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7章 示弱

第一百三十七章 示弱

陆江点点头,微微一笑,“看出来了?”花样年华开业之后所暴露出来的问题才会更多。先要把靶子竖起来。若是一直是出于停顿整业状态,有些问题反倒不好查了。

“恩。”陆景笑了笑,叶成和去省|厅培训是示敌以弱,看来大哥是打算调省里的力量来动花样年华。省公|安|厅|厅|长是师书记的人,想来协调起来并不会很困难。

陆景想了想说道,“如果邢盛知道消息,他有没有可能通知花样年华?现在的通信技术,应该是可以查到对应号码的通话录音吧?”

“哦?”陆江神色动了动,笑道:“你呀,尽琢磨这些鬼名堂。我知道了。”

“哥,花样年华后面的人会不会多了一些?熊书记如果知道…”

陆江抽着烟,烟雾让他清秀的面庞有些模糊,“凡事都有个度,如果花样年华的龌蹉太多,证据确凿,是没有几个人肯出头说话的。”说着,笑了笑:“具体的时机,省|厅的同志会把握,你不用担心。”

…江州大学在元月十日举行期末考试,还有二十天的时间,关宁宿舍的几个女孩子都忙着自习。吃过晚饭走在去教室的路上,脚踩在硬硬的石板上,让人怀疑地上是不是铺了一层霜。

几个人一边走着,一边跺脚,手插在厚厚的外套衣兜里取暖,呼出的浊气都是白色。白明俊鼓动着大家今晚一起去大礼堂看校园情歌大赛五进三的比赛,总好过去清冷的自习教室苦挨。

他已经提前让人帮大家占好了座位。徐琼皱着鼻子道:“白情圣,位置不好,我们去也没什么意思呀?”白明俊呵呵笑着道:“我保证是前十排的位置。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歌手们的容貌。”

徐琼有些意动,说道:“你们去不去呀?听说情歌王子胡宇飞长的很帅哦。”

叶仪把她抱在怀里,捏她精致的小脸蛋,“你个小花痴。”陆景看着几个人笑闹,小声问关宁:“怎么感觉白明俊和徐琼关系很好啊。他换目标了?”

关宁挽着陆景的手,笑兮兮的在陆景耳边低声道:“曲线救国呢。白明俊是校学生会的干部和社团联的一些人很熟,能拿到座位。”明亮的路灯下树枝在北风下哗哗的乱响。陆景看着她柔滑如脂的脸庞伏在自己的耳边,闻着她的幽香,有种食指大动的感觉。

关宁在江大呆了近一个学期,已经有许多人认识她,不过看到她牵着一个男孩的手,都识趣的没有过来。现在江州大学里面不知道图书馆门前摆玫瑰图案,放烟花庆祝生日的人找不出几个。

走到岔路口,一行几个女孩子最终决定去看比赛,复习也不差这一晚上。九六的时候学校还不流行圣诞节,否则的话这几天活动会更多,校园里随处可见各种活动的海报。

大礼堂的人气明显比上次火爆。一行六个人跑到大礼堂前面去坐着,引的后面晚来了没有座位的学生不满,“空着位置不让人坐,原来是给人留着的。我们难道不是江大的学生吗?为什么要区别对待?”

温暖如春的礼堂里,报幕的司仪穿着红色的拖地长裙,画着精致的妆容,眉眼如画,照例感谢了领导一番,才开始介绍比赛的流程。

坐得近了,陆景能看到司仪脸,貌似是他进入江州大学之后的那位金牌主持人。陆景想着这红色的长裙穿在关宁身上该是何等的惊艳。司仪卸了妆也算得上是美女,可惜比起关宁这样祸水级别的美女还是有些差距。

比赛唱到一半时,白明俊把陆景拉到大礼堂的后面,在一处温暖的休息室里抽烟,从休息室里偶尔还能看到门外走过的工作人员。有画着妆,穿着各色服饰的伴舞人员,有指挥卸掉音响效果的人员…白明俊敬了陆景一支烟,笑道:“陆景,你让我们江州大学的男生们怎么活啊,现在表白送玫瑰花不到一千支都不好意思说话了。我求你帮我个忙?”

陆景点了烟,笑着道:“你说说看。”

“帮我策划一个追苏芸的方案怎么样?我知道你有这个能力,放心绝不会让你白忙活,等事成了,我请你和关宁吃饭。”

陆景笑道:“这种事我怎么好乱出主意。要看个人悟性。我倒是奇怪了,你怎么想着追苏芸,按你那天给我说的,江大校花级的美女也有几个,美女级别更是不少啊。”

白明俊竖起食指摇了摇,说道:“我喜欢苏芸文静的性格,我们高中就是同学,我高她一届。好不容易都到江大了,也算是人生中的一种缘分,我是不会放弃的。”

陆景笑着点点头,明白白明俊的心情。不过这事他不会出主意。

吸了会烟,见陆景没什么帮忙的意思,白明俊笑道:“得了,知道你是个讲究人。不说这个,我们回去看比赛吧。”

两个人从吸烟室走回到座位。陆景这一次很专心的听着歌。一直到结束,几个人都议论纷纷。出了大礼堂,在路边看到一辆很拉风的桔红色世爵跑车,一个长相英俊的男人正靠在跑车上抽烟,形象气质俱佳。

几个从车边路过的女生大着胆子看那男子,还吃吃的笑着小声讨论着。

陆景看到男子身边的贺爽,立刻就认出来他就是方华天。方华天的眼睛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大学里面的女生,仿佛寻找猎物,当他看到关宁时眼睛亮了一下。陆景忍不住皱着眉头。

贺爽则是双眼搜索着,当他看到陆景时,伸手指着陆景对方华天说道:“方少,陆景出来了。”

“我看到了,他女朋友不错。”方华天站直身体,拍了拍贺爽的肩膀。

贺爽会意的喊道:“陆景!”

