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1章 诡计与人心

第一百三十一章 诡计与人心

陆景的记忆里,三年后一中罢课事件中挑头闹事的学生里面,有个叫刘伟海的学生家里条件不错,家长挑头闹事。张校长的儿子见父亲每天烦闷,让金虎保安公司介入。金虎保安公司行事跋扈,在刘伟海家门口泼红油漆,并打电话威胁。被靠近郁系的胡副局长抓住把柄,捅到了新上任的胡市长那里,引得三方角力。最终结束角力的原因,是因为5.13案的肇事司机被抓住,他的供述让江州政坛震荡。

方华天的母亲王湘从江州市市长的位置黯然离场,胡市长也藉此从党委副书记,政府常务副市长的位置上一跃成为江州市的正印市长。

除了刘伟海的名字,陆景对罢课事件中学生里挑头闹事的几个人名字都记不大清楚,因为在后续的角力过程中,他们都是微不足道的。但是他肯定没有谢泽华的女儿谢清歌,以及吴胜林。

这一次,领头罢课的学生里面没了刘伟海,学生们还会闹下去吗?

而让人继续找张校长闹下去,这是把金虎保安公司扯进来的关键。

黄致远睁开了眼睛,慢慢的点点头,伸出右手的两根指头,“两个关键点。第一,一定要闹得张校长日夜不得安神。这样他对他儿子抱怨的机会就会增大,金虎保安公司介入概率会大增。

学生们背了处分,心里肯定是不乐意的。张校长肯定也不会同意撤销处分,不然以后谁有事就闹罢课,他在一中就没什么威信了。

这是矛盾的焦点。

这件事上所有人都忘了被褥的问题。被褥的质量,价格上有没有问题?张校长有没有拿好处?这一点只要被关注到,张校长首先就会慌了神。

如果让学生这一方认识到这一点可以拿来做文章,从而把学生身上的处分去掉或者减轻,他们肯定愿意继续闹下去。

第二,陆书记想要介入这件事的最合适的突破口是打黑。如果金辉保安公司介入此事,一定要将在短时间内将金虎保安公司定性为黑社会组织,这样启用刚刚到江州市没多久的叶成和主持打黑工作,顺理成章。这件事同时需要省里配合。

当然,前提是你说的,金虎保安公司做事嚣张跋扈,让人抓到把柄。”

陆景拍着桌子,猛喝了一大口酒,黄致远分析得很透彻。

学生们是不会愿意在档案上留下一个记大过的污点,只要他们一方有人认识到,被褥的事情可以逼迫张校长退步,肯定有人愿意去和张校长闹。

前世里胡市长,郁系,本地派系三方在市公安局的地盘僵持不下,就是对金虎保安公司的事情没有定论,一旦扣了帽子,看那个敢废话。打黑之势一成,叶成和破开公安局的局面是必然的。到时候就是顺藤摸瓜去查方华天。

黄致远咂摸了一下嘴,说道:“吴胜林今年十六岁,和老谢的女儿青梅竹马,从他这次挑动学生闹事的情况来看,为人好出风头,或许有些少年人的正义感,或许是在女孩面前表现,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善后的事他没有做好,他很没义气的让同学跟着他一起受处分,而这个时候刚好有这么个机会…”

黄致远说道这儿,话头一转:“哦,对了,江州师范一附中晚上九点半下自习,他会先送老谢的女儿回江州师范大学,然后再回去。”

陆景点了点头,明白黄致远的意思,这是要他当着谢清歌的面去激吴胜林继续闹下去。少年心性,再加上是在心爱的女孩面前,他吃激将法的概率很大。

黄致远果然摸透人心。选择吴胜林作为突破口比起让他去说服其他学生家长闹事要省事许多。

黄致远嘿嘿一笑:“我什么都没说啊!老谢要是为未来的女婿讨公道,你自己顶着。”

“嘿嘿,谢秘书在这件事上未必对吴胜林就是满意的,谁敢说他拉谢清歌进去没有借谢秘书权势的考虑。”

黄致远笑的很狡黠,喝着酒,慢慢悠悠的道:“第二点,如果金虎保安公司采取暴力手段,或者恐吓威胁的手段,把柄最好由接到报警电话的警员直接捅到叶局长那里去。动作一定要快,由被威胁的学生或者学生家长迅速指认金虎保安公司的人员,冤枉不冤枉到时候再说。然后报到陆书记那里去。最好是能让省里面在这段时间组织一次打黑活动,金虎保安公司撞到枪口上,从严从重的风向之下,难逃一死。不过这些东西需要考验景少的协调能力了。一个环节都错不得。必须环环相扣,步步紧逼。就像短促突击一般,一击致命。等本地派系回过神来,阻力会很大。事情就不好操作了。”

陆景哈哈笑着和黄致远干了一口酒,“铁人王进喜有句话,‘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保持联系。”

出了黄致远酒馆,清辉满地。陆景拿出电话打给关宁,问她回寝室后怎么样。关宁在电话里娇嗔道:“陆景,我下次再也不和你出去了。她们的问题好刁钻啊!”电话里还听到她寝室里的徐琼在那里嘻嘻哈哈的叫道:“到底有没有?”

