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2章 酝酿中的风暴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一百四十二章 酝酿中的风暴

方华天冷哼道:“哼,你不要血口喷人,那辆货车可以从任何一个方向过来,和金虎保安公司的仓库有什么关系。你说的事情根本就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

陆景嘿嘿笑道:“你研究的挺透彻的啊,不会全程参与了策划吧?我只问你一句,大商国际的陈国泽死后,谁得到利益最大?”

他用手指着方华天大声质问道:“是不是你?幕后黑手不是你,会是谁?除了你还会有谁?何况又有交通录像在。嘿嘿,任何一个方向?当然也包括了从金虎保安公司仓库的方向,对吧?”

两人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有不少后台的人员站在走道边围观。外面的报幕声已经连续响了三次,陈晨还没有出去。报幕的主持人杨青青从前台走进来,喊道:“陈晨,到你出场了。”

陈晨扭头去看杨青青,满脸的泪痕,将脸上的妆容冲的七零八落。她无声的张张嘴,嗓子里堵得说不出话来。

“怎么回事?”杨青青看到过道里站了不少人,拉着一个短发女孩疑惑的问道。

短发女孩小声说着听到的消息,杨青青嘴巴张得足以吞下一个鸡蛋,半天都合不拢。

方华天正要反斥陆景,黑色阿尼玛大衣口袋里的手机响起来,他一手扶着陈晨,一手接手机,“方少,大事不好了,花样年华外面来了一群武_警。我们被堵住了。”

“张宁安,慢慢说,怎么回事?场子里今天没什么活动吧?”方华天心里一惊,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动作。事先完全没有收到消息,

“有活动,刘副省长的儿子刘向全被堵在里面了。完了,他们冲进来了。方少,你快想办法。”

电话里嘟嘟几声挂断。“草!”方华天肚子里暗骂一声,烦躁的收起手机,感觉一个头两个大。

陈晨在方华天打电话时,踉踉跄跄的跑向门口走去,她要去问她妈妈,爸爸的死究竟是怎么回事。

陆景离方华天不远,刚才电话里的内容他听得很清楚。心里暗爽,原来是今天晚上对花样年华动手。武_警都调来了,看来省_厅是有相当的把握收网捞鱼。

见陆景一脸得意的笑容,方华天顿时觉得怒气从肚子里冲到了脑顶,气冲冲的指着陆景骂道:“陆景,你给劳资等着。今天这事我们没完。”

陆景不屑的努努嘴,指着流着泪跑向通道门口的陈晨,“你还是赶紧去追陈晨吧。”方华天自身难保还想着威胁他,真是好笑。

“草!”方华天追过去,嘴里喊道:“陈晨,你要去那里?”

陈晨哭着道:“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她尖叫着摆脱了方华天的拉扯。两个人纠缠着从后台出口出了大礼堂。

一群人面面相觑,谁也没料到是这么个结果。比赛的歌手就这样走了,杨青青也傻了眼,她就是再会调节气氛,唱歌的人走了,她也没办法安抚住前面已经逐渐不满的歌迷们。

陆景心里哂笑一声,对白明俊道:“走,去找关宁她们。”走道里所有的人都看着陆景和白明俊。白明俊见有熟人望过来,微笑着点点头,跟着陆景向大礼堂的前厅走去。已经有几个脑袋灵活的人猜到陆景是谁。

白明俊有些好奇,又有些兴奋的跟在陆景身边问道:“陆景,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完全看不出来啊,方华天要是做出这样的事情,真是人面兽心啊!杀了陈晨的父亲,还和陈晨发生关系。”

陆景用右手食指点了点自己的心口说道:“心里没有鬼,我那几句话就是废话。你看方华天刚才的表现心里面有没有鬼?”

在金虎保安公司被查处之前,说5.13案没有什么用。那些仅有的蛛丝马迹反而会被销毁。但是在金虎保安被查处之后,自然怎么说都可以,反倒会让方华天疑神疑鬼,怀疑罗青良有没有出卖他。

随着金虎保安公司的案子的进一步发酵,会查出一些5.13案的疑点,但是这并不足以定方华天的罪。他在江州这么些年,肯定不会亲自和底下的人接触,这样一些细节的东西他肯定很注意。

所以前世里面他最终逃脱了法律的制裁。当然大家也不是傻子,他母亲王湘的市长位置就是因为这案子弄没了。

方华天最终会死在张雨玲的手中。罗青良虽然抗住了所有的罪名,但是张雨玲知道罗青良是方华天的手下。她笃定方华天杀了她丈夫之后,在别墅里整治了一顿丰盛的晚餐邀请方华天吃饭,期间两人喝了一瓶下了药的红酒,最终双双身死在别墅里。

陆景本来没有打算刻意去揭露方华天。不过,方华天今天撞到他枪口上了,他自然不介意当着陈晨的面去质问他。

方华天活不了多久了。这件案子里面唯一可怜的是陈晨这个女孩。

白明俊听到陆景的反问,嘿嘿一笑,心里明白怎么回事。

大礼堂的前厅里面已经吵翻了天,有人大喊道:“有黑幕。有黑幕”刚才主持人杨青青出来通知陈晨因有私事要处理,中途放弃比赛。

可是之前陈晨唱得多么好啊,明显是奔着第一名去的。这个时候放弃比赛,当大家都是三岁小孩吗?

