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8章 劫持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一百三十八章 劫持

“你在公司做什么工作的?”陈乐义让侍者拿了一杯水过来。陆景正要说“我不负责具体的工作”。陈笑抢先答道:“爸,陆景是负责协调工作的。级别和我一样。”

见两人看过来,陈笑甜甜一笑,似乎刚才的抢答不是她做的。

陆景点了点头,他感觉到陈笑似乎在隐瞒着什么事情,想了想,决定还是配合她。

“哦。”陈乐义问道:“小陆对你自己以后的职业有什么规划吗?”陆景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可能会从事数字手机行业吧,具体要视情况而定。后续的精力会集中在数字电子产品上面。”

前几天董坤城给他打过电话,可以拿到西门子的一份一万支手机的代工订单。如果景华通信代工的质量能达到西门子的要求,可以考虑再向西门子拿一份大的订单。

景华通信要是良品率不达标,订单接得越大,损失也越大。原材料,时间,人工都将是极大的损耗。

陆景对电子加工厂能不能加工出符合西门子要求的产品,还是抱有疑虑,一切都有待于时间的检验。六个月之后交货,对景华通信来说是一个考验。

国内此时的手机芯片,都是从国外进口,进入工厂上再开始组装,实际上一种半成品的加工方式。景华通信在技术,设备上并不存在问题,但是良品率一向是与生产管理水平相关。

西门子的这份手机订单足以景华通信前期先运作起来。但是他未来的希望还是要寄托在研发团队身上。代工的利润,终究是没有贴牌生产高,而贴牌又没有生产自己的手机品牌利润高。景华通信的路是一步一步的沿着产业链向上走。

现在就像是蹒跚学步的婴儿刚刚迈出了第一步。

陈乐义微笑着喝水,打量着陆景,一张脸还算耐看,眼神很锐利,看起来精神面貌不错。

心想:“笑笑说他家里条件一般,不许我问,免得伤了他的自尊心。那说点别的吧。”想到这儿,问道:“小陆,你平常休息时间干什么?”

“我工作和休息分得不那么开,有时候忙起来很忙,闲的时候有会很闲。”

“哦,有时间要多陪陪笑笑。”陈乐义突然的说道。

“爸——”陈笑娇嗔的白了父亲一眼。

“好,好,不说这个,你们自己看着办。”陈乐义笑呵呵的说。

陆景摸了摸鼻子,看了一眼陈笑,小美女正羞答答的低下头。她今天穿着卡其色的双排扣风衣,白皙的脖子上带着一串玛瑙色的项链,酥胸高耸,胸前戴着米色的丝巾,显得娇俏迷人。陆景现在算是搞明白今天陈笑拉他过来吃饭是干什么的。

陆景起身去了卫生间,在卫生间的门口等了一会,陈笑就俏脸发红的走过来,低着头一副犯了错误等着挨训的模样,陆景看到她娇羞迷人的小模样,倒也没想着怪她。能被小美女认可,也是一件让人舒心的事情。

陈笑穿着黑色的紧身铅笔裤,在卡其色风衣下可见她修长的大腿。她的身高不高,不过身材匀称,就显得大腿修长圆润。

陆景笑了笑,回头看去,卫生间门口两侧有着常青的四季松,成塔形放在花盆里,遮住了餐厅里大部分人的视线。

他笑着道:“笑笑,我没那么不讲人情吧。”说着在她把她肩膀上的发丝抚到肩膀后,低声道:“不过下次记得先跟我说一声,刚才差点穿帮了。”

陈笑抬起头,红着脸解释道:“我爸逼我找男朋友,回京城的时候被家里逼着相了两次亲,我都快烦死了。所以我拉你过来顶数了。你不会怪我吧?”

“对于假扮美女的男朋友我还是很乐意的。”陆景伸手抚摸着陈笑红染似霞的尖尖小脸,感受着她滑腻的肌肤。陈笑扬着头,微闭着双眼,陆景粗大的指节让她能清晰感受到他手掌滑动的轨迹,似乎应和着餐厅里舒适缓慢的音乐声。

卫生间处有走过的男女用暧昧的眼光看着两人,偷偷的议论着。

陆景的手顺着陈笑的脸颊去撩了下她披在肩头的长发,仿佛他抚摸女孩的脸只是顺路,“笑笑,你的装扮越来越成熟了。我还记得第一次招聘你时你扎着马尾辫、牛仔裤的样子。”

陈笑睁开眼睛,亮晶晶的眼睛里透着期待的光芒,问道:“那你喜欢我头发扎起来的样子还是现在这样子?”