陆景笑道:“我明天晚上请她们吃饭,地点由她们挑,先把她们的嘴堵上。让她们没工夫说你。”

“呀,被叶仪听去了。好了,不说了啊!”关宁急冲冲的挂了电话,去应付她的室友。

陆景笑着摇头,拿出电话打给唐悦。

江州师范大学里一处明亮的路灯下,陆景在路灯下抽着烟,一手拿着烟,一手插在裤兜里,看起来有放浪不羁的气质。他的眼睛肆无忌惮的看着过往的女大学生们。虽然没有吹着轻佻的口哨,但是这副色狼相,也让下自习的女孩们避之不及。有些胆大的女孩,还会瞪他两眼。

陆景心里嘿嘿一笑,好久没有这么嚣张的看mm了。

远处走来牵着手的一对男女,两人背着书包,各自推着自行车。路灯把两人的影子拉的很长。两人兴高采烈地的说着话。

“谢清歌!”陆景出声喊了一句。

“咦,你是?”谢清歌穿着湖蓝色的外套,里面是黑色大开领长袖绒线衣,领襟缀着洋灰杂黑的毛草,露出净白的纤细脖子,衬得她愈发的俏丽动人。

她认出来这是那天和她爸爸,还有黄伯伯一起吃饭的那个青年。

“我叫陆景,这位就是吴胜林吧,我找他有事。”

吴胜林有些不快的打量着陆景,对任何一个试图接近谢清歌的男生,他都抱有戒心。见陆景个子有些高,外形明朗,眼神很锐利,但是外貌和他的明俊外貌而言,还是有些差距的。心里不觉又放松下来。

“你有什么事?”

“吴胜林,你心里面是不是很得意组织一中学生罢课这件事?”陆景抽着烟质问道,接着对谢清歌道:“我很关注这件事情,我找你们的同学了解过,他们根本就没想过带头罢课会得一个记大过的处分。你们俩得了处分没有?”

谢清歌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陆景,说道:“我们也得了处分啊,可是这关你什么事?”

陆景还没有说出自己想好的理由,吴胜林脸上露出讽刺的神情,下巴微微抬了抬,说道:“你真是多管闲事。”

陆景冷笑道:“我多管闲事?我问你,你鼓动你同学跟着你闹事,你说明会被记过的后果没有?没有吧!

你不在乎一个记过处分,但是你的那些同学怎么办,记在档案上的这个污点会对他们的人生造成多大的影响?你想过没有?

鼓动着别人去死,你自己什么影响都没有,这算什么?这对他们不公平。你要有本事就站出来一个人把事情扛着,不要牵连别人。牵连到别人就不要做缩头乌龟,撒手不管。你tm最少要帮你同学把处分消掉吧?

他们支持你,跟着你做事,你就这样处理善后?你还讲不讲义气,你不需要给他们一个交代吗?

劳资就看不过眼你这鸟人。你得意个什么?下巴再抬,鼻孔就要对着天上去了。

你为什么把谢清歌拉到这件事里面来?是不是因为谢清歌她爸爸是副市长的秘书,所以你知道闹事也不会被开除?你在利用谢清歌!”

说完,陆景心里一动,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三年后的事情现在爆发出来,说不定就是因为谢泽华提前三年复出,重新步入政坛的原因。吴胜林为了在谢清歌面前出风头,正好谢清歌的父亲也成了常务副市长秘书。一起罢课完全没有风险。

“你胡说!我自己愿意和吴胜林一起领头罢课的。”谢清歌仿佛被激怒了一般,眼睛瞪着陆景,“吴胜林刚才给我说了,他正在想办法给同学们消除处分,是不是吴胜林?”

见谢清歌扭头看过来,吴胜林昂着头说道:“当然是的。我会想办法的,一定可以解决。”他确实给歌儿提过帮同学去掉处分的事情。不过他没放在心上罢了。

他刚才被陆景一连串的质问问的有些发蒙,仿佛心里的那点心思被人一点一点的剥开,而且还是在心爱的女孩面前。

陆景眯着眼睛冷笑,吴胜林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他内心深处的想法。不过吴胜林是什么货色和他没什么大关系,他今天主要是来激将的。

“不要说大话,吴胜林。吹牛谁不会,我今天就是看不过你的行为,特意等在这儿提醒你,不要让你的同学等得太久。谢清歌,你既然说吴胜林会处理,那你就看着吧!”说完,陆景转头就走。

吴胜林嘴角微微动了动,心里有些烦躁,他貌似被逼到死角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