后台里发生的短暂冲突和惊人的消息还没有传出来,谁想不到陈晨中途退场的原因。

情歌大赛在这样的气氛下举行不下去了,举办方宣布比赛结束,结果择日宣布。

一干学生们大叫晦气,开始散场。本来是一个很愉快的夜晚,怎么就弄得虎头蛇尾呢。

与几个女孩一起出了大礼堂。冷月当空,树枝上还挂着残雪,马路上有些雪水融化后还没有消散的水渍,有着湿漉漉的寒冷。

白明俊小声的给几个女孩说着后台的见闻,以及5.13案的始末。关宁,苏芸,叶仪,徐琼几个女孩才明白为什么陈晨会中途退场。

“我们去那里?要不去东边的咖啡馆坐一会?这事儿整得我有一肚子的话想说。”白明俊提议道。东边生活区里有一家新开的咖啡馆,提供西餐和咖啡。环境很不错,是聊天的首选。

几人心情略微有些沉重,微微笑起来。

走到一半时,陆景接到了大哥的电话,“小景,来我家一趟。路上小心。”

“好!”陆景结束了电话,对几人说道:“你们去吧,我有事情。回头见!”

又在关宁脸上亲了一口,关宁娇嗔要掐他。在她寝室几个女孩的尖叫声中,陆景笑着大踏步的离开。

十二月三十日晚,省_厅接到线索,调集武_警查抄花样年华夜总会,当场查抄出相当数量的摇头_丸,花样年华的总经理张宁安被拘捕,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市_局常务副_局长邢盛用手机给张宁安通风报信,被当场的武_警听得一清二楚,市委领导批示立即拘捕。

江州官场一时间风声鹤唳,谁都不知道下一个被牵连进去的是谁。省_委师书记专门约熊为明和童钊谈话,对这样的贩_毒_大_案,要彻查到底。这个案子已经交由省_厅负责。熊为明明白一场暴风雨正在向江州政坛袭来。

出了省委大楼后,熊为明邀请童钊到他办公室详谈。“老童,究竟是怎么回事?江州市里怎么会这么严重的问题?”熊为明有些不满的递了一支烟给童钊。作为市长,本地_派_系的领头人,怎么把干_部_队_伍建设搞得这么糟糕?怪不得华省长要调自己进江州。

童钊吸着烟,叹了口气,说道:“熊书记,有些事情很复杂。这次刘省长也被牵连进去了吧。”

常务副省长刘省长的儿子刘向全当场被抓住,那还能抵赖吗?不要把大家当傻子。

熊为明点点头,右手夹着烟头,打着手势说道:“省里的事情有老领导操心,我们要做好自己的事情。我听说江州大学里面最近流传着王湘的儿子方华天是5.13案的幕后主使人,你怎么看这件事?”

童钊面无表情的抽烟,好一会儿才低声道:“脱不了干系。”

熊为民看着老态尽显的童钊,心里有些叹息。郁行知这个人他早就耳闻,作风比较强硬,童市长这几年能抗衡他而不落下风也算是有能力了。

熊为明夹着烟抽了一口,“老童,我干_部_队_伍建设要加强啊,就让这次事件成为一个筛子吧。大浪淘沙,留下来的人才可以用。我们要同心协力啊!”

童市长用手摩挲着头皮,慢慢的道:“我会配合你的。”心里想着,不服老不行了。王湘下去后,陆江登上市长之位再无阻碍,江州最终还是熊为明和陆江两个人的。

一连几天,陆景都在陪着关小宁自习。笑笑已经将数字手机产业园的计划书交给他了,但是在陆景看来,这份计划书还有很多需要修改的地方。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步入了1997年。陆景打着哈欠从机场返回。昨晚接到黄紫琪的电话,她今天带着她的团队返回京城。陆景起了大早开车拉她去南阳街吃早饭,又和她在白沙那边逛了一个多小时,然后才送她到机场。

陆景从机场返回时,接到了郁扬的电话,“陆景,今天又没有时间,我请你看场好戏。”

陆景笑道:“看好戏当然有时间。你说地方吧。”郁扬在电话里笑道:“你那辆奔驰太扎眼,不要开过来。来汉宁区的当阳路路口,我在那里等你。”

“行啊!”陆景把车停在八一百货的地下停车场,然后打的去了当阳路路口。

郁扬的脸从一俩普通的别克车里面露出来,“这里,陆景!”陆景坐到他的车子里。郁扬递了一支烟给陆景,有些落寞的笑道:“方华天的现状你知道吧?”

陆景接过烟,点了点头。方华天的现状他当然知道。金虎保安公司挖出来一些陈年旧案,大部分都和他有关。罗青良果然如前世一般抗下所有的罪名,但是他根本就没有作案动机,只是他一口承认是他指使卡车司机撞死陈国泽,让案情到了他这里就打住了。

省_纪_委派出调查组正在调查方华天的母亲王副书记是否有违法违纪的行为。

而花样年华的案子愈演愈烈,就像是一个不断吹大的气球,在爆炸得那一刻,不知道要炸掉多少人的乌纱帽。老辣的师书记在这件事上肯定要达到他要的效果才会收手。

华省长将会是最终的目的。他的侄儿涉案,想要彻底摆脱此案的影响恐怕有些困难。

郁扬吸着烟,在驾驶座上似乎在回忆着往事,过了一会说道:“一会省_厅的胡队带队去抄黄哲的别墅,方华天这几天都在那里。我们去堵这两个王八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