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04章 不速之客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两百零四章 不速之客

“陆景,市建行的刘行长给我打电话,建行内部系统有意调查贷款给景华通信的那笔款子,你的材料没有问题吧?”陆景在前往怡家超市的路上接到卫东阳的电话。

昨天和陈律师签订了委托协议之后,他今天会向市中院提起诉讼。陆景接到余建军的电话去怡家超市总部转转。

怡家超市正在筹备第八家、第九家分店。总部就是定海路11号的第一家店的三楼。

余建军已经将之改造为怡家超市的总部。

“没问题。保证都是真的。”陆景皱眉说道。他说的是真话。景华通信的材料没有半点虚假。但是人家真要查你,鸡蛋里也能挑出骨头来。

“操。”卫东阳骂了一句,然后说道,“不知道是那个龟孙子举报的。别让我查到。你放心,真的假不了。谁要敢玩花样,劳资让他好看。麻痹的。”

要是陆景的材料是真的,他倒是没什么好担心的,但是他的东方实业却是有几笔违规的贷款。他心里担心这几笔款子被抖出来。

卫东阳赶着查谁整他,和陆景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陆景心里有些疑惑,明摆着卫东阳给他做担保还有人敢查,胆子不小,能量也不会小。

陆景脑子转了一下。刘家在金融系统的影响力不够,他们有想法也白搭。凌雪月有这个能力,但是她和卫东阳关系不错,没必要这样的罪人。至于江州的苏远,他够不到京城这边。叶家也不可能。他和叶家没有大的利益纠葛。而且叶家远在苏江省。要把手伸过来怕是有些难度。

不过,那晚听叶妍说她被要求做人情|妇。陆景就意识到叶家并非局限于一地。他们在政治上肯定是有支持者的。不过比较隐蔽。

白家灰飞烟灭,忽略不计。董坤明、莫心蓝这些人同样有心无力。要是比调动资金的能力。谁比得过银行的人?他们这些人在银行高层面前还不够看。

这事不是魏晓华干的就是严景铭干的。

陆景又给卫东阳拨了回去,说了说自己的判断。卫东阳沉吟了一会,在电话里说道:“魏晓华在商业圈子里名声不好,但是在京城一贯比较低调。他泡妞都要给钱。不会是他。倒是严景铭很有可能。tm的。年纪不大心眼很多啊。我会调查的。”

卫东阳气愤的挂了电话。严家与易家的恩怨他又不是不知道。

陆景一路沉思着进了余建军的办公室。余建军见他表情不太好,心里磕碜了一下,不会出了什么大事吧?

陆景斜靠在他宽大的红漆木老板桌沿,抽着烟继续思考着。各派系力量之间的关系是十分复杂和微妙的。

随着首|长的逝世,江南系已经是众矢之的。这反倒让摇摇欲坠的贺系有了喘息之机。

就如同江南系的陆、杨两家关系微妙一样。豫北系里面也不是一团和气。严家和易家之间的龌蹉京城各家都心中肚明。

在陆景的记忆里,易家的一名子弟竞逐派|系接|班人失败。严昌舟从诸多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一跃而上,风光无限。

在易妍玲的父亲退下去后,易家逐步式微。很难说背后没有严昌舟的影子。

余建军的美艳秘书扭着水蛇腰走进来,“余总,酒店的晚宴订好了。随时可以出发。”

陆景把手里的烟灭了,似笑非笑的看了余建军一眼。余建军尴尬的挥手让秘书出去,干笑道:“门面功夫,门面功夫。”

敬了陆景一支烟。有些感叹的说道:“前段时间参加一个商业沙龙。那些人都是聊着办公室秘书的话题。嘿嘿…”

陆景微笑着抽烟不接他的话茬,也没有怪他的意思。社会风气如此。古人蓄妾,今人包二奶,只是手法上有些差别而已。本质一样。

余建军见陆景微笑,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去。转而和陆景说起经理被挖的事情。

三名经理跳槽了两名,只有一名叫做张天泉的经理留了下来。陆景找他进来谈话。张天泉个子有点高。脸开削瘦,脸上堆着温和的笑容。他毕业于黄海交大。以三十一岁的年纪出任怡家超市的部门经理。怡家超市丰厚的薪资让他比同期毕业的同学境遇要好很多,心里对怡家超市有着一份感激。

他坐在陆景的对面坦言说道:“我留下来的发展机会会更大。”陆景淡然的说道:“你的选择是对的。”余建军在跳槽事件发生后将他薪资提升了约50%。

天蓝国际正面交手在新虹百货上占了先手。但是随着景华通信的资金到位。怡家、盛泰会进一步拉开和他们之间的差距。玩挖人这种小花样是没有意义的。

余建军的侄儿余华伟从京城联运那边赶过来。进办公室的时候还有些气喘嘘嘘的样子。

陆景丢了一支烟给他,笑道:“你这样可不行啊,要多锻炼身体。”余华伟笑着点了烟,吸了一口说道:“最近在接一家公司的单子,没怎么休息好,身体有点虚。”

