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6章 很普通啊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一百五十六章 很普通啊

陆景和丁灵从金果酒吧出来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再不送她回去,她爸爸恐怕要着急着寻人了。

“好美呀!”丁灵看着车外皎洁的月华将城市里蒙上一层白色的轻纱,忍不住感叹道。

她扭头去看陆景,见他神情专注的开着车,甜甜一笑。陆景注意到丁灵的目光,目光看着道路,笑道:“你待会回家可要赶紧洗漱,别让你爸妈发现了。不然我今天罪过就大了。”

丁灵浅笑道:“我知道。不会发现的。你一会儿回四中吗?”

“不回,有个朋友聚会,我过去转一圈。”今天晚上周俊华约了一帮人喝酒,他一会儿过去露下面。

在民大的校门口把丁灵放下来,看着她轻盈的走向夜色中。从校门口到丁灵家的宿舍楼大概只要十分钟左右。

陆景微微一笑,心里有着淡淡的情愫涌动。

ktv的包间内,一个陌生的紫衣女孩正在唱着邓丽君的《甜蜜蜜》。陆景刚进了包间,李子君眼尖,一下子看到了他,叫道:“陆景,你搞什么鬼啊。现在才来,快点过来自罚一瓶。”

陆景点着烟站在包厢另一侧笑道:“你没必要那么狠吧,我刚才有事去了。”

唱歌的女孩让他想起黄紫琪。他给黄紫琪打过电话,她的电话是关机状态。应该是回渝都过年去了。

“陆景哥!”夏思雨坐在王灿身边笑嘻嘻的喊道。陆景笑着走过去,说道:“小雨。你哥现在晚上让你和王灿一起出来?”

夏思雨撇嘴道:“喏,我哥在那里呢。”显然是对她哥管着她很不满。

陆景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去。见夏庆平一帮人正在那边喝酒玩骰子,玩得很高兴。几个面孔很陌生。

陆景对这样一圈不熟悉的人坐在一起喝酒聊天的人际交往不习惯,但是也不惊讶。

这种交际方式很常见。朋友的朋友,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然后就凑到一块了。

陆景递了一支烟给好久不见的王灿,王灿笑骂道:“靠,你小子开口说话就有歧义。”

夏思雨对她身边的一个青年说道:“蒋鸿哲,我陆景哥来了。你坐远一点。让个位置出来。”

蒋鸿哲鼻梁很高,属于那种阳光男孩的类型,他看了陆景一眼,对夏思雨微笑道:“很普通啊!小雨,我坐在这儿也没有打扰到你…”

夏思雨不满的打断他的话,“小雨不是你能叫的,我叫夏思雨。”

陆景看了一眼这个蒋鸿哲。没理他的话茬。心里暗笑,蒋鸿哲要是以为夏思雨是乖乖女,那就大错特错了。夏思雨只是在她哥面前装得乖而已。陆景敢肯定,如果夏庆平不在这个包间里,夏思雨刚才就敢踹蒋鸿哲。大院里的妹妹骄傲着呢。

李子君走过来,笑哈哈捏住陆景的手腕。“今天不喝一瓶酒,你请我帮忙的事儿就告吹了。”

陆景苦笑着对王灿道:“一会再聊啊。”身不由己的给拖到了包厢另一边角落里。陆景对李子君道:“李大姐,男女授受不亲啊!你也不怕你们家周俊华吃醋啊!”

李子君不满的道:“陆景,我没你大吧?”没有女人是不在意年纪的。

周俊华坐在沙发上笑道:“吃醋是女人的专利,关我什么事。”说着开了一瓶酒递给陆景。

陆景笑着坐下。和周俊华碰了一下,微微喝了一口。

周俊华咕咚咕咚的喝了半瓶啤酒。小声说道:“你上次给我说的事,我和子君提了下,省报的副主编与她家里走得近,发文章的事情没有问题。回头我让子君介绍你和他认识。”

“行啊!”白家的信达地产在岭南省的地头上,要整治它,不能没有舆论力量的配合。先把声势造起来,再找江口市的林市长出手,就会水到渠成。

从唐悦查出来的资料中,陆景敏锐的意识到,信达地产的扩展模式在资金链上很脆弱,完全依赖于银行的贷款。如果能说服林市长要求信达地产保质保量的按合同完成开发进度。那么他们的资金就会非常吃紧,随时有崩断的可能。

可以预见白家必然会从坤鹏投资里抽资金去堵信达的窟窿。而坤鹏投资目前主营的投资业务就是天蓝国际的零售业。

他们筹措的办法无非是拿股份去换钱,或者去银行抵押贷款。不管是建议董坤城把坤鹏投资踢出新虹百货的董事会,还是去图谋天蓝国际的股份,都是不错的选择。

白家这次必然需要牺牲坤鹏投资才能暂缓套在信达地产脖子上的绞索。能不能救得回来,那要看他们融资的本事。

信达地产的窟窿没那么好堵的。

李子君见说正事,也没提罚酒的事儿,说道:“你到时候提前给我电话吧。我和朱叔叔约时间。”

陆景笑着点点头。其实人的关系有时候很微妙。比如,周俊华他们家和夏家一样一直是中立派,但是现在陆景请他帮个小忙,无形中距离就拉得很近。至少,今天在这儿没有看到刘小山和张军,就能说明问题。

周俊华有些好奇的道:“陆景,你在岭南有看不顺眼的人?”陆景笑道:“过几天你就知道了。”

“陆景!”何媛拿着一杯饮料,面带微笑的走过来,“好久不见。前几次聚会都没看到你,你在忙什么?”

