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92章 杜卫成的同学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一百九十二章 杜卫成的同学

来仙居位于西月区府进大厦的附楼中,有一间多功能大客厅、十一间小厅,地方不大,但是菜很有特色,南北皆宜,很得京城诸多食客的喜爱。

陆景临时请杜卫成夫妇以及周罗奔吃饭,没能拿到小厅里面的位置,只能在大厅里面就餐。

杜卫成打量了一眼正在和陆景说笑的靓丽女孩,心里不由的赞了一句,笑着给陆景介绍他妻子孔冰玉。她和杜卫成都是对外经贸大学九零届的毕业生。毕业后一起进入京城市贸易控股有限公司工作。

孔冰玉容貌端庄秀丽,脸上有些生活风霜的痕迹,但是依旧丽色难掩。她落落大方的和陆景握手,笑着道:“景少,时常听卫成说起你的事迹,真让人钦佩。”

陆景笑着摆手,“嫂子太客气了。这顿饭我说了好久,现在才兑现倒是有些惭愧了。这里据传为前清时御膳大厨的后人开办。家常菜做的好。”

说着,拿起菜单点菜,“罗汉大虾、肉沫烧饼、苦瓜焖罐头鱼、小龙虾仁炒玉米粒、紫皮茄子炒肉沫,酸辣白菜、杂蔬炒鸡蛋、蜜汁排骨、丝瓜鱼头汤。”

“好嘞。”女服务员微笑着去下单。

陆景笑着对张漓说道,“这里的丝瓜鱼头汤味道很好,你一会尝尝。”他下午给张漓打过电话约她晚上一起过来吃饭。

“好。”张漓笑着道。她穿着白色大翻领休闲中袖衬衫、下穿水洗白牛仔裤,发梢及肩,皮肤白嫩,眉眼如月,光彩鉴人。

二十三岁的张漓正是嫩得出水的年纪,经历男女之事后,更是容光焕发。

几个人坐在大厅中间靠右的位置,附近吃饭的食客都不由自主的打量张漓两眼。

吃饭时就不再谈工作上的事情,都是捡着些趣事说笑。

隔壁小厅的门拉开,里面走出一个穿着藏青色西服的青年,满脸的红光,面带笑容。路过时眼神从张漓的身上滑到孔冰玉身上,忽而停下来,惊喜的笑道:“冰玉,是你吧?我李生鹏啊。”

孔冰玉认出他来。在学校的时候李生鹏是她忠实的追求者,经常和杜卫成起冲突,关系很不融洽,微笑站起来说道:“认得出来。你变化不大啊。”

李生鹏欣喜的伸出手道:“我们好多年不见,没想到在这儿碰上了。真是缘分。”

“我也这样觉得。”杜卫成皱眉站了起来,握住他的手。心说,“还是老一套的把戏。”

李生鹏心里暗骂,他想要和孔冰玉握手。杜卫成在他眼里就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

两人的手一碰即分。孔冰玉挽住杜卫成的手臂,说道:“李生鹏,我和卫成结婚了。你现在在那里工作?改天约在京城的几个同学一起聚聚。”

李生鹏笑着道:“行啊。”心里倒有些奇怪,他听留在京城里面的同学,孔冰玉都好几年没有参加同学集会了,怎么今天主动提起这事。

皱眉看着杜卫成,“杜卫成,听说你辞职了,现在一年的薪水多少?”

杜卫成看他一眼,虽然这一年的时间历练出来了,但是见到情敌他依旧有些不淡定。

“你有什么想法吗?”

李生鹏笑着道:“想法?没什么想法。我只是想问问你究竟有没有能力在这个市场经济的大环境下给冰玉富足的生活。她吃苦,我会心痛。你要是没有能力,就早点放手。”

杜卫成忍不住冷笑一声,“李生鹏,你还是像大学里面一样狂妄。家里有点关系了不起吗?冰玉已经是我的妻子,与你没有任何关系。”

“呵,杜卫成,不是我瞧不起你,就凭你在这大厅里面吃饭,而我在小厅里面吃饭,这足以说明我们之间的差距。”

陆景听的好笑。他是不愿意为一顿饭麻烦,难道拿个小厅还拿不到吗?这里又不是钓鱼台国宾馆。

小声问张漓,“改天我请你吃路边小摊,你去不去?”张漓在桌子底下握住陆景的手,对他嫣然笑道,:“当然去啊。”陆景去看她深情的眼眸,握住她的手紧了紧。

“无知。”杜卫成不屑的说道。他负责京城联运的业务以来,各式各样的人也见了不少。其中不乏身价千万的人物,但是越是半调子越喜欢摆谱,那些有身家的人反而随性而行。

小厅里又走出一个青年来,笑着道:“李总,你怎么到外面来躲酒。”

“碰到老同学了。”李生鹏环视了一周,傲然道:“我给你们介绍下,这位是燕大校学生会的负责人程东华,将来的校团委|书记。他还是大四的学生。杜卫成,你圈子里能有这样的人物?”

