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03章 回四中露个面

第两百零三章 回四中露个面

消失了许久的陆景终于出现在高三(七)班的教室里。同桌余志成感叹道:“陆景,真不容易啊,在快要毕业的时候终于再次见到你。”

陆景笑骂道:“你那什么语气?念讣告啊。”

余志成的小眼睛珠子转着,憨笑道:“开个玩笑。邵老虎现在对你是死心了吧?我看她都懒得管你。”

正是下午最后两节自习课的时间。陆景的座位在教室最后一排,压着声音说话倒也没什么,“邵老师人挺好的。我会去江州大学读书,你高考完去那里?”

就余志成的成绩正儿八经的参加高考铁定落榜。余志成挠头说道:“我也跟着你去江州大学吧。你有门路?”

“行。我会和你老子要费用的。”陆景笑着拍拍他的肩膀。

“你还舍得来学校啊?跟我来,我有话和你说。”陆景扭头一看见明眸酷齿的董冰正微笑着站在他的课桌前。

“董班长,我才和陆景说几句话你就把他抢走,太不厚道了。”

董冰微笑着扬扬眉头,“余志成,改天中午我请你在食堂二楼吃饭。”余志成苦着脸摆手道:“那还是算了。和你一起吃饭大家会用眼神把我杀了。”

周边几个上自习的同学都笑起来。和董校花一起吃午饭压力当然很大。

陆景站起来跟着董冰出去。体育委员张涛赶着走出来说道:“陆景,我们班下周和五班一决雌雄争夺本赛季校园足球赛的决赛入场券。你一定要来上场。”

“看情况吧!”陆景笑着道。

“靠,不能用这样的答案敷衍我啊。否则我和你绝交。”张涛咬牙切齿的说道。没有好后腰的球队伤不起啊。他要在董冰面前出风头就得要最好的防守阵容。

“有那么夸张吗?”陆景笑着递了一支烟给他,“可能会有事情。”江州白沙改造的事情已经确认下来。很多人都盯着杨玉立的立丰控股等着他犯错误。他过段时间会去江州打个转儿,顺路把自己入学的事情给办了。

张涛对董冰说道:“董班长,你给说句话呗。”

董冰笑兮兮的道:“我说话不管用。我只管到场加油!”说着摆摆手,示意陆景跟着她走。

正值上课的时间,走道上极为安静。阳光折射到旧式的走廊里在地面上变成光暗交映的图案。空气里能闻到欢快的勃勃生机,还有走在前面的董冰身上的幽香。

她穿着白色的连衣裙轻快的走在四中五月初的春色里如同一朵盛开的鲜花,芬香沁人。

“董冰。”“董主席。”有上体育课的学生在和董冰打招呼。她一一微笑着点点头。

“准备带我去那儿?”

董冰笑着转过头来,“你和小灵约了在大操场的主席台上见面吧。我们先去等着。”说着。等着陆景上来和她并肩而行。

“你和我爸在谋划什么?他怎么会突然抛售手中新虹百货20%的股份?”

陆景笑着用手遮住五点钟的太阳,身后的枫叶大道上三三两两的同学从校门口处的小卖部买饮料和小吃回来。过了排球场,网球场,塑料跑道,一路走上无人的大操场的主席台。

“你不是已经猜出来了吗?你觉得龙盛国际的董坤明会怎么做?”主席台坐南朝北,平伸出来的屋檐有些荫静的凉气。两人站在栏杆处看着远处足球场上热火朝天的比赛。

“我哪里知道他怎么做?我爸这次资金会在世信银行陈叔叔的帮助下去香港楼市里面打个转就出来。你真的确定香港楼市7月份会出问题?”

“你没有关注泰国的货币战?一旦国际货币炒家和泰国|政府分出胜负,事情必定会影响到香港。而我看好国际货币炒家获胜。”陆景笑着说道,”你的资金撤出来没有?”

“开始慢慢抽出来。我的资金量比较小,不会引起注意。关键是我爸。他的资金量太大。要是万一撤晚了我爸大半辈子的积蓄就没了。但是要撤早了会引起董家那些人的注意,坑不到他们。我现在心里都在打鼓。”

“要不让我听听?”陆景用眼睛看了一眼董冰的心脏部位。但是实际上那儿是女孩已经有些规模的胸部。

“你想的美。”董冰娇嗔着要踢陆景。娇声软语的声音在安静的主席台上十分动人。

“陆景、冰姐。”丁灵剪着短发,穿着黑白色调的花朵图案V领连衣裙。端庄又有点清纯。她上来的时候看到陆景打着手势在和董冰讨论经济运行周期的问题。心里微微泛起些自豪感。

董冰拍拍手爽快的说道:“不打扰你们了。”接着对丁灵说道:“小灵,看好陆景这头色狼。最爱口花花占人便宜。”

丁灵很认真的点头,“哦,冰姐。”陆景无语的摸摸鼻子。等董冰快步下楼之后,陆景笑着道:“要不要让我抱下,看看你最近瘦了没有?”

丁灵羞涩的笑道:“才不要呢。”不过她眼眸里流露出来的意思却是跃跃欲试。

“约我来这儿干什么?”

