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9章 打断一只手

第一百三十九章 打断一只手

“爸——!”陈笑从车上下来连哭带跑的冲过去。陈乐义已经被警|察救了出来,抱住陈笑,拍着她的后背,“笑笑,别怕,别哭!爸爸没事。”说着话,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他藏青色的西服都被扯得邹巴巴的。

十几分钟的追逐之后,面包车上的黑衣人弃车而逃,被骑着摩托车的交|警缀上,终究是在十分钟后,把他们堵在静华寺路上面,一一抓住。

陆景是接到方达冲的电话,从汉宁路上饶过来的,正好看到陈乐义被解救。几个黑衣人被上了手铐,老老实实的蹲在地上。几个警|察对着寻呼机喊着。

“景少,我是李阳军,方局马上到。我已经简单的审问过,这几个是金虎保安公司的人,他们准备把陈律师带到人少的江堤上打断手脚。”

一个高个儿警察走过来对刚刚下车的陆景说道。陆景从衣兜里拿出烟,递了一支烟给他,“辛苦了。”李阳军笑着帮陆景点上火,笑道:“都是方局指挥有力。我就是跑腿的。景少,我去看着那些人。”

陆景走到陈乐义身边,“陈叔叔,没事吧?”陈乐义拍了拍陈笑,让她站到一边,伸出手与陆景握手:“受了一点惊吓,没有大问题。”说着,又道:“小陆,你是不是要重新自我介绍下。”

陆景微笑道:“不是有意骗陈叔叔。笑笑也是被逼急了,拉我过来凑数。我是景和电子和景华通信的老板,在江州有点关系。”

陈乐义摇着头叹道:“你们呀!”他估摸着陆景的年纪就知道他家里肯定是有些背景的,小小年纪就有两家公司,家里简单不了。

“坐到我车里去等吧。”陆景打个手势,“会有一个初步的处理结果。”陈乐义和陈笑坐到车里面,陆景递了一支烟给他,“陈叔叔,我冒昧的问一句,你这次来江州是打什么官司?”

“受一个熟人所托,处理江州师范一附中学生罢课的案子。前几天刚刚处理完,在江州休息几天,正准备下午回京城。”陈乐义抽着烟,手轻微的发抖,有些后怕的感叹道,“这些人真是无法无天,在闹市区都敢劫持人,这要重判才行。”

“熟人?陈叔叔和江裕的吴璇很熟?”陆景有些奇怪的问道,接着又道:“那些黑衣人是金虎保安公司的,这家公司有涉黑的嫌疑。行事一向很嚣张。”

他本来还以为金虎不会介入罢课事件中,没想到还是介入了。这是自取灭亡,怪不得谁了。当街劫持公民,这是**裸的犯罪,谁都包庇不了。

陈乐义吸着烟说道:“我和她母亲何欣静比较熟悉,我们是多年的同学。怎么,小陆,你也认识吴璇?”说着,又看了一眼红着眼睛的陈笑。心里叹了口气,吴璇的容貌比笑笑要胜上一筹。

陆景笑道:“这倒是巧了,江裕是景和电子的股东,我和吴璇认识。何女士我也是认识的。”

说着,看到方达冲从警|车上走下来,陆景说道:“陈叔叔,你和笑笑说说话,我和方局长打个招呼。”

方达冲一头大汗的快步走过来,作为叶派首先被提拔的人员,要是让景少的朋友在他的辖区内被劫持走,那是很要命的,谁愿意任用一个无能之辈呢。

方达冲与陆景握手,问道:“景少,你朋友没事吧?”

陆景笑道:“没事,受了点惊吓。我一会给叶成和打电话,你把抓紧时间做笔录,办成铁案。”

“我明白。我马上办。”方达冲走到那边吩咐李阳军以最快的速度做好笔录和取证工作。

陆景看了一眼灰蒙蒙的天,怕是要下雪了。他拿出电话打给叶成和,把事情说了一遍。不需要暗示,叶成和也会知道这是对付金虎保安公司的好机会。陆景早就和他一起分析过,金虎保安公司和花样年华是一体的,都是方华天的软肋。

叶成和在电话里说道:“我会立刻向陆书记请示。”

就在两人通话的同时,金虎保安公司劫持陈乐义失败的消息,正在不断的扩散。

…罗青良坐在自己的老板椅上,慢慢的摇着手中的红酒杯子。他早年就进入道上,直到遇到他命中的贵人——方少才逐步发达了起来,把手下的弟兄集合起来,开了这家保安公司。

他喜欢在睡午觉前喝点红酒,这让他的心情很愉快。桌子上的电话突然想起来,“良哥,傻彪他们几个被抓住了,接应的小何看到警|察正在把他们带回警|局。”

“多大点事,让傻彪自己顶着,不要担心外面的事情。”罗青良说着挂了电话,想了想,前几天方少还要他收敛一点,可是百十来个兄弟要吃饭,不能坐吃山空。有人出一万块让把一个律师的手脚打断出口气,他自然是应承下来了。这种小事,金虎以前又不是没有做过,也不用专门去通知方少一声。市|局的局|长,常务副|局|长都是自己人,就算傻彪被抓住了也没什么,有个风吹草动,他肯定能提前知道消息。不过,傻彪办事很得力,过段时间得把他捞出来才行。

