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1章 叶强文的反击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一百九十一章 叶强文的反击

陆景琢磨了一下,说道:“看不太懂。”在他的记忆中,卫东阳娶的不是易家易妍玲,而是秦系内某位强力人物的女儿,结婚的时间是在一年半之后。

但是前天听卫东阳的口吻,他应该很快就会完婚,绝对不会迟过今年年底。

这意味着卫老思路的转变。从派|系内的联姻转而与派|系外人物的联姻。

自己和卫婉仪的相亲是不是这种思路的体现呢?他在记忆中可没有和卫婉仪相亲过,那时候他在江州读高三,和卫婉仪没有任何的交集。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卫老态度的变化?

老头子坐在官帽椅上悠然的喝着茶,指着陆江笑道:“你说。”

陆江笑着道:“小景,你没有留意到辽北的问题。辽北林业系统在二月份出了件大案子。赵书记现在很艰难。”

陆景愣了一下。官|场上的事情他的视野主要是聚焦在陆家的力量所涉足的地方以及上层建筑的变动,其他地方上的事情只关注几个重点省份。再多了他也关注不过来,关注了也没有什么意义。

辽北一向是贺系的传统地盘。大哥都说了“很艰难”,这么说来,贺系要保不住辽北了。那么只剩下辽西一地的贺系有大厦将倾的势态。

当然也不会真的这么快就出问题。上面还有旗标人物坐镇,没那容易分崩离析。

卫老肯定是看到贺系的情况,思及自身,才在联姻思路上做出了改变。

“明白了?”老头子淡淡的笑着。

“恩。”陆景倒了一杯茶。坐到椅子上。陆江笑道:“你和卫婉仪的事和这没有关系。是妈争取的结果,当然还有你自身能力的原因。”

听大哥和老头子说话。又听到许多事情。脑子里对这段时间的时局也大致有个印象。忽而想起一件事来,浑身打了一个激灵。

陆景开车送大哥和大嫂回家。等大嫂安顿下来后,大哥送他出门。陆景问大哥,“首|长的身体…”

陆江沉默了一会,脸色肃穆,“我觉得你的推断是正确的。”

陆景默默的递了一支烟给大哥,两人在家门口就着月色的清辉抽了一支烟。谁都没有再说话。

陆景开车离去,这一历史进程恐怕很快会来到,就如同他记忆中的那样。

这将深刻的改变各派系的力量格局,各方对付江南系再也不用投鼠忌器。

疾风骤雨马上就要来。好在陆家已经做好准备。

京城联运依旧是使用海嘉大厦八楼的办公室。与隔壁的景华通信研发团队的办公地点之间用一道厚实的墙壁隔开。互不影响。

陆景的办公室在京城联运这边。明亮的阳光从落地窗的玻璃透射进来,窗外是蓝天白云,还可以看见青翠的竹海在微风中舞动。

“景少!”杜卫成推开玻璃门。陆景拿着咖啡转过身来。他有些日子没有见杜卫成了,他模样到没什么大的变化,就是脸色有些疲倦。

杜卫成早上从浙东杭城飞京城,只是略微休息了一番,下午又来办公室见陆景。

“老杜,要注意休息。”陆景笑着说道。杜卫成笑道:“我着急事情做不完。”说着,给陆景他身旁穿着蓝纹西服的中年人。

周罗奔三十七岁。在这个财务审计这个行业里面搞了十几个年头,经验丰富。今年三月份,杜卫成通过朋友介绍挖过来的人才,就任京城联运的财务总监一职。

“景少。”周罗奔还是第一次见公司的老板。不知道老板是什么脾气,说话很谨慎。

陆景笑了笑,直接谈事情。“这次分拆京城联运和京城快递实际上是为了接受注资。两家公司的资产你需要核定清楚。不能确定的地方直接给我汇报。我这段时间都在京城。”

事实上两家公司就算拆分出来,财务还是在一起核算。并无大的变动。就是在资产方面需要厘定清楚。

“我会的。”周罗奔笑着点头。

京城联运这段时间已经发展至5千万的规模,规模正在进一步扩大。主要的利润增长点是个人快递业务。承接怡家超市相关的物流运营部门只是按部就班的扩张。远不及京城快递的速度。

杜卫成搞不懂为什么要把这部分优质资产剥离出来。“景少,把京城联运和京城快递放在一起接受注资不是更好吗?至少手续上要简单的多。”

陆景喝着咖啡看向远处。物流送公司的大动脉,是组建半封闭式产业链条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有更远大的计划。他希望能将盛泰电器,怡家超市,景和电子,景华通信四家公司的物流部门整合起来,组成一个遍布全国的网络。

