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6章 花样年华的底细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一百三十六章 花样年华的底细

宋代词人李清照有词云:“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陆景吹口哨的第一反应是他记忆里的那句,“惊起鸳鸯无数。”

热吻的男女惊惶的分开,陆景看过去,认出来是那个叫席雨嘉的女孩,那个男孩就是那天在大学生就业指导中心广场前表白的赵剑华。

陆景笑了笑,竖起大拇指,拉着关宁走过。那两人尴尬的看向别的方向,似乎很珍惜独处的时间,也没进自习教室。

教学楼的走道很长,冬日的阳光从楼层的间隙间照射过来,显得走廊处异常的明亮,从五楼的走道上可以看到远处校内大路上来往的学生们,宛如一副优美的生活画卷,色彩明丽,冬日懒洋洋的阳光似乎能嗮到人心里去。

刚刚走到楼梯口,就听一声怒吼,“赵剑华,你麻痹。”陆景拉着关宁的手,微微皱眉,转过身来看到不知道从那里得了消息赶过来的王挺一拳砸在赵剑华的脸上。赵剑华毫无还手之力,捂着脸。

席雨嘉美丽的脸上挂着泪珠,哀求道:“王挺,你别打了,会打伤的。”

王挺根本不听她的,又是一拳砸在赵剑华的鼻梁上,血了出来。关宁悄悄的掩着嘴。

陆景看不下去,扬声道:“王挺,你好威风啊!”王挺见陆景牵着一个明丽的女孩从楼梯口走过来,不爽的道:“你那位,不要多管闲事。”

陆景对关宁笑道:“我以后出门一定要带个跟班,在这个时候他就会帮我报上名号。”

关宁抿嘴笑道:“你还想着当古代的少爷啊!”虽然王挺出手凶狠,打人见血,但是站在陆景身边,关宁心里倒也没觉得有多么害怕。

“我是陆景。你爸爸是王万强部长吧?”

王挺眼神锐利的看了陆景一眼,“陆书记的弟弟?”陆景点了点头。王挺挥手道:“这事你最好别管,我这么做自然有我的道理。”他老头最近和陆书记合作愉快。他没有必要和陆景去起冲突,所以解释了一句。

陆景说道:“再大的理由也不用打人吧!你打电话给郁扬,就说是我给赵剑华和席雨嘉做的牵线人。”

“你什么意思?”王挺的脸上终于起了变化。陆景这是打算横插一竿子。

席雨嘉正在小声问赵剑华怎么样,陆景指着的两人说道:“人家两情相悦,你不要管得太宽。你最好还是把我的话转给郁扬吧!”

王挺打量了陆景一会,“哼!”。转身走到一边打电话,没一会看了四人一眼,扭头就走。

席雨嘉见王挺走远,心里松了口气,对陆景和关宁道:“谢谢你们啊!”说着话,眼睛里的泪水又禁不住流了出来。

赵剑华捂着血流不止的鼻子和青肿的脸,也道谢道:“谢谢你,陆景!”他心里奇怪王挺口中的陆书记是那个陆书记,他弟弟居然可以把凶恶的王挺给打发走。

陆景摆手,“你们赶紧去校医院吧!”说着话,与关宁一起下楼。在东教工食堂吃过午饭,陆景接到一个电话,“陆少,我是郁扬,找个地方喝杯茶吧!”

陆景想了想,说道:“行吧,郁少在江州多年,你说地方。”

“行,白玉山半山腰有家叫做白山茶韵的茶馆,我等陆少过来。”

见陆景挂了电话,关宁有些担心的道:“陆景,没事吧?”陆景笑着摇摇头,“没事,走吧,我本来说拉你去后湖别墅的,现在只能送你去宿舍了。”

关宁俏脸有些红,知道陆景要拉她去后湖别墅里面干什么,她伸手在陆景的脸抚摸着。陆景能感觉到她手里传来的依恋与不舍。

最近陪她的时间有些少了。

“晚上我来找你吃晚饭。”陆景有些歉然的送关宁回宿舍休息,然后驾车去白玉山的白山茶韵茶馆。

其实,郁扬电话打过来,让陆景选茶馆的地点,就表示他没有恶意,想和陆景聊聊。而陆景又把选择权推回去,也表示他没有什么恶意,对席雨嘉的事情只是看不过眼王挺打人而横插一竿子。

省委省政府的办公楼就在白玉山脚下,白山茶韵茶馆的上山路是另外一条路,需要从常新县的方向上山。反倒是坐在半山腰上看省委省政府的大楼,有种指点江山的感觉。

郁扬坐在临窗的一个包厢内,穿着黑色的大衣,留了胡须,长得有些帅气,脸上有股酒色过度的苍白。陆景估计自己一只手能把他拎起来。

“陆少,我们这是第二次见面了。”

陆景坐下来,有些奇怪的道:“哦?”他的记忆力一向不错,他并没有见过郁扬。郁扬给陆景到了一杯茶,说道:“你那天在江州大学图书馆门前放烟花时,我那天也在。”

陆景笑着点点头。

“你和赵礼顺挺熟的?你的电话,我是从他那儿拿到的。”

陆景微微笑道:“恩。”心里暗暗有些吃惊,看来省里面,赵书记和师书记一系现在走得很近啊。郁书记升任楚北省省委组织部部长,是师书记的爱将。他儿子和赵礼顺走得近很能说明问题。

“我听说,陆书记在查花样年华夜总会?”见陆景点头,郁扬长出一口气道:“陆少知道花样年华夜总会的股东有那些人吗?”