…劫持的案件做了笔录,直接走刑事案件流程。傻彪对他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事情办得很顺利。陈乐义签过字后就没他什么事。陆景开车送了陈乐义和陈笑回丽都酒店,也不便多留,要留些时间给他们父女说话。陈乐义镇定是镇定,想来还会害怕的。在异乡差点被劫持到某处打断手脚,不可能不慌。

陆景给关宁打了电话,去江州大学找她。快要到江州大学时接到了杨显的电话,“景少,有个叫陈敏的女孩说她找你。”

“哦,你应付下她就好,就说我改天我请她吃饭。”陆景拍了下脑袋,陈敏的事他留得是杨显的电话号码,忘了和他说一声。在电话里给杨显解释了一番陈敏的事情。

“行啊!”两个人又聊了聊景和的现状。景和电子十一月,十二月的销售势头良好。刘一平已经将湘南的市场完全打开,他正带着人马在中原省做诺基亚手机的推广。

景和的工资等级方案,还有股权激励计划已经报给陆景审批过了。经过近八个月的磨合,景和电子已经逐步走入正轨,并不需要陆景过多的关心,定期看一看财务报表和公司的会议记录就可以了。

等陆景站在江州大学图书馆前时,天空中开始下着细小的雪粒。一粒一粒的落在脸上,有些凉。陆景跺跺脚,站到了图书馆的大厅门前,看着来往的学生们打着伞进出图书馆。脑子里想着下午正在发生的事情。

这会儿对金虎保安公司的行动应该有结果了吧。

“陆景!等关宁呀!”娇小玲珑的徐琼过来打着招呼,她身后跟着一脸尴尬之色,带着眼镜的曹兵。

陆景手插在衣兜里,笑着道:“你这是去那里?”

徐琼笑着道:“我现在是商学院学生会的干事呢,我刚才在图书馆里征集元旦晚会的节目。关宁答应我拉一曲梁祝呢。呵呵,现在去学生会里找熊会长汇报成果。”说着,又指着曹兵道:“他是给我打下手的。回头见啊!”

看着曹兵殷勤的帮徐琼撑开伞,两人慢慢远去,消失在雪粒,陆景笑了笑。

“什么事让你发笑啊?”关宁穿着白色的羽绒服走出图书馆,挽着陆景的手臂。陆景接过她灰色的书包,说道:“好沉。关小宁,你够可怜的。”

关宁撑开雨伞,递给陆景,笑着道:“那你还来打扰我复习,过几天就要考试了。”

陆景打着伞,拥着她,与她一起向停在路边的车子走去,“我一会电话估计会很多,要是在图书馆陪你自习要被人骂死。”

到了后湖别墅里,打开空调,没多久,屋子里就暖和起来,关宁在书房里温习课本,陆景拿着咖啡进来时,她脱了外面的羽绒服,露出里面橘红色的羊毛衫,胸前的双峰高高耸起。黑色的修身裤贴着她修长的美腿。

陆景把咖啡放到桌子上,挑起她的下巴。关宁秋水般的眸子正看着他,有股羞涩的情意。陆景吻在她嫣红的嘴唇上,一手覆盖在她的乳峰上,隔着衣物感受着那份弹姓。

直到手机铃声响起来,陆景才放开关宁。关宁娇嗔的白他一眼,“坏蛋!”

陆景搂着她,接通手机,是叶成和的电话,“景少,罗青良被我抓住了,金虎保安公司里面搜出了管|制|刀|具,枪|支,涉嫌黑|社会犯|罪跑不了。你知道罗青良在被抓的时候说什么吗?‘叶成和,你tm做事不讲规矩,我要和贺局长见面,我和邢局长见面。’

我tm和他讲什么规矩。哈哈,真是搞笑。不过姓罗的嚣张可见一斑。”

“接下来呢?”陆景问道。

“一切行动听指挥。我已经给陆书记汇报过了,陆书记指示彻查金虎保安公司的问题。”

陆景点了点头,明白叶成和的意思,把罗青良抓住了就是一大胜利,能不能挖出后面的方华天,一个要看刑侦的结果,一个要看政治较量的结果。

挂了电话,见关宁关切的看着自己,陆景把她抱起来,在她脸蛋上香了一口,“不要担心,打断了方华天的一只手而已,能让他感觉到痛。”

关宁点着头,小声道:“那个方华天的眼神很讨厌。”陆景坐到沙发上,把关宁拉到自己怀里,就这样说着话,“别害怕,我会保护你的。我不会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

关宁看着陆景认真的脸,手臂环着他的脖子,娇柔的说道:“我知道的。你在我身边我就不会害怕。”说着话,她靠在陆景的肩膀上。对视了一会,感受着俏臀上的一双魔手,似乎要把她融化掉了。

关宁细微的喘息声,无疑是极致的催化剂,让陆景再也忍不住,把她抱到了卧室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