰到陆景硬起来的物件,吓的她跳起来,“我还没好,不许欺负我。”

喝着咖啡,人也越发的精神,两个人相拥着坐在阳台上看星星,就算是有玻璃隔绝了夜风,但空气里寒冷的温度依旧能感觉得。陆景道:“我一会要去江州大学那边见一个人。你是回宿舍,还是在这儿等我回来?”

关宁想了会,说道:“回宿舍吧,被她们盘问一晚上总好过明天上午被她们用异样的眼神看一上午呢。”

陆景笑着在她脸上亲一口,心里有些爱怜的感觉,真是纯纯的女孩啊!再过几年,大学里谁会在意夜不归宿这种事情?只会在乎接送车俩的档次。

陆景开着新入手的奔驰v60将关宁送回到江州大学里。宿舍区那边车进不去。陆景下车送她到了宿舍门口。关宁提着米黄色的纸袋,一副心虚的模样,拍拍胸口长吸一口气,鼓足勇气才走进宿舍里。让陆景看着她娇弱的模样倍加怜惜,真有冲动把她拉回来。看来以后给她过生日还是动静小一点好。

“哥们,真是你啊!好车!”陆景走回到车边,发现张勇背着书包正在车边好奇的转着。显然是刚才图书馆回来。

“我一听陆景这个名字猜着就是你。”张勇说着竖起大拇指,“呵呵,现在江州大学的牲口们都在计划着模仿你那天浪漫的生日庆祝方式。”

他对车比较熟悉,经常找些报刊杂志来看。这会下自习,看到这辆惹眼的银灰色奔驰,忍不住停下来看看。

陆景笑着递了一支烟给他:“浪漫的奢华也是要代价的,至少我的钱包就在抗议我。”

张勇笑着接着烟,就着陆景的火点燃,吸了一口,在寒风里呛着咳嗽起来,“嗨,抽不习惯。”

陆景想起来这个时候他大概还没有学会抽烟,笑着道:“张勇,你对时代俱乐部了解多少?”

“不怎么了解,我们院的学生会主席熊玉娇和他们挺熟的,要不要我介绍她给你认识。嘿嘿,熊玉娇可是大美女啊!”

熊玉娇是熊书记的女儿。陆景笑着摇头,现在还是不认识的好,江州的局面现在还没有完全打开,他隐藏在暗处是最合适的。

与张勇道别后,陆景开车去见黄致远。景和电子本身是做手机代理的,他给黄致远配了一个手机方便联系,话费自然有景和电子的人每月给他充。

来的时候已经给他打过电话,近晚上九点,黄致远还没有睡觉,坐在灯下打棋谱。

“黄老师,你天天这样不闷吗?”陆景走进门,对正喝着酒,打棋谱的黄致远说道。

“我闲人一个,也没什么闷与不闷的。习惯了!”说着,拿了一坛子米酒来,开了泥封,倒在青花大瓷碗里,“自从认识你之后,我的酒倒是消耗得越来越快。”

陆景笑道:“正好我想请黄老师到我公司里挂个顾问的位置,希望黄老师能答应下来。”

黄致远自嘲道:“我没什么本事,去你公司挂职算什么?”

陆景笑了笑,上次黄致远的主意没有被大哥采纳,想来他有些灰心,但是那不是他的能力不够,而是情报的不够,谁能想到六中全会是那么个结果。省里的局势对华省长不利,自然没有必要对本地派系客气。本地派系挑头调查蔡仕黛,很明显他们是想着将郁系清洗出去,给华省长以有力的支持。

“我这辈子敌人太多,用阳谋估计难以全胜,一辈子的时间耗下去未必能见得到结果。必须用奇谋。黄老师有国手的风范,一身本领不用出来太可惜。李卫公说,‘以正合,以奇胜’。这才是正理,我希望黄老师能帮我。”

黄致远摇头道:“景少,你把我看得太高,我这辈子也就是对琢磨人有心得,对商业的事情一窍不通。景少又不走仕途,我感觉我很难帮上什么忙。”

陆景举着酒碗和黄致远干了一杯,感觉到夜里的清寒和他萧瑟的心境,说道:“有些事情,我哥不方便做的,我们可以去做。再一个,我们看问题的角度和他不同,总会有所裨益。现在就有这么一件事。”

说着,陆景把一中学生罢课的事情说了下,喝着酒接着道:“我给谢秘书打过电话,他说一中准备给挑头闹事的学生记大过处分,事情已经平息下去了。

据我的消息,一中张校长的儿子和金虎保安公司有些牵扯。如果一中的张校长被这件事闹得厌烦之后,他肯定会和他儿子抱怨几句。金虎保安公司就有极大的可能牵扯其中。

我在想,这其中有没有机会呢?”

黄致远沉吟不语,陆景接着介绍了市公安局几个局长的情况,还有他对5.13案的认知。

黄致远闭着眼睛,慢慢的喝酒,一小口一小口的抿着,没有一点声音,碗没有离开他的嘴唇,米酒一点一点的进了他的肚子。他的大脑正高速的运转着,推演着各种可能。

陆景默默的抽烟,等着他的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