陆景不动声色的拿着茶杯喝茶,等着郁扬的下文。

郁扬眼神很飘忽,叹口气,说道:“华省长的侄儿华全才,常务副省长刘省长的儿子刘向全,江州王副书记的儿子方华天,香港黄家的嫡系子弟黄哲。”

见陆景神色淡淡的,郁扬也不想多说,话他点到了,要是陆书记打虎不成反被虎咬伤了,那只能说明他水平不行。

陆景并非不知道这几个名字代表着什么,不过他们和方华天绑得越近,被送上天概率也就越大。问题是熊书记如果知道这份名单,他会不会同意继续查花样年华?

“席雨嘉的事情,你是怎么想的?”

郁扬脸上有股郁郁不平之色,“你又是怎么想的?”

陆景喝口茶,看着窗外的山景,很自然的说道:“很简单,如果你喜欢她,就追她。如果你不喜欢她,就放手。”

郁扬喝着热茶,心里有些凉,自嘲的道:“陆景,你是今年才来江州的?”

“是的。”陆景收回目光,去看郁扬的脸色。他说这件事只是单纯的看席雨嘉那女孩很可怜,每次哭的和林妹妹似的。王挺做事太霸道,不允许女孩交朋友,想把她装在“套子”里。

“雨嘉以前是我女朋友,后来因为一件事我们分手了。我仍旧爱着她,所以我不想放手。”

陆景摆弄了一下杯子,“她终究会大学毕业的。到社会,你这样的方法就行不通了。有些事情还是要早做决断。”

陆景说的很坦然。但是要换个人来和郁扬说,他早翻脸了。眼前这位,他是知道其身份的,刚刚退下来陆老的儿子,说句不客气的话,陆景说他几句这样的小事,他还没有翻脸的资格。

郁扬笑了笑,说道:“陆景,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办?”

陆景微笑道:“我喜欢一个女孩,大概是不会分手的。”郁扬点了点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不置可否的说道:“改天约时间再聊吧。”

…陆景有些歉然的结束了与关宁的通话,本来想着晚上和关宁一起吃晚饭的,不过他今天晚上需要去大哥家吃饭。大哥的秘书谢泽华刚刚给他打过电话。

汉宁区的中海世家小区,陆景开着车慢慢进入。夜色被几栋大楼的灯火照的似乎有些稀薄,可以看到枯黄的树叶在昏黄的路灯下打着旋儿,有着冬日的寒冷的气息。

大嫂选得是样板房,又让开发商把一些不合意的地方改了改,付款过后一个星期就交房了。

一起吃过饭,陆景跟着大哥陆江进书房里说事情,家里的保姆协助大嫂收拾碗筷。

陆江点着烟笑道:“想听好消息还是坏消息?”陆景坐下来笑道:“先听好消息吧,我这儿得来的消息也不大好。”

“林元区的新城规划在市长办公会已经通过,等月底上常委会讨论,通过的概率很大。这将带动一大批就业机会,并且可以缓解目前老城区人口涌入的压力。

水利系统这一块,我正在整顿,江堤正在加大排查力度。别的地方不敢保证,但是江州市内的堤防我是能保证不出问题的。”

“范良才工作能力挺强的啊!”陆景笑着抽烟,大哥心中的蓝图正在江州大地上慢慢的勾勒出来,这确实是好消息。

陆江说道:“你先说说你的坏消息吧。”

“花样年华的股东分别是华省长的侄儿华全才,常务副省长刘省长的儿子刘向全,江州王副书记的儿子方华天,香港黄家的黄哲。哥,他们这张网有点大。”

陆江抽着烟,想了一会儿,说道:“童市长昨天和我聊了聊,想送叶成和去参加一周后省厅的一个干部交流班,学习三个月。

汉宁区分局局长耿金建近期会被提到市局里面挂起来了,然后任命武达冲作为汉宁区分局局长。”

陆景的眉毛扬了扬,这是交换式的妥协吗?但是现在正是调查花样年华的时候把叶成和调走,这是什么意思?

“叶成和给我汇报过,他刚刚摸到花样年华提供有偿陪侍服务,涉嫌黄赌毒的证据。他下午在我办公室抱怨了一下午。说邢盛刑侦能力差的和三岁小孩一样。这么明显的东西查不到?”

“哥,你怎么回复童市长的?”

陆江笑了笑,点点烟灰,说道:“我同意童市长的提议。”

陆景揉了揉眉心,见大哥淡淡的微笑,云淡风轻,从容自若,似乎对目前的局面没有丝毫的气馁,陆景心中一动,笑道:“哥,你是打算让花样年华重新开门营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