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205章 我自荐总经理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两百零五章 我自荐总经理

“我当然知道是唐悦在负责。但是我和他没有交情。”李慕清摇了摇手中的酒杯。红色的**在酒杯中摇晃着,暗色的灯光之下,与雪白的脸蛋相衬,构成一幅绝美的容颜。在酒吧这样场合更容易让人升起勾她上床的想法。

“我们也没什么大的交情啊。”他话里的意思还是承那天李慕清帮他解围的情。陆景笑着为邵秋兰介绍道:“秋兰姐,这是李慕清。大学城里面cafe105的老板。”

李慕清打量一下邵秋兰,才发现这个容颜憔悴的女人很有些漂亮,见陆景的介绍不咸不淡,自我介绍道:“我是陆景初恋女友的堂姐。”

邵秋兰奇怪的问陆景道:“初恋女友?怎么回事?”陆景给邵秋兰添了酒,说道:“按字面意思理解就可以了。”他不想和秋兰姐提李菲菲的事情。

把酒瓶里剩下的酒到进自己杯子里,对李慕清说道:“说说你的来意。”他大致上也能猜到一点,但是这种事总要李慕清先说出来,他才能占着优势。

李慕清讥笑道:“你身家也不少了吧,几杯酒都舍不得请我喝?”说着,径直去吧台里拿了一瓶芝华士、一瓶百加得过来。

“我听人说唐悦在找娱乐公司的总经理,我自荐这个职位。”李慕清很豪爽的将杯子的红酒一口喝光,将百加得倒进自己的杯子里,问沉默品酒的邵秋兰,“要不要喝点?想要痛痛快快的醉一回就不要喝红酒。没有感觉。百加得号称海盗酒。霸气张扬,喝着很解气。”

她观察了有一会儿。只看邵秋兰喝蓝色妖姬的架势就知道她是来买醉的。蓝色妖姬这种鸡尾酒肯定是要慢慢的品才有味道。

“解气是解气。但是你的胃会难受。喝醉酒不一定要喝到吐。”陆景拦住李慕清,他可不想扶着一路呕吐的秋兰姐回去。

“到半杯。我试试它的味道。”邵秋兰示意李慕清倒酒。对陆景道:“我的酒量我清楚。”

陆景无奈的点点头。与半醉的女人讲道理是讲不通的。李慕清给了邵秋兰一个鼓励的眼神,转而挑衅的看着陆景,“你敢不敢喝?”

陆景不理她,慢悠悠的道:“娱乐公司总经理的事情你要我帮你说话,你总得拿出点让我信服的东西。”交情归交情,但是娱乐公司的事情关系到唐悦终生大事,陆景肯定不会随便塞个人过去给他添堵。

李慕清不屑的冷哼一声,“老娘是法国国立高等路易卢米耶学院电影系毕业的高材生,就任一个娱乐经纪公司的总经理的职位绰绰有余。”见陆景茫然看着她一副不知道什么学院的表情。鄙视道:“国立高等路易卢米耶学院是法国最牛的两所电影学院之一。成立于1926年…”

陆景摆摆手打断她,“停。关键是你会什么?从哪所名牌大学里面出来不代表你自己的能力就强。”

“影视相关的东西我都会。摄像、摄影师、导演这些职位我统统都可以胜任。”李慕清口气很大。

陆景用手指头慢慢的敲着桌面,继而微笑道:“我发现你们李家的女孩都挺奇葩的啊。李菲菲去斯坦福读艺术专业,你去法国学电影。关键是这些东西你们以后的人生能用到吗?浪费生命是可耻的啊。”

“呵,你敢在菲菲面前也这么说?”李慕清横他一眼,“老娘现在不是在谋求学以致用吗?”

她妈明着跟她说了,家里对她也没什么期待,自己过得好就行。这话倒是将一直以来盘绕在她头上的婚姻枷锁给去掉。她从圈子里听到唐悦在找娱乐公司的总经理,就有心出来做点事情。守着一家咖啡馆也无法终老。

陆景摸了摸鼻子。他自然不会在李菲菲面前说她很奇葩,那不是找抽么?

喝了一口酒:“你递一份简历给我吧。我会和唐悦打声招呼的。天辰娱乐主要从事艺人的经纪工作,和拍电影没多大关联。最终会不会聘请你,要看他们几个股东的意思。”

那天在cafe105李慕清帮他解围过把刘柏赶走。陆景心里还是有些感激否则定然是要和刘柏打一架。

见她是相关专业毕业的。打个招呼这种小忙他还是愿意帮的。但是他不会去影响唐悦的判断。

见陆景的话说的比较透彻,也愿意帮忙打声招呼,李慕清心情稍好。举杯道:“不用那么麻烦,你介绍我和唐悦见面。我有把握说服他给我这个职位。”

陆景和她碰杯,笑道:“行。五月七号那天天辰娱乐的几个股东会有个创立的小酒会。我打电话通知你。到时候介绍你们认识。”

“好,这酒算我请你的。”李慕清优雅的告辞离开。

看着李慕清满意而去,邵秋兰杯中的半杯百加得已经去了一大半,俏脸上浮起两团酒红,颇有些神采飞扬的感觉,“你家里到底是干什么的,陆景?你的朋友圈子里都是谈这样的事情?我听苏子说你在江州大学附近开了一间网吧,整天和美女混在一起,是不是真的?”