徐琼拍手娇笑道:“陆景,帅哥的跟班喊你了。”白明俊的脸色有些严肃,提醒道:“别乱说,方华天是江州有名的公子哥,被他盯上没有好事。”徐琼吐了吐舌头,躲到叶仪怀里。

陆景倒是有些诧异的看了白明俊一眼,心想着他家的关系是谁?能认出方华天的多半和江州官场有些关联。

陆景笑了笑,“走吧,不用理他。”说着话,几人下了台阶准备回宿舍。贺爽走过来拦住几人,不爽的道:“陆景,你怎么回事?方少叫你过去。”

陆景眯着眼睛,冷笑了一声,说道:“方华天算那根葱,他叫我过去?他有这个资格吗?”

说着,用手指在贺爽的胸口戳了戳,把他戳得连连后退,“贺爽,就你这眼色还当跟班,早点回家洗洗睡吧。”

“草!你以为你是谁啊!”看着陆景那副嚣张的架势,贺爽愤愤的骂了一句,连退几步。他认识方华天少说也有三年,还没有人在他面前说过“方华天算哪根葱这句话”。心里正想着该不该动手时,方华天挽着一个美丽女孩的手走过来,笑的很有风度,“陆少架子好大,贺爽都请不动你。”

陆景向前踏出一步,将关宁挡在自己身后,阻隔了方华天**邪的视线,淡淡的说道:“方华天,有屁快放,没屁滚蛋。”

他身边的女孩要说话,被方华天伸手拦住,然后对陆景笑道:“我过来只是想要告诉你一声,少动点花样年华的脑筋,你们惹不起我们。”

陆景笑了笑,想着大概是大哥的示弱举动让他们那些人认为大哥也不过如此,“方华天,你觉得你妈的官很大?或者,你觉得华省|长的官很大?真搞不懂你的自信从那里来。说起话来和三岁的小孩一样幼稚。搞不清楚状况,早点回家吃奶,别在这儿丢人现眼。”

大哥的背景应该是若隐若现,省里估计是有些人知道,有些人不知道。不过随着他在江州的时间越来越长,江州市里知道的人会越来越多。

方华天脸上海挂着笑,有些僵硬,心里极为恼怒,不过他不是那种把情绪挂在脸上的人,“我们走着瞧吧。看看到底是谁搞不清楚情况。明天晚上花样年华会重新营业,欢迎陆少过去体验我们花样年华的服务。”说着招呼陈晨,贺爽跟着他一起走了。

陆景对他最后那句示威的话倒没什么感觉,花样年华越早开业,死的越快。

白明俊脑子里转着有省里面和市里面那个位置上有姓陆的官员。几个女孩都知道陆景家里有些背景,虽然有些好奇,但也没有说着这个话题,转而说起跑车帅哥身边的那位美女的事情。

那美女叫陈晨,是英语系的名人,刚才也进入了情歌大赛的前三名,在江大里面很有些名气。又说道胡宇飞和她唱歌孰优孰劣。这届情歌大赛会在12月30号晚上举行决赛,角逐前三名的名次。

陆景淡淡的笑道:“我倒是认为她不会拿到第一名。”苏芸问道:“为什么?我觉得她唱歌挺好听的啊。”

陆景笑了一下没有回答,心说:“30号的时候,花样年华也该被拿下了吧,那时候方华天说不定已经进去了。看陈晨对方华天的那个依恋样子,这样的情况下,她要是能拿到第一,那才是有鬼。”

送她们几个回宿舍的时候,陆景叮嘱了关宁几句,让她这几天小心,有事给自己打电话。方华天的目光让他心里不舒服。关宁乖巧的点着头。

陆景心里想着,保镖的事情看那天老头子心情好,找他问一声。现|役的军|人是不想了,退|役的军|人请一个过来也不错。

…周六的早晨总是让人不自觉的感觉到慵懒,陆景歪着头去拿衣服兜里的手机,陈笑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景少,我爸今天中午请你在罗马假日西餐厅吃午饭,你有没有空啊?”

“中午没事,行啊!就请我一个?能不能带朋友过去。”陆景想着一会去找关宁,带关宁一起去。

陈笑迟疑了一会,说道:“就你一个人来行不行呀?”陆景觉得有些奇怪,还是答应下来,莫非有什么事情要谈?

挂了电话,陈笑拍了拍胸口,心道:“好险,总算糊弄来了。希望中午吃饭的时候别处差错。”

想着自己的小心事,她摸摸自己的滚烫的脸颊。

明亮的西餐厅内,陆景笑着和陈笑的父亲握了下手,神态从容不迫,倒是让陈乐义暗赞了,一般男生见女士家长能有这个反应,那心里素质是很强的。

陈乐义说道:“你好,我是陈笑的父亲陈乐义,这是我的名片。”陆景接过来看了一下,陈乐义是一名律师,工作地点在北京。

“哦,陈叔叔好!我没有制名片,有些失礼了。”

陈乐义有些疑惑的看了看陆景,以为他年青人好面子,就笑道:“先点餐吧。”把菜单递给陆景,问道:“小陆,你是笑笑的同事?”

陆景愣了一下,说他是笑笑的同事也说得过去,就点了点头。他感觉这餐饭怎么有点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