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1章 惊人的消息

第一百四十一章 惊人的消息

金虎保安公司的案子市里面重拳出击,正在一一审理。陈乐义从何欣静那儿了解到最新的情况,对被劫持的怨气也消了大半。这样的恶性案件不可能轻判,再加上查出来金虎保安公司一些其他的问题,罗青良吃一颗花生米都是有可能的。

案子到了这个地步,和他也就没有多大关系了。他决定返回京城。进了宽敞明亮的机场大厅后,他对送行的陈笑道:“笑笑,你回去吧。”

陈笑给他一个拥抱,眼睛有些红红的,“爸,你要不要退休啊,你的工作太危险。”陈乐义微笑着摸她的头发,“傻孩子!”说着,把手中的公文包递给自己的两个助手。

拉着陈笑的手走到一边,“你和陆景是怎么回事?我看他在江州威风的很,刚才送行宴上,你何阿姨都有些讨好他的意思。”

陈笑勉强笑了一下,用手抹眼睛,“我和他没什么,就比同事关系近一点。装男朋友这样的小事,他会帮我。”

陈乐义笑了笑,“傻丫头。别让自己太累着了。”他自己的女儿他不明白吗?看笑笑的样子怕是对陆景有些好感。否则假扮男朋友的事情怎么会找他来。

“好了,回去好好干工作。你年纪轻轻,位置又高,不做出成绩底下的人怕是不服你。”

“我知道的。我不是小孩了,爸。”陈笑送父亲和他的助手进了安检。她现在要赶紧把手机产业园的计划做完,这几天陪着父亲都没有心思做事。也不知道陆景那里急了没有。

二十九号江州又下了一场雪。融雪的天气格外冷,空气里有尖锐刺骨的寒意。

陆景把车停在黄致远的酒馆门前,在他的酒馆里和他喝酒。入冬以后,在他酒馆门外摆象棋的老头们都只在中午过来,太阳收了之后,就收摊回家。

黄致远穿着厚厚的老棉袄,拿着酒碗给陆景倒酒,“前些天倒是又酿了一批酒,算是把空缺给补齐了。”

陆景就笑,黄致远的酒都是新酒。老酒少。像他这样的酒鬼要让他把酒储藏起来还有些难,都是酿好了就喝。喝着喝着酒就没了。

陈乐义被劫持的事情,是江州师范一附中的被褥供应商找金虎公司做的。那老板不忿陈乐义断了他的财路,打算给他一个教训。

正好被陆景碰上,通知武达冲把金虎保安公司的人拦个正着,没有让陈乐义受到伤害。

“不知道黄老师对古建筑考据这一块有没有研究?”陆景问道。林元区的新城计划已经被江州市委常委会批准,将会由市建委的副主任顾日辉负责。

白沙那片古建筑是否拆除过不了多久就会提上市政府的议程。

黄致远摇头晃脑的喝着酒,沉吟了一会,“改天我介绍个人你认识一下吧。他对古建筑很有些研究。”

陆景笑道:“行啊,那我等你的好消息了。”黄致远点点头,说道:“景少,你最近要小心点,不要碰到谢家的丫头了,她正气呼呼的要找你呢?”

“哦?”陆景有些奇怪的喝了一口酒,看着黄致远。黄致远说道:“你上次不是去骂了吴胜林一顿吗?谢清歌那丫头可是记着的。还来我这儿问过一次。”

陆景苦笑着摸摸鼻子,女人得罪不起呀,不管年龄大的,还是年龄小的。

喝着酒下围棋,说着闲话,一直到晚上,陆景才离开,今晚是江州大学情歌大赛的决赛,关宁拉着他过去看比赛。

他这几天都在关注金虎案子的动态,还没有出最后的结果。叶成和已经离开江州去黄海参加交流班。

案子目前由局长贺宗华领导,方达冲负责具体事务。市里面有风声出来,可能会让方达冲兼任市局副局长。

看来那边也是心有不甘,打算使用离间计。如果同为副局长,叶成和回来发现他和方达冲是平级,他还怎么指挥?这里面的说道就多了去。

“查出来没有?”方华天一脸的阴沉色靠在别墅客厅里的黄木椅子上,他这几天日子不好过,几乎每天都被家里说几句,想让他出国读书。他都28岁还出国读什么书啊。

“85年的拉图,价值一万美金。”黄哲拿着拉图酒庄的红酒走过来,倒在两只玻璃杯里,慢慢悠悠的说道:“关宁是京城市人,平时基本上在江州大学里面学习,偶尔和寝室的同学逛逛街。参加过几次京城市的老乡会,以及同学会。呵呵,这里面就有机会。我和她们老乡会的会长刘怡秋有联系,她会在近期组织一次老乡会,只要能把关宁拉到楚北国际大酒店去,我会给她一万块。相信这件事她会尽心尽力的。”

说着,将盛了半杯红酒的酒杯递给方华天。

方华天冷笑道:“好,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他猛的灌了一口酒。罗青良那边他已经安抚住了,花了他500万,罗青良已经表态会抗住所有的罪名,不会牵连到他身上。

他记不清有多久没有被人这样欺负了。从来都是他欺负别人,哪有人能欺负他。金虎保安公司对他而言很重要。

驾着车从黄哲的别墅里出来,手机铃声忽而响起来,电话里传来陈晨娇美的声音:“天哥,我今晚唱歌比赛,你来给我加油吗?”

