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7章 小姑父

第一百八十七章 小姑父

“小景,你这小鬼回京城也不和我说一声。”电话里罗女士笑着说道,“在哪里?来你哥家里。你小姑在这儿呢。”

陆景吓了一跳,怎么也没想到是老妈打电话来,赶紧给还在顽皮的揪他耳朵的张漓做了个嘘声的手势。

“哦,我马上回去。”陆景挂了电话,把张漓拉到怀里来,揉捏着她的俏臀,弹性十足,“刚才是我妈的电话。”

“啊——!”张漓惊呼一声,微吐小香舌,模样撩人的很。陆景在她嘴唇上啄了几口,脑子稍微琢磨一下,猜到大概,打电话给唐悦。

“哈哈,你给我电话的时候我正好在大嫂家里。我要不是说你的电话,我妈哪里肯让我脱身。”唐悦在电话里哈哈大笑,“我说你找我喝酒。舅妈肯定是觉得我们一个小时该喝完酒了。”唐悦口中的舅妈就是罗女士。

陆景笑道:“我回去打个转。唐悦,这几天得了空,赶紧帮我把叶强文送到医院里去住三个月。”

“嘿嘿,小事情。人嘛,喝酒喝高了打错人很正常,是吧?打人的时候一不留神把脚打断了也很正常,是吧?”

陆景心头敞亮,明白唐悦接下来的操作手法,“行。这事你处理,医药费的赔偿算到我帐上。”

唐悦大笑着挂了电话。陆景没搞明白他怎么这么高兴。他哪里知道唐悦正好借着他打来的电话机会偷偷去见来京城的红颜,心里自然是得意无比。

张漓见陆景挂了电话。问道:“你要回家啊?”语气有些黯然。陆景在她滑腻的脸蛋上亲了一口,“傻丫头。洗个澡乖乖在**等着我。我去我妈面前坐一会就回来。”

说着,使坏将被子掀开大半,笑哈哈的跳下床。床单上有一朵娇艳鲜红的花朵。张漓羞涩的盖住被子,“别看。”又不好意思的道:“床单要归我。我再给你买条新的,保证一模一样,你不许生气啊。”

陆景抱着她进卧室的时候夸了一句这张床单很漂亮。

陆景愣愣的站住。这话里细腻心思真是能把人心揉碎。她把身心都交托出来,把她最宝贵的东西都给他,却担心他因床单被拿走生她的气。

这是爱到极致,在乎到了骨子里。一件小事都要从他的角度去想才会不经意的说出这句话。

小漓真是一个傻傻的女孩。

返回身抱着她狂吻,“你怎么那么傻啊,小漓。床单值什么?我怎么会生气。你才是我最珍贵的珍宝。”

张漓愣了愣,没想到不经意的一句话让陆景这么感动。炙热的情话让她主动奉上香吻,大颗眼泪如珍珠般从眼睛里一滴一滴的流出,体会着两情相悦的感觉。

陆景抱着她去浴室,两人舒服的泡在浴缸里。陆景心里柔情涌动,在她秀直的鼻子上刮了一记,“下次不要说这样的傻话。小漓。你要快快乐乐的做你自己。小事情你不用在乎我的想法。”

张漓甜蜜的伏在他脖子边,温柔的脸挨着脸。“我总是担心我不够好。不知道哪一天你会突然离开我。你上次去江州,我晚上给你打完电话后哭了一晚上。我妈说,开心就在一起,不开心就分开。女人也不靠男人活一辈子。可是我看不到你心里会难受…”

陆景抚摸着她的脸,认真的看她的眼睛,“小漓,你真是让人爱到骨子里,爱到要死。无论什么原因我都不会离开你,不会放手。我们会一起慢慢的变老。”

“我以后叫你小景好不好。”张漓鼓着勇气说着。这个称呼她在心里想了好久。

陆景笑着点点头。听着她娇憨的声音在耳边呢喃着一遍又一遍的喊着“小景”,仿佛是梦呓。

两人动情的做了一次。用浴巾将两人的身体擦干,过程香|艳至极。陆景将她抱回到**。换了一张灰白色的青竹床单。重新抱着她躺在被子里,陆景想了想,打电话给罗女士,“妈,我有点事走不开。明天去看你和小姑。”

罗女士奇怪的道:“哦?好吧。明天晚上我们一起去你小姑家里做客。”

陆景挂掉电话。正要将电话撂开。电话又响起来,陆景苦笑着道:“下次和你在一起要把手机丢了才行。”张漓微笑点头,像猫一样蜷在陆景的怀里。美乳贴着陆景的肋骨,享受着此刻的温存。

“陆景。小漓和你在一起吧。手机都丢在家里了。这个点儿她还不回来?”电话里传出方老师的声音。

陆景摸了摸鼻子,这个问题相当不好回答啊。张漓抬头,伸手让陆景把手机给她,“方姨,我和小景在一起,我今晚不回去了。”这句话仿佛耗掉了她全身的力气。她全身都软了下来,浑身发烫。手机落到**,还能听到方老师在自语,“唉,你们两个怎么就…”

陆景把手机电池拔了,丢到床头柜上。抱着柔若无骨的张漓,见她脸颊上染着娇艳的红。

“还疼吗?”

