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6章 邻居是我

第一百八十六章 邻居是我

“你弄疼我了。”叶妍皱眉将陆景的手推开,嗔怪的横他一眼,“如果我现在大叫‘非礼’你觉得会怎么样?”

陆景冷眼看了她一眼,说道:“你可以试试看。”叶强文是叶家的人,董翔和他关系很好。两个人突然出现在环球雅思的英语培训讲座现场要说和叶妍没有一点关系那是不可能的。

叶妍揉了揉自己的肩膀,抱怨道:“又没有出事。你着什么急?难到你不许小漓和别的男人接触吗?”

陆景抽出一支烟点上,“我自然不反对她和人接触,但是叶强文过来是打着什么主意,你不要告诉我他是来谈生意的?你不知道我和小漓的关系?”

叶妍无辜的眨眨眼睛:“但是我反复向小漓确认过今晚你会来。”说着摊开手,“这不是什么纰漏都没出吗?”

陆景伸手挑起她的下巴,对着她的脸喷了一口烟,“我不接受你这个解释。你的动机是什么?”

叶妍打开陆景的手,挥手试图驱赶围绕着她俏脸的烟雾,捂着嘴轻微咳嗽起来,不满的道:“你信不信我踹你一脚?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

说完,皱眉想了想,反正和二叔谈崩了告诉陆景也没什么,“小六安排我和我二叔面谈,我希望能将我在家族基金里面的股份兑现。叶家伤透了我的心,我不想再和他们有什么瓜葛,但是我二叔不许。

小六希望我能介绍他和小漓认识。他前些年在交州见过小漓几次。”

陆景锐利的双眼盯着叶妍大而媚的眼睛,很认真的说道:“叶妍,如果小漓出事,我会让你和叶家所有的人陪葬。”

陆景的眼神令叶妍感受到极大的压迫感,能感受到陆景说这句话的决心,心里忽而有些羡慕小漓,她找到一个愿意保护她的男人。

陆景把烟灭了,这些幕后的事情他并不打算告诉张漓,但是他有必要让叶妍清醒的认识到,有些事情是底线,哪怕是还没有实施的想法也不行。

“叶强文将会住院三个月。这是警告。类似的事情我不希望出现第二次。”

叶妍有些愣神,再看陆景那张脸时,陡然觉得好陌生。她当然明白陆景话里的意思,伤筋动骨一百天。他是要动小六。

“明天湖东分|局经|侦|科会找你了解情况,经人实名举报,你涉及到一项商业贿|赂的案子中。”

“啊——?”叶妍惊讶的质问,“你凭什么找我麻烦?陆景,我又没有伤害小漓的心思。我根本就没有打算介绍小六和小漓认识,否则的话,怎么刚好会是今天你在场的时候我让小六过来。”

“我知道。但是你的想法很不对头。我认为有必要惩戒你一下。”陆景眼睛从她曲线玲珑的娇躯上滑过,“否则以你的姿色在偏远地区当个头牌小姐绰绰有余。”

“你什么意思?你怎么可以这样?再说我长得有那么差吗?”叶妍气的走上前两步,要和陆景理论。

陆景微微一笑,“你紧张什么?好好配合警|察叔叔。只是按例调查而已。”她在京城又不是没有人脉关系,找人打个招呼就行。这事不是大事,但是必定会让她这几天不得安生。陆景只是薄施惩戒而已。

说完,陆景绕过她,走出卫生间。

方老师的这间房子是面北朝南,三室两厅,大阳台和客厅相连,直面燕子湖。室内是明亮简约的西式装修风格。以米黄色和粉红色为主色调。

屋子里开着空调,张漓脱掉白色的小西装,穿着白色的蕾丝短袖衬衣,盘腿坐在米黄色的沙发上接电话。她这个坐姿让紧身裤蹦得更紧,浑圆修直的长腿散出青春明艳的魅力,与臀部曲线勾连,完美无瑕。

陆景背靠在阳台上给唐悦打电话,让他找人整治叶强文。透过阳台半开的玻璃,可以完全的看到张漓曼妙的身姿。

叶妍气恼陆景做事艹蛋,没有心情多坐,返回自己的家中。她住在楼上的八楼。方老师送她出门。陆景收了电话,坐到张漓的身边,斜靠在沙发上,肆无忌惮的欣赏着张漓在沙发上的美态,眼睛不时的从她腿心的三角地带滑过。

张漓眼角余光瞄着陆景坏坏的笑容,把手里的绒毛唐老鸭丢到他身上,娇嗔着指指门口让他收敛点。

方老师没一会儿就进来了,给陆景倒了茶水,坐到沙发上休息。张漓挂了电话,笑着道:“蔡璐的电话。今天宣讲的效果还可以,就十几个人当场报名了。”

“多做几期培训班名头自然就响了,再去做宣讲,效果就会更好了。”

