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5章 带乖乖女去跳舞

第一百五十五章 带乖乖女去跳舞

“陆景!”丁灵拖长了尾音,带着些许的娇嗔,又有些兴奋的红着脸喊道。

陆景殷勤的帮她打开车门。董冰在一旁挪揄道:“陆景,你也太骚包了。上午拿到车,下午就把车开到四中门口来呀。小灵,这还需要我打掩护吗?这么大动静,丁叔叔只要稍微打听就知道了。”

陆景笑道:“接我们的公主出去玩,总要有一点排场啊!”

丁灵娇羞的一笑,坐到车里,伸手说道:“冰姐,你也上来。你说好了掩护我的。”董冰微笑着背着书包,也坐进了车里,拿出电话打了个电话,通知王叔先回去。

莫少锋暗骂道:“玛德,大白菜都被猪拱了。”四中三大校花的名头他自然听过。董冰是董坤城的女儿,和陆景关系亲密倒也说得过去。那个奶大皮肤白的清纯少女也和陆景扯上关系,实在没有天理。

他费尽心思追求邵秋兰,甚至不惜走关系进入四中当老师,现在还没有摸到邵秋兰的小手,真是TM的晦气。

驻足围观的学生们见宾利离去,也纷纷散去。四中第一恶少陆景的名头大家都听过,刚才就有人认出是他。想不到他和董冰挺熟的,两个人貌似都是高三(七)班的。

三个人一起吃过晚饭,陆景送董冰回家,然后带着丁灵去三里屯的金果酒吧。

金果酒吧门外站着几个草绿色迷彩服的保安维持秩序,进口通道幽暗而深邃。四壁都是半通明的钢化玻璃,里面缀着装饰用的星形彩灯。还没有进入大厅,就感觉到节奏的动感。对于还从未涉足酒吧迪厅这样的丁灵来说,有些兴奋和紧张。她的小手用力的拽着陆景的手。

入口处还有一道门,包裹皮革的门将喧嚣的音乐封锁里面,陆景回头看到丁灵,笑着道:“怎么样?”

丁灵说道:“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样的?”

陆景推开推开皮革门,音浪扑来。舞池可以同时容纳两三百人。音浪滚滚。舞池里面有四个小高台,有几个男女在上面随着音乐狂舞。

舞池四周围最多有两百个座位。还有许多人拿着啤酒、饮料站在那里,东侧有一个环形大型吧台,一些人围坐在那里消磨着时光,感受着这动感的气氛。

这家老板很能营造氛围,进场子感觉血管跟着音响跳动起来。

陆景自然不会呆在大厅里面,要了二楼的包厢。包厢的隔音效果相当不错,隔着钢化玻璃可以看见舞池里舞动的人群。还可以看着音响师与DJ。

“要不要活动一下?”陆景侧眼看到丁灵的额头都渗着细汗。丁灵的身子跟着隐隐传进来的音乐晃动,以为陆景说去下面的舞池里,不好意思的摇头道:“那里人太多了。”

“不是去那里,是在这儿。”陆景一笑,将包厢的门拉开一条缝,热血沸腾的音乐瞬间包裹住他们两人。

“来。”陆景扶住丁灵的香肩慢慢摇动。丁灵还有些放不开。只是让陆景带着她舞动。两人贴得很近,陆景感觉她发育良好的乳峰在胸口磨蹭来磨蹭去,有着异样的销魂感觉。

丁灵白皙的脸蛋上带着红霞,不好意思的转过身去,背对着陆景随着音乐慢慢摇摆。

陆景就从她后面轻轻的搂着她的身体。双手扶着她地两胯慢摇。丁灵身体贴在陆景的怀里。像水蛇一样扭动,时不时侧仰着头与陆景眉眼相对。很有些柔情蜜意的感觉。

一曲完毕,陆景坐回到沙发上,拿着啤酒问丁灵,“要不要喝一点?”丁灵轻轻的咬了咬嘴唇,“可以尝试一点。”

陆景看着她嘟起粉润的嘴唇就着瓶子喝了口酒,而后脸颊有些酡红。外面稍稍休息后又是一曲劲爆的音乐响起来。

丁灵轻巧的站起来,羞涩的道:“我自己跳。”说着,跟着音乐的节拍轻盈的动起来,刚开始还有些生涩,慢慢的越来越流畅,几乎能压着音乐的节奏做出动作。火爆的音乐里,她并没有做出外面舞池里面那些女人暧昧挑逗的躯体动作,而是使用手势,探戈的舞步,以青春少女的方式来阐述她对音乐节奏的理解。

陆景微笑着拍手,给她鼓劲。

与张漓比起来,丁灵柔弱的外表之下是内里坚定的性格。这或许也是她前世里有着幸福家庭的因素。

张漓看似坚强、独立,实际上极为柔弱。这实在是一种悲剧的性格,如果遇人不淑,一辈子就会毁了。要是方老师的事情给她摊上,她恐怕早就崩溃,她无法像方老师那样做出离婚的决定。