“不疼。”她伸手去握陆景的硬物。感觉魂儿都被她捏出来,抱着她的臀,磨蹭了两下油腻的唇皮儿,毫无滞碍的顶了进去。没多久,大床又摇晃起来。

小姑陆苏头发有些花白,眼睛狭长,嘴唇很薄。唐悦的长相有七分相她。她是华北|电|力的副总,长期的居于高位让她不怒自威。

小姑父唐学民也在家,浓眉大眼,身上带着儒雅的气质,他是京城市|委党|校的讲师,长期从事理|论研究工作,与京城中一些文人圈子走得很近。

前世里大哥出事后,他也不可避免的被卷入。家族有时候就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这是中国几千年的文化传承,越往社会建筑的上层越体现的更明显。

唐悦趁着罗女士和小姑、小姑父说话的空隙偷偷给陆景打了一个搞定的手势。陆景笑着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看来叶强文已经进医院了。

一家人围坐在桌子边吃饭。期间小姑和罗女士聊着大嫂怀孕期间需要的一些事情。聊着聊着话风一转,说到唐悦和表姐唐彤身上。唐悦做出一副老实孩子的模样,洗耳恭听。

“二十六岁的人还不正儿八经的处个对象。天天在京城里面瞎玩。”小姑恨铁不成钢的瞪唐悦一眼,又看着陆景,眼睛里透着慈祥的光芒,“小景,你带唐悦做生意是件好事。可是我最后一项威胁他的办法也就没了。以前不听话可以断了他的粮草,现在啊。只能指望着他哪天浪子回头了。”

大家都笑起来。唐悦耸拉着脑袋不肯表态。小姑又对罗女士笑道:“哎,我头疼的事儿多,儿子不听话,女儿也不听话。天天泡在杭城那边,也不肯打电话回来。我都不知道她在干什么。”

罗女士指着陆景笑道:“他那里听话?天天不见人影。他还在读高三就天天往江州跑。眼看着过些天卫家大丫头的生日要到了,我还不知道他会不会闹出什么新花样来?”

陆景连忙笑着给小姑父敬酒,不接这个话茬。罗女士知道他和关宁的事。

小姑点头,“卫家那丫头好。大嫂你眼光好。小景也争气,不然卫家阿姨也不会松口。”

卫家阿姨就是卫婉仪的奶奶。按辈分算。老头子要矮卫老一辈。陆景和卫婉仪在辈分倒是对着的。

“学民,赵晓丰家的闺女不是闹着想当明星吗?我看很不好。”

唐悦反驳了一句。“妈,明星里面也有洁身自好的女孩。”小姑不悦训斥道:“你懂几个问题?我不比你清楚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唐悦连忙不做声,心里极为沮丧。

吃过饭,小姑父拉着陆景和唐悦去书房里说话。见唐悦皱着眉头,唐学民笑着道:“怎么,见了你老子还这幅嘴脸。不就是和一个女明星谈恋爱吗?多大点事。”

陆景和唐学民接触得比较少,没想到他倒是风趣的很。唐学民递了一支烟给陆景,“搞理论也要与时俱进,你不要把我想成老学究。”

陆景接了烟。笑着道:“呵呵,那可不敢。”

唐学民笑着点点他,“我倒是没有想到你会选择走商途。不过也是,整个家族的政|治资源都要向你哥陆江倾斜,你进仕途也难以走到高位。”

陆景笑着道:“我就当小姑父在夸我了。”小姑父这句话明显是认可他的能力。

“新虹百货的事情我怎么会不知道。干得漂亮。现在新虹和天蓝国际是怎么回事?竞争得很厉害,天天促销。这不科学啊!”

陆景抽着烟说道:“莫心蓝后面是老刘家在撑腰,否则早被我拉下去了。不过莫心蓝在商业上面的能力确实可以。这件事说到底。根子还在我们和刘家的对抗上。”

“你什么打算?”

“第一步还是打算现在她不注意的地方取得优势,再去碰天蓝国际。商业对抗一般都是个长期过程。”

唐学民点了点头,对唐悦说道:“其实,人都活在肤浅的面子里。你唐大少是。你妈是,我也是。你取个明星做老婆大家面上无光。这就是根结所在。”

唐悦吐个烟圈,恼道:“是你们催我结婚。我好不容易找个自己中意的,你们又不愿意,到底是我结婚还是你们结婚?”

唐学民不理他的牢骚对陆景说道:“人都要演戏。有的人在聚光灯下演,有的人在舞台上演,有的人在生活中演,有的人在工作中演。演得好叫返璞归真。我看那个明星演得不错,你有空帮我说说唐悦。”

陆景嘿嘿笑着,他那里肯管这事。他还指望着唐悦帮他做事呢。就转了话题,“小姑父,赵晓丰家的孩子是不是叫赵清芷啊?”

“是啊。和你大嫂家是亲戚。赵晓丰理论水平很高,很得胡老的看重。他妻子是民族大学里面教舞蹈的,女儿长得如花似玉,比你未过门的妻子还漂亮。”

陆景挠头道:“小姑父,我和卫婉仪的事八字没一撇呢。”

“你是个什么想法?”唐学民笑呵呵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