甚至京城快递都可以借用这个网络。

“两个方面的原因,第一,我和这次投资的资本方有其他的商业交易,所以在这里吃一点亏无所谓。第二,我对物流体系的野心不止这一点。我希望组建一个全国式物流的网络,甚至于向国外延伸。

所以京城联运独立出来比较好。”

杜卫成点了点头。

今天上午卫东阳已经带人去评估怡家超市的资产。这次评估不会在短时间内完成,至少也要半个月。他的团队会从行业前景,财务状况,资产价值给出一个全面的评估报告。

资产评估不会涉及到超市运营的核心,余建军也没有抵触情绪。照例部署怡家超市的会员促销活动计划。

陆景琢磨了一下,问周罗奔道:“隔壁景华通信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好像是在做手机相关的课题。”周罗奔作为财务总监自然知道隔壁的办公室是在研发手机相关的课题,具体是什么项目就不清楚。

陆景满意的笑了笑。看来许方超和周志龙的保密工作做得还是不错的。

如果卫东阳打算投资京城快递,必然会派人过来看看财务报表之类的东西,然后进行资产评估。

陆景不希望他知道景华通信研发团队的具体研究内容。

景华通信在京城的研发团队经过陈笑的梳理后,已经和京城联运区分开。研发团队的研发进度和具体内容只有少数人知道。这一点是属于公司的高度机密。

连周罗奔都不清楚,卫东阳肯定也不会弄得清楚。

陆景点点头,也不多说,“晚上一起吃饭,老杜把你妻子喊上。这顿饭我说了很久了,今天兑现。”

杜卫成笑道:“行。我给她打电话。”杜卫成现在的工资条件优渥,作为管理层,在年末也获得京城联运的股权激励,身家不菲,他干脆让妻子从厂里辞职,在家休息一段时间,彻彻底底的放松一下。

在办公室闲聊着,陆景突然接到唐悦的电话,“陆景,刘松在找人查叶强文腿被打断的事情。”

陆景眉头皱了一下,刘家那帮鸟人,真是阴魂不散。和刘家的角力就像拔河,势均力敌的情况下不会立刻分出胜负。

以现在大的形势来说,陆家稍微处在下风。但是刘家老头和沈叔叔比,他怎么比得过沈叔叔的年纪。他三个儿子已经废了一个,还有两个。刘小山的大伯在军|中|任职,他父亲在建州省任职。

两家的对抗主要集中在沈叔叔和刘老头那里以及陆景和莫心蓝在商业上的对抗。

这都不是短时间内能分出胜负的事情。

“什么情况?”

“叶强文突然报警,说他被人打伤。警|方已经介入调查。”

陆景冷哼一声,说道:“我给你找个律|师,你让你手下的那个跟班一口咬定是误伤。刘松他还翻不起浪花来。”

唐悦笑着道:“行。放心吧,我那跟班靠得住。”

陆景收了电话,给陈乐义打了一个电话,大概的说了说是怎么回事,委托他帮忙处理这件事。

这年头论耍嘴皮子,搬条文,律|师是好手,人职业干这个的。看刘松能有多少精力去应付这件事。

叶妍正在家中练瑜伽,手机铃声响起来,把她惊的摔了一跤,从粉色的瑜伽垫上爬起来,气呼呼的接通电话,“小六什么事?”

“四姐,谁惹你生气了,我找人扁他。”

叶妍拿着毛巾擦汗,握着手机奇怪的道:“小六,几天不见你似乎情绪高涨了不少,不会是和医院的护士勾搭上了吧?”

叶强文笑着道:“怎么会。我打算给陆景那小子找点麻烦。”

“算了吧,你别把自个儿搭进去了。”叶妍不看好他的行动。

“麻烦直接找到他头上去肯定没可能,但是打我的那孙子我要他好看。”

叶妍来了兴趣,问道:“你态度很强硬啊。有什么新变化?”

“莫少锋,你认识吗?就是莫心蓝的弟弟,他介绍我和刘老的孙子刘松认识了。刘松有很大的兴趣找陆景的麻烦。他劝我报警,一定会给我一个公道。”

“莫少锋?知道,小白脸一个。没什么能力。”叶妍撇撇嘴,“算了吧,你给人当枪使还这么高兴。自己保重吧,四姐我可不想再去医院看你。有结果再通知我吧。”

叶妍说着,不由分说的挂了电话,冷笑道:“自大狂。真以为京城是苏江啊。还想着玩合纵连横。黄鸿奇的一个孙子被陆景在江州关了十五天,以他的势力都一声不吭。你上跳下窜搞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