程东华脸上有些不快,但是还是忍着没说话,歉意的向桌子上的几人笑了笑。拍了拍李生鹏的肩膀,转身往卫生间而去。心里有些诧异,没想到那个青年身边的女子如此漂亮。

张漓真想抱着陆景笑。凑到他耳边道:“你还在读高三吧?”陆景笑着拍拍她的手背。他倒也没想着帮杜卫成出头,他笃定以杜卫成此时的成绩足以完爆李生鹏。

刚才那个叫程东华的青年倒是很会做人,那个歉意的表情很到位,眼神与几人都有交流,让人感觉到他被李生鹏吹捧的无奈。

这样的人走仕途很有优势。

他脑子不由自主的想起小姑父的演戏理论。程东华就属于那种可以进化到返璞归真的人。当然,仅仅是戏演得好就想在仕途上走得更远那也不可能,还需要其他因素。

孔冰玉感觉到丈夫的手紧了紧,知道他正在压着怒气,正想劝他不要和李生鹏一般见识时。

杜卫成反而笑道:“李生鹏,我没有兴趣和你做种肤浅的辩论。你也不要拿无知当个性。冰玉和我的生活怎么样轮不到你指手画脚。喝醉酒想吹牛,进去吹!”杜卫成拿出在公司批评下属的架势,指着小厅的门严厉的说道。

他最后一句声音有些大,不少人注意到这地方的动静。

张胜利簇拥着老领|导走出小厅正好听到这句话,微微皱眉,怎么在这里吃饭还有人大声喧哗。眼睛瞟了过去,脸色一变,赶上半步,小声道:“市长,陆少在那边。”

“哦?”袁市长扭头看过去,正好看到陆景在和一个靓丽的女孩亲昵的说话,就笑道:“胜利,眼神不错。”说着,当先举步走过去。

得了一句表扬,张胜利骨头都轻了二两,连忙笑着跟在林市长身后。在林市长调往岭南之后,颇得林书记信任的老领|导顺势坐上常|委副市长的位置,连带着他也水涨船高,熬过了韦书记给他穿小鞋的那段艰难时期后终于晋升一步,成为京城市纪|委第三室主任。

田秘书微笑着对后面几个人摆摆手,跟着走过去。

李生鹏讥笑道:“杜卫成,看不出来啊,学会摆领导架子了。就是不知道你这个领导能领导几个人,有没有我多?”

正要接着诘问,桌子边突然来了三个人。为首的一个中年人,脸上带着和蔼的笑容,“呵呵,陆景,没想到在这儿碰到你了。”

陆景站起来笑着和袁市长握手,“我在这儿和朋友吃饭。袁市长也在这儿用餐?”袁市长笑着点点头,指着张胜利笑道:“胜利请客。你们俩认识吧?”

“呵,认识。”

陆景微笑着和田秘书、张胜利打了一个招呼。两个人都微笑着回应了一声。倒不是他们不热情,领导在面前不能僭越。

几个人说话间周罗奔感受到一股压力,心脏跳了一下。虽然不知道这个袁市长是那路神仙,但是无疑级|别不低。

袁市长脸上带着如沐春风的笑容,但是与刚才程东华的笑容带给人感受完全不同。

周罗奔心里暗暗琢磨了一下,应该是袁市长举手投足的那股沉稳的气质以及身边人突出他为中心的举动很容易让人想到他的身份,从而让人感到压力。

看着和袁市长谈笑自若的老板,心想,这么看来老板的能量很大啊。

李生鹏心里很不爽,袁市长一来,完全抢了他的风头。让他无法继续找杜卫成的茬。

虽然不知道袁市长是那路神仙,但是京城里面见到下面的干部来办事也属正常。他也不敢扎刺。

打量了一眼正在和袁市长说话的那个青年,他的年纪应该没有程东华年纪大,只是不知道杜卫成怎么和他混到一块去了。

这么说来自己刚才那句质问杜卫成的话似乎不妥。

一圈念头转下来,李生鹏却陡然意识到他被打脸了。这个发现让他愕然,让他不爽到了极点。

右手边的小厅门打开,一个青年醉眼惺忪的走出来笑道:“李生鹏,你跑出来躲酒的时间也太长了,哈哈。”说着,勾住他的肩膀,“走,走,进去再喝一杯。”

李生鹏站着不动,说道:“别急,徐征风,你看这是谁?”徐征风和他是校友,同乡。在学校里面关系相当好。他现在在市里混的不错,等那三个人走了,正好拿来压一压杜卫成。

徐征风斜眼看过去,“哦,冰玉也在。”又不屑的打量杜卫成一眼,“杜卫成,这都毕业七年了,你还没混出个人样?”说着,指着他的休闲装,嗤笑道:“连西服都没混上?”

袁市长眉头微皱,有些不悦。他正在和陆景说话,这两个人怎么突然出声。

张胜利抢上一步,出声训斥道:“小徐,你搞什么?大中午的喝酒,你下午还上什么班?”

徐征风瞪眼看过去,脸却忽得一下变绿,酒也醒了大半,结结巴巴的说道:“啊-?我-?张主任,我…”

出门喝个酒都能碰上室里的领导,这TM也太没天理了,早知道他就躲在小厅里不出来了。

张胜利刚才站在袁市长身后徐征风没看到。而袁市长这样的巨头,徐征风只听过但是没有见过。领|导|干部本人往往和照片以及镜头上的形象有差别,刚才醉眼惺忪之下,徐征风那里认得出来。

“我什么?回去向刘处长写一份深刻的检查。我回头要看。”

“是,是。”徐征风连忙点头,摸着头上的冷汗,站着不敢动,就像是小学生被班主任训斥一般。

袁市长扫了他一眼,淡淡的笑了一下,和陆景道别,“下次有时间一起吃饭。我让小田和你约时间。”

“行。我等田秘书的电话。”

等三人远去,徐征风还觉得腿肚子抽筋,脚有些发软,满脸堆笑着对杜卫成说道:“卫成,对不起啊,我刚才酒喝多,你别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