“苏子?”陆景愣了一下,以不确定的语气问道:“陈苏子?”他在江州的交际圈子实际很窄,又没有媒体报道他。能这么说,肯定是他认识的人,而他认识的人里面只有陈苏子的昵称叫苏子。他可是亲耳听到那位笑起来很别致、卖书的美女这么称呼陈苏子的。

“恩。”

陆景心算一下,奇怪的问道:“陈苏子在江州大学读研一,而你已经出来差不多三年,你们怎么会是同学呢?”

邵秋兰醉眼迷离的说道:“隔两岁就不能是同学吗?苏子读书时住我隔壁寝室,我和她关系很好。她毕业后考研回江州了。”

陆景脑子里浮出粗线条的陈苏子和精致优雅的秋兰姐勾肩搭背的场面,觉得世界真是奇怪。

陆景没有回答邵秋兰的问题,而是问道:“秋兰姐,你到底因为什么事儿烦到要借酒浇愁?是莫少锋骚扰你?”

“莫少锋还好一点。在办公室内他不敢说什么过分的话。一个叫魏晓华的人。隔几天就在四中校门口堵我,看到他那张脸我就心烦。他自吹身家百亿,牛皮吹上了天。”邵秋兰落寞的喝了口酒,神情郁闷。

陆景看着有点心疼,说道:“魏晓华身价百亿是真的。他是京城商业圈子里面的人物。我和他起过冲突。”

邵秋兰讥笑道:“是真的又怎么样?我有工作能养活自己。难道漂亮的女人非得攀到高枝上才能活下去吗?他也不看看他那老土样子,连白朗宁夫人是谁都不知道。”

“魏晓华要是能知道白朗宁夫人是谁那才是世纪奇闻。”陆景笑着道:“他能有这个身家与他的能力没有太大的关系,而是与这个时代的机遇有关系。”

共同鄙视一个人确实能让人拉近关系。两人举杯小喝了一口,陆景拿出手机拨给张伟,“张伟,最近四中门口总有些莫名其妙的人在骚扰秋兰姐,你有没有印象?”

张伟早升任到湖东分局里面任职,但是现在的定海派出|所所|长是他的嫡系手下担任。

“景少,我打个电话问一下。”

邵秋兰斜眼道:“你还能让他不来骚扰我吗?”陆景笑着道:“总要试一试。”

人的关系总是有亲疏之别。如果让魏源的恩师舒书记选择支持大哥还是魏源,这答案需要问吗?

从上次调解魏源和他的冲突那件事来看,江南系内部很有些人根本就不是中立的态度。他们更倾向的方案是推杨修武去竞争更高的位置,而魏源是一个不错的辅佐人选,他不会威胁到杨修武的地位。而大哥的位置要更次一步。最好上升的速度能慢一点,一个派|系内出现两极不是好事。

陆景当时气恼的在老头子和大哥面前说:“一碗水不端平要什么江南系的旗|帜?我们自立山头,组建陆系。以楚北为大本营,东进苏江、皖东;北上鲁东、辽东,二十年的时间还拉不起人马吗?何叔叔不是在组织|部里面吗?请他帮忙。等力量够了拿下江南,让杨修武做他的江南系接|班人美梦去吧。让魏源那个王八蛋去死。”

老头子气得拍桌子说陆景叛逆得不像话。大哥则是淡然的微笑要他不要再说这样的话。

但老头子没有大骂他脑后有反骨实则是表明他心里肯定是有想法的。

张伟的电话打过来,“景少,我问了,富信集团的董事长魏晓华隔几天就会开着劳斯莱斯在四中门口晃悠,寻机和邵老师搭讪。”

陆景想了想,问道:“秋兰姐,要是有媒体曝光魏晓华骚扰你怕不怕?”

邵秋兰苦笑道:“那还是算了。我不想出名。顶多我少出四中的校门。”

“那怎么行。”陆景琢磨了一下,给唐悦打了电话。他和魏晓华的恩怨多这一笔不多。

邵秋兰见陆景挂了电话,“这就行了?”她有些醉,但是思维依旧清晰。

“等消息。过几天多看看京城日报以及京城电视台的新闻。”陆景笑得很邪魅。

邵秋兰慢慢的将杯中的酒喝完,叹了口气道:“我以前觉得你这样的坏学生真是无可救药,现在倒是觉得我弟弟能有你这样就行了。”

陆景愕然,心说:“大姐,我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邵秋兰又倒了一杯芝华士,喝不了两口,感觉酒意涌了上来,摇摇晃晃的扶着桌子沿站起来,模样娇媚,醉眼迷离的说道:“我们走吧。”(。)