陆景笑指着落了一半的太阳,大片的余晖照在操场上。男人们此起彼伏的叫喊声昭示涌动的青春活力。

“带你看夕阳。四中虽然大,但是可以看的景色就这么一处。其他都需要留给记忆慢慢美化和修饰。”

两人并肩站在,神态亲密。丁灵白腻的脖子上半然的霞红。也不知道是因为夕阳照射过来的原因,还是发现了陆景一边说话一边顺着连衣裙的领口看她的胸。

“我也和你一起江州大学好吗?”丁灵微微侧过身,用手捂着领口。摆明告诉陆景她知道他在偷看。

陆景长久的看着她,眼光里有着欣赏,柔和的神色。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件事丁灵的父亲必定不会同意。

丁灵害羞得低下头看脚尖。

“嘭!”足球砸在主席台下面的台面上。一个男生跑过来捡球,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

“走吧!换个地方说话。”陆景笑着握住丁灵的手。她脸上红得要滴血。

下了楼梯丁灵连忙抽回手。她可不敢和陆景牵手。并肩和陆景一起在校园里走路已经是很大胆了。快要毕业了,高三的老师们对早恋的事情只会睁只眼闭只眼。

“如果我和你们班踢足球比赛,你为谁加油?”

“当然是为你加油,然后再为我们班加油。”丁灵理所当然的说道。一双杏目里流光溢彩。

陆景不由得笑起来。抄小路回了C11栋的住处里。陆景将丁灵拉到怀里,轻轻的说道:“小灵。如果你去江州大学的话,你爸那一关…”

丁灵挑起头,大眼睛里褶皱生辉,“我不怕。”

“行。”陆景也豁出去了,伸手在她的丰翘的臀部上揉了一把。这个时候已经是五月初和冬天隔着衣服的触感完全不一样。丁灵嘴里不自觉的泄出一声娇吟,羞得低头顶陆景的胸膛。

陆景低头在她白得如同初雪般的脸蛋上亲了一口。倒也没有继续挑逗她。小妮子今天似乎很敏感。

两个人腻一起靠在沙发上说话时,唐悦的电话打进来,“陆景,叶强文那SB在医院说你指使人打断他的腿。陈律师说可以告他诽谤。告不告?”

“当然告。”陆景笑着说道。刘松的腿康复后不会有任何问题。有市第一医院出具的证明刘松有关系也没可奈何。警|方依据医院的报告判定为轻伤及以下。唐悦手下那个跟班只需要民事赔偿即可。

叶强文也不会故意不配合治疗把自己弄成瘸子换取轻伤的鉴定。刘松算是师老无功,白折腾一阵子。他还以为可以把唐悦的根班送进去。

双方就赔偿金额达不成一致。正在扯皮。看来叶强文现在是气急败坏,开始口不择言了。

“嘿嘿,陈律师带着录音笔的,叶强文想反悔也反悔不了。那你看那天方便和陈律师签一份委托书。”

陆景笑着道:“行,一起吃晚饭吧。叶强文挖怡家超市管理人员的事情,你知道吧?”

“恩,老余跟我说了。老余很淡定,挖人就让他挖。不会影响到日常的运营。狗日的叶强文躺在医院还不老实。”

等陆景挂了电话,丁灵问道:“你有事情吗?”陆景点点头。“一会去和人一起吃晚饭。但是还可以再陪你半个小时。哦,对了。”陆景想起一件事来。陈笑再去江州之前帮她在这里买了一套音响设备。陆景接上电源调试了一下,将音量打得很小。屋子开始弥漫着音乐的味道。

“要不要试试?”陆景将丁灵从沙发上拉起来。丁灵轻咬着粉嫩的嘴唇,微露出来两颗小贝齿,模样诱人极了。

“好。”一曲贴身的舞蹈下来,陆景心里火热。夏日的衣物较少,小妮子饱满的双峰贴身的滋味极为诱惑。陆景捧着丁灵的脸。热切的亲吻她的红润的嘴唇,肆意的品尝她香嫩的小舌。

丁灵只觉得被吻得晕晕乎乎的,等有些意识时,才发现裙子的拉链被拉开。胸衣的扣子也被解开。

臀肉在陆景的手掌里变幻着形状,牵扯到两腿之间的羞密处,身体烫热得难受。陆景正目光灼灼的打量着她胸前挺立丰满白腻的双峰。

“你要把我吃了吗?”丁灵羞涩的双手遮住胸前的峰峦,眼睛有些迷离的看陆景。虽然有些害羞,但是没有一点的害怕。她愿意和他有更亲密的关系。

陆景捋着她的短发,近距离的看看她迷人的脸蛋,“不会的。但是…”说完,将头埋在她的双峰里,用实际行动说话。一手扶着她的腰,一手很无耻的滑进她的裙子里,在她两腿之间的羞密处撩拨着。

丁灵的嘴里发出一声销魂的呻吟。双手抱住陆景的头,死命的按住他不让动。

好一会嘴里才发出一声长叹,软软的倒在陆景怀里。陆景差点被她丰满的乳峰弄得窒息,但是个中的滋味却是难言。右手能感觉到一股湿意,油汪汪的。

丁灵大眼睛好久才散发出神采,抱着陆景的脖子娇嗔道:“大坏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