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5章 我要当空姐

第一百三十五章 我要当空姐

“去哪里?”陆景扭头去问小女孩。小女孩叫陈敏,没心没肺的在车后座上笑着。她选择和贺爽私了。贺局长的秘书王鸣本来是打算赔偿二万,后来陆景冒了头,他才将赔偿价格提高到五万。

武达冲拿了签过字的和解协议回分局里面。王鸣也陪着贺爽离去。贺爽临走之前还狠狠的瞪了陆景一眼。看来是心气难消。

不过,陆景懒得管他,叶成和到江州来的最终目标就是局长宝座,冲突无可避免。

“帅哥,你包养我好不好?”

陆景差点一头栽倒在驾驶座上,一个十四岁的小女孩用这种口气和他说话,让他一时间以为现在已经是零零后肆意张扬青春的年代。

狠狠的瞪了陈敏一眼,“小女孩乱说什么?快点决定,不然下车。”见陆景变脸,小女孩才有些害怕,蜷缩在车后面呜呜的哭起来。她是看陆景帮她提高赔偿价格,觉得他这个人好说话。

陆景抽着烟,没有再说狠话,想想这小女孩也够可怜的,差点被人侵犯了,都一晚上过去,还没有亲人露面。

医院里做了检查,证明她还没有被侵犯过。这是赔偿的重要依据。估计也是她选择私了的一部分原因。

“呜呜,大哥,你帮帮我好不好,我把钱都给你,我不想去上学。”

“你这个年纪不上学干什么?你那点小钱我还看不上,你自己留着吧。”

“不是,我想去读空姐培训学校。大哥,我知道你是有身份的人,能不能帮帮我,五万块钱就当给你的好处费。”陈敏脸上带着泪花,下定决心争取道。她从小的梦想就是去当一名空姐。

江州市内有一家空姐职业技术学院,天天在江州电视台上打广告。这家学校和几个航空公司都签有用人合同。也不知道小女孩从那里看到的。

“你父母呢?他们怎么不来看你。”

陈敏抹了一把眼泪,说道:“死了。五年前出车祸就死了。”

“你还有没有亲人?”

“没有!”陈敏说的咬牙切齿,清秀稚嫩的脸庞一时间有些扭曲,倒是让陆景觉得她言不由衷。陆景摇了摇头,从衣兜里拿出便签和笔,写了杨显的号码:“你初中毕业后打这个电话。如果你还想去空姐职业技术学院,我会帮你。但是,前提是,你以后不准出入夜总会这样的场合。”

陈敏眼睛珠子骨碌骨碌的转着,现在是12月中,她最多还忍半年就可以毕业,想了想,破泣为笑,“谢谢你啊,大哥。”

“叫我景少吧!你叫一声大哥,我就一阵恶寒。”陆景把便签纸递给她。这小女孩鬼精鬼精的,演技也不错。说哭就哭,说笑就笑。

陈敏珍而重之的把便签纸放在贴身的衣服口袋里,“景少,能不能用这车送我回三中啊,坐一回你这车,能把小丽她们几个羡慕死。”

“可以。”陆景驾着车,把陈敏送到江州市三中,也不去说小女孩的那点虚弱心。他心里其实有点淡淡的忧伤。

如果把陈敏换成一个有背景的女孩,贺爽能这么轻易脱身吗?小女孩笑的有些勉强了,只不过是在他面前装的好。指不定会躲在哪个角落里痛哭一回。所以陈敏求他帮忙时,他没有一口拒绝。

不过他也想看看小女孩值不值得帮。如果不知道自爱,继续去夜总会那种地方,他也没必要去帮她了。

…贺爽在车里问王鸣,“王哥,昨晚花样年华怎么样了?”王鸣笑道:“能怎么样。说不定过几天就不了了之。王副书记的儿子开店,也就叶成和那个喜欢放嘴炮的傻子敢去动。早上我过来时,贺局长就通知了下午开会。怕是要有调整他的分工了。”

贺爽嘿嘿笑道:“那最好,玛德。陆景那鸟人仗着他哥的权势欺负我。我迟早要他好看。”

王鸣心里不屑的想道:“扯淡吧,你还要他好看。就算贺局长升到市委常委,你也不够格说这句话。真当他哥的副书记,常务副市长的位置是摆设吗?王副书记的儿子方华天说这句话还差不多。”

…就市局副局长叶成和带队查出花样年华夜总会里有毒|品交易,江州市委为此事专门召开书记办公会。

会上大家对查封花样年华没有什么意见。但是对继续调查下去分歧很大。陆江认为要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并整顿公安局,童市长不同意。