京城联运和京城快递拆分之后,京城联运专注于公司级的物流业务。杜卫成虽然是总经理,但是大部分日常事务都是由余华伟处理。他的精力主要集中在快递业务的发展上面。

又和新提拔的两名经理见过面后,一直到饭点才去蓝锦酒店吃饭。一行人吃过晚饭,陆景拒绝余建军的邀约返回燕湖家园看资料。

燕子湖里清波荡漾,新月高挂,在湖水里的影子弯弯曲曲。陆景让曾红英把车停下来。他独自下车抽烟。

这段时间的事情很多。他持续的关注白沙改造工程。白沙改造现在还没有动工,正在前期的准备过程中。他的一些想法杨玉立都知道,不会出纰漏。

还要关注景华通信的建设进度,研发团队的扩张等等事情。脑子里有些发胀。

昨晚陈笑打电话给他:“将女人当成男人使唤,将男人当成畜生使唤。你盘剥我们是不是太过分了?过了这段时间要给我们发奖金啊!”

景华通信接了诺基亚的五万支订单现在都在连轴转。陈笑那边从景和电子、景华通信抽调了十个人出来归她直辖,用于监督景华通信的三期加工厂的工程,以及新月湖北面研发大厦的建设进度。每天也忙得很。

正考虑着是不是给他们一个省内旅游的机会,电话突然想起来。一个意料之外的电话,“陆景,你回京城了?”

电话里邵秋兰的声音有些疲倦和她一贯带点吴地软语的清脆不同。

“恩。”

“出来陪我喝酒。我今天要大醉一场。你扶我回去。”

虽然有些奇怪,陆景还是答应下来,“秋兰姐,你说地方吧。我过去接你。”

“废话。我能在那儿?肯定是在四中里面啊。”邵秋兰的情绪很不对头。

“行,五分钟后我在四中门口等你。”

再次见到这位美丽的班主任时,陆景发现她憔悴了许多。穿着一件深渊蓝的两色拼搭宽松短袖雪纺t恤,下面是黑色的窄脚裤。虽然不施粉黛,但是姣好的身材依旧让她极为出众。

“秋兰姐,发生什么事了?”坐在车里,陆景见她愁眉不展问了一句。邵秋兰没好气的道:“小孩哪来那么多问题。”又道:“一个人在家喝酒不爽,我要去酒吧喝酒。你以前是说过要喝酒找你的话吧?”

陆景微笑着道:“那当然,今晚我会像巨龙守护宝藏一样不让任何人靠近你。保证是一个合格的守护骑士。”

“别贫了。”邵秋兰勉强笑了一下,“我心情不好。”

车子很快就到了粉红佳人酒吧。陆景在吧台处要了两杯蓝色妖姬拿过来。蓝色妖姬是粉红佳人的招牌鸡尾酒,以葡萄酒为基酒,佐以龙舌兰、牛奶、果汁等。口感醇厚、绵软,适合女士饮用,但是酒精度数不低。

陆景又要了一支红酒,给自己倒了一杯,举杯示意邵秋兰喝一点。邵秋兰的酒下得很快,一杯蓝色妖姬很快就下去了,“倒杯红酒给我。”

陆景依言给她倒酒,也不再问她烦什么事。每个人醉酒之后表现不尽相同。秋兰姐醉酒之后的特点是话特别多。不问待会她也会说的。

两杯红酒下去,邵秋兰依旧神采奕奕,没有丝毫醉酒的迹象。陆景说道:“秋兰姐,你酒量见长了?”

“经常喝能不长吗?”邵秋兰呵气如兰,用手摇了摇杯子,“再给我倒一点。我品一品。”

“秋兰姐,你上次说要考研,今年三月份的考研结果怎么样?”陆景一边倒酒一边问道。

邵秋兰挥手道:“别提了,初试都没过。”疑惑的看着对面坐下的时尚女郎,“你是谁?”

时尚女郎穿着白色短袖t恤,双峰将t恤撑出高耸浑圆的形状,收腰的牛仔裤将臀部绷得紧紧,外形极其火辣,白皙雪嫩的肌肤,外加上一双迷离的大眼睛,风情迷人,“陆景,我听说你们在筹备娱乐公司?”

这位不速之客正是李慕清。整个粉红佳人酒吧无人敢搭讪的角色。

陆景喝着红酒,笑说道:“你坐过来干吗?你一坐过来全场的男人眼光都往我身上扎。我招谁惹谁了?”

李慕清翻了一个白眼给他看,将手中的酒杯放在桌子上,自己拿着酒瓶拿了半杯酒,“老娘好歹帮你过一点小忙,不要顾左言右。”

“唐悦在负责。你以你在圈子里的地位应该很容易和他说上话吧?”陆景淡淡的反问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