“我会保护着她不受伤害。”陆景喝着啤酒,心里对张漓始终有着一股怜惜的柔情。

“你走神了,陆景。”丁灵杏目里有着俏皮的笑意,走过来站到陆景的面前。

陆景微笑道:“今天开心吗?”丁灵点着头,温润的眸子里满是兴奋,“我今天做了好多以前不敢做的事情。第一次喝酒,第一次来这种地方。第一次在你面前跳舞。”她微笑着伸手指着外面的迪厅。

说着,她双手捂着自己的脸,叫道:“我爸妈知道了,一定会气疯的。”

每一个乖乖女温顺的外表下都有着一个叛逆的心。陆景有种诱拐少女踩红线的怪异感觉。

他站起来说道:“我们一起再跳一曲。我跳的没有你好啊,我们跳慢一点。”

丁灵娇羞的点点头,愉快的伸手道:“来吧!”陆景走到门边关上门,搂着丁灵的腰,扶住她的肩膀,就着隐约传进来的音乐,慢慢的跳起来。他就对交谊舞熟悉一点。其他的舞蹈都不在行。李菲菲倒是跳舞的高手,也不知道她在美国怎么样了?

丁灵闻着陆景身上淡淡的烟草气息。这是他独有的味道,微微有些陶醉。靠在他怀里,闭着眼睛道:“陆景,你在和别的女孩在一起时,会想起我吗?”

陆景没法回答这个问题。他不愿意骗丁灵。他在和关宁、张漓在一起时,确实没有想过丁灵。少女的心思细腻而又敏感,陆景几次走神,丁灵就能感受到他在想着别的女孩。

“你知道吗?我真希望我们这场恋爱永不结束,永远走下去。”丁灵呢喃道。

陆景切切实实的感受到女孩的情意。低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如果你愿意,我保证没有问题。”

丁灵抬头看陆景的眼角,展颜笑道:“我认真的哦--!你这辈子都别想把我甩开,你会不会嫌我太烦?”

“不会。除非我傻了。”陆景笑着在丁灵白里透红的脸蛋上吻了一口,灼热的气息让她娇羞不已,不敢再大着胆子和陆景说情话。

两人又跳了一会。陆景坐在沙发上。将她抱在怀里,将头搁在她肩膀上,捡着江州大学里的趣闻说给她听。

正说着话,唐悦和刘兵推开门进来,“原来你带着美女先来了。”丁灵像一只灵猫一样的从陆景怀里跳起来,脸颊绯红。害羞的躲在陆景的侧影里。

刘兵笑着打招呼道:“陆少你来得太早了。”

陆景和丁灵八点钟就来了,他和唐悦、刘兵约的是九点半的时间。“呵呵,我早点过来玩的。”陆景握住丁灵的小手,笑着道:“这是我女朋友丁灵。”两个人微笑着点点头。陆景又对丁灵介绍道:“这是京城非著名纨绔子弟,唐悦唐大少。”

唐悦无语的翻个白眼。不理会陆景的调侃,随意的歪在沙发上。拿着酒瓶子灌了一口。

“这是京城市政府西月区发改委副主任刘兵。”大哥下江州后,将刘兵安排在京城市任职。他以后的路怎么走,要看他自己的能力。陆景的记忆里他日后也没有走上高位。不过现在应该不一样了。区发改委的副主任是副|处|级的职位还是很不错的。

刘兵笑道:“丁小姐喊我的名字就可以。”说着,坐了下来。陆景今天邀请他一起出来坐坐,他无疑是很兴奋的。他在仕途上能走多远,很大程度上要看陆景对他的支持力度。老领导远在江州,自己在京城难有借力的地方。反倒是陆景手上很有人脉关系,如果能借助他的人脉,一定能打开上升之门。

陆景对唐悦说道:“我昨晚碰到魏晓华了,和他起了冲突,你帮我查下他名下富信集团控股公司的资料。”

“没问题。我手下有几个人倒是历练出来了。”唐悦笑说道:“我听二哥说你扣了魏晓华的法拉利,怎么,现在还打算搞他的公司啊?”

陆景笑道:“商业上的事情那有那么容易。要等机会。这不像我们搞莫家那会儿,可以上手段。动魏晓华只能用商业手段。哦,对了,你圈子里有没有炒股指期货高手。”

唐悦想了一下,说道:“我倒是不认识,不过有个人认识。还记得,谢晋文吗?他和玩证券股票的一帮人很熟,经常跟在后面吃点肉。凌雪月的新月投资就是搞资本运作的好手。你可以去和她淡淡。”

陆景摇头道:“那倒不用,我不想和那个女人有太深的来往。谢晋文的老头子是不是辽北的谢副省长?”

“是的。”

“我们两个从香港回来后再和谢晋文吃饭,你先帮我联系下。”

“没问题啊!”唐悦说道。

陆景笑着问刘兵,“刘哥,最近京城里面什么风向?”刘兵笑道:“我这里都是小道消息,也不知道准不准。你姑且听之。市里的党|代会在五月召开。谣传马市长位置不太稳。常委副市长林市长现在很艰难,而袁市长上升势头明显。其他几位常委的势头都很平稳。”

“林市长很艰难?”陆景心里一动,林市长一贯是靠近贺系的,贺系被打压的情况下,他位置不稳倒是可以理解。

马市长年龄快要到线,属于两可之间。莫非豫北系有换人的想法?陆景的脑子里浮出一个名字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