而纪委书记谭书记一向不参合这些事。党委副书记,党校校长王湘则是因为涉及到她儿子,不便发表意见。

熊为明坐在会议桌边,慢慢的喝着水。在来江州市之前,他和老领导华省长详细的谈过。他要迅速的稳定江州的局面,不能光想着接收势力,要在关键位置上提拔几个自己人。

“既然证据确凿,上常委会上讨论吧,听听同志们的意见。”

王湘和童市长对视了一眼,有些摸不透熊书记的意思。

书记办公会上的一幕很快就传了出去。公安局原定下午举行的局长办公会延期举行。

当天晚上,临时召开的市委常委会上,政法委洪书记声音响亮的表达着自己的意见,“我不是反对查花样年华,我是反对这种党委领导不了公安|局的风气,这很危险。”

陆江皱着眉头,淡淡的道:“叶成和向我汇报过。我是党委副书记吧!”

一句话噎的洪书记半天说不出话,他说话一贯喜欢用手势加强语气,这个时候右手抬在半空中,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王湘在心里暗骂洪书记草包。就事论事,他偏偏喜欢盖大帽子,被陆江拿话头堵住了吧。

童市长咳嗽了一声,“其他同志谈谈自己的看法。”算是给了老部下一个台阶。

熊为明慢慢的喝着茶水,观察着各个常委的反应,这是他来江州的第二次常委会。在郁书记主政江州时,由于他在书记办公会上不占优,经常召开常委会来研究解决问题。

而他实际上并不存在这样的问题。童市长,王副书记都和他一样,是华省长的部下。只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小九九,就拿花样年华这件事来说。王湘肯定是不愿意别人动她儿子。而童市长不愿意陆江扩大他在公安局的影响力。

陆江这步棋走得很高明啊!难道他看出来自己希望江州官场动一动。

想到这儿,他看了一眼,正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的陆江。这个年轻的书记据说在辽东北阳市主政时,手腕极其强硬。他真的如传言那样吗?

熊书记心里轻轻一笑。

常委们都谈了谈自己的意见,大部分常委都同意调查花样年华存在的问题,同时追究汉宁区公安局局长耿金建失察的责任。

散会后,纪委谭书记和陆江走在一起,“陆书记,蔡仕黛撤销了对刑盛的举报。纪委也没有查出刑盛的其他问题。”

陆江有些奇怪的看了眼谭书记,不明白他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谭书记微叹道:“陆书记,你碰到一些人的痛处了,花样年华没那么简单。”

陆江看着谭书记离去的背影,笑了笑,脑子里细细的琢磨着他的话。

…陆景一贯是喜欢睡懒觉的人,不过关宁打电话过来,她今天上午三四节课没课,让陆景过去陪她上自习。

陆景开着车转到南阳街那边,买了一盒枣花,一盒小螺丝酥,把车挺到黄致远的酒馆那里,拿着点心去找关宁。

枣花,小螺丝酥都属于京式点心,关宁有一次说过南阳街这边有一家糕点店做得挺好吃的。

关宁穿着白色的羽绒服,明丽动人,等陆景递了点心给她,更是笑颜如花,喜滋滋的拉他去自习教室。

这会儿有空调的教室早就坐满了人,倒是那些没有空调的自习教室冷冷清清。

关宁做着高等数学的习题,偶尔吃一下点心,看看陆景。陆景坐在她身边闻着她身上的幽香,脑子里转着最近发生的事情。

机关事务局的局长蔡仕黛的处理结果已经出来,开除公职,开除党籍,追缴贪污所得。

而她所举报的邢盛毫发无损,正在市公安局和叶成和较劲。正是因为邢盛的存在,对花样年华的调查毫无进展。

不过叶成和也并非毫无收获,他在公安局内的影响力大有提升。很多基础的干警对这个喜欢说粗话,但是敢为干警们说话的副局长很有好感。

而大哥在与郁系的合作中,拿下了人事局局长的位置,新任的人事局局长就是原汉宁区区长范生望。丽都酒店的何欣静和他的关系良好,当初陆景就是通过何欣静和他接触,从而将他引荐给大哥的。范生望这个人能力不错,在记忆里也是大哥的铁杆部下,现在不过是提前了三年而已。这三年的提前可能会让他曰后在仕途上走的更远。

“吃饭去吧!”陆景看看手表已经是11点23分。大学里面没课的学生都是提前吃饭,否则等到下课时间再吃饭,就会把人挤死。

“好啊!”关宁笑着用白腻修长的手指喂了陆景一个小螺丝酥,陆景顺势吸了一口,惹得关宁娇嗔得白他一眼,羞涩的飞快背起书包走出教室。

陆景快步走出去,脑子里想着中午是不是可以做点坏事。刚出了教室门口,牵着关宁的手,走了没几个教室的距离,就看到一对男女正在走廊上忘情的热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