陆景举着瓶子和她示意,微笑道:“是有段时间了。前段时间在江州。”

他和何媛的关系说不上近,也说不上远。小时候一块儿的玩伴。何媛容貌一般,不过性子很娴静。以前几个人下水塘游泳时。都是她帮忙看着衣服。

何媛用欣赏的目光看着陆景。新虹百货的事情,传遍了整个京城小字辈的圈子。现在圈子里的人都知道有陆景这么一号能人。新虹百货的股权结构。市里可以查得到。十八岁的亿万富翁,能力自然不必多说,更是耀花了很多人的眼睛。

“呵呵,都在这儿。”夏庆平笑着走过来,对陆景道:“陆景,你现在倒是让我刮目相看,你以前要是有这样的能力,现在李菲菲怕是早和你在一起了。”

上次因为小雨在酒吧里面被小混混占便宜。两个人还闹得有些不愉快。不过,不管怎么说,大家都是一个院子里玩出来的,这点小事很容易揭过。

陆景笑了笑,说道:“感情的事情不好说,不说这个,好吧?”夏庆平这个人远没有他表面上看起来那么豪爽。他是一个颇有心计的人。

对于夏家,陆景也没想着拉拢或者敌对。前世里,大哥的事情他们起了不好的作用。但是他们现在还没有针对陆家,是属于中立派。

夏家是风吹两边倒的墙头草,不能信任。不过,他和夏家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也不用得罪。

但是夏家要是敢使阴招,下绊子,他也不会客气。

“行。喝一个。”夏庆平熟练的用大拇指撬开啤酒瓶盖,喝了一大半下去。

陆景也将瓶子里的酒喝尽。夏庆平爽朗的笑道:“你自己是不知道你现在的名声有多么大,小字辈的圈子里都知道你的名字。”

陆景不以为意的笑着说道:“人们总是会健忘的。”

夏庆平大笑。陆景谦和的态度让他感觉很舒服。包厢里有二十几个人,陆续有人过来打招呼。寒暄一番,聊几句后再离开。陆景无意引领话题,安静的听大家聊天。但是大家谈了一会,总会有人问他的意见,让他哭笑不得。

明秀五味杂陈的看着陆景成为风云人物,有些失落的坐在沙发上喝果汁,没有过去打招呼。以前李菲菲在的时候,她们才是众人的焦点。

王灿喝着酒,笑看着自己的好友成为圈子的中心,心里颇有些自豪。有些人就算是坐在灰暗的角落里也会成为聚焦点。

他和夏思雨说着闲话,偶尔会心一笑。

蒋鸿哲看着隐然成为整个包间中心的角落,心里不屑的道:“不就是靠着家世欺负人家商人获得财富吗?有什么好炫耀的。”

他知道陆景的事迹,就是找人查出新虹百货偷税漏税,迫使第一大股东莫家低价把股份转让给他。

这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手段。

喝着酒,有些无趣的听着王灿和夏思雨聊天,心里颇为不屑。他在看到夏思雨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标致的美女。

姓王的实在弱爆了,尽说着废话,一点内涵都没有。对如何攫取夏思雨这个美女的芳心有了更深一步的计划。

“最近生意怎么样?”陆景与王灿,夏思雨三人掉在队伍尾巴后面说话。时间到了十二点,一行人结账出来,各自散去。

王灿摇头笑道:“很惨淡。慢慢来吧。还在摸索。”

夏思雨咯咯娇笑道:“他老没用了。做什么陪什么。”说着,扳着手指头数道:“租书店,服装地摊,洗衣房。做了三样生意,月月亏损。”

三个人刚下了台阶,蒋鸿哲开了一辆银灰色的帕萨特过来,对夏思雨说道:“小雨,现在在西山那边正在赛车,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去玩?”

王灿皱眉道,“地下的黑赛有什么好看的。”陆景见夏思雨有些踌躇,拉着王灿的手,一副意动的样子。

他走到路边,伸手在蒋鸿哲的车上拍了拍,微笑道:“车如其人。很普通啊!蒋鸿哲,小雨是我们大院里面的小公主,你就开着这辆破车邀请小雨出去玩?太没有格调了。”

他可没忘记蒋鸿哲见到他的第一句话。现在原话奉还。

说着,把从衣兜里面把车钥匙递给王灿,“左手第十一个车位蓝色的车。”

王灿笑着去拿车。也没问陆景什么时候买的车。

“你…”蒋鸿哲脸色青一块,紫一块。他这是从德国进口的车,怎么在陆景嘴中就变成了破车。

夏庆平,周俊华他们几个在不远处拦出租车,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动静。

等蓝色的宾利如同华丽的王子般徐徐开过来后,将蒋鸿哲心中最后一丝侥幸击碎,他没好意思再等夏思雨的答复,开着车一溜烟的走了。他这车和宾利比起来真是天上与地下的差别。

夏思雨笑兮兮的道:“陆景哥,你好小心眼哦。蒋鸿哲就说你一句‘很普通啊’,你就这样抽他的脸啊。”

陆景笑着道:“注意立场,小雨同志。”

夏思雨皱皱鼻子坐到车里,挥挥手,娇笑道:“再见,陆景哥!”王灿给陆景打个手势,开车离去。

ps:ps:今天收了四张月票,很鼓舞,不断修改文字,试图达到昨天那个水平,搞得卡文卡死了。感谢投月票,打赏,订阅,

八点那章无法按时了,继续写。写完了会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