方琴笑着道:“这事你们负责,我只负责教书。”心里有些疑惑陆景刚才和叶妍说了什么,她回去的时候情绪不高。

京城市初中、高中英语培训市场基本饱和,王云强的京城状元英语大肆扩张让同行们都感受到了威胁,有一种鳄鱼在池塘里搅起了腥风血雨的感觉。

环球雅思却是早就在准备开拓雅思、托福培训的市场,这个时候面对咄咄逼人的京城状元英语并没有太大的压力。

笑着聊了一会后,张漓送陆景出门,按了电梯按键。陆景指着隔壁601的房子说道:“知不知道这是谁家的房子。”

张漓微皱着鼻子说道:“不知道呢。刚搬进来住的那段时间可讨厌了,每天装修的声音吵死人。”

陆景尴尬的摸摸鼻子,“真有那么讨厌?”张漓很认真的点点头,“恩。你别找人家户主的麻烦呀。反正它现在不吵了。”

陆景苦笑着拿出钥匙,把门打开,站在门口说道:“我自己怎么找自己的麻烦?”

张漓愣在那里,脸上的表情由惊讶转为崩溃,走过来娇嗔着掐陆景的耳朵,“居然是你的房子。你好坏,害的我和方姨几天没睡好觉呢。”

又喜滋滋的问道:“陆景,你住这里吗?”

“今晚上住这儿。进来看看,我也是第一次来。”陆景搂着张漓打量着自己的新家。姜燕的保密工作做得还是不错的,值得嘉奖。

和602的格局基本一模一样,不过陆景这边的装修风格要奢华得多。

客厅里铺着羊绒地毯,绣着大幅的花朵,显得富丽堂皇。亮堂的厨房里金属质感十足,摆放着大概不会用的各式进口厨具。

餐桌是一个四人的小圆桌,很有家的氛围。张漓坐在圆桌边土黄色长凳式沙发上,“唔——,我妈最喜欢这种风格了。好有亲切感。”

陆景走过去,轻抚着她靓丽精致的面庞,把她抱到怀里,对着嫩润的红唇吻了下去。舌尖纠缠的感觉让他有些兴奋。

刚才在车里旖旎产生的躁动不由自主的又浮起来。

“看看卧室去。”

陆景将张漓抱在怀里。她可比关小宁沉多了。卧室最引人注目的自然是一张的大床,稍微动作,床面就颤巍巍地晃动着,舒适极了。

上面铺着白色的床单和被子,床单上绣着淡蓝色的云朵,显得十分的清爽。

两人倒在**。陆景吻着张漓,嗅着她如壮香息,将她身上衣物如同剥春笋般一一去掉。再次握住她胸前的恩物,手里的弹软感觉让人舒服的想要叫出来。灯光之下珠圆玉润白嫩的双腿紧紧并着,没有一点的丝缝隙,美的炫目。在交州时,两人早就赤条条的相对过,只是还差最后一步。

张漓娇软无力的躺在**,感觉一阵阵触电般麻酥酥的感觉传遍全身,大脑一阵昏眩,身体里有汹涌的感觉涌了出来。

陆景七手八脚的脱掉自己的衣服,贪心的抚摸着她温香如玉的娇躯,还不忘吻着她的香唇,四肢纠缠着,赤条条的。伸手在她腿心的嫩肉上按了按,竟是十分的油润。张漓喉咙里泻出娇吟,娇躯微蜷横陈。

手撑着她的大腿,嫩腻滑软,慢慢的打开,将之盘在腰间,轻柔的说道:“我进去了。”

“恩。”张漓睁开眼睛,细细的去看陆景,她的生命里早就铭刻住他的气息。此生不忘。

两人合二为一。情与欲的交融,让张漓几乎感觉不到第一次的艰涩,顺利的完成由女孩到女人的蜕变。

……从云端上跌落下来,张漓的脸上还有红霞,抱着陆景不让他动,“坏蛋啊,你是坏人。”

陆景抽离她的身体,拍了拍她弹翘的俏臀,“去洗洗。”刚才炽热的情|欲之下,只想融为一体,共赴云颠,都忘了避|孕这回事。

抽离的空虚感让她有些难受,小声道:“我在安全|期。”陆景翻个身将她抱在怀里,对着粉嫩的红唇吻了一口,细细的舔裹一番,手轻轻揉捏着她嫩滑娇软的酥乳,看着她灵秀的美眸,心里有着满足感,将她紧紧的搂着,“小漓,你今晚真迷人。”

这是一个让他如痴如狂的女孩,不,是女人。她身体每一处都充满着诱惑,从酥胸、细腰、俏臀,那微微张开吐着热息的红唇、那压着快|感不肯大声呻吟的细小嘤咛都让人如痴如醉,进而疯狂。

张漓娇羞的伏在他怀里,闭着眼睛开心的笑着,还能感受到臀下硬物如柱,娇声道:“你最会欺负我了。”

“喜不喜欢我欺负你?”陆景笑了起来,轻托着她的俏臀,轻微的蹭着。电话突然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