方华天本来想拒绝,但是想着这几天是有些冷落她们母女,就说道:“好吧,我会去的。”

“我会拿第一名的,天哥。”陈晨在电话里娇笑起来,听起来十分开心。方华天糟糕的心情也忍不住好了些,心想:“无论如何我都不想出国。出国了那有在江州痛快。”

花样年华的股份他已经转给花样年华的经理张宁安。张宁安是跟了他多年的老人,在忠心上没有问题。花样年华实际上还是控制在他手中。

大礼堂里到处是尖叫的学生,手舞着荧光棒,他们已经化身为疯狂的歌迷粉丝,台上三名歌手依次出场后的每一次互动,都引得他们尖叫连连,现在气氛很热烈,很有些开演唱会的派头。陆景实在受不了这个疯狂的氛围,拉着白明俊去后面休息室抽烟。

白明俊笑着道:“你不喜欢这个氛围?”陆景笑着点头,递烟给白明俊,“人盲目起来就会失去理智。我喜欢保持清醒的感觉。”白明俊抽着烟,美滋滋的吸了一口,“要是每个女孩都像你这样,那就太难追了。”

“咳咳!”陆景呛着了,好一会才道:“你真是情圣本色啊!三句话不离本行。”

白明俊嘿嘿笑道:“活着那么累干什么,总要找些快乐的事情做。陆景,你这中华烟和我平常抽的味道不一样啊。”

“恩,加了特制过滤嘴的。和苏芸进展怎么样?”

白明俊把烟灰缸拿过来,点着烟灰,叹口气道:“没进展,慢慢来呗。”说着,又有些灰心的道:“我在想我要不要在一颗树上吊死。”

陆景笑着点点头。吸了一支烟,两人走出吸烟室,迎面走来一个盛装女孩,容貌秀丽,穿着金黄色的露肩晚礼服,洁白的肩头露在空气中,一个男子正在她身后给她拿着棉衣。

“陆景,怎么在哪儿都能碰到你?”方华天压着火气喝道。陆景微笑着抽烟,“方华天,你还没进局子?真是奇迹啊。你不会真以为金虎的罗青良会抗住所有的罪名吧?”

方华天停下脚步,质问道:“你什么意思?”他身边的陈晨蹙起姣好的眉毛,脆声说道:“你这人好讨厌啊!”

陆景笑起来,笑得很淡,口中说出的话却是石破天惊,“陈晨,你父亲陈国泽就是方华天指使人杀死的。”

“啊――!”陈晨在这一瞬间完全傻掉了,手里拿着歌谱本在瞬间掉在地上,半天回不过神来。

白明俊心里暗自咂舌,没想到听到这么劲爆的消息。他当然知道最近江州市闹得沸沸扬扬的金虎保安公司涉黑的案子。悄悄的看了一眼方华天,见他面色有些僵硬,心想,“陆景说的不会是真的吧?”方华天这个人在江州嚣张是出了名的,这些年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姑娘。据他所知,隔壁的江州音乐学院,江州美术学院至少有3个校花级别的美女都被他玩弄过。

“你放屁!”方华天有种暴怒的感觉,脖子上的青筋暴起,“陆景,你TM说话是要负责任的。”

陆景眯着眼睛笑道:“你果然和罗青良一样SB,我说句话负什么责任?你应该好好叮嘱罗青良不要把这件事说出来,我知道你有能力给关着的罗青良带话。”

说着,指指正在无声流泪的陈晨道:“你更应该向陈晨解释下你没有干过这件事。不过我觉得你八成解释不清楚。”

陈晨任由泪水滑过脸颊,转过身定定的看着方华天,“天哥,是真的吗?”

陆景听到她对方华天这个称呼就摇头,一看就是不信自己话的。方华天搂着她,拍着她的背说道:“当然是假的,宝贝,我怎么可能做那样的事情。”

陆景冷声着说道:“陈晨,回去让你妈查查那辆肇事货车是从那里出来的?5.13案的档案里是有封存当时的交通录像的。那辆货车的出发地就是金虎保安公司的一处隐蔽仓库。市局刚刚查封了那里。金虎保安公司和你的天哥是什么关系,你妈她肯定知道。”

说着,又对瞪着他的方华天道:“方华天,你还不赶回去销毁证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