陆景没有回答,男女间那点暧昧说出来味道就变了,对陈笑的心思,他能猜到,笑着道:“你是怎么跟你爸说的我的情况。你现在给我说下,免得穿帮了。”

“哦——!”陈笑给陆景设定的贫家子弟身份说了一边,说完又道:“我爸眼光可挑剔了。你呆会儿表现好点哦,至少让我过几天清净的日子。”

陆景笑着点头道:“呵呵,那要看你爸怎么想的啊,我肯定尽最大的努力。”

两人返回座位没一会西餐就送了上来。陈乐义是律师,口才了得,逻辑辩论能力又强,点评着当前社会上的热点问题,一边吃,一边慢慢的谈着,到也不觉得无聊。

吃过饭,三人走下台阶。天阴沉沉,有着干涩的冷意。陈乐义握住陆景的手,“来京城的话,一定要到家里来玩。”陆景笑着道:“我会去的。我送送陈叔叔吧。”

陈乐义摆手笑道:“不用了,你有事就去忙吧。笑笑送我就可以了。”

“好,下次再陪陈叔叔聊天。”陆景笑着对陈笑点点头,告辞离去。

等陆景远处,陈乐义笑着对陈笑道:“笑笑,这个陆景挺职业的,装的像模像样。”

“啊——?”陈笑苦着脸看着她父亲,“爸,你什么意思啊。我认真的。”

陈乐义笑着摸她的头,“行了,笑笑,我自己的女儿我不了解吗?他要真是你男朋友,你吃饭的时候怎么会是一副忐忑不安的神情,只怕是早把幸福挂在脸上了。

那青年精气神不错,谈吐不凡,表现的很稳重,但是越是表现完美的东西就越有问题。他是职业干这个的吧?”

陈笑气呼呼把她爸的手从头上拿开,“爸,你这是职业病,这世界上难道就不许有优秀的人出现吗?”

陈乐义伸手拦的士,的士急速而过,里面坐了人。他回过身来说道:“你今年二十四岁,他看起来比你还年轻一些,又同为企业高管。你说他是贫民子弟,那他大学毕业出来就工作一两年的时间,他在西餐厅里动作熟练,说话带着自信,这根本就不是才在社会上历练一年能达到的表现。你到是说说,这里面没有问题?所以我说他装的像模像样。”

陈笑无语的翻个白眼,心道:“完了,表现得太好也被爸爸看出问题来了。”

还要再说话,一辆白色的面包车突然的从不远处加速冲过来,几个穿着黑西装,带着墨镜的壮汉跳下车,伸手去抓陈乐义。猝不及防之下,陈乐义被拽到,他挣扎的叫道:“你们要干什么,干什么?”

八一百货附近是汉宁区最繁华的地方,片刻间就有不少人停下脚步看着这边突发的情况。

陈笑完全吓傻,用手捂着嘴巴,见她爸要被一伙人拉上车,她尖叫扑上去拉她爸爸,“你们干什么?爸。”

一个黑衣人用力的把陈笑推开,将陈乐义拉上车,关了车门,扬长而出。这一切发生的极快,前后没有超过二十秒。

“爸——!”陈笑被推到在地上,站起来,踉踉跄跄的跑了几步,无奈穿着高跟鞋,跑不快。眼看着面包车远处,她赶紧拿出手机拨110。

“笑笑,上车!”陆景的头从车窗里探出来。他刚刚从停车场把车子倒出来,就远远的看到陈乐义被人拉拉扯扯的推进了面包车。

陈笑连忙跑过来,坐到车里,哭着道:“陆景,我爸被人抓走了。”陆景等陈笑上车,一踩油门,向前冲去。白色的面包车已经消失在视线中,他看到白色面包车是向左拐了。

“我看到了。”陆景一手拿着手机,拨通了电话,一手握住方向盘,“武达冲,刚才有人在汉宁区八一百货附近劫持了我朋友。是一辆白色的面包车,你安排人拦截,最好是在静华寺一带拦截。我看到他们拐到刘家湾路上去了,最终肯定走静华寺那边。”

陆景前世里在江州生活了十五年,大街小巷熟悉的很。心里略微一估量,就明白白色面包车逃窜的路线。刘家湾路那边往前走就是静华寺的区域。

“好的,我明白,景少!”武达冲干净利落的挂掉电话,迅速的调集交|警拦截,并从警|局里排人手出发。

“笑笑,你爸来江州打什么官司,得罪了什么人吗?”陆景头也不回的问道,奔驰飞速的疾驰着,超过一个又一个车辆。引得骂声一片,“王八蛋,仗着车好,这样超车。”这样的豪车,有几个人愿意碰上去?赔钱都赔得让人心疼。

陈笑拉着车内的拉手,身子左摇右晃,哭着道:“我也不清楚,他很少和我说工作上的事情。陆景,我爸不会有事吧?”

“没事!我们跟着那辆面包车,他们跑不掉。”陆景集中注意力开车,他已经看到了前方的白色面包车。

白色面包车内一个黑衣人用胶布封住了陈乐义的嘴巴,捆住他的手。陈乐义不再挣扎,作为律师,他知道这个时候配合这些黑衣人是最好的选择。心里想着是不是江州师范一附中那件案子得罪人了。

“彪哥,后面有一辆银灰色的奔驰跟上来。”

“能摆脱吗?”

“甩不掉,那逼车的性能太好了。我们这面包车跑不过它。”

彪哥说道:“在前面静安寺那里找个路口拐进去,我们弃车。小虎,打电话